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81章 Episode 81 好戏上演

第81章 Episode 81 好戏上演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她身材高挑,  黑发,五官带着混血特有的立体感,  一身职业女性西装,  手里拿着一部小型的平板。

        三子记得她,是那个唯一敢当众质疑电子音的女人。

        她像是有意吸引众人的注意一样,话音落下后刻意停顿了一会儿,  等到大部分目光都聚集过来后,  才抬了下眼镜,继续往下说道,

        “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  我们的处境不乐观,谁都不知道等三小时期限一到,那个疯子会不会真的引爆炸弹,所以与其坐以待毙,  不如主动出击。”

        “你所谓的主动出击,就是把活动方的人交出去?”

        有人提出了质疑:“先不说我们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  那个疯子的意思可是杀人,怎么?你下得去手?”

        当提到杀人时,不少游客反感地皱起了眉。

        以解说员与安保为首的展厅工作人员们,  更是戒备地看着黑发女人,  极个别人的目光里,还带上了一丝威胁的意味。

        嚯嚯。

        站在人群外的三子当然注意到了这一幕,  转头与小伙伴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将他们的特征记了下来。

        “谁说要杀人了?”

        黑发女人反驳道,“我们可以将他们作为诱饵,  引幕后之人现身。”

        “退一万步说,  就算他不出现,  至少我们也掌握了主动权,  总比现在这么被动来得强。”

        女人话让在场的游客安静了下来,不少人露出了心动的表情。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们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沉默之中,一个声音问道:“……那你想怎么办?”

        “办法很简单――”

        黑发女人深吸了口气,目光在游客们的脸上一一巡过,

        “按照那个声音的说法,活动主办方的人一定就在我们之中。”

        “所以,我希望,你们可以主动站出来。不用怕,我们有武器,只要抓住了幕后之人,大家就都能得救了。”

        什么东西?

        主动站出来?

        一时间,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黑发女人,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错了。

        “哈,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好主意。”

        讥讽地嗤笑声传来,寸头男开口说道,

        “指望让他们主动站出来送死,你当他们的脑子也和你一样进水吗?简直浪费时间。”

        “我、我倒是觉得可行。”

        一个瘦弱的男人怯生生地开口,同意了黑发女人的观点。

        另外几个年轻学生模样的游客也跟着点头:“对啊,我们有这么多人呢。到时候轮流看守,他们也比现在隐藏着安全啊。”

        “出来吧,大家一起合作,离开这里。”

        “总比坐以待毙强……”

        “现在我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为大家想想。”

        随着附和的声音越来越多,施加在展厅工作人员们身上的视线,也逐渐从打量变成了逼迫。

        其中一个大个子,一把抓住了一个女性解说员的肩膀,大声质问,

        “喂!你也是员工,肯定知道都有谁吧?快说!难道你想让我们跟着一起死吗!”

        “放手……我不知道!蓝鲸策划团队的名单是保密的……”

        被突然攥住的解说员被吓了一跳,浓妆都盖不住脸上的惊恐。

        她惊慌地摇着头,求救的目光看向周围的同事。

        然而大多数同事却犹疑了一会儿,视而不见地转头,避开了解说员的眼神。

        只有那个负责的安保工作人员,上前一步,将手搭在了腰上的防爆棍上,厉声警告,“先生,请你后退!否则我会采取必要的措施!”

        “必要的措施?”

        大个子模仿着警卫的语气,笑了起来。

        “就你那棍子?吓唬谁呢!看到老子手里的东西了吗,这可是枪!枪!”

        他得意地晃了晃手里的武器,成功让后者铁青了脸。

        是啊,这还是我们港·黑花了不少钱特别定的专门霰弹枪。

        站在外围的中原中也,默默在心中补上了武器的信息。

        全名aa12系列,就你这举晾衣架的手法,它要真上了膛,射程175米的高·爆小型榴弹能当场走·火,轰碎你的肩膀骨啊,大个子。

        像是看出了某位赭发重力使心中的腹诽与心疼,三子同情地拍了拍中原中也的肩膀,

        “没事的中原老师,就当是赞助了。你看,至少子弹没丢,大不了到时候再加订枪·身,立省50哦!”

        中原中也:“……”

        眼见展厅内的吵闹越来越大声,事态即将失控,工藤优作刚想出声阻止,却先被红发少女拦住了。

        “再等等,工藤先生,还不到时候。”

        这是一场明牌的较量。

        幕后之人想逼他们出手,他们同样想找到他的藏身所在,现在,比的就是谁更沉得住气。

        ……话虽这么说,但是,你已经快没有时间了哦。

        是暴露身份呢?还是继续计划?

        红发少女瞥了眼投影上不断跳动的数字,在心中倒计时。

        当数到一时,一个声音终于响起,让对峙的人群停下了争吵。

        “我知道名单——!”有人大声喊道。

        众人一怔,齐齐循声转过头,愕然发现,说话的竟然是那个提议策划团队自己站出来的黑发女人。

        “又是你?”

        脾气火爆的寸头男皱起眉,瞪向黑发女人,

        “从刚才起就在那尽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一会儿让人主动站出来,一会儿又说你知道名单,怎么,耍我们很有意思……”

        “是我。”

        黑发女人突然开口,打断了男人的话。

        男人一愣:“什么?”

        “我说,我就是蓝鲸活动策划团队的一员。”

        黑发女人平静地将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

        “本来就是如此,谁提议的诱饵计划,就该由谁顶上,之前也不过是想提前告知我团队内的成员,我的选择而已。”

        女人理所当然地耸了耸肩,她的手指划开自己平板的指纹锁,调出自己的员工信息页面,反面立在胸前,

        “正式自我介绍,东条凛,就是那个被判死刑的‘蓝鲸解构计划’的策划人之一。”

        “有愿意和我一起当诱饵的组员可以站出来,不愿意也没有关系,我不会透露你们的信息。”

        “作为证明——”

        东条凛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不离身的平板重重往地上一砸,鞋跟踩上显示屏使劲一碾,彻底将平板的触屏踩成了碎片,露出报废的内里。

        与此同时,纽约警局中心,临时专案调查处

        远在匡提科的bau技术成员佩内洛普·加西亚,将调查到的资料,一一筛选发送到同伴们的手机上。

        她的声音从免提的听筒中传出,在房间内回响。

        “东条凛,三十四岁,十岁以前与母亲在霓虹东京市定居,十五岁考上东京大学,航空航天工程专业,但在十八岁时因不明原因被校方劝退。”

        “之后移居纽约,二十五岁纽约大学机械工程毕业,三十岁加入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成为最年轻的工程师,蓝鲸解构计划的主推人之一。”

        “哇哦,又是一个天之骄子的辉煌履历。”

        “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

        摩根迅速反应过来,“那是蓝鲸号最初的研发地点。”

        “加西亚,东条凛被东京大学劝退的真实原因是什么?”组长亚伦问道。

        “给我三秒。”

        电话另一头,加西亚调出数十年前的东京大学论坛,与东条凛同届学生的社交网络。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只要发言过、存在过,即使是事后大范围删除,只要技术足够出色,就能让那些已经消失的秘密,重见天日。

        很快,加西亚追着线索,找到了源头。

        那是一则登在东京日报上的,比豆腐块更小的报道。

        在看清了上方的内容后,加西亚露出了目不忍视的表情。

        “……十八岁时,东条凛因为虐待室友的宠物犬被起诉,同年工学研究课发现实验室内的器材大量丢失,从东条家的地下室内发现了器材——还有……二十六条幼犬尸体。”

        会议室的空气沉默了一秒。

        吉迪恩开口问道:“这个数量的动物伤害,虐待应该发生在更早,她的监护人呢?”

        “资料显示,东条凛母亲东条绪,在美国留学时未婚先孕,父不详。

        在退学回霓虹后,就被家族视为耻辱,单方面与父母断绝了关系,之后独自一人生活,抚养东条凛长大,在她十岁时候因操劳过度,而因病去世。”

        “随后东条凛就被舅舅,东条佐治收养,东条佐治……”

        佩内洛普·加西亚痛苦地咽了下口水,声音有点颤抖,

        “他曾因猥亵·幼·童被邻居报警逮捕,但由于证据不足,多次无罪释放。”

        “谢谢,神奇女孩。”

        摩根掐断了电话。

        会议室内的空气有点沉重,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看起来,我们已经找到了符合侧写的人选。”

        与此同时,珍妮弗·让热出现在门口,她伸手敲了敲门板,

        “嘿,guys,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回复了,他们传来了一份当初蓝鲸研发团队的名单,我觉得你们最好需要看一下。

        众人闻言,迅速接过递来的名单,眼神顿时定住了。

        肯尼迪航天中心提供的资料上,洋洋洒洒罗列了近千个名字,但是核心团队已经由jj圈了出来。

        除开已经去世多年的凯亚·古德温教授,剩下二十二人都已经退休。

        “问题就在这里——”

        珍妮弗语气凝重地说道,“这二十一名老教授中,十九人的家属曾在数日前,向警方报案失踪。但很快被陆续找到,却都陷入了不明原因昏迷,正在医院救治。”

        “最后两名埃布尔·肯特教授,和亚德里安·乔教授,在一日前买了飞往纽约的航班。”

        “此刻,就被困a2展厅内。”

        “符合逻辑,作为开发的工程师,他们一定会去见‘蓝鲸’最后一面。”吉迪恩说道。

        “——但亚德里安可能不是。”

        斯潘塞开口说道。

        一分钟的时间,足以让他先同伴么一步,看完所有资料。

        他将厚厚的资料档案本翻到后半本的某一页上,用铅笔圈出了其中一段记录,展示在众人眼前——

        被铅笔圈起的地方,是亚德里安·乔曾用‘蓝鲸信托’的名义,资助的一批学生名单。

        他们中有不少人已经毕业,走上了各自平凡的生活道路。

        唯有一个人例外。

        她在‘蓝鲸信托’的赞助下,成功从优秀的常青藤大学毕业,在亚德里安本人暗中举荐下,加入了肯尼迪航天中心。

        名字是——

        “东条凛(toujyo  rin)。”

        举着档案本的斯潘塞缓缓说道:“乔教授不是去和‘蓝鲸’告别的,至少不全是。”

        “他很可能是想顺便去见一眼东条凛,那个他曾经资助的,后来成材的后辈。”

        乔教授以为自己是去看望令人欣慰的后生代,然而他并不知道,自己所面对的,是这起绑架威胁案的元凶——

        东条凛会杀了他。

        自曝身份的东条凛很快就如她自己所言,成为了诱饵,被单独关在了展厅内的一间休息室内。

        好巧不巧,她所在的房间,恰好就是三子他们不久前,商议计划的隔壁。

        “就让她这么一个人呆着?你们没听到刚才那个女人说什么吗?她知道其他人是谁!”

        “那你想怎么样?逼她把名字吐出来?谁去,你去吗?”

        “好了……!不要吵,东条小姐都自愿牺牲当诱饵,你们还想去逼迫她,还是人吗!”

        “哦哟,你这么善良,倒是去劝其他人也表明身份啊?还是说什么,你也是其中一员?”

        “我……!”

        大厅内,关于怎么处置东条凛的争论不断响起。

        有游客事不关己,始终游离之外,想着反正那些急于出头的人会处理。

        那些举手赞同东条凛计划的游客们,则出乎意料地开始争锋相对起来。

        他们像不久之前,抢夺武器那样,堂而皇之地抢夺起东条凛的看守权。

        在他们的眼中,东条凛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而是成了一个‘免死金牌’一样的符号。

        只要把她攥在手里,他们就得到了与幕后之人谈判的机会。

        而此时,谁也没注意到,一片混乱之中,一个脖子上挂着工作牌的女人悄悄从人群里退了出来。

        她左右看了一眼后,自认神不知鬼不觉地,朝着休息间的方向摸去,浑然不知自己的身后,还缀着一支四人组小队。

        三子站在最前边,中原中也第二位,工藤优作抱着小新一走在最后。

        后面人牵着前面人的衣角。

        从低往高排,正好是一列凸出一个角的wifi形状。

        哦,凸出的那个角,是工藤新一的头发尖。

        “那个……三子姐姐,我们一定要这么鬼鬼祟祟的吗?你不是说,只要在你的结界里,对方绝对不会发现?”

        小新一耷拉着眼皮,嘴角抽搐地问道。

        “嘘!你不懂。”

        三子回过头,神情紧张地小声说道,“这是必要的程序!”

        “什么程序?”小新一眼神怀疑。

        红发少女眼神逐渐犀利,

        “超好玩的跟踪游戏程序!我早就想试试了,听说这是现世的小学,最近几年很流行的‘开火车跟踪’!”

        工藤新一:“……”

        不,他们现世的学校才没流行过这种奇怪的游戏!

        就算是鬼差,也给他向全天下的小学生道歉啊!

        小新一憋了憋,还是没忍住,看向了面无表情的赭发重力使,

        “中原哥哥,你就没想说什么吗?”

        作为横滨牛逼哄哄的port  mafia干部,被迫像小学生一样,牵衣角玩开火车游戏的你,就真的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中原中也抬眼扫了下挤眉弄眼的新一。

        此时,他正单手绕过红发少女纤细的腰,随意地牵住三子的衣角。

        乍一眼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异常,实则就差把人直接从后面,圈在怀里了。

        对此,正直的中原重力使表示,自己对这个火车游戏一点意见也没有。

        他很喜欢,如果背后没有两个电灯泡就更好了。

        两个工藤牌电灯泡:“……”

        失策了,他们忘了,这是个能贴贴,绝不浪费的狠人。

        休息室内

        被反锁在房间里的东条凛仰头把自己摔进沙发里。

        她看着天花板,像是想到了期待已久的结局般,忍不住轻笑出声。

        吵吧,吵吧,吵得越凶越好。

        不把所谓‘团结信任’的氛围彻底搅散,她接下来的好戏,还怎么上演?

        啧,唯一麻烦的,就是那只狗在回收前,和谁接触过,到底透露了她多少东西。

        想起某只除了废话,就是给她的计划添乱的小狗,东条凛厌烦地皱了下眉,不过很快,她又舒展眉眼,好心情地勾起嘴角。

        算了,反正目的也达到,它也没用了。

        ……反正,也只是个不听话的机器而已。

        东条凛垂下眼睫,神情阴郁地想着。

        就在这时,她忽然听见有脚步声从走廊外传来,停在了门外。

        而后,叩叩两下,响起了约定好的敲门声。

        仰躺在沙发上的黑发女人猛地坐起身,她直直望着被推开的门,脸上缓缓咧开了一个笑容。

        来了。

        半小时后,一声凄厉的尖叫,传入游客们的耳朵。

        等到他们赶来时,发现休息室的大门正敞开着,那个本该充当诱饵的女人正后仰倒在椅子上。

        她脖子上的脑袋被炸成了碎渣,只留下一个碗口大的血洞,血淋淋地正对着他们。

        东条凛,死了。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22533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