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82章 Episode 82 无处不在的蜂蜜蛊

第82章 Episode 82 无处不在的蜂蜜蛊


尸体第一发现人,  是a2展厅的解说员之一诺拉。

        谁也不知道,不过只是过去了短短数十分钟,为什么会出现这样超出常理的剧变。

        当聚集在展厅的游客闻讯赶来时,  只来得及看到年轻的解说员小姐,  连滚带爬地从休息室里冲了出来,脚下一崴,  整个人双膝发软地摔在地上。

        呯。

        膝盖磕在瓷砖上,  传来一声清脆的细响。

        一阵钻心的剧痛顺着膝盖直刺神经。

        放在平时,连移动都很难的疼痛,但现在,  解说员诺拉已经顾不上这些。

        她颤抖地支着手肘,  努力往休息室相反的方向爬,空白的大脑被恐惧填满,  只剩下一句话——

        “那个疯子……他来杀人了!真的来杀人了!跑!跑得越远越好!”

        只可惜,由于极度的恐惧,她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手脚冰冷地趴在地上。

        冲在前头的游客们看到这副场景,不少人当即就心生退意,戒备地停在了原地,不敢再往前。

        唯有寸头男,安保警卫,  和几名胆子大的游客,  硬着头皮越过地上的女人,  停在了休息室门口,探往里看去。

        下一刻,  他们就被休息室内,  烟花似炸开的脑袋,  以及倒在椅子上的无头尸首,惊骇地瞳孔一缩。

        警卫下意识想进入房间,但左脚才迈开,就被一个厉声呵斥在了原地。

        “都不准进来!看好其他人,不要让他们破坏案发现场!”

        或许是工藤优作的语气过于严厉,又或是下意识被常年混迹于凶案的侦探气势所震慑,人高马壮的警卫还真听话地堵在了门口,防止其他人闯入。

        不过很显然,工藤优作与警卫都多虑了。

        在上头的一腔意气退去后,灵敏的嗅觉就立刻发挥了作用。

        挥散不去的血腥味席卷般,涌入人们的鼻腔。

        再加上,目之所及之处,这种满室都是喷溅的血液,地上沾着不少黄白脑浆的惨烈现场,只是看一眼,就没几个人,还有勇气往里头踏。

        事实上,已经有不少游客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脸色铁青地扶着过道的墙面,直恶心地干呕。

        唯独戴着眼镜的黑发男人,和两个异国的少年人,还面不改色地站在里面检查尸体。

        ……等等,少年人?!

        这种凶案现场,怎么能让他们见到!

        警卫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正准备开口把两人喊出来。

        容姿昳丽的红发少女却像是察觉到他的意图一般,忽然侧过头,一双祖母绿的晶莹瞳眸直直望来,食指竖在唇前,比了个安静的手势。

        这位身量超过六英尺的彪形大汉,顿时脑内一空,红着脸愣愣地闭上了嘴。

        “怎么了,三子?”

        红发少女身旁的赭发少年抬眼,扫了眼双目发直的警卫。

        看着不过只是普通的一瞥,但其中的意味,却让警卫登时回过神,满脸冷汗,识相地移开了视线。

        中原中也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望向身旁的少女。

        三子“唔……中原老师,你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吗?”

        “奇怪的声音?”

        中原中也侧耳听了一会儿。

        除了门外那个解说员女人被吓得抽噎的声音,和更远处,游客们窃窃私语的讨论之外,他并没有听到其他的动静。

        嗯……

        是错觉吗?

        三子双目一眨不眨地盯着椅子上,东条凛的尸体,思索地摸了摸下巴,总有种说不出的熟悉违和感。

        而与此同时,一旁的工藤优作也完成了尸检,得出了初步的结论。

        “死因与那位主持人相同,都是被小型的消音炸·弹炸碎脑袋,当场死亡。”

        至于死亡时间——

        按照他们跟在那位叫做诺拉的解说员背后,几乎前后脚发现命案现场的时机来看,只可能是东条凛被反锁在休息室后的数分钟,很快就被杀害了。

        这样看来,凶手应该早就算到了这一点,预先埋伏在附近。

        滞留在展厅内的游客数量太多,将近千人,再加上又是那样混乱的场面,多一个人少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发现。

        ……可恶!明明只差一步!

        工藤优作皱起眉,一股愧疚的自责涌上心头。

        就在这时,思索的三子却像是想到了什么,突兀地伸出手捏了捏尸体的手指。

        又在中原中也与工藤优作疑惑地注视下,忽然弯下身,微微侧头,将耳朵贴上了尸体的左胸口。

        工藤优作“……?”

        中原中也“……!!!”

        被血染红的无头尸体,亲密附首其上的少女。

        一死一生,污秽与纯洁,强烈的视觉冲击与对比下,竟然透着一股诡谲的异常美感。

        中原中也怔愣了一秒,很快反应过来,收回了心神。

        “三子,你发现了什么?”

        ——发现了幕后之人不得了的,小把戏哦!

        红发少女直起身,两眼一弯,对中原中也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

        她伸出右手,招财猫似地招了招手,示意赭发少年头靠近一点。

        随后三子上身前倾,用手挡住口型,在中原中也的耳边小声开口。

        说话间,少女温热的气息洒在中原中也的耳廓上,惹得后者的耳朵怕痒般动了动,耳垂也跟着染上了一层晶莹的淡粉色。

        唔……有点想要戳一下。

        红发少女盯着近在咫尺,好像很有手感的耳垂。

        那直勾勾的眼神,就跟发现了新玩具的狗崽子似的,爪子痒痒,特别想上手摁两下。

        被盯视的中原中也毫无所觉,他还保持着倾听的姿势,似乎还在惊讶中,没回过神。

        嗯,悄悄地,中原老师应该不会发现吧。

        三子瞅了眼状似出神中的中原中也,眨巴了下眼睛,悄咪咪地伸出手指,刚准备戳一下,就听见旁边,突然传来了一声重重的咳嗽声。

        红发少女的动作一顿,手指停在了距离耳垂,不过一厘米的位置。

        工藤优作“……咳咳!那个,三个小姐,你是发现了什么新线索吗?”

        凶案现场,禁止打情骂俏!

        顺便,有线索要及时分享,他们可是一个tea——!

        工藤优作不合时宜的乱入,成功让室内的粉色气息散去,红发少女当即从蛊惑的陷阱里醒过神来,有点疑惑地抓了抓头发。

        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跟变态似的,想去揪好友的耳垂。

        糟糕!实在是太糟糕了!

        三子在心中强烈谴责自己,心虚地转头不敢看中原中也的眼睛。

        逃难似地往旁边退了两步,避开门扉的方向,压低声音迅速对工藤优作说出了自己的发现。

        也因此,少女恰好错过了某个赭发少年可惜的眼神。

        啧,就差一点。

        中原中也无声咂舌,一丝明晃晃的遗憾从钴蓝色的瞳眸里闪过。

        三子没看到,但是悄咪咪潜入命案现场的工藤新一小朋友,可是全都看到了!

        小新一“……”

        这就是afia无处不在的蜂蜜陷阱吗,是不是太可怕了啊!

        另一边,工藤优作在听完三子的结论后,脸上一瞬间露出了极为惊愕的表情。

        他下意识想转头,去查看尸体的情况是否属实,但考虑到红发少女的话,又硬生生忍住了,佯装出无事发生的样子。

        当黑发小说家走出休息室,与挤在过道上的游客说明情况时,面上已经是毫无破绽的凝重神情。

        哦!不愧是世界有名女明星的丈夫,演技很有一套嘛!

        三子感慨地点了下头,随后从旁边车扯下一截窗帘布,盖在了无头尸体上。

        就在这时,门外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声,传入他们的耳中。

        “是你吧!是不是你杀了那个诱饵女人!”

        一旁的寸头男像是想起某个细节,恍然大悟地指着瘫坐在地上的解说员诺拉,

        “我就说刚才在外头,看到你鬼鬼祟祟地这里走,其实你也是团队的一员对不对!你害怕东条凛把你的名字供出来,所以特地杀了她灭口!”

        “……不是我!我没有杀她!”

        女人激灵似的抖了一下,本能反应地大声反驳。

        但无论她如何辩解,众人看她的眼神,始终充满了怀疑。

        诺拉甚至注意到,有些人甚至点了点她,转头和身边的同伴低声说了句什么。

        他们握在手里的枪跟着在女人眼前晃过,枪口冰冷的光泽让她后背一抖,猛地打了个冷颤。

        不行!再这样下去……她,她也会被当成团队的一员,成为下一个诱饵!

        想到不久之前,自己亲眼目睹的,东条凛脑袋在自己眼前炸开,脑浆与血液一起喷泉似的,涌出来的画面。

        诺拉用力咽了下口水,将不断翻涌上来的呕吐感原路吞了回去,咬牙说出了真相。

        “没错,我一开始确实偷溜了过来,但我没有想杀她,是东条凛、东条小姐让我来找她的!”

        “啊?你说是东条让你来的,什么时候?什么时间?”

        “是、是在她准备和你们提诱饵计划前……她说自己坦白以后,一定会被关起来,所以想让我们帮忙传递一点情况消息,让她不至于在关在这里,什么都不知道……”

        “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诺拉手足无措地比划着说道。

        像是害怕众人不相信,她还特意指了指藏在人群里的同伴,声音里带着求救的哭腔,

        “他们、他们当时也在旁边,肯定听到了东条小姐的话!”

        “……你们也听到了对不对?说话啊,你们当时肯定也看到了!”

        众人看向了藏在人群里的几个人“她说的是真的吗?”

        那几人犹豫了一下,强笑似地扯了扯嘴角,选择了撇清关系。

        “当时那么混乱,我们又害怕,怎么可能听到什么……”

        “对啊,诺拉,你可不要随便拉我们下水啊,今天以前,我们连东条凛是谁都不知道。”

        “就是就是。”

        “你们……你们……”

        女人不敢相信地看着昔日的同事,眼里求助的光跟着弱了下去。

        就在她即将绝望时,一个清冽地女声如救世主降临,穿过了人群的窃窃私语,在她耳边响起,

        “你说东条凛让你帮忙,她许诺了你什么?”

        诺拉怔愣地转过头,呆滞地望向问话的红发少女。

        当对上那双澄澈的祖母绿瞳眸时,女人像是被点醒了一般,灰暗的眼中骤然迸发出强烈的神采。

        她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渴求汲取力量似的,想去抓三子的手。

        但又骇于少女身旁,赭发少年的气势,只好停在原地,像是看最后一根稻草一眼,两眼紧紧盯着三子,

        “……钱,她、她说会给我一大笔钱!”

        “这个、对!这个!”

        女人终于想到了什么,她双手急切地在身上摸索,片刻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金色银行卡,殷勤地朝着红发少女的方向递去,

        “这个就是东条小姐给我的!密码就在背面!”

        还没等三子伸手,一只手就从旁边伸来,拿走了女人递来的卡片。

        工藤优作将卡片翻转到背面,目光在上面的签名处与下方的编号扫过。

        “是真的。”

        工藤优作说道,“这种银行卡是纽约城市银行与弗洛里达州的肯尼迪航空中心合作,发行的纪念薪酬卡。”

        “每张卡片的背后,都会用激光印刻下所属人的个人签名和员工id,的确是属于东条凛的所有物。”

        黑发小说家的解释,让众人稍微打消了对诺拉的怀疑。

        他们彼此对望了一眼,逐渐离开散去。

        毕竟唯一的诱饵已经死了,抓不到下手的人,再堵在这类也没有意义。

        工藤优作将银行卡递还给诺拉,却发现女人被碍了好事一样,狠狠瞪了眼自己。

        随后,她连卡片都不接,冷哼一声,扭头瘸着腿,跟着队伍离开了。

        工藤优作“?”

        等等……明明他帮那位女士洗脱了嫌疑,为什么反而被瞪了?

        工藤优作不明白,工藤优作甚至有点委屈。

        呵呵。

        某个在旁边又又目睹了全过程的新一小朋友,走到黑发男人身边,伸手安慰似地拍了拍自家老爹的膝盖。

        “不要问爸爸,不要问,等你再老一点就知道了。”

        身为男人,吸引女人的魅力竟然还比不过三子姐姐,这种悲惨的事实,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工藤优作“……”

        这台词,他是不是好像在哪里听过?

        就在黑发小说家努力思考,自己是不是被上学的儿子嘲讽了的时候。

        又一声尖利的尖叫,从前端的展厅传来,其中还夹杂着人群特有的,窸窸窣窣的议论。

        工藤优作的心头一跳,感受到了一种极端的不祥和不安在心中弥漫开来。

        就像是有一双手,轻轻抽走了掩盖在杀机上的舞台幕布,把血淋淋的现实揭露在观众面前。

        黑发小说家想到什么,脸色骤变。

        他猛地提起小新一,把儿子往红发少女的怀里一塞,然后头也不回地朝着尖叫的声音跑去,将那句惊讶的“爸爸?!”抛在了身后。

        当他赶到大厅的一瞬间,终于明白了那股不安从何而来。

        ——人群的氛围变了。

        如果说,之前还保留有迟疑与些许善意的话。

        那么现在,那些被刻意掩盖的尖锐、不信任、私心的杀意,随着堵住瓶口的软木塞‘啵’的一声轻响,尽数涌了出来。

        而这个软木塞——

        工藤优作顺着众人死盯的视线抬头望去,赫然发现,四面本该只有倒计时数字的投影屏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三个人的影像。

        东条凛。

        埃布尔·肯特。

        亚德里安·乔。

        他们的个人照片分别左、右、后、三个方向,放大特写,出现在三块冷白色的投屏上。

        人像下方各自标着他们的姓名。

        而后方投影屏上,代表东条凛的那张相片,已经变成了黑白色,上面打着一个大大的红叉。

        警告的倒计时悬挂在最前方的投影屏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地上的人,闪烁的刺眼的红光。

        1:20:49

        “还剩下两个人……我们还有一小时……”

        一个平静得几乎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的呢喃,飘入工藤优作的耳中。

        如同当头浇下的冰水,冻得黑发小说家生生打了个冷颤。

        “在那里!那两个人就藏在那里——!”

        不知谁尖声喊了一句。

        这就像是某种信号,手里抓着武器,仰头盯着投影屏的人群动作划一地,齐刷刷转过了头。

        他们循着声音,看到了两个穿着西装,气质儒雅的老人,正站在一干老弱妇女之中。

        两个老者周围如同真空一样,散开了一圈人,脸色止不住煞白。

        展厅内,所有人都直直盯着两个老人,眼中透露出的情绪,令工藤优作,头皮发麻,身上骤然浮起一片鸡皮疙瘩。

        “准备一下吧,工藤先生。”

        红发少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小说家转过头,看见红发的鬼差少女,牵着新一,朝自己走来。

        赭发的黑手党站在她的身边,脸上带着与少女如出一辙的平静表情。

        三子祖母绿的双瞳不见情绪起伏,温暖大好的阳光从展厅成片的落地窗照入,洒在红发少女雪白的脸颊,映衬出少年人特有的可爱小绒毛。

        温暖的眼光,容貌精致的少年人,可爱的孩子。

        明明是这样温暖又治愈的画面,工藤优作却感到,有一股无法抑制的冷意,嬉笑地顺着阴影的边缘,缓缓渗透了进来。

        他听见红发少女说——

        “准备一下吧,工藤先生。那位幕后之人期待的好戏,就要开始了。”

        ……

        …………

        二十分钟后,名单上的埃布尔·肯特,宣告死亡。

        亚德里安·乔,不知所踪。

        所有人都在找他。

        三人,只剩其一。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20719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