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83章 Episode 83 三子的计谋与背叛

第83章 Episode 83 三子的计谋与背叛


“健康的人不会折磨他人,  往往那些曾受折磨的人,转而成为了折磨他人者。”

        ——心理学者卡尔·古斯塔夫·荣格(瑞士)

        a2展厅内游客的狩猎,来得比想象中得更加安静,  却也更加疯狂。

        当名单上的埃布尔·肯特的尸体从遮盖的幕布里滚落出来时,没有人再尖叫。

        发现尸体的眼睛男只是在愣了一秒后,  迅速反应过来,  转身冲向了投影屏幕所在的展厅。

        他一边跑,一边急不可耐地抬头,去看右面墙上的屏幕。

        只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  当他赶到的时候,  已经有几个人提前站在了那里,  正仰头盯着高处的屏幕。

        他们手里抓着机关·枪,  枪·管上溅满了鲜血,  正随着手腕的弧度往下滑,滴落在地面上,发出淅沥沥般小雨的声音。

        眼镜青年的眼前,  极快地闪现过那具尸体上密密麻麻的棍棒伤。

        他顿时停住了脚,紧张地盯着那几人,  戒备地往后退了两步。

        手持武器的几个男人听到动静,  没有理他,只是不在意地瞥了眼来人后,  脸色如常地径直走开。

        擦身而过时,还能听到他们毫无顾忌的谈论声。

        “他看到我们的脸了,要不要动手顺便——”

        “没那个必要,又不是第一个,  看他那兴冲冲跑来确认的样子,  估计又是个没胆,  只会坐等成果的软蛋。”

        “有那时间,不如赶紧找找那个什么亚德里安的位置,只剩一小时了。”

        “也对,哈哈哈哈!我们可是帮他们做了不敢做的事呢,揭发我们,其他人能放过他?”

        嘲讽的笑声不断从背后传来,男人用力捏紧了拳头,猛地转过身叫住了几人。

        “等一下!”

        几人谈笑的声音一静,为首的夹克男缓缓转头,看向了男人“做什么,四眼仔?”

        其余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手里握着还在滴血的武器,动作一致的,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我……你、你们……”

        一时上头的热血霎时凉了下来。

        发现尸体的眼镜男几次张口,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就在小团队不耐烦地眯起眼,准备发作时,他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抖着手递给几人,僵硬地讪笑道,

        “没什么,呵呵,就是看几位大哥的脸上有点脏,血没擦干净,想帮点忙呵呵。”

        几个男人安静地看了他几秒,也跟着笑了起来。

        “哦,还真是,多谢了兄弟!好好等着,我们马上就救你出去!”

        “是是是,辛苦大哥们了,呵呵呵。”

        勾肩搭背之中,不知谁暗地里吐了口唾沫,不屑地骂了一句,

        “呸,软蛋。”

        然而这样的画面却不是独一处。

        同样的情景,正在展厅各个角落上演。

        一些人背起了枪,跟着队伍搜寻目标人物的痕迹。

        他们嘴上说着“没办法”“这次唯一的出路,我们这是为了大家都能得救”这样勉为其难的话,

        但遮挡不住的兴奋,却先一步从眼睛里透了出来,被所有人沉默地看在了眼里。

        更多人选择了袖手旁观,偶尔看到可疑的身影时,甚至会大声预警——

        “快来!他藏在这里!”

        随后,就是闻风而来的‘正义使者们’。

        第二个目标,埃布尔·肯特,就是死于这样的围追堵截。

        当这位老科学家的相片跟着暗下去,影像上出现大大的红叉时,a2展厅内响起了一阵欢呼和鼓掌声。

        “还有一个!还有一个!还有一个!”

        游客们像是看到了一次精彩球赛的射门一样,雀跃地欢呼起来,仿佛这真的成了一次有趣的游戏。

        而奖品,就是他们所有人,成功出逃。

        ……

        …………

        ——疯了!这群人都疯了!

        三人名单中,唯一的幸存者亚德里安·乔痛苦地蜷缩在藏身的角落里,如同身处冰天雪地一般,止不住地发抖。

        除了被堵截失去生命的恐惧,那些疯狂的脸,一双双冷漠无视的眼睛,才是让这位老教授,打从心底发寒的来源。

        他们已经老了,活到这个岁数,相当于半只脚踩在棺材里,随时都做好了闭上眼睛的准备。

        但不是以这种方式!这样的场合!

        抖擞的泪水从乔布满皱纹的脸上滴下。

        他用力抹了一把脸,耐心数到二十,等到外界的声音彻底听不到后,才颤抖地从一个门扇里爬出来。

        这是一处器械用品室,平日展览厅举办完活动后,都会将暂时用不上的材料堆放在这里,一般都是清洁保洁的工作人员负责,很少人知道这么一处地方。

        展厅绑架开始前,恰好是清洁人员换班的时间,他们没有被卷入其中。

        而这个地方,这才能成为他的暂时藏身之所。

        如果肯特还活着的话,大概又会自豪地炫耀一句,‘这都是幸运肯特的功劳啊’。

        想到死去的老友,乔用力咬了咬牙,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他这条命是老朋友用自己的命换来的,所以,不论发生什么,他都要活着出去!

        他要活着!让那群人付出代价!

        可以最大限度躲过眼线和爆·炸影响的地方……

        一个庞大的黑色身影,灵感般从老教授的眼前闪过,被当事人迅速抓住。

        ……蓝鲸号!

        没错!怎么把它给忘了!

        a67x装载的是特殊的耐高温与强撞击的航天钢材。

        虽然过了这么多年,机身或许有所损耗,但是引·爆装置已经被移除。

        距离……爆炸范围,耐受力……

        一连串数据与公式在老教授的脑中本能般闪过。

        可行!可以试试!

        安德里亚·乔的颓丧的精神一振,而后,突然自嘲似的笑了起来。

        结果到最后,他求助的对象,竟然是被他们一致判定为淘汰无用的蓝鲸号……

        ——“这不是异想天开,乔!他会是我们此生最棒的杰作——搭载人类的梦想,探秘无垠宇宙的未来,前往银河星辰!乔,a67x是我们的伙伴,他会开创历史!”

        好友去世多年的声音,又一次在乔的耳边回响。

        凯亚·古德温,蓝鲸号的首席工程师,是他一手主导了这辆航天火箭运输装甲的设计,带着他们日夜研究,将不可能的痴人说梦,变成了现实。

        ——也是他们之中,走得最早的一个。

        长时间的测算与早期核辐射的影响,几乎耗干了那位首席工程师的心血与精力。

        明明是最为居功至伟的那一位,但是直到他人干一样,干巴巴地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他也没有得到离开国境,去看一眼妻子与女儿的权利。

        “我的女儿……我还没见过她,但是肯定和她母亲一样,聪敏漂亮。”

        “伊琳·古德温,我给她取的名字,在法语里,是耀眼的光亮的意思……如果见到她……a67x,帮我告诉她,我……”

        凯亚·古德温实是在研究室的病床上闭眼的。

        直到死,他都没能踏出研究室一步。

        于是伊琳·古德温与a67x,就成了他最后的遗憾和遗言。

        乔知道,团队里的人都试图找过他们首席的妻子和女儿。

        但是古德温将她们的信息保护得太好,如果不是他临终前的话,他们甚至不知道,他还有妻子。

        慢慢的,大家都放弃了,唯独乔没有放弃。

        所以,当他因为一次机缘巧合,在纽约大学的邀请课上,见到那个亚裔女孩时,他知道,找到了。

        东条凛。

        她的眼睛和古德温几乎一模一样。

        同样的天赋出众,才华横溢。

        即使没有最好的引导和教育,她也靠着自己的实力,一步步踏上了和她父亲一样的路,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假以时日,她一定会获得与他父亲同等的成就与荣耀。

        抱着这样的期待,乔暗中一直在暗中资助东条凛,作为她的引荐人,将她带入肯尼迪航天中心。

        父辈过往的陈旧荣耀,会在后代的手中结束,然后攀向更高。

        这是身为科学研究人员,一生最浪漫的时刻。

        亚德里安·乔本想要借着蓝鲸葬礼的这个机会,告诉东条凛她的身世,她父亲对她的期待。

        可惜最后,乔看到的,是东条凛被炸毁的脑袋,和一具无头的尸体。

        ……

        …………

        他会活着出去!

        他一定要让这场闹剧的凶手,所有人,付出代价!

        老教授咬牙切齿地抹了抹眼睛,扶着把手,正准备站起来之际,一声很轻的喀哒轻响,从旁边传来。

        是枪身磕到墙面时,发出的动静。

        老教授的身体一僵,缓缓转头,在对上一男一女游客惊讶的面孔时,脸色迅速衰败了下去。

        ……完了。

        寸头男与解说员诺拉也很意外,没想到会在这个犄角旮旯里,撞上最后一个目标。

        三双眼睛,六目相对。

        就在乔打算破釜沉舟,拼一把时,那个脾气暴躁的寸头男却移开了视线。

        他像是什么也没看到一样,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边嚼着烟草,面无表情地从老教授旁边走过。

        那名叫做诺拉的解说员,也只是瞥了眼老教授后,跟上了寸头男的背影。

        商讨的议论,从两人离开的方向传来。

        “西边走廊也没有找到人,他们全集中赶到东边去了,你那边呢?”

        “……嘁,一样。现在西边都空着,也不知道那老头怎么躲的,这么厉害,半点人影都找不到……”

        一男一女相谈着,很快就走远不见了。

        死里逃生的乔倏然回过神来,颤抖地靠在墙上喘气。

        西边……可以相信他们吗?

        亚德里安·乔犹豫了一会儿,咬牙转过身,朝着西边的走廊跑去。

        ……那两人没有骗他,西边真的是空的。

        一路上几乎没有遇上阻拦,偶尔几个巡逻的游客,也被老教授远远地躲开,有惊无险地到达了停放着蓝鲸号的基地仓库里。

        他真的……成功了?

        身处蓝鲸号控制室的乔还有点恍惚,如同做梦般不可思议。

        或许是受惯性思维的影响,又或是对幕后之人自称“蓝鲸”的忌惮,搜寻目标的游客们下意识避开了底下一层的这个庞然大物,始终在二层展览厅打转。

        由己度人,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半封闭的展览厅,才是更加安全的地方。

        无论是躲藏,还是其他。

        乔避开了阳光会照入的地方,背靠着控制台缓缓坐下,放松地吁了一口气。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双目游移,略显呆滞的老教授回过神来,他强打起精神地支起身体,去掏口袋的手机,想要看一眼时间。

        然而下一刻,他的两眼一花,发抖的手一时没抓稳,手机从掌心滑落。

        眼见就要摔在地上时,一只女人的手从前方伸出,轻轻接住电话,抬到老人面前。

        “……啊,谢谢……”

        老教授下意识想要道谢,却在接过的瞬间,骤然反应过来。

        不对,这里有其他人!

        他的脸色唰得一片惨白。

        亚德里安·乔一寸寸抬起头,入目时,来人的外貌,却让他瞳孔骤缩,露出了见到鬼一样的惊骇表情。

        “是、是你……”

        “没错,是我。”

        来人,东条凛微笑地单手背在身后,对老人轻轻挥了挥手,

        “惊喜吗,亚德里安教授?”

        老人并不是愚蠢的蠢货,在看清了东条凛得意的表情时,他就想通了一切。

        幕后的人、凶手、蓝鲸号葬礼。

        甚至更早以前,加入肯尼迪航天中心的目的……

        老教授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一般,神情萎靡下去,连瞳孔都在震颤。

        “怎么会是你!不,不能是你……不可以是你……!”

        看着最后一个目标,极度痛苦又不可置信的表情,东条凛心情大好地笑出了声。

        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快瘫坐到地上的老头,享受着他的痛苦,慢悠悠地开口,

        “是啊,怎么能是我呢?被自己老朋友、老同事的女儿算计,一定很难受吧?”

        老同事的女儿……

        乔的神情一滞,惊愕地抬起头,“你都知……”

        嘭——!

        然而迎接他的,是女人毫不留情,骤然当头砸下的枪·棍。

        老教授在闷响中倒地,鲜血从他破洞的额头上汩汩流下,流入他的半睁开的眼眶里,染红了他的视线。

        一片模糊之间,他听见女人冰冷的声音,在他上方响起。

        “啊,没错……我都知道。”

        “那个男人的身份,引以为豪的团队,为了这个大型废物抛弃了妈妈,害得我在一个恋童癖的手底下长大……我全部~都知道哦~”

        东条凛拖着枪杆,一步步朝着老教授走去。

        枪身拖曳在地上,发出喀啦啦的响声。

        不是的……你的父亲,他从来没想过要抛下你,他……

        安德里安倒在血泊里。

        他努力想要张开口解释,但喉咙里却只能发出嗬嗬的喘气声,和沙哑细微的只言半语。

        “什么什么?是还有什么遗言想说吗?”

        “但是很可惜,我不打算听哦,放心吧,我很快会将其他人也一起送下去,陪老头你一起去地狱的。”

        哈哈哈哈哈哈!

        这里的所有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什么航天,什么梦想,什么蓝鲸?

        今天,就都是你们的死期、陪葬!

        “下地狱忏悔去吧——!”

        东条凛眼中凶光毕露,她用力举起手里的枪·托,直直砸下——

        当——!

        一声金属的重击声在控制室内响起,与敲打人体脑壳完全不同的手感,让东条凛一愣。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下一刻,她就被反作用力震开了手里的武器。

        “怎么回事——?!”

        女人惊愕地握着手腕,不稳地后退了两步。

        与此同时,一声清冽的少女音在装甲车内毫无预兆响起。

        “嗨嗨——谢谢东条小姐的精彩演出,不过,到这里就可以了哦。”

        “谁!”

        东条凛骇然转过头,发现有四个身影,无声无息地站在她背后,从高到低成一排,不知看了多久。

        其中最左边的那个红发少女,甚至还一边嚼着爆米花,一边笑眯眯地朝着自己摆手,闲适惬意地仿佛在看3d版现场电影。

        像是看出了东条凛心中所想,某个鬼差少女善解人意地补充道,

        “确实是电影,不过,是最近很流行的全息沉浸式电影哒!”

        随着三子的话音落下,东条凛惊恐地发现,周遭的场景如同融化一样,似落潮般一层层向后褪去,露出了隐藏在背后真实的场景。

        蓝鲸号的内部控制室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a2展厅的大厅。

        躺在地上的亚德里安·乔也随之消失。

        一个打扫清洁用的铁桶,正嘲笑般躺倒在地上,上面还留着她敲击的痕迹。

        至于老教授本人——

        他此刻正和另一个研究员教授,埃布尔·肯特一同站在人群里,神情复杂的看着他。

        与a2展厅内,近千人的游客一起。

        ……

        ………………

        然而这还不是最刺激的话——

        抱着爆米花桶的红发少女抬起右脚,脚尖在地上点了点,欢快地说道,

        “来,大导演,出来和你家小主人打个招呼。”

        东条凛“!!”

        ‘叮’的清脆一声。

        一道她听了无数遍,熟悉的,毫无波澜的电子音,复活一般擅自在她耳边响起。

        “下午好,小主人,检测到您的心率过快,我建议您坐下来,来杯卡布提诺冷静一下。”

        东条凛,面色狰狞“蓝鲸!!!你背叛我——!!”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19905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