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84章 Episode 84 坏掉了

第84章 Episode 84 坏掉了


视线。

        到处都是谴责的视线。

        a2展厅内,  近千人的目光,如同有形的鞭子一样,接二连三地落在东条凛身上。

        明明是落针可闻的寂静空气,  黑发女人却仿佛听到了,有无数道鞭笞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回响。

        它们抽打着脊梁,让东条凛本就不安定的精神变得更加混乱。

        在律法界,  一直有个很有趣的现象。

        有人发现,比起法官落下的庭锤和宣读的审判词,  反而身后旁观席上集中投来的视线,  更容易唤起犯人的负面体验,  使他们的心理防线迅速崩溃。

        这就好像剥去一个人身上所有蔽体的衣物,  把他光·溜·溜地丢在太阳底下,  每个路过的行人,  都能清楚看见他身上的缺陷与罪行,  然后留下一个厌恶的表情与眼神。

        目光是有力量的。

        更何况,  是一千人如出一辙的痛斥与厌恶的目光。

        东条凛并不是表演型人格,童年所经历的创伤与遭遇,让她比普通人更加敏·感、在意他人的评价,否则,  她也不会选择全程隐匿身份,  只在暗中刺激游客们,  坐等事态一步步恶化。

        现在这样千夫所指的场面,可以说是死死踩在了东条凛的精神承受边缘,不亚于一场酷刑。

        “三、三子小姐……”

        当听完红发少女提出的‘幻像计划’时,  自诩嫉恶如仇的工藤优作,  都忍不住颤巍巍地咽了下口水,  提前担忧起犯人的心理状态。

        而一边旁听的工藤新一小朋友,早已经两眼放空,一副遭遇了来自异次元痛击的表情。

        唯独某个ort  afia重力使面无改色,甚至还在沉思了一会儿后,对‘幻像计划’提出了一点修改建议,成功把这个本就魔鬼的计划,上升到地狱级别。

        “哦!好厉害!中原老师,你这个改动就像种花家那边‘画龙点睛’的最后一笔,太棒了!”

        三子晶莹的瞳眸亮闪闪地看向中原中也,崇拜地竖起了两根大拇指。

        “咳,还好吧,太夸张了,三子。”

        心上人不吝惜的赞美,让中原中也十分受用地抬手咳嗽了一声,嘴角的弧度疯狂上扬,遮都遮不住。

        “那个……这样做,会不会太、太狠了?万一东条凛提前精神崩溃了呢。”

        小新一战战兢兢地提问。

        “谢谢您的关心,小侦探。”

        作为拍摄导演的a67x适时开口,补充论据,

        “根据我对小主人过去情绪的收集和模拟演算,这完全在小主人可承受的峰值范围内,不用担心。”

        小新一“……”

        不,我觉得你还是担心一下比较好。

        “小a说得对。”

        红发的鬼差少女提醒地看向工藤父子,剔透的祖母绿双瞳在阳光下透着清冽的冷光,

        “我们面对的,可是能独自隐忍伪装二十年,策划出今天这一幕的犯人。”

        “过于心软手下留情的话,小心被反咬一口哦。”

        事实证明,三子的担忧是正确。

        在最初的冲击后,东条凛很快维持住了心态,将矛头对准了最脆弱的一环。

        “蓝鲸!!你背叛我——!!”

        东条凛的怒骂,让a67x的声线断电般卡壳了一下。

        明明还是平井无波的声音,但在场的人却奇妙地从里面听出一丝委屈的情绪。

        “……我没有背叛您。”

        像是为了强调自己的忠诚,ai又重复了一遍“a67x不会背叛主人。”

        “主人?”

        东条凛冷笑了一声,恶毒的说道,

        “是啊,你当然没有背叛主人,因为你忠心的对象早就成了棺材里的烂泥。但你还跟条老黄狗似的,整天可怜巴巴地守着他的遗孤,等他回来,是不是?”

        a67x的代码瑟缩了一下,像极了被主人猛地撕开了旧伤疤的幼犬,连运算的速度都凝滞了一微秒。

        东条凛享受着a67x的痛苦,满意地勾起嘴角。

        怎么说也是养了几年的狗,她实在太了解这东西了,对如何让它难受这一点,简直了如指掌。

        不过是一个区区的铁皮机器,还想妄图制裁她?

        眼见未来的重要劳动力,被欺凌得代码都要自闭了,三子无奈地抓了抓头发,接过了话柄。

        “不错的尝试,东条凛。”

        “但很可惜,现在小a是我的部下了哦。”

        这句话果然成功转移了东条凛的注意力。

        “你的?”

        她仇恨地盯住三子,脸色阴沉,“这种背主的狗,你喜欢捡破烂,就拿去好了。”

        “不过你别太得意,它今天能背叛我,让我功亏一篑,明天,它同样也会这么对你。”

        “a67x没有背叛。”

        ai躲在三子背后,可怜巴巴地小声反驳。

        他委屈地模拟出一只狗爪,想去扒拉红发少女的脚踝。

        结果才刚一伸爪,就被旁边的中原中也敏锐地瞪了一眼,又可怜兮兮地缩回了爪子。

        三子对身后的小插曲一无所知。

        她盯着东条凛脸上的不忿的表情看了一会儿,突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东条凛“你笑什么!”

        红发少女背着手,勾起嘴角笑盈盈地说道“哦,没什么,我就是笑大婶你挺自信的。”

        “啊~啊~,有一个甩锅的对象真好啊,看到小a站在我们这边,其实大婶你心里松了口气吧?可以把失败归结在‘背叛’上,完美遮盖住自己脑子不好这一点。”

        无论哪个年龄段,‘大婶’这两个字,绝对是全天下所有女人的禁用词。

        更何况,东条凛自诩才华出众,越是自负的天才,就越是不能容忍别人否定自己。

        果不其然,三子的一句‘大婶’和‘脑子不好’,成功踩爆了黑发女人的雷区。

        “你说什么?!贱·人!”东条凛面容扭曲地骂道。

        她的双目赤红,愤怒地攥紧了双拳。

        如果不是还有一丝理智残留,告诉她别冲动,她此时估计已经冲了上去,彻底把那张嘴巴撕成粉碎。

        然而三子不仅没有退让,反而故意朝前踏了一步。

        清脆的足音,简直像是踩在东条凛那根岌岌可危的理智神经上。

        “嗯?怎么?东条大婶你该不会真的以为,自己的计划很完美吧?”

        红发少女无辜地眨巴了一下眼睛,露出了气死人不偿命的怜悯眼神,缓缓说道,

        “让我想想,你的第一个破绽是哪里呢?”

        “果然,是从一开始就露出来了——那个所谓的‘游戏规则’广播。听上去你确实是很努力在扮演小a,但是语言用词里的漏洞,多到我都不忍心拆穿你啊。”

        “大婶,ai可不会‘人类’‘诸位’这样代称混用,你平时一定没认真听过小a说话吧?”

        东条凛的瞳孔一颤,显然是被说中了。

        “知道了那道电子声音,其实是有人在装神弄鬼,那么接下来就简单了。”

        “试问,在场面一度僵持,没有游客依照指示行动,谁最着急呢?”

        三子一边说着,伸出手指隔空轻轻点了点脸色铁青的东条凛,

        “没错,就是策划了这一起闹剧的幕后之人,也就是你。”

        “你在所有人对规则心存怀疑的时候,故意站出来提出反驳,然后用早已准备好的军·火,打破了他们侥幸逃避的心态,而这只是第一步。”

        东条凛没有说话,只是阴沉地盯着三子,任由她拆解自己的计划。

        “然后就是的第二步。”

        “你再次跳出来,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为的就是被单独作为‘诱饵’关起来,用自己的死亡,点燃游客们的恐惧。

        让他们相信,游戏是真实的,而只要杀死你指明的人,就能顺利逃出去,这个规则也是真实的。”

        “对了,顺便一提,诺拉小姐也是你特意安排好的,是吗?就是希望让她亲眼目睹,你脑袋炸成烟花的瞬间,确认你‘已死亡’的事实。”

        “……可是你们还是被骗过去了,亲口宣布我死讯的,可是你们之中的那位大侦探!”

        东条凛突然开口,像是终于抓到了红发少女话中的漏洞,迫不及待地反击道。

        然而东条凛没想到,自己的话音刚落,红发少女立刻露出了不忍直视的嫌弃表情。

        她用‘你竟然还敢提,哪儿来的自信’的语气,不可思议地说道,

        “啊,如果你说的是那具做工粗糙的仿生尸体的话——抱歉东条大婶,虽然大概也许,它可能是你计划里最得意的一环,但是我必须告诉你——”

        三子倏地收起了脸上的所有神情。

        她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向东条凛,如同宣判一般冷冷地说道,

        “它糟透了,就跟你制造仿生狗的手艺一样,糟糕透顶,连我这个未成年,都能一眼看出来是假的,和你的父亲根本无法比。”

        “唯一值得评判一句的,也就你在整个事件里,妄图操弄人心的手段。”

        东条凛的脸色,骤然煞白。

        ——“你知道吗,东条凛?”

        三子一边说着,双手后背,一步步朝着东条凛靠近。

        黑发女人在少女步步紧逼的冷酷眼神里颤抖。

        她不受控制地往后退,但不小心绊到地上清洁用的铁桶,脚下一歪,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东条凛面色惨白地仰着头,瞳孔颤抖,空茫地看着三子,连牙关都跟着止不住地打架,发出哒哒的声音。

        不……不要说出来。

        唯独这句话……这句话不要说出来……

        东条凛呼吸变得急促,她哀求地看着三子,不断摇头。

        然而红发少女没有打算放过东条凛的意思。

        少女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笑。

        她在黑发女人惊惧地注视下,缓缓俯下·身,贴着后者的耳朵,轻轻地丢出了最后一句,足以粉碎对方一切自尊的话——

        “……比起科学家,你还是更适合当一个普通的女人啊,凛。”

        东条凛猛地睁大了眼睛。

        这一瞬间,东条凛感到四周的一切都变成了空白。

        死去的母亲重新站在了她的面前,一巴掌打掉了自己手里的火箭模型。

        花费了女孩一月心血的模型,就这样横飞了出去,磕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妈妈……?”

        女孩惊惶地扬起脸。

        但是母亲的怀抱却先一步落下,将她用力抱进怀里。

        东条绪将脸埋在女儿的脖颈窝,歉疚的泪水一颗颗落下,打湿了女孩的衣领,

        “对不起凛,你没有天赋,你没有天赋……”

        “当一个普通人好吗?别去看不到的地方,妈妈只有你了,别离开妈妈……”

        没有人知道,那年夏天,母亲在耳边不断重复的‘你没有天赋’与院子里的一声声聒噪蝉鸣一起,成为埋在东条凛心底最深的噩梦。

        那是比东条佐治更加可怕的,否定了她所有价值的噩梦。

        ……

        …………

        “不……”

        失神的东条凛捂住双耳,如同想要挥赶缠身的噩梦一样,发出了凄厉地尖叫,

        “不啊啊啊啊——!!!”

        “这不是真的!!住口!住口!我有天赋,我不会输给那个男人——!!”

        “我不会输——!”

        没错,她不会输……她没有输……

        她还有这个——!!!

        一抹厉光从东条凛的眼中迸发,她忽然原地一个驴打滚,远离三子。

        她将手伸进自己的喉咙里,干呕地扣出了一个带血的按钮遥控器,一边咳血,一边声音沙哑地尖笑,

        “……咳咳,我没有输哈哈哈,你不就是想救这群垃圾吗?”

        “哈哈哈哈哈,我不会放过他们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去死!!!都给我去死——!!!”

        东条凛没有给在场的任何人辩解的机会,她眼中凶光大赦,直接按下了遥控器上的引·爆按钮!

        都去死!

        都去死吧——!哈哈哈哈哈!!!

        东条凛狂笑地闭起眼,张开了双臂,仿佛已经看见了漫天的火光,与人群惊恐绝望的表情。

        她享受似地张开着双臂,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然而什么也没发生。

        四周安静极了,那些本该像是老鼠般,尖叫逃窜的游客依旧站在原地,保持着鄙夷的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死寂之中,唯有少女清澈的声音在展厅内缓缓响起。

        “——那个,咳,打扰大婶你激情赴死真是不好意思。”

        五步开外,三子收起了不久以前宛若恶魔的抖s嘴脸。

        少女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冲着东条凛可爱地一眨右眼,吐舌说道,

        “我还是骗你的,诶嘿~”

        东条凛怔愣住“什——?”

        与此同时,仿佛场景再现般,黑发女人发现周围的景象,再一次如同溶解般,迅速消散褪去,露出背后真正的真实。

        周围近千名的游客与红发少女身旁的小胡子侦探、男孩如幻影般,尽数不见。

        她依旧站在航天火箭装甲的控制室内,面前站着红发少女一个人。

        不,应该说是还有另一个。

        东条凛后知后觉地转过头,发现自己捏在手里的遥控器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颗爆米花。

        而真正的遥控器,正被赭发少年嫌弃地拎在手里。

        中原中也斜睨了眼呆滞的东条凛,戴着黑色手套的拇指,直接摁下了另一颗绿色的按钮。

        “谢了,你的表演和遥控器。”

        滴——!

        伴随着一声长长的解锁长鸣声,埋藏在a2展厅天花板上的引·爆装置停止了倒计时。

        封锁紧急逃生出口的钢板齐齐升起,一伙儿早有准备的武警与医务人员迅速涌入。

        “这里这里,警察叔叔,我们在这里——!”

        工藤新一小朋友蹦跳着,朝着武警们招手,在他与工藤优作的周围,正倒着一地呼呼大睡的游客。

        他们肚子上还盖着由工藤父子悉心照顾,盖着的小毛毯,发出惬意地打呼声。

        全副武装的特警们一脸懵逼。

        一身急救装备的医务人员们,同样脑袋冒问号。

        这……这好像和说好的不太一样啊?

        最后,还是唯一靠谱的成年人,工藤优作上前解释。

        “对,都没事,他们只是中了催眠瓦斯,全都睡着了,哈哈哈哈。”

        特警“……”

        医务人员“……”

        成吧,那至少看起来,担架还是能派上用场的?

        a2展厅内的人员们哭笑不得,气氛和平,但蓝鲸装甲控制室内,气氛可没那么和谐了。

        中原中也走到三子身边,用重力将沾着消化液与唾沫的遥控器捏成粉碎后,直接连带着手套一起,嫌弃地丢掉。

        那皱眉的小表情过于生动可爱,看得某个红发少女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中原中也斜眼“你还挺高兴啊。”

        眼见牺牲巨大的中原老师眼神逐渐和善,三子赶紧咳嗽了一声,收敛起笑意。

        她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免洗洗手液,递给赭发少年。

        中原中也瞥了眼洗手液,没有接过,反而眉毛一挑,将掌心伸到了三子面前。

        嗯?

        红发少女疑惑地眨巴了一下眼睛,而后很快反应过来。

        “好吧好吧,看在中原老师你辛苦帮忙的份上,下不为例哦!”

        三子咕哝了一句,脸颊微红地低下头,摁了两下洗手液的瓶身,将透明的啫喱挤到自己手上。

        一丝得逞的笑意,从中原中也钴蓝色的瞳眸中闪过。

        他像是等待自动送上门的猎物一般,摊开着手掌,耐心地等待少女握住自己的掌心。

        带着清洁凝胶的双手朝着大掌伸去,就在即将触碰到指尖时,一声古怪的笑声忽然在控制室内响起,打断了三子的动作。

        “呵呵、不会的……别想就这么结束……”

        “我不会!!让它就这么结束的——!!!”

        意识丧失的东条凛仰头尖叫了一声。

        她忽然伸出手,毫无预兆地撕开了自己的上衣!

        中原中也脸色一变,第一时间抬手,捂住了三子的双眼。

        “等等??中原老师?!!”

        怎么想你都捂错了方向吧!

        三子一脸问号,然而还没等她抗议,将遮在眼睛上的手掌扒拉开,没想到下一刻,中原中也竟然自己先放下了手。

        红发少女愣住,但当她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后,很快明白了中原中也举动的原因。

        ——“哈哈哈哈哈!都跑不了!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就在三子目之所及之处,东条凛脖子下方的器官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金属的构造,和其中正在沉睡,等待启动的炸·弹!

        她竟然,将炸·弹植入到了自己身上。

        而这个炸·弹,不是别的,就是ort  afia失踪的,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踪影的——

        一箱黑·索金。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18275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