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85章 Episode 85 来上天吧!

第85章 Episode 85 来上天吧!


蓝鲸控制室内

        三子和中原中也看着半人半金属的东条凛,  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port  mafia走私的一箱黑·索金足足有5千克,全被东条凛改装成了小型的铁拳火箭·弹,  装填进了自己的胸腔与腹腔。

        为了腾出足够的空间,  东条凛甚至快挖空了自己体内的脏器器官,只留下心脏和一些必要的肾脏,用来维持最基础的生命活动。

        一个人,  究竟要怨恨到什么地步,才能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

        红发少女盯着与那条与心脏紧紧缠绕,几乎合二为一的引爆接引线,  突然开口问道,

        “中原老师,现在是什么时候?”

        中原中也微微一愣。

        虽然心生疑惑,但他还是看了眼手机,  报出了一个数字:“14点25分,怎么了?”

        14点25分。

        三子的脑中飞速闪过一个念头。

        a2展厅的游戏宣布时间是11点30分……只剩下五分钟,  来不及了……

        红发少女不寻常的表现,让中原中也跟着戒备紧张起来。

        中原中也:“三子,什么来不及?”

        “中原老师,  你还记得,东条凛当时给出的时间期限是多久吗?”

        “三小时……”

        中原中也下意识开口,  话才说一半,  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  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不敢置信地看向了东条凛。

        而与此同时,  这个全身填满了炸·弹的女人,  口鼻开始不正常地淌血。

        “喂喂,  这家伙该不会——”

        “啊,  没错,就是中原老师你想得那样。”

        想通了一切的红发少女,不知是感概还是叹息地说出了答案,

        “我一直很奇怪,她为什么宁可留下这么多破绽,也要逼着游客动手。现在我明白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她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三小时,是□□爆炸的时间,同时,也是她生命的倒计时。”

        其实也不难理解,黑·索金炸药本就是从老鼠药中提取出来的成分,把它放入人体内,无异于是服毒自杀,更不要说,东条凛为了效果,还摘空了自己的大半部分内脏。

        不要说三小时,她竟然能若无其事地撑到现在,三子都觉得不可思议。

        做到这个地步,很显然,从一开始,东条凛就没打算给自己和展厅内的人留活路。

        即使游客真的按照她的设想杀死了目标,她照样会在倒计时结束时,引爆展厅和自己身上的炸弹。

        红发少女曾经问过a67x,他的愿望是什么。

        而当时,东条凛代替小a给出的答案是‘陪葬’。

        这里的‘陪葬’,就是真正意义上的——

        她要所有人给她陪葬。

        像是验证三子的猜测,半人半金属的黑发女人忽然佝偻起腰,哗的一声,低头从嘴巴里呕出一大片发黑的血液。

        她脱力似的滑坐在地上。

        眼睛的视力开始迅速衰退,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她的额头,滴落进地上的黑血里,慢慢的,呼吸也变成了奢侈的折磨。

        但即便如此,东条凛依然在笑。

        仿佛这就是她所追求的,她费尽心血也要抵达的结局。

        “呵呵呵,杀了你们,一群背叛者,全都杀了你们——”

        中原中也皱起眉,就在他准备动手直接扭断这个女人的脖子时,三子却拦住了他,轻轻摇了摇头,看向了控制室门口的方向。

        赭发重力使顺着少女视线的方向望去,发现那只本来已经被‘回收’的毛绒幼犬,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入口处。

        小猎犬身上还残留着拖曳的灰尘,应该是半爬半走过来的。

        它在门边停了一会儿,恢复了体力之后,用仅剩的一条前肢和后腿,一瘸一跳地蹦到东条凛的身边。

        小狗垂下被电流烧得焦黑的脑袋,用湿润的鼻尖,轻轻碰了碰黑发女人的手。

        【“小主人,主人没有背叛您……我也,必须阻止您”】

        【“您的父亲,不希望看到您走到今天这一步。”】

        a67x的声音让东条凛的手指动了动。

        女人即将黯淡的双眼回光返照般,微微亮起,支撑着她扯出最后一个冷笑,

        “不希望……哈,你一个废铁,懂什么,不过是程序……”

        【“a67x知道。”】

        机械犬第一次开口反驳,打断了东条凛的话,

        【“禁制电流烧毁了备用系统的记忆匣,我从里面找到了一段隐藏加密代码,是主人留给您的——”】

        一段虚拟的影像,从机械狗黑色的眼珠内投影而出,浮现在东条凛眼前。

        影像里,一个五官与东条凛七分像的异国男人,正在单手调试着镜头。

        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黑发的亚裔女人,是东条凛的母亲,东条绪,

        他们亲密地靠在一起,与任何一对爱侣没什么不同。

        “伊琳,伊琳·古德温怎么样?”

        年轻的异国男人亲吻着恋人,目光闪亮地说道,“如果是女儿,就叫伊琳。”

        “艾拉(ella)?不行!我可不想以后喊女儿的名字,听上去像是在喊火炬(ellen)。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自由女神像’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不是ellen,是elaine(伊莲恩)。”

        异国男人一本正经地纠正恋人的糟糕发音,傻乎乎地笑道,

        “伊莲恩,在法语里,是光亮的意思。”

        男人看着镜头,眼中闪着无比期待的光芒,

        “伊琳·古德温,你会是我们一生,最闪耀的星星。”

        ……

        …………

        星星……?

        骗子,你们最后还是抛下了我。

        两个骗子……

        蓝鲸控制室内,东条凛死死地盯着投影里幸福依偎的男女,气息越来越弱,最终不甘心地睁着眼,彻底停止了呼吸。

        滴——

        就在东条凛的心脏停止跳动的瞬间,一声尖锐的蜂鸣声响起。

        黑发女人移植在胸腹内的炸·弹显示屏亮起,开始了倒计时——

        【0:59:59】

        华盛顿时间,下午14点50分

        一个时长为三十六秒的防空警报,在纽约西海岸上空毫无预兆地拉响。

        尖锐的警鸣声惊动了无数正在享受购物与假期的游客与市民。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纪念活动?”

        不断有人停下手头的事情,向四周张望。大楼里的居民从窗户里探出头,高声询问附近的邻居,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动。

        热闹的街道,很快被另一种微妙的气氛取代。

        “吵死了!”

        正坐在咖啡馆里,抱着笔记本疯狂赶案子的男人烦躁地翻了个白眼。

        他转过头正想去掏公务包里的防噪耳塞,却发现悠闲的咖啡店老板失手打翻了手里的咖啡杯,脸上浮现出极度恐慌的表情。

        “嘿,老板,你的杯子……”

        男人开口刚想提醒店主,却发现咖啡店老板突然一蹦三尺高。

        他抓起车钥匙,以一种与硕大体型不相称的灵活姿势,小鹿似地从半人高的吧台一跃而出,冲向了店外的停车处,一边跑,一边大声嚷嚷,

        “跑!快跑!这是城市撤离疏散警报啊!”

        啊,什么撤离疏散?

        店内的食客们一头雾水,但是很快,led屏幕上突然切换的新闻,和街上突然出现的大批穿着制服的防卫警员,告诉了他们答案。

        【“——紧急插播一则避难通知,预计一小时后,本市部分地区将会遭到不明坠落物袭击,危险等级为i级,请以下市民听到警报后,立即配合周边警员,有序撤离前往避难。”】

        【“以下为重复播报,紧急插播一则……”】

        不明坠落物袭击?撤离?

        新闻里是在说什么鬼东西?

        这里可是全世界最安全的纽约!

        听到通报的市民们一脸懵逼,认真开始思考,愚人节提前到来的可能。

        ……

        …………

        “unsub情绪如何?谈判专家还要多久?”

        联邦总局bau部门主管亚伦跟着警长冲出警局。

        他的组员们跟在他身后,他们的目的很明确,立即赶往纽约科技会展中心。

        根据他们不久以前收到的情报,东条凛启动了身上的黑·索金炸·弹,而展厅现场,至少还有半数人员没有撤离!

        必须马上稳住东条凛的情绪,还有侵入系统,联系他们的‘蓝鲸’……

        无数可行或是不可行的应对措施,在亚伦的脑中划过。

        黑色的suv在他们面前停下,就在众人即将赶往现场时,主管亚伦突然接到了顶头上司的电话。

        “你说什么?”

        在听清了电话中的命令后,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bau主管,第一次在自己的组员面前露出了惊怒的表情。

        “她说什么,hoter?”摩根问道。

        亚伦挂断了手机,他足足停顿了三秒,才缓缓说道,

        “东条凛确认死亡,strauss命令我们立刻回匡提科,纽约科技展厅的案子到此为止。”

        “那炸·弹?”

        “……拆弹·组无能为力。”

        “很抱歉,炸·弹无法拆除。”

        裹着防·爆衣的警员放下了手中的工具,无可奈何地宣告了放弃。

        a2展厅内,呼呼大睡的游客已经撤离了大半,武装特警们也尽数退到了安全线以外。

        偌大的装甲控制室内,只剩下一个穿着防爆衣的拆弹员,和一个红发少女、脸上戴着奇怪面具的少年,以及自称侦探的工藤父子。

        ……等等!这剩下的人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自称侦探的父子就算了,那个红发少女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还有那个戴着金鱼面具少年,怎么看怎么可疑啊!

        工藤优作无声斜眼看向中原中也与三子,显然也在疑惑同样的问题。

        “所以中原君,你这面具究竟是?”

        “嘘!”

        红发少女打断了工藤优作的话,用手遮住嘴巴,小小声说道,

        “那当然是因为中原老师可是那·个哦!那个黑o党哦!被警察看到,绝对会被抓走的吧!”

        工藤优作,陷入沉思:“……”

        这话好像听着没错,但有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这点小细节就不用在意了,叔叔。”

        某个绝对不该出现在现场的黑发男孩,游鱼似的一个箭步,呲溜地滑到拆弹警员的身边,眨巴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问道,

        “无法拆除是什么意思?叔叔不能像电视里演的一样,把引爆线剪断吗?”

        拆弹员沉默地看了一眼工藤新一,又转头,看向他身后排排站的三人组,脸上写满了一言难尽。

        他自动跳过了三个未成年,盯住工藤优作,严厉地警告道,

        “先生,认真的吗?请立刻带着你的孩子、们离开现场,这里不是玩闹的地方!更不是侦探家家酒游戏!”

        工藤优作:“……”

        不,最麻烦的那两个不是我的孩子,容易折寿。

        还有,我觉得你可能才是要撤离的那个。

        “别浪费时间,回答那个小鬼的问题。”

        被迫戴着金鱼面具的中原中也开口,打断了两人无用的争论。

        赭发黑手党锐利的目光透过面具孔落在警员身上,成为让后者打了个激灵,产生了一种掏手铐的冲动。

        冷静。

        冷静,这只是几个不懂事的小鬼。

        拆弹警员深吸了口气,抱着赶紧回答完,赶快把几个小鬼赶走的心态,努力平心静气地解释道,

        “你们只需要知道,犯人用了很糟糕的手段,将炸·弹和自己的心脏连接在了一起。她根本没有设置引爆线的必要,因为现在,心脏就是引爆线。”

        “除非这颗心脏重新跳动,否则炸·弹无论如何都会爆炸。”

        这不是常规意义上的计时炸·弹,或是水银炸·弹,它比那些都更加恶毒,也更加复杂。

        事实上,在拆弹员看到它的第一秒,就已经看到了最终爆·炸的结局。

        倒不如说,东条凛将它刻意设计成了倒计时的方式,给警方留出一小时的挣扎时间,很难说不是一种挑衅和嘲讽。

        “趁现在还有时间,快点跑吧,能跑多远是多远。”

        拆弹警员看着数字不断减少的显示屏,苦笑了一声,补充道,

        “当然,保险起见,最好现在就离开纽约。”

        工藤优作的瞳孔猛地缩紧:“离开纽约……你的意思是?!”

        “就是你想得那样。”

        回答黑发小说家的,是拆·弹员僵硬的表情。

        “这可是经过特殊处理的黑·索金□□炸·药,威力不比战场时的低多少——足足5千克,一旦它炸开,爆速14米每秒的冲击波,会瞬间将这附近的建筑都夷为平地。”

        更糟糕的是,伴随着冲击波产生的高速风,它还会将建筑的碎片、碎裂的土砾一同卷向周围,威力不亚于大范围、无差别扫射的机关·枪。

        再加上热辐射导致的严重烧伤……

        届时,半个纽约西岸都会变成地狱。

        “这种情况下,最优的方案,就是让市民尽快撤离。不出意外的话,警方应该已经开始心动了。虽然一个小时,根本不够所有市民撤离。”

        拆·弹警员的话,让空气陷入了沉默。

        黑发男孩开口问道:“那叔叔你呢?你不跑吗?”

        套在防爆服里的警员安静了几秒,对在场的几人很美式地耸了耸肩,玩笑般说道,

        “哈哈,没办法,总要有人留在离上帝近一点的地方。”

        “所以明白了吗?还有三十分钟,快点离开,尽量往建筑稀少的郊区跑……”

        拆弹·员正说着,忽然感到身边的光线一暗,又一个不省心的年轻人蹲了过来。

        红发绿瞳的少女扶着下巴,思索地盯着黑·索金炸·弹看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问道,

        “也就是说,只需要找个合适的地方,让它上天就可以了,是吧?”

        三子突如其来的问话,让中原中也与工藤优作的右眼皮齐齐一跳。

        中原中也大事不妙地抬手扶额,认命地掏出手机,飞快按键,不知道在搜索什么。

        而工藤优作直接一个夸张地大跨步,抱起小新一,原地平移出三米开外。

        唯有一无所知的拆弹警员,还勇气十足地保持不动,对三子直愣愣点头,

        “呃……这、这么说也没错。”

        不过,上天?

        呃?上天是什么意思?

        ——是啊,是什么意思呢?

        红发少女笑眯眯地摸了摸下巴,看向警员:“如果我要移动这个炸弹,有什么注意事项吗?”

        啊?移、移动?!

        拆弹员当即睁大了双眼,感觉距离自己心态先行炸裂只有一点点。

        “绝对不行!!!”

        拆·弹员断然说道,“这个炸·弹只要感应到一点点震动,就会直接引爆!”

        如果可以移动的话,他又何必死守在这里?

        “哦。”

        也就是说,要连尸体带车一起啰。

        三子眨巴了一下眼睛,表示了解。

        不是,所以你到底了解了什么啊?

        无辜的拆·弹员很慌。

        他感到自己的心砰砰直跳,总有一种要发生很不妙的大事的直觉。

        果然,下一秒,只见红发少女抬起头,对着无人的控制台问道,“喂,小a,你还想飞吗?”

        两秒沉寂之后,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装甲内响起。

        明明是波澜不起的机械音色,众人却硬生生地从里面听出了一丝跃跃欲试。

        他说——

        【“a67x,时刻准备着。”】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17373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