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86章 Episode 86 航天载具指挥三子

第86章 Episode 86 航天载具指挥三子


爆·炸倒计时,  0:34:39

        某位隶属于hrt炸弹技术特警的拆·弹员先生,人到中年,活到如今,  曾见识过无数爆·炸物的处理方案,但绝对,  没有听过眼前的这个。

        “不好意思小姑娘,  我刚才耳鸣了一下,  你刚才说什么,  让火箭把黑·索金送上天引爆?”

        特警先生一脸懵逼,怀疑要么是自己的耳朵坏了,  要么就是对方的脑子瓦特了。

        不可能的吧!怎么想都不可能吧!

        他们哪儿来的火箭?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这计划真的能实现,纽约距离最近的航天发射中心,  范登堡空军基地至少2000英里。

        以这辆航天载具的吨位和速度,  根本不可能在剩余的时间到达!

        又不是超级英雄剧本!

        还是说什么?

        其实是他误入了某个好莱x电影拍摄现场而不自知?

        拆弹警员一脸不可置信,  可惜现在没人理会他满腔汹涌的吐槽欲。

        在a67x的那句“随时准备着”的话落地时,  某个红发的鬼差少女当即弯起眉眼,  露出了一个张扬如太阳的笑容。

        “三子,接着。”

        红发少女站起身,  单手接住中原中也抛来的东西。

        她定睛一看,  发现是一双黑色的男士手套。

        三子疑惑地眨巴了下眼,  侧头望向赭发少年。

        但后者的脸上戴着面具看不到表情,  只能听到他沉稳的声音“戴上,  以防万一落下指纹。”

        指纹?

        三子瞥了眼满脸都是信息的特警。

        唔……虽然地狱鬼差并不在乎这个,  不过既然是中原老师的好意……

        三子没有拒绝,  径直张开手指戴上。

        少女单纯利落的动作,  落在赭发黑手党的眼中,  就好像时间被放慢了百倍。

        皮革的黑色如侵蚀的海水,一点点没过少女的五指,覆盖住白皙的皮肤。

        指尖、指节、掌心、手腕。

        宽大的男士手套将少女纤细的手掌密不透风地裹住,肤料贴合,像极了另一种形式的亲密交握,无形的所有权宣告。

        中原中也注视着三子戴着自己黑色手套的双手,满意地勾起了藏在面具后的嘴角。

        然后一转头,就对上了控制室内,两位成年男士宛如在看心机诱拐犯的眼神。

        “……咳。”

        被看穿了小心思的中原中也单手握拳,心虚地咳嗽了一声,移开视线。

        男人想看喜欢的人,戴自己的东西有什么错!

        难道你们就没有让妻子女友穿过自己的衬衫吗!

        还真的让有希子,穿过自己衬衫的工藤优作“……”

        工作太忙,孤寡至今的拆弹警员“……”

        工藤小新一……不是很懂你们这些思想肮脏的成年人。

        红发少女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小插曲,她向下扯了扯黑色手套的边缘,将手搭上了控制台。

        与之后的分舱驾驶不同,初代的航天火箭载具在设计时,特意保留了一间总控制室,由核心控制台调度载具的其余三十五个驾驶舱位,向它们统一发出指令。

        很难说这种设计,是不是那位首席工程师,古德温先生的未来机甲情怀作祟的成果。

        但是现在,它确实给三子了不少便利。

        “等等……!小姑娘你竟然是认真的吗!”

        拆·弹员瞪着三子接连打开动力核心的举动,深感大事不妙。

        即使他这个纯粹的外行人也知道,先不说燃料问题,要想启动这辆庞然大物,至少需要三十五名驾驶员通力协作。

        可是他们现在,算上那个十岁的男孩,撑死也只有五人啊!

        “驾驶员根本不够吧?还有三十个驾驶舱怎么办,直接空着吗?!”

        不知不觉间,这位拆弹专家也被带偏了思路,以默认三子的计划可行为前提,开始思索对策。

        “嗯?什么五个人?”

        红发少女侧过脸,奇怪地瞥了眼拆·弹员。

        在这期间,她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手指如蜂鸟般在操控台上飞速移动,输入目的地的坐标。

        “我可没算上大叔你和工藤先生他们哦。”

        三子以一种再平淡不过的语气,说出了相当扎心的话,

        “毕竟你们又不懂航天载具的驾驶方法,实力又弱,根本就是累赘嘛。”

        拆·弹员“!!!”

        竟然没有算上他吗!

        拆·弹员警察叔叔大受震撼,一时间竟然说不清是开心还是失落。

        毕竟……这可是航天载具啊!

        哪个男人童年时没有幻想过成为宇航员,帅气上天……

        “……不对!说起驾驶,那个面具少年也不见得会吧?”

        拆·弹员一指赭发少年,毫不犹豫地拆穿了对方的作弊行为,“我可是看见了,他从刚才起还在不停谷·歌航天火箭运输装甲的驾驶方法!”

        中原中也,默默收回了准备点开下一个科普词条的手。

        “哦,那当然是因为中、咳,面具老师是特别的。”三子偏心得相当理直气壮。

        “而且——”

        完成全部准备指令的三子收回手,转过驾驶座的靠椅,背对着操作台对男人微微一笑,

        “是谁告诉你,我们没有驾驶员的?他们明明就在这里啊。”

        什……?

        拆弹员莫名其妙地看着三子,正想说话,然而下一秒,控制室内翻天覆地的变化,让他不自觉地睁大了眼睛。

        就在红发少女话音落下的刹那,一个耳熟的机械音,于操控面板上响起——

        行动指令伊莲恩唤醒成功

        坐标校准中……

        目标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

        一切准备就绪

        hello,cata  iko,a67x为你服务

        满室充盈的数据蓝光中,暗淡的控制台重新亮起。

        连接着载具不同部位的监控屏幕墙,在三子的身后依次点亮,映出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科研者与工程师的面孔。

        不多不少,正是地狱寻找的三十三个失踪的亡者。

        他们透过屏幕,沉静而喜悦地注视着红发少女,等待着出发的指令。

        “看,三十五名驾驶员,不多不少。”

        红发的鬼差少女得意地说道。

        她坐在宽大的驾驶椅内,手上戴着赭发afia的手套,而重力使本人,就站在她的右手边,异能力的红光在他身上浮现,眨眼间覆盖了整辆装载。

        庞大的航天装载悬浮而起,三子望着失神的警员与工藤父子轻轻摇了摇手,微笑道,

        “好了,该下车了各位,安心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爆·炸倒计时,0:15:25

        纽约科技中心

        一辆重达2700吨的庞然大物如同羽毛般,腾空而起。

        它在空气乍响的音爆中,朝着东海岸的方向沉稳地呼啸飞去,瞬间消失在了拆弹员与工藤优作的眼前。

        三人如石化般,呆滞地仰着头,盯着航天载具离开的方向,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直到拆弹警员耳朵上的无线电,‘兹啦’一声响起,他才勉强回过神,脸上还保持着梦游的表情,对耳机的另一头汇报道,

        “这里是a2展厅,可以停止疏散人群了。”

        “不,炸·弹没有拆除,是炸·弹它,呃,变成火箭飞走了……”

        与此同时,另一边

        工藤优作盯着天边看了一会儿,缓缓低下头,望向自己的小儿子“那个,新一啊……”

        “适可而止啊老爹。”

        工藤新一小朋友,面无表情地打断了某个小说家未完的话,

        “不管是拆弹还是凌空驾驶,这个我真学不会。”

        别为难他了,也别为难夏威夷了。

        他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啊。

        爆·炸倒计时,0:15:27

        纽约东海岸上空,一个黑色的巨大影子如幻影般,在云中闪过

        坐在车后排的金发男孩用力揉了揉眼睛,兴奋地举起手,指着天空大喊,

        “妈妈快看!有金鱼超人驮着大坦克在天上飞!”

        爆·炸倒计时,0:08:39

        地理坐标北纬285,西经81°,卡拉维尔角发射场

        “下午好,本,气候追踪如何?”

        “气温205c,晴,云层能见度良好,是个相当不错的飞行天气。”

        地面控制中心的观测员瞥了眼雷达与气象屏,悠闲地说道。

        事实上,即使他不回答,观测员心里也清楚,这个答案只是走一个过场。

        这里可是卡拉维尔角发射场,美国两大航天发射中心之一。

        除非有人能瞬间移动,否则根本不可能有行踪可疑的人能靠近这一带。

        即使偶尔有些好奇而来的旅客或想要采访的记者,在外围时就会被远远拦下,带离到允许的距离外。

        他们所在的基地,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观测员低头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五分钟,他们的宇航员就要执行绕轨道飞行任务,主要内容包括在宇宙中停留两小时,并绕地运行三圈。

        距离1969年,他们送第一位宇航员离开地球,已经过去了近半个世纪。

        因此,这对现在的他们来说,已经是熟门熟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控制中心的指令广播响起,在基地内回荡——

        “注意,所有人,请清除试验台区域的所有路障……”

        到这一刻,观测员才稍稍坐直了身体,打起精神。

        如果这时候,有人从高处的窗户往外望,就可以看见一栋巨大的红色飞行器装配大楼,正高高矗立在基地中央,搭载着飞船的火箭底部散发着白烟,蓄势待发。

        随着宇航员搭乘电梯进入飞船舱,他们很快完成了前期推行剂加注与发射前检查。

        还有一分钟时,广播内的倒计时通讯员,照例对宇航员和极光八号说出了祝福。

        “就要起飞了,那么,一路顺风兄弟,玩得愉快。”

        “倒计时开始,5…4…3…2…1…0,点火。”

        轰——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火箭助推器的尾端喷·射出大量高速的热气流,燃烧剂与氧化剂疯狂燃烧,形成的浓烟之中,火箭缓缓腾空而起。

        就在它即将离开发射台的刹那,

        地面指挥中心总部,顶端巨大的追踪雷达屏幕上,忽然‘滴’的一声,传出警告的鸣响。

        通讯员们愕然抬起头,发现一个陌生的黑点突然毫无预兆地出现在屏幕上,正以时速15000英里的速度,朝着发射的火箭直直撞去!

        ……然后‘啪嗒’一声,黏在了火箭助推器上。

        “……”

        “…………!!!!”

        “这是什么鬼东西!!!!”

        “那玩意儿是从哪里冒出来里的!!!”

        一时间,地面指挥中心内的人员集体骇然。

        人工控制宇宙飞船中心主管拍桌而起,一把夺过联络用的无线电,对耳机另一端疯狂大喊,命令终止任务。

        然而火箭已经离开了发射台,很快上升至木林线,眼看着就要进入动力飞行道。

        而他们只能在地面眼睁睁看着,束手无策!

        就在这时,观测员也已经通过内部系统,查到了雷达上的不明物体。

        戴着耳机的观测员艰难地咽了下口水,像是目睹了外星人降临般,声音惊惧止不住地颤抖,

        “s、sir,系统显示,不明粘着物是……肯尼迪航天中心制造的初代火箭运输装载车,a67x蓝鲸号。”

        “……你说什么?!”

        指挥中心的主管猛得扭过头,拔高了嗓音。

        航天火箭运输车?!

        为什么一辆几十年前就淘汰的初代载具会飞???

        还能无重力似的,附着在极光八号的火箭助推器上?!

        一瞬间,指挥中心的主管怀疑自己还没醒,正在做梦。

        然而很显然,这个噩梦没这么容易结束。

        “还、还有——”

        汇报的观测员惊骇地开口,结结巴巴的继续说道,

        “肯尼迪航天中心回复,那、那辆载具上,被安装了5千克的黑·索金定时炸弹!!半小时前在纽约最后一次出现……距离引爆只剩下……”

        “剩下多久!!”

        观测员颤抖的嘴唇“五、五分钟……”

        指挥中心的主管瞳孔骤缩到极致。

        他想要开口说话,但很快,临近宕机的脑海中,跳出了一个更可怕的答案——

        根本不需要五分钟。

        依照黑·索金炸药高温、震动就会引爆的特性,很快下一秒,炸弹就会……

        “bo——!”

        仿佛是在印证指挥中心主管的猜想,就在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出的刹那,远远的,就从基地发射点附近,传来了的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主管呆滞地站着,下一刻,他不要命般朝着窗口扑了过去!

        然而还是慢了一步。

        他只来得及看到遥远的高空尽头,被炸得粉碎地残骸燃烧着落下,绝望得就仿佛有一颗原子弹,在他们所有人的头顶炸开。

        整个指挥中心,乃至基地的所有人,都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良久,指挥主管低头用力抹了把脸,嗓音沙哑地命令道,

        “让指令宇航通信员呼叫极光八号,找到……我们的宇航员。”

        哪怕只剩下残骸。

        哪怕只剩下残骸,a67x也有想要实现的愿望。

        爆·炸倒计时,0:0:10

        初代航天载具的ai,静静地望着即将归零的倒计时。

        在时间即将归零时,他学着记忆中人类走向死亡时的模样,安静地关闭了一切代码。

        就在他准备将红发少女与重力使弹出驾驶舱时,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右手忽然伸来,纤细地五指一张,近乎粗暴地挖出了a67x的系统核心。

        a67x的代码波动了一下,组成了一个无比接近人类惊讶时的颜文字,

        “三子大人?!”

        三子握着a67x的系统核心,笑眯眯地说道,

        “不可以哦小a,既然和地狱签了契约,这么擅自逃票殉主,我可是会很困扰的。”

        “……”

        a67x陷入沉默。

        三子看着不再说话,似乎是认命的ai,忽然话锋一转,开口道“所以……去吧,你不是还有愿望吗?去代替的你的主人,好好看看这个宇宙。”

        “三子大人……”

        “不过先说好,这算是提前给你的员工假期哦,回来可是要补班的!”

        红发少女说着,没有给ai任何犹豫的余地,直接握住了中原中也伸来的手,带着人瞬闪离开。

        爆·炸倒计时,0:0:0

        滴——

        就在三子与中原中也身影消失的瞬间,附着在尸体炸弹上的重力被撤离。

        与此同时,就在引爆的火光炸起的刹那,助推火箭的引恰好燃尽关闭,脱离极光八号。

        在坠落中,与那辆庞大的初代航天载具一起,被炸成了粉碎。

        而谁也没看到,在遮天的火光之中,一个外形酷似魔方的蓝色晶体,被一只手轻轻抛起。

        它越过了大气与阻力,‘啪’的一声,落到了飞船的防护板上,与那艘执行任务的极光八号一起,冲出了地球。

        ……

        …………

        “a67x,你知道宇宙有多漂亮吗!”

        当大气与重力尽数褪去时,一个无光紧要的记忆代码,突然从初代航天载具a67x的程序里跳了出来。

        那并不是什么关于航天的机密程序,也不是价值连城的初代人工ai的核心数据库。

        ——不过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影像,是叫做a67x的人工ai睁开眼的第一秒,看到的第一个人。

        创造它的,「父亲」。

        那是一个会被大多数人称为“傻瓜科学家”的人类,对航天与宇宙充满了热忱和追求,一谈起相关话题,就没完没了。

        a67x是科学家为了排解思念,而创造出来的智能程序。

        用人类的话来概括,就是那辆正在制造中的航天载具,是它的身体,而灵魂……

        说到底,智能ai有灵魂这种东西吗?

        “当然有!”

        制造它的科学家振振有词,“你看,你现在不就是在思考,正在和我对话吗?”

        “sir,a67x必须提醒您,a67x只是依据您编写的程序代码,在对您的话做出反馈。所以严格来说,这不是对话,您只是在自言自语。”

        “a67x,你好死板啊。”

        “对不起sir,根据a67x从数据库下载的,1929年第二版牛津词典中的释义,您对‘死板’的语义理解有误,这里建议您重新组织语言。”

        “……你是故意的吧,a67x?”

        “对不起sir,a67x听不懂呢,建议您重新组织语言。”

        “你是故意的!你绝对是故意的!”

        实验室内,中年科学家穿着不知道多久没洗的白大褂,胡子拉碴地痛诉ai叛逆,伤透老父亲的心。

        说实话,a67x不认为自己与一个人类存在什么生理意义上的亲属关系。

        但既然创造它的人都这么说了,它也没必要反驳。

        毕竟它只是一段被编写出的程序,与创造它的人类争论,是一件任何没有意义的事。

        就算这个人类,经常会说一些它无法理解的话,比如——

        “a67x,下次我们聊天的时候,你用‘我’作为自称吧。”

        “这是命令吗,sir。”

        “是希望!”

        科学家认真强调道,“在成为航天载具前,我希望你能至少先明白‘我’这个字的意义。”

        “a67x,你不是工具,你是我的伙伴、家人。”

        一个程序,怎么可能会有家人呢?

        它不理解。

        “对了!a67x,等到实验结束,我就带你回家,向你介绍我的未婚妻!当然,以后你也可以喊阿绪妈妈哦,她绝对会吓一跳的哈哈哈哈。”

        喊创造者的妻子母亲,为什么这个人类会这么高兴?

        ……它不理解。

        “……已经这么多年了啊,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能见到阿绪她们。”

        “对了,等我的女儿伊琳出生后,你就是哥哥了a67x!”

        “真期待啊,我们一家人团聚那天。”

        哥哥?一家人团聚?

        它不理解。

        作为一个ai,它很多时候,都无法理解这个人类的言辞和举动。

        但是根据科学家话中的信息,它大概明白了,他是在和自己阐述未来的生活展望。

        人类总喜欢展望未来。

        按照心理学上的说法,这样的行动能够刺激他们脑中的‘快乐激素’分泌,帮助他们度过眼前的难关。

        ……不过一起生活,成为哥哥吗?

        虽然没有无法理解,但它会做好准备的。

        首先,是先找一些关于幼儿教学的论文。

        最后见面时,科学家看上去有点憔悴,但依然喜欢在工作之余,和a67x絮叨一些早已说过的话。

        比如宇宙多么辽阔,多么让人心神驰往。

        “sir,根据不完全统计,这已经是你第167次重复同样的话题了。”

        “哈哈,原来我说过这么多次了吗?”

        “sir,基地正在募招宇航员,需要为您下载一份申请表吗?”

        金发的科学家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a67x,我是工程师,工程师成不了宇航员的。”

        “对了,等你的‘身体’做好后,我就偷偷在运载火箭上搭一个后门,这样你就可以帮我看到宇宙了!”

        “到时候,就由a67x来和我说太空历险的故事吧!”

        “收到,已记入备忘录。”

        那是a67x唯一一次,没有和科学家抬杠,而是选择认真将这个约定,记入备忘录中。

        只是它没想到,在自己真正‘出生’的那一天,人类科学家去世了。

        于是,a67x再也没等到约定实现的那天。

        ……

        …………

        很久很久以后,当一切即将走向不可挽回时,有一个来自地狱的鬼差出现了。

        红发的鬼差少女问他——

        “a67x,你的愿望是什么?”

        愿望?

        ai机械也可以拥有愿望吗?

        如果……如果这是允许的话——

        月球的光辉落在了载人飞船上。

        附着在飞船系统中的a67x朝着光的方向望去,透过飞船的窗户,他看到了地球起伏的表面,以及这颗蓝星上,孕育无数生命与文化的海洋。

        这里没有大气与重力,只有宇宙所展现出的,纯粹的壮阔与瑰丽。

        a67x静静望着这一切,然后在那本尘封的备忘录上,记下了一句话。

        我看到你说的宇宙了,父亲。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15817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