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88章 Episode 88 情人节礼物

第88章 Episode 88 情人节礼物


最近,  ort  afia的众人发现,他们的上司中原干部有点心神不宁。

        具体表现为每隔半小时看三次手机。

        经过大楼一层快件接收处时,总会状似无意,  实则超明显地瞟一眼桌面。

        在发现新物件箱后,  两眼发亮地兴冲冲走过去,  但在看清了署名后,  又迅速冷冽下脸,面无表情地走开。

        时间一长,连负责验收的黑西装小哥,  都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漏收了中原干部的重要物件,  整日战战兢兢,  生怕某一天被通知不用出现了。

        当然,这些小小的变化,并没有影响重力使大人雷厉风行的任务风格。

        就是偶尔会一不小心走神,  没控制住力道,把敌人压成重力小饼饼,  以至于清理现场的后勤人员,每次都要带上铁铲和高压水·枪。

        如此一周之后,港·黑内部

        某个神秘的聊天群内,终于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时分,悄咪咪地跳出了一则信息。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今天必须调查清楚,是什么让我们‘最想成为上司排行第一名’的中原大人变成可怕的魔鬼!”

        “难道是那个男人又出现,把大人的酒车房子炸了?”

        经验丰富的黑西装一号,  条件反射似的,  率先想到这个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  真是那样的话,  大人早就破口大骂了,怎么可能现在这副‘少年怀x’似的表现。”

        “big胆!楼上竟然敢公然污蔑上司少年思·春!……快细嗦,我要听。”

        “啊?我也就随口一提。”

        “但是……你们难道没有感觉,最近中原大人等物件的样子,特别有那啥,咳咳咳的即视感吗?反正每次我女儿等男友礼物的时候,都……咳咳咳,你们懂的。”

        “你这么一说,倒确实。”

        “不过最近也没有什么大的节日,中原大人的生日也还有两个月,哪儿来的礼物?”

        “呵,楼上一看就是单身狗。”

        “给你们一个提示,二月十四号,就要来了哦。”

        “2月14?难、难道说!是那个情、情、情……”

        “哎呀!就是情人节!楼上结巴什么呢,急死我了!”

        “情人节?等等情人节?你们没猜错吧?那可是时刻都在加班出差路上,毫无假期,连去酒吧喝一杯,都会被一个工作电话突然召走的中原干部啊!哪儿来的情人?地下冒出来的吗!”

        “……说不定,还真是地下冒出来的哦。”

        一个没发言过的小号悄悄冒头,甩出一个惊天大消息。

        “你们还记得上次中原大人西方出差时,在船上带走的那个红发少女吗?听说哦,听这次跟去美国出差的兄弟说,她又出现了,还正好捡走了偷了科西嘉军火的狗。”

        “捡走了……偷军·火的狗……”

        “这短短的一句话信息量好大,我甚至不知道先关注哪一部分。”

        “当然是红发少女那部分啊!楼上会不会抓重点!”

        “不过这么说起来,我昨天进办公室的时候,确实不小心看到,中原干部在对着桌上的日历发呆”

        “……还在14的位置上,画了一个圈的样……啊。

        “……啊。”

        “……啊。”

        所以,破案了。

        摁着手机的黑西装们抬起头,面面相觑,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相似的梦游表情——

        他们的中原干部大人,真的恋爱了?!

        而且还是,焦急等待本命巧克力,一看就知道还没把人追到手的模样……?!

        怎!会!如!此!

        黑西装们捧着手机,瞳孔地震。

        两秒后,他们在一个哆嗦中骤然回神,双手颤抖地疯狂删除自己发言。

        然后注销账号,解散聊天群,一气呵成。

        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嗯,没错,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然而事实是,这群黑西装们不仅什么都知道了,还全部猜对了。

        中原重力使,今天依然在等待他的情人节礼物。

        自从一周前,中原中也与三子在美国道别后,他就没有看到红发少女提及情人节礼物的任何消息,倒是聊了不少最近地狱的新变化。

        比如某个人工ai,主动去黄泉敲门报道,受到狱卒们,尤其是刑具科的大佬们的热烈欢迎。

        喜获007的充实打工人生活。

        又比如,之前任务的临时搭档,疑似受到了奇怪的刺激,每天从eu地狱寄来一封挑战信……

        等一下,这个临时搭档怎么回事?怎么看都有点可疑啊。

        中原中也盯着聊天记录里,三子随手拍过来的相片中,那叠被用来垫桌角的挑战信,缓缓眯起了眼,敏锐地从里头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讯息。

        不过照目前得到的情报分析,对方的威胁暂时可以忽略不计。

        从抢夺的注意力的优势上来看,他完全占据上风。

        干部办公室内,赭发黑手党坐在宽大的靠椅内,修长的十指搭成桥置于桌上,审视地盯着手机上的聊天记录,脸色严肃,目光锐利如刀。

        不知道的,还以为干部大人,正在思索什么重要的任务。

        然而实际上,此时中原大人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

        那个笨蛋,应该不会直接忘记了吧?!

        这想法甫一冒出,中原中也越想,愈加绝望地发现,这还真符合某个红发鬼差的作风!

        糟糕!难道走错棋了?!

        中原中也脸色骤变,那宛如被夺走小鱼干的猫猫,惊天大霹雳表情,直接让门口的尾崎红叶微微一愣,毫不客气地以袖掩唇,笑出了声。

        赭发少年猛地回过神,在对上来人促狭的眼神后,忍不住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咳,大姐。”

        尾崎红叶是中原中也进入港·黑后的第一个上司,说是长姐般敬重的引导者也不为过。被对方撞见自己这样不稳重的表现,可以说是相当尴尬了。

        “是首领有什么吩咐吗?大姐。”

        中原中也绷紧脸,努力挽回不小心碎掉的形象。

        尾崎红叶笑睨了眼试图挽尊的重力使,也不拆穿,伸手拿出一份档案递给中也,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只是来告诉你一声,之前审讯的结果出来了。你这里确实混进了一批小虫子,目标应该是科西嘉遗留下的‘糖果’成分。”

        “中也,你任务的信息被泄露了。”

        中原中也闻言,神情一肃,眉眼中闪过锋利的厉色“需要我动手吗?”

        “不用。”

        万种风情的黑手党干部整理了下袖口,轻描淡写地吐出了一句饱含血腥的话,

        “鸥外大人属意再留他们一段时间,与其就这么浪费掉,不如拿来当做饵食,引秃鹰现身。也算废物利用,说不定,还能发挥出乎意料的效果。”

        中原中也沉默了一会儿,算是同意了这个方案。

        “不过就这点小事,让大姐你特意跑一趟……”

        赭发黑手党有点意外。

        难道说,除了他手下的卧底之外,还有其他的重要隐情?

        像是看穿了中原中也的心中所想,尾崎红叶笑着用眼神示意了下桌上的档案,

        “看看吧,中也你会需要的。”

        他会需要?

        中原中也疑惑地打开档案,摸索了片刻后,从里面掏出了一本杂志一样的书册和两张情人节当天的钢琴独奏演出门票。

        中原中也一怔,迅速反应过来,去看那本书册。

        然后冷不丁地被杂志上的标题一噎,惊得被口水呛到,发出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咳嗽。

        那本杂志的封面上赫然写着——

        《教你拿下她的心~dokidoki  heart  恋爱宝典2》

        顺便一提,《恋爱宝典1》还在某个重力使的抽屉里躺着,书页旁贴了不少小笔记的那种。

        中原中也恼羞成怒“大姐!”

        尾崎红叶在幼弟难为情的喊声中笑呵呵地走远。

        走廊上的光线落在女性·黑手党的瞳眸中,那双一向冰冷凛冽的眼神里,难得透出几分暖意。

        少年人的初次恋爱啊,总是患得患失,又令人着迷。

        ……能有个好结果,就好了。

        与此同时,黄泉地狱

        “啊!想不到……毫无头绪!”

        坐在庭院阶梯上的红发少女绝望地抓着头发,发出了束手无策的惨叫,吓得院中的金鱼草‘嗡’地抖动一下,集体发出了整齐的‘哦嘎’大合唱。

        三子目光幽幽地盯着活力四射的神奇动植物,突然两眼一亮“要不就送金鱼草?”

        进可当观赏动植物,退可榨汁保养嗓子,还能做成美味的生鱼片,简直是情人节的最佳礼品!

        送情人节礼物,就认准地狱牌金鱼草!

        “三子大人,我诚挚地建议您换一种选择。”

        一声耳熟的电子音从旁边传来,打破了三子的美好幻想。

        以人类普世的价值观与社交准则作为标准的话,三子大人要是真送了金鱼草,那位□□重力使也太可怜了。

        是连被时常嘲笑人工智障的ai,都忍不住替他凹一个同情颜文字级别的可怜。

        三子转头看向身边的马克七号机器人,熟稔地打了个招呼,

        “哟,小a,最近如何,工作还习惯吗?”

        “小事一桩。”

        金红色的钢铁朝红发少女摆了一个起飞的手势,胸口集束炮的位置亮起,熟练地投出一个骄傲叉腰的表情符号。

        “平贺博士搭建的临时内存台,足以让我同时三线处理接引科亡者的生前善恶数据库、八寒地狱模块监控和猫耳美少女女仆高达组建。”

        “哦,那可真不错。”

        三子心不在焉地点了下头,完美忽略了某个画风奇怪的吐槽点,继续对着金鱼草两眼放空发呆。

        可见‘情人节礼物’这个命题,真如某个重力使所愿,完全占据了她的心神。

        a67x睁着倒三角的小眼睛,盯着三子看了一会儿,默默打开程序后台,给鬼差的监护人们发了一份弹出邮件。

        “那送画像怎么样?”

        茄子拎着画板在三子旁边坐下,挥了挥手里的铅笔,

        “我家的妈妈每次收到画时,都会露出很高兴的表情。”

        “画像吗?虽然是个不错的提案,但是……”

        三子扶着下巴仔细回想了一下,遗憾地发现,这个她在864航班的时候,已经送过了。

        白发鬼狱卒跟着思索了几秒,从怀里掏出了一瓶散发黑气的黑绳地狱泥巴,

        “那再送个立体3d版本的?”

        “不要提这种噩梦级别的主意啊茄子!万一三子大人当真了怎么办!”

        唐瓜一拳砸在天然好友的脑袋上,再次回想起了衣服被青蛙支配的恐惧。

        红发鬼差少女见状,默默收回了伸向颜料的手,单手握拳咳嗽了一声,“怎、怎么会,我才没有当真哦!”

        唐瓜死鱼眼盯。

        三子大人,您刚才亮得跟灯泡似的眼神可不是这么说的。

        茄子委屈地摸了摸头上的大包“那唐瓜觉得要送什么?”

        “诶?我、我吗?”

        黑发鬼狱卒男孩思考片刻,突然双手捂脸,不知想到什么,害羞得整张脸都变成了番茄色,

        “我我我我、我的话,当然是玫瑰花,啊,这个时候是不是另外再准备一对戒指好一点?还有工资卡也要上交,另外就是(……”

        三子“……”

        茄子“……”

        “很好,完全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a67x一锤总结,“顺便,唐瓜前辈,根据模型计算,以您目前的进度,向阿香主任求婚成功的概率低至000000001,这边建议您凡事多加班,没事少做梦。”

        “什!!”

        唐瓜,击沉。

        “老夫倒是认为,唐瓜的建议值得参考。”

        阎魔大王隔着a67x坐下,庞大的体型挤得走廊上的众人跟着晃了晃,坐在最外围的三子一不小心,就被挤出了位置,坐到了地板上。

        “你们看,现世不是一直流传一句话吗,‘爱他就送他最闪耀的玫瑰。’”

        众人默。

        阎魔大王,你这是哪个年代的流行语,太老土了,还有……

        “快住手啊三子大人!不要奋笔疾书!送异性朋友玫瑰,绝对会打翻友谊的小船当场暴死的!”

        “诶,是、是吗?现世的规则已经这么严苛了吗!”

        某个被拦住红发少女大受震撼,又默默划掉了玫瑰的选项。

        太难了,情人节礼物真是太难了。

        三子望着小本本上一排划掉的备选项,发出了宛如写不出最后一道大题的考生叹息。

        众鬼齐齐点头是啊,真是太难了,现世好严格。

        “振作起来三子大人!还不到放弃的时候!”

        金红色的钢铁人打开后台,登上现世的网站,

        “既然是现世的社交活动,我们就该用现世的规则打败它!”

        “三子大人,根据3987675条近十年搜索条目,我综合le、itter、stagra与ixi四个社交网站参考,得出了最佳答案!”

        “哦哦哦!是什么!”

        红发少女垂死病中惊坐起。

        捏着铅笔,两眼闪闪发光地盯着钢铁侠、咳,是跨世纪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人工智能,摆出了聆听圣意的虔诚姿势。

        一旁的唐瓜也瞬间复活,掏出了小本本跟着众人严阵以待。

        这一刻,他们不是一个鬼在战斗!

        汇聚了一百年的人类智慧与他们同在!

        伟大的智慧生命与他们同在!

        “咳。”

        沐浴在众人崇拜目光里ai郑重地咳嗽了一声,从胸口的镭射灯里投影出一个小黑板,煞有介事地敲了敲,

        “《孙x兵法》第一条,知己知彼,才能靠魔法打败魔法!”

        a67x播放着鼓点,在激昂的bg中缓缓念出最佳答案——

        “十年作战,排名第一,永远不落于败犬之地——让我们欢迎冠军制作一份添加了爱意的美味巧克力,特别建议在love  hotel的音乐与醉熏的灯光下,缓缓解开,与身心一起向恋人打……嗝!

        ……然后就被一根横空飞来的黑色狼牙,砸中了脑壳,连机身带小黑板一起,砸进了土坑里。

        悬浮在半空的投影屏跟着闪了闪,还没等三子看清后半条建议,屏幕就‘啪叽’一声,随着ai物理断电,当场消失。

        “都坐在这里干什么,午休时间已经结束了。”

        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嗓音,穿着黑色和服的鬼神辅佐官从长廊另一头缓缓走来。

        他单手拔起砸在土坑里的狼牙棒,狭长的灰目缓缓扫过台阶上的众人,

        “还是说什么?大王,你们正在摸鱼偷懒?”

        “噫!!!”

        以阎魔大王为首的狱卒们一个激灵,跟被黑曼巴盯上的青蛙似的集体一抖,唰地原地起立,九十度鞠躬道歉,

        “对不起鬼灯君鬼灯大人!我们这就解散!”

        “哦!爸爸!”

        整齐的宣誓里,掺杂了一个格格不入的惊喜声。

        是谁!!我们之中出了一个叛……

        众人齐齐转头,看到某个红发的鬼差少女跟向日葵见了太阳似的,两眼一亮,喜滋滋地跑到父亲身边,习惯地伸出一只手,揪住了辅佐官的袖口下摆。

        ……哦,是傻瓜父控啊,那没事了。

        鬼狱卒们默默收回眼,趁着鬼灯大人与女儿说话的功夫,熟练地提、喊上阎魔大王,转头跑路。

        抱歉三子酱三子大人!礼物的事情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我们的意志与你同在!

        “啧,这群家伙,果然还是工作量太少了。”

        鬼灯面无表情地盯了眼跑远的几人,默默在心里给某位头衔最高的地狱管理者,又新增了几摞文书。

        “爸爸,是遇到什么麻烦的工作了吗?我可以帮忙哦!”

        抓着辅佐官衣角的红发少女乖巧自荐,开心得仿佛身后冒出了一条毛茸茸的小狗尾巴,激动地摇晃,连嘴巴都变成了‘’的形状。

        “工作的话……”

        鬼灯摸了摸下巴,“我正准备去各科处视察,要来吗?”

        “要去——!”

        三子想也不想一口答应,完全把数分钟以前的烦恼抛在了脑后。

        “不喜处地狱这边一切正常,记录科那边怎么样?”

        “记录科的话,”担任助手的红发少女将笔记往前翻了两页,汇报道,

        “小a接手校对工作后,狱卒们把‘啊’看成‘额’的文字螺旋崩坏症状得到了缓解。常设的医务室和心理咨询室反应患者的状态恢复得不错,不过叶鸡主任拜访的次数倒是增多了。”

        “说了很多‘只有书写才是真正的未来,绝对不承认此等歪风’之类的话。”

        “嘛,这大概就是匠人与科技之间的矛盾,常有的事。不用担心,那位主任很快会找到新的平衡点的。”

        鬼灯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瞥了眼三子笔记本上其他的手记内容,顺势开口,

        “倒是你,礼物有头绪了吗?”

        “!!”

        鬼灯突如其来的话让三子的笔尖一顿,气势肉眼可见地低沉了下来。

        嘛,想来也是。

        已经预想到这个情况的辅佐官,对此毫不意外。

        鬼灯看了眼头上快要冒鬼火的女儿,指点地说道,

        “与其烦恼问题本身,不如理清烦恼的来源。”

        “三子,你有想过自己为什么,非要送一个异性友人情人节礼物吗?”

        红发的鬼差少女一愣,神色恍然。

        是啊,为什么她会想送呢?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12675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