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89章 Episode 89 萌动

第89章 Episode 89 萌动


是啊,  为什么她会想要送中原老师礼物呢?

        鬼灯的话让三子不禁愣住,脸上跟着浮现出后知后觉的茫然。

        因为对方提了不喜欢巧克力?

        因为自己已经许诺了,所以必须办到?

        现成的答案分明就在那里,  但红发少女盯着笔记上这几日认真整理出来的,又一行行划掉的礼物选项,  这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不是。】

        一个微小却无法忽视的声音从三子的心底冒出,  在她耳边回响。

        如果是不喜欢巧克力,那么换成蛋糕就可以了,  只是出于许诺的关系的话,采用茄子他们的建议就好了。

        【——可是这不就太敷衍了吗?】

        心里的那道声音又一次浮现了出来,像是要剖开三子一直下意识躲避的地方,  毫不留情地撕开了红发少女给自己准备的借口,道出了她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你难道不想看到中原老师,  打开礼物时惊喜的表情吗?

        不想回应他在餐厅里时,  那句“喜欢的情人节礼物”的期待吗?

        中原老师惊喜的表情……

        根本不需要刻意回忆,三子发现自己只要心念一动,赭发少年的身影、表情、语气,就如被轻松打开的画卷一般,自然而然地,就浮现在了眼前。

        热烈如骄阳的赭发,  因为无奈而微微皱起的眉头,说着‘真拿你没办法’时叹气妥协语气,  还有……

        还有,  新年的月光下,  对方举着酒杯望向自己时,  那双钴蓝色的瞳眸中倒映出的天上星光,  和清脆碰杯声中,晕染了笑意的‘新年快乐’……

        这些就好像电影镜头般,清晰地在她的眼前一一回放。

        直到现在,红发的鬼差少女才惊讶地发现,原来,自己与中原老师已经有了这么多的交集。

        明明几个月前,他们还只是飞机上萍水相逢的乘客而已,最多再加上一层,鬼差和误入【境界】的人类倒霉蛋关系。

        所以,为什么她会认真地,为‘送中原老师礼物’这件事而烦恼?

        又为什么在大家帮忙给出了很多不错的建议,她却总是下意识否定,认为还不够?

        原因,其实早就写在了纸上了。

        三子盯着笔记上,这几日认真整理出来的,又一行行划掉的礼物选项,正确的答案已经到了她的嘴边,只等着自己开口,将它说出来。

        “因为……因为我不想让中原老师失望……”

        想要回应他的期待,想要看到他露出更多不一样的笑容。

        三子了悟般喃喃开口。

        但理清了一个问题后,更多难以理解的情绪也随之蜂拥而来。

        它陌生而又激烈,充满了不容回避的强硬与霸道。

        就像伫立在海浪边的钢铁之城,看似稳如磐石,实则等某天回过神来,才发现坚固的城墙不知什么时候,被海水侵蚀出一个大洞。

        外界的风从豁开的洞口灌入,发出猛烈的,绝对无法忽视的呼啸声。

        这种情绪太过陌生又无从解决,以至于红发少女下意识伸手,揪住了身旁鬼神辅佐官的衣袖。

        她像幼年时遇到了棘手的难题一样,本能地向最亲近信任的长辈求助。

        “爸爸……”

        三子仰起头,脸上带着混合了茫然与无措的复杂神情,

        “怎么办?我、我好像比自己以为的,更加在意中原老师。但是这个跟对唐瓜、茄子、阿香姐他们的心情又好像不太一样,我……我……”

        红发少女苦恼地皱紧了眉,握着铅笔的手用力抓了抓头发,卡顿半天,就是没办法从脑袋中搜刮出一个确切的词语,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啊啊啊!这种心情,到底是什么!

        三子越想越混乱,过载的冲击让某个鬼差少女的脑袋发烫,漫画人物似的头上冒烟,两眼直转圈圈,眼看着就要和同时运行了多个程序的老旧电脑一样,宣布宕机时——

        “三子。”

        一只宽大的手掌轻轻落在了少女的头顶,带着熟悉的气息,与幼年时如出一辙的微凉温度,让三子乱糟糟的思绪一清,浮躁的心境也跟着冷静了下来。

        鬼灯低垂着眼睛,望着满目信赖地盯着自己的少女。

        那样神情,一瞬间,让鬼神辅佐官仿佛又回到了数百年以前。

        彼时,遇到想不通的难题时,十岁孩童外表的半鬼族女孩,也是这样抓着他的衣袖,仰头脆生生地问他,

        “爸爸,为什么那个亡者要哭?和家人重逢难道不是应该开心地笑出来吗?”

        可是为什么,那个亡者婆婆在三途川见到小孙女时,反而会抱着她哭得那么伤心?

        重逢了,反而不高兴吗?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因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缘故啊。”

        一个路过的鬼狱卒顺口解释道,

        “比起在地狱相见,大部分老人和父母,还是更希望自己的子女在现世好好活着吧,毕竟这里可是黄泉,出现在这,也就意味着关心的人迎来了‘死’啊。”

        但是他们见面了啊?

        幼年的三子疑惑地眨着眼睛,努力想要去理解鬼狱卒口中的话,但力气好像全使在了脸上,一张嫩呼呼的包子脸都要挤出皱纹了,红发幼女都没想通其中的逻辑。

        鬼神辅佐官很快也发现了这点。

        或许是早逝,加上现世孤儿的关系,年幼的红发女孩很难与他人共通情绪。

        她对高兴与悲伤、愤怒与难过这些感情的理解,几乎全都来自于现世收养人的灌输与绘本上的苍白的解释,就像笨拙的木偶一样,只能根据文字而拙劣的模仿。

        这让鬼灯头疼了很长一段时间。

        那时候,阎魔大王曾经不止一次,在休假日时撞见,某个黑发的辅佐官一手《育儿心理百科》,一手糖果的带着红发女孩,蹲在地狱幼儿园门口。

        大的那个鬼族青年,全程用解剖青蛙似的眼神和语气,直勾勾地盯着里头的鬼族幼崽,对三子进行现场解说与教学。

        “看到了吗,刚刚那个胖子仗着高一个年级的优势,抢走了新人的玩具,这就叫是可耻的弱者欺压后辈的典型方法,是霓虹社会‘年功序列’的经典表现。”

        小的那个蹲在旁边,跟着脆生生点头,奋笔疾书。

        “我懂了爸爸!也就是说,这个胖子是个除了年龄之外,没有其他竞争能力的废鬼!”

        小三子一句话总结,用蜡笔在纸张上认真写下‘年功序列,没用的废鬼’几个大字,中间‘年功序列’不会写,于是干脆就照着胖子外貌,画了一个欺负人的小人在旁边。

        真是一个敢教,一个敢学。

        效果如何不敢说,倒是这一大一小,成功把某个偷听的小胖子说得两眼泪汪汪,仰着脑袋哇哇直哭。

        周围一圈的其他幼崽,不明所以地你看看我,我瞧瞧你,也跟着攥紧拳头,哇地哭了出来。

        阎魔大王:“……”

        鬼灯君,孩子不是这么教的啊!快停止你这种给幼崽批发心灵创伤的行为!

        最后,还是看不过去的阎魔大王,一脸黑线地压着一大一小两鬼族,和听到哭声赶来的校长老师道歉,顺便严厉禁止了辅佐官‘山姥吓小孩’的行为。

        这样的情况,一直到阎魔大王灵光一现,想出让三子酱去接引科见习,通过与现世的亡者接触,理解情感的办法,才逐年好转。

        毕竟人间五味,弥留执着,永远是最好的老师。

        然后现在,鬼灯爸爸继‘喜怒哀乐’后,终于又迎来了每个大家长最痛恨的时刻——

        向自家可爱的女儿,解释什么叫做‘青春萌动’。

        啧。

        鬼神辅佐官在心中不满地咂舌,但出于老父亲的责任心,他还是给出了答案。

        “三子,这并不是坏事。”

        鬼灯按了按红发少女的脑袋,如同幼年时无数次的解答一样,冷静的声音中带着让人信服的力量,

        “在未来,你还会遇到很多次类似的情况,那时你就会明白,随着了解与牵绊加深,有些人会从你生命里淡去,而有些人,则会改变在你世界里的角色。”

        “鬼族之间也好,人与人之间也好,彼此的关系,不是永远不变的。”

        “了解与牵绊……”

        三子琢磨着父亲的话,眼神逐渐惊恐,

        “爸爸!我突然发现,自己完全不了解中原老师的兴趣和喜好!原来如此,原来源头是这里吗!”

        虽然她口口声声说将中原老师视为重要的友人,但仔细想想,其实她连对方喜欢吃什么,对什么感兴趣都一无所知,所以才会这么烦恼,选不出满意的礼物方案!

        这是她的直觉,在向自己抗议啊!

        原来竟是这样吗!

        人渣(?)竟是我自己?!

        三子:瞳孔地震jpg

        见红发少女得出了与正确答案,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结论,某个黑发辅佐官也不阻止,顺利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不了解个人喜好的话,不如暂时从对方的工作上入手如何,送一些对他的职场有帮助的东西。”

        对中原老师职场,有帮助的东西……

        鬼灯的这句话瞬间打开了少女的思路,一时间,红发少女感到自己灵感迸发,眼神逐渐犀利。

        “我明白爸爸!我这就去准备!”

        三子斗志昂扬地握拳,‘唰’的一声,原地消失,只留下一个越跑越远的身影。

        嗯,很好。

        鬼灯望着少女的背影,满意地点了点头。

        然后等到他回到阎魔厅时,一抬头,就对上了阎魔大王投来的关爱眼神。

        “别难过,鬼灯君。”

        阎魔大王同情地拍了拍鬼灯的肩膀。

        他刚刚已经从红发少女去现世的假条中,了解了全过程。

        此时,地狱管理者望着鬼神辅佐官的眼神中,充满了作为过来人的理解与感叹,还有一点小小的……咳,幸灾乐祸。

        “鬼灯君,女儿总有长大,离开爸爸,被另一个臭小子带走的一天,这就是每个男人在为人父的道路上,无法避开的命运啊。”

        “啊,不过这么一想,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三子酱也到了这个年纪。鬼灯君,你心情一定很复杂吧。”

        阎魔大王双手背在身后,深沉地感慨道。

        难得有机会凹造型,阎魔大王还特意等了一会儿,结果等了半天,都没听见下属的回应。

        地狱管理者疑惑地回头,发现某个鬼神执行官根本没在听他说话,甚至不急不慢地走到侧席旁,从幕后推出一个放满了文件的小车,然后——

        哗啦一声,全堆到了自己的桌上。

        阎魔大王:“???”发生了什么?

        鬼灯面无表情地拍了拍手,像极了通知打工人996的冷酷工头,

        “撒,工作时间到了大王,今天之内不把这些文件处理完,我是不会允许你下班的。”

        “诶?!等等,鬼灯君?我们不是在讨论三子酱的事情吗!”

        阎魔大王大惊失色,抗议道,

        “话又说起来,这些文件刚才还没有的吧!不要在临近下班前若无其事地给老夫增加额外的工作量啊!”

        “您在说什么呢大王,”  鬼灯义正言辞地,

        “我只是看您似乎空暇时间的太多了,担心您无聊,稍、微、给您补充了一点工作量而已。别磨磨蹭蹭了,快!工作工作!”

        “呜呜呜,魔鬼!你这个魔鬼!”

        阎魔大王悲鸣一声,苦兮兮提笔劳动。

        就在他左右手开工,疯狂赶进度时,鬼神辅佐官的声音,从下首的座位上平静地响起,飘入阎魔大王的耳中。

        “而且说什么‘这个年纪’,大王,那个孩子还远着呢。”

        听闻这话,阎魔大王笔下一顿,缓缓转过头,望向了一目十行处理文件的辅佐官。

        他突然嘴角一抽,福至心临,冒出一个猜想,

        “那个……鬼灯君,你应该没故意捣乱,说些误导三子酱的话吧?阻碍年轻人恋爱,可是会被驴踢哦。”

        “请不要误会,大王。”

        某位隐形女儿控辅佐官打开另一个审讯卷轴,正义凛然地说道,

        “我只是从一介管理者的角度,向三子提出了另一个更实用的礼物方向而已。”

        至于最后那个臭小子会收到什么,可不是他决定的。

        嗯,绝对不是。

        阎魔大王:“……”

        突然有点同情,那位叫中原的少年了。

        与此同时

        横滨某个高级公寓内

        刚洗完澡的中原中也,头顶搭着毛巾,从浴室内走出来。

        他身上穿着白色浴袍,腰带松松地围着,随意打了个结。

        没拢紧的衣领口微微往两边敞开,露出修长的脖颈与一块胸膛的肌肉。一滴未干的水珠从他湿漉的头发滴下,落进衣襟里,泅出一条淡淡的水渍。

        他的手机始终摆在旁边,是少年一伸手,就能拿到的距离。

        中原中也摁开解锁键,屏幕亮起,照亮了少年英俊的眉眼,与沉默的眼神。

        手机的页面依旧停留在与红发少女的聊天界面上,但里头的信息却没有任何变化。

        尾崎红叶送的情人节演奏会门票,压在水杯下方,旁边放着一本摊开看了一半的恋爱杂志。

        不知是不是巧合,书页恰好被空调的冷风吹起,停在了一段注解上,完美地道出了此刻中原中也的心情――

        【等待,是男女之间最漫长的折磨,时间会把思念延长,也会将最细微的患的患失无限放大。这是任何人都束手无策的酷刑,再强大的强者也不行。】

        中原中也盯着这行字看了一会儿,忽然嗤地一声笑了出来,反手将杂志扣在了桌上。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中原中也轻声说道。

        文字无法缓解。

        声音不能纾解。

        所以才想要见到她,真正把人抱进怀里。

        皮肤的触感,呼吸的气息,视线投来时的温度,只有这些,才能让心里不断翻滚的黑浪平复下来,稍微安静片刻。

        中原中也抬手随意擦了一下头发,就将毛巾丢在沙发上,起身走向吧台边。

        醒好的红酒从倾斜的瓶口倒出,沿着杯壁汩汩流下,在酒杯里打着旋,散发着醇厚的香气,深红宝石的葡萄酒液,在灯光下透出一层略动的浮光。

        没有任何联系与预兆,握着酒杯的中原中也,脑中不期然地,就想起了新年月夜下的鬼差。

        少女坐在横滨跨海大桥的桥栏上,循声朝自己望来。

        眼神明亮,酒红长发扬进风里,在夜幕与海面辉映的灯光中,晕染着与杯中之物相似的浮光。

        “三子……”

        中原中也突然开口,低声的嗓音在安静的公寓内散开。

        高天的月色从敞开的窗户外照入,落进赭发少年钴蓝色的瞳眸中,映照出其中压抑的忍耐,

        “在我被酷刑折磨以前,快一点来见我吧。”

        或许是真的得到了爱神阿佛洛狄忒的回应。

        举着酒杯的中原中也刚喝一口红酒,还没来得及咽下,就瞥见余光一闪,忽然听见右后方的窗外,传来了一声很轻的声响。

        ‘啪’的一声,在深静的夜幕中显得尤为明显。

        人?

        中原中也眉头一皱。

        不对,这里可是二十五层。

        赭发重力使循声望去,与此同时,一双纤长的手指无声无息地搭在了窗框上方。

        中原中也没有发现。

        他谨慎地走到窗户边,头才刚伸向窗外,下一刻,一颗红色的脑袋就猝不及防从上方骤然探出,恰好与赭发少年望来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那个红发的人影倒勾在窗户上,毫无自觉的开口,

        “中原老师!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问你——!!!”

        “噗——咳咳咳!”

        中原中也被吓得一口红酒直直喷出,心脏骤停,差点被呛得当场魂归地狱。

        “……不要突然从奇怪的地方冒出来啊!笨蛋——!”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11798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