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91章 Episode 92 鬼灯爸爸暗鲨名单

第91章 Episode 92 鬼灯爸爸暗鲨名单


黄泉,  阎魔厅

        新的一天,迎接鬼灯辅佐官的,是加了一倍分量的工作,  和威严地坐在审判席上,  厉声下达裁决的阎魔大王。

        “因为一个人太寂寞就诱骗无辜女性,在她们杯中下药,  事后甚至以此威胁榨取大量金钱,被控告后更是在网络社交平台歪曲事实,抹黑受害者形象,此等恶行,  简直笔墨难容!”

        “听着,阎王厅对你所下达的处决是——阿鼻地狱一切苦旋处!”

        “受尽被剧毒之龙缠绕,百般折磨,再被关进铁处·女扎成千孔,一点点抽干血液,吸髓敲骨,之后如此不断往复,所有刑罚加以千倍实施!”

        亡者不甘地大吼:“这不公平!是她们先穿短裙勾引我……”

        “没有容情!下一个!”

        下首的鬼狱卒领命点头,  将还企图辩解的亡者拖走。

        截至目前为止,  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五十六件,  与情杀、恶乱有关的审判。

        等到中途休息时,  阎魔大王已经累得趴在审判桌上,  两眼直冒金星。

        “真是的,  每一年都是这样,现世究竟是怎么回事……”

        阎魔大王疲惫地揉了揉抽痛的额头,  直叹气,

        “不是要到甜蜜的情人节了吗,  怎么死于情杀的亡者反而更多了。”

        “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一旁的鬼灯翻看着卷轴,将下一批待审判的亡者资料送到阎魔大王的手边,

        “本来,情人节就是从eu那边传入霓虹的。原本是诞生于大批请求八小时工作制的罢工工人组织,被殴打、砍杀的事件,因为正好是星期日,所以被称为‘bloody  valentine’。”()

        “现在也算是用另一种方式,还原上述的bloody而已。”

        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的阎魔大王:“……你还真是知道各种各样奇怪的知识啊,鬼灯君。”

        “只是一些了解现代社会的必要手段而已。”鬼灯不以为意地说道。

        像是想到什么,黑发的辅佐官突然打开怀表看了一眼,继续道,

        “不过大王,情人节还是有好事发生的。”

        比如——

        “爸爸,阎魔大王,happy  valentine\'s  day!  ”

        伴随着一个活力满满的声音,红发的鬼差少女抱着两份手作巧克力跑入厅中,满脸笑容地将手里的礼物,分别递给鬼灯与阎魔大王。

        黑发辅佐官拿到手的,是三子特意调整了甜度的黑巧克力。

        小巧的金鱼草形状,冰淇淋夹心,最有趣的,是咬下去的时候还能听到小小的‘哦嘎’的声音。

        简直可以说是完美的鬼灯特供。

        ……虽然其他人至今也不知道,三子到底是把它怎么做出来的。

        另一边,一向喜欢甜点的阎魔大王,反而如临大敌地盯着桌上三倍大的甜甜圈蛋糕看了片刻。

        做足了心理准备后,才颤颤巍巍地叉起一块,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往嘴里一塞——!

        “……呜呜呜!竟、竟然是真的巧克力!”

        不是蒟蒻做的蛋糕,也不是撒了一点点可可粉的蔬菜泥,而是真正的巧、克、力、蛋、糕!

        “三子酱,你真是好孩子啊呜呜呜呜——!”

        阎魔大王捧着蛋糕,流下了喜极而泣的海带泪。

        正好走入殿中,来交接任务的阿香:“……”

        大王,你以前过得到底是什么日子啊……

        ——是被魔鬼下属压榨的日子!!

        阎魔大王泪流满面地呜呜两声,疯狂往嘴里填蛋糕。

        生怕晚一步,就被某个抖s以不健康为理由,将好不容易得到的小甜点取走。

        “阿香姐!”

        三子欢快地朝着阿香挥了挥手,变魔术似地,从手掌里变出一支雕刻成玫瑰花的巧克力果冻,

        “这是阿香姐的份!”

        恩,阿香姐是香香甜甜的女孩子,当然要选择低热量又造型漂亮的果冻啦!

        “嘛!谢谢,三子酱!”

        美艳的众合地狱辅佐官惊喜地捂住嘴,伸手接过。

        女狱卒盯着眨巴着祖母绿瞳眸,望着自己的红发少女看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心痒痒地张开手臂,猛地把女孩紧紧按进怀里。

        啊,果然还是好可爱啊!三子酱!

        拜每一年情人节时,陡增的情杀亡者所赐,这一天大概是地狱的大家,疲惫感最强的几天。

        增加的工作数量倒是其次。

        主要是地狱里到处弥漫的,哀哀戚戚的痴男怨女亡者,还有因为多年单身,而跟着陷入情绪低谷,而失去斗志的鬼狱卒,才是最麻烦的地方。

        当时,尚处幼年的红发女孩还什么也帮不上,暗自苦恼了好几天。

        之后红发女孩就把自己关进房间里,也不知道在悄悄捣鼓什么。

        等到小孩一脸烟灰地从房间里钻出来时,地狱的众人发现,小孩的怀里,抱满了送给他们的巧克力饼干。

        小小的红发女孩踮起脚尖,扬着太阳花似的灿烂笑容,将写着‘加油’花纹的巧克力饼干,放进一个鬼狱卒的手掌心,

        “虽然不是真正的情人节巧克力,但是也请收下吧,吃了以后要振作起来哦!”

        没想到自己也能收到巧克力饼干的鬼狱卒,顿时鼻子一酸,感动得两眼直冒泪花。

        “……哇!三子酱!你真是天使啊!”

        鬼狱卒们飚着海带泪,激动地想把红发女孩抱起来么么哒。

        结果还没伸手,一个黑色的狼牙棒就横空飞来,‘duang’的一下,砸在了他们的面前,

        入土三分,每根尖刺上都闪着锐利的冷光。

        “……咕咚。”

        众鬼狱卒默默咽了下口水,颤巍巍回头,果然看见了某个眯着眼,表情和善的鬼灯爸爸。

        “都愣在这里做什么?收了礼物,就快点打起精神拼死工作!”

        “好!鬼灯大人!”

        孤寡孤寡的鬼狱卒们齐齐握拳,跟打了鸡血似地冲向哀哀戚戚地亡者大军。

        “爸爸——”

        幼年的红发女孩凑到鬼灯身边,伸出小手拽了拽辅佐官的衣袖,

        “三子,帮上忙了吗?”

        鬼灯低头望向不安的红发女孩。

        数秒后,辅佐官蹲下·身,掏出手帕轻轻擦掉了三子脸上沾到的灰尘,

        “谢谢三子,帮大忙了。”

        “……”

        “…………!!”

        幼年的三子怔怔地盯着鬼神辅佐官,逐渐睁大了双眼,猛地扎进爸爸的怀里,开心得瞳眸发亮。

        “好耶!三子帮上忙了!”

        事实上,当时鬼灯还真没有忽悠自家女儿。

        虽然是意想不到的激励方式,但三子的巧克力饼干,还真的提升了不少狱卒的气势。

        连当日的管理工作,都比往常顺畅了很多。

        从那以后,情人节发巧克力,就变成了地狱特有的员工福利。

        一度还类似现世的圣诞老人,出现了‘巧克力天使’之类的奇怪传言。

        当然,现在‘巧克力天使’的巧克力,也只有几个人能拿到就是了。

        “啊,不过今年的巧克力,是不是送得有点早。”

        阿香的话打断了鬼灯的回忆。

        众合地狱的辅佐官像是想到什么,忽然‘哎呀’一声露出了个笑容。

        她伸手在红发少女白皙的脸蛋上戳了戳:“三子酱,是明天有安排吗?”

        “嘿嘿,被发现啦。”

        三子抓着后脑勺,相当大方地点头承认了阿香的猜测。

        “我明天和中原老师约好了,一起去听钢琴演奏会。听说是一个救助濒危动物的公益活动,而且举办方说,现场还有抽奖惊喜哦!”

        “——濒危动物啊,如果能抽到考拉就好了呢!”

        三子握着拳头,无比期待地畅想。

        考、考拉……?

        不不不,这个怎么想都不可能的吧?

        哪个公益演奏会送考拉啊!

        阿香与阎魔大王的嘴角同时一抽,在心中疯狂吐槽,但看着三子那副心驰神往的模样,还是不忍心戳破少女的美梦。

        不过……钢琴演奏会啊,还是在情人节当天。

        美艳的众合地狱辅佐笑眯眯地抬起衣袖,遮住唇角。

        她刚想开口,提议帮少女物色礼服裙,就听到一串‘哦嘎’的惨叫声,从旁边断断续续幽幽飘来。

        阎魔大王心里当即一个咯噔,死鱼眼转头看去——

        果然,某个鬼灯爸爸正背后冒黑气,满脸不爽地啃着巧克力。

        辅佐官尖尖的虎牙一个用力,噗的一下,在金鱼草巧克力的脑袋上凶残地戳出了一个大洞。

        伴随着‘哦嘎’的惨叫,融化的冰淇淋夹心,从里头缓缓流出。

        老实说,有、有点可怕。

        阎魔大王与阿香当场背后一凉。

        总觉得某个黑发辅佐官,是在嚼那个‘中原老师’的脑袋。

        “是吗,这样啊,演奏会的话,确实要好好准备才行。”

        鬼灯说着,一口气将所以巧克力倒进嘴巴里嚼碎咽下。

        而后老父亲单手一伸,从怀里掏出小本本,摁着铅笔开始‘刷刷刷’修改上面的行程。

        一边写一边用棒读的语气说道,

        “濒危动物公益演奏会,听上去真有趣。哟西,我也参加好了,大王,我要请假。”

        阎魔大王忍无可忍:“什么请假!你这表情根本就是去暗杀人家的吧?!鬼灯君,成熟一点啊!”

        地狱的管理者想也不想地驳回了辅佐官的休假申请。

        简直为幼稚的下属担碎了心,偏偏这个时候,还有个搞不清状况的父控少女,跟着瞎掺和。

        “诶?!真的吗爸爸!”

        三子两眼发亮地欢呼,“好耶,和爸爸一起听演奏会,是双倍的快乐!”

        “——是双倍的混乱吧!三子酱你清醒一点啊!”

        “啧。”

        被驳回了假期要求的鬼灯不爽地咂舌。

        一计不成,于是辅佐官大人决定退而求其次,再换一计。

        他从背后拎出一个东西,‘duang’的放在三子面前:“现世人多眼杂不安全,三子,记得戴上这个防身。”

        “哦,好哦——”

        “好个鬼啊!鬼灯君,不要随便把狗头铡拿出来啊!你是想铡谁的脑袋啊!”

        “嘁,”鬼神辅佐官可惜地嘁了一声,又从背后掏出一个大铁皮,

        “那这个总可以……”

        “不可以啊!中世纪的‘铁处·女’也没有多好吧!”

        “还有你三子酱!不要真的把它们往背上扛啊!”

        阎魔大王,今天也在为了某对笨蛋父女心力交瘁。

        与此同时,现世

        某位port  mafia的干部还不知道,自己首次的情人节约会正处于岌岌可危的边缘。

        此时,赭发黑手党正效率全开,满心欢喜地为第二天的约会做准备。

        于是乎,港·黑的众人发现,一个晚上没见,他们的中原干部似乎又变回了那个亲善友爱、‘最想成为的上司no1’的超可靠重力使。

        不,好像也不对。

        现在的中原干部,反而有点‘亲善’过头了。

        连解决敌人的时候,也是一边噙着好心情的笑容,用重力把冒犯组织的倒霉蛋踩进水泥地里。

        ……这不是更可怕了吗!

        中原干部!至少在战斗的时候,把笑容收一下啊!

        您这样看上去,真的好像愉快的变态鲨人犯啊!

        一众戴着墨镜的黑西装们嘴角抽搐,欲言又止。

        “怎么,有问题吗?”

        照旧一招解决敌人的赭发重力使扯了扯手套的下摆,斜睨了眼后方的下属。

        众人背后一凛,齐齐立正,整齐摇头:“不!完全没有!”

        中原中也点点头,继续赶往下一个任务地点。

        他的时间有限,必须要在今天之内把那些‘小虫子’都解决掉。

        还有晚上横滨港码头的一批武器卸货、堆积在办公桌上的文件……

        必须要再快一点。

        赭发黑手党瞥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直接一转把手,加速驾驶着机车,风一般消失在了下属面前。

        那时速,后面开着四轮的,愣是赶不上前面两轮的。

        “是错觉吗?中原干部看上去似乎有点急?”

        “正常,你忘了明天是什么日子?”

        被提醒的黑西装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挤着眉毛冲驾驶位上的同僚,露出一个只可意会的贱兮兮笑容,

        “嘿嘿,听说尾崎干部还特意送了中原大人两张当天的音乐会门票。”

        “你说,中原干部能不能在明晚,咳咳咳,成功上垒,摆脱那啥身份?”

        “山本君,你很有胆量嘛,竟然感窥测干部行踪。”

        驾驶位上的黑西装一号警告地盯了一眼男人。

        然后下一秒,嘴巴一咧,跟着甩了个不可言传的小眼神,用下巴点了点汽车驾驶盘上的手机,

        “友情提示,现在赌注的赔率是1:5哦!”

        两个男人彼此对视一眼,齐齐发出了嘿嘿的笑声,连鼻梁上的墨镜,都遮不住他们八卦的小眼神。

        “呵,低俗。”

        坐在后排的黑西装三号冷笑一声,迅速低头打开内部论坛,在【能】的按钮上投下了神圣的一注。

        我们这个月的奖金就靠你了中原干部!上啊!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05595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