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92章 Episode 92 重力使的回礼到港了

第92章 Episode 92 重力使的回礼到港了


「喜欢就是,  和他相遇的瞬间,我的人生就改变了。」

        「所见所闻所感,目之所及全都开始有了色彩,  全世界都开始闪闪发光。」()

        夜幕时分,横滨某处远离人烟的郊区

        “啊嚏——!”

        被下属们寄予厚望的中原干部,冷不丁于交战中打了喷嚏,  正好错过了闪躲的最佳时机。

        与此同时,敌方抓住机会,  扳机扣动的声音齐响。

        再抬头时,  百枚子弹已经如暴风骤雨般,密不透风地向被围在中央的赭发黑手党飞去,如漆黑的天网般,  当头罩下!

        “哈哈哈哈,  什么狗屁重力使,  今天都给老子死在这里!”

        敌方组织领头的男人狂傲地大声嘲笑,却没有注意到,  自己后方的人员脸上隐约的迟疑。

        这个男人,  就是不久之前,森鸥外与尾崎红叶特意留着饵,打算引出的幕后秃鹫。

        正所谓财帛动人心,对美国科西嘉黑手党的‘糖果’配方动心的组织,不知凡几。

        之前因为忌惮于科西嘉的关系网的缘故,  他们尚且不敢贸然出手。

        但随着这个‘毒瘤’被覆灭,首领被活捉,  企图用配方换一条命的消息跟着传出后,  那些觊觎的组织很快就闻风而动,  将目光对准了横滨的port  mafia。

        尽管地下一直流传着有关‘港·黑重力使’的威名。

        但这群组织自诩老派强大,  扎根这么多年,什么厉害的人物没有听说过?

        更何况,那不过是一个龟缩在极东之地的小小组织的干部,难道他们还拿他没办法吗?

        暗手们不屑地冷笑,对潜伏在横滨的棋子下达了行动的指令。

        然而这些利欲熏心的组织们殊不知,就在他们打算动手时,那个被自己看不起的小小组织,同样在背后运作,联合了当地新兴的年轻家族,只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从来如是。

        本部派来的高层自恃异能力,看不起眼前这个单枪匹马而来的赭发少年。

        但曾卧底port  mafia的间谍们,可是真的见识过重力使的能耐。

        他们不想死,但随着在port  mafia卧底的任务失败,他们早已经无路可退,只能咬牙对上港·黑的重力使。

        希冀对方或许今日马前失蹄,本部来的异能力高层也真如他们所言,有除掉中原中也的把握。

        然而很可惜,他们的希望注定要落空了。

        中原中也站在被围攻过的中央,面对迎风呼啸而来的枪林弹雨,不躲不避。

        反而像是看到了可戏耍玩弄的猎物般,赭发少年缓缓扬起唇角,英俊的脸上显露出仿若大型捕猎者的残酷笑意,

        “哈,既然知道我的名字,还敢用子弹对付我——”

        赭发重力使向前一步,左脚一踏,皮鞋的后跟扣响地面的瞬间,异能力的红光乍现。

        以他为中心蔓延,数百弹雨如同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按下暂停键般,猛地停滞在空中,而后在下一个眨眼时,齐齐调转,对·准了持枪的众人!

        中原中也伸出手,打了个响指。

        “还给你们。”

        啪——

        清脆的响指声响起,霎时,弹雨齐发。

        一时间,鲜血溅射,哀嚎遍地,不过数秒,敌方成员已经尽数倒地。

        只留下数分钟以前,还在大声叫嚣的高层,满脸血痕地站在原地,表情惊恐,两股战战。

        这个人、这个人是有意的!

        他控制了所有子弹,唯独避开了自己!

        “怪、怪物——怪物!”

        高层惊惧地大吼,不顾一切地发动异能力,操纵着中原中也脚下的土砾膨胀,将他牢牢裹住,为自己拖延逃跑的时间。

        跑!跑!

        不能被这个怪物抓住!否则等着他的,就只有……

        想到自己所知道的那些情报,和在横滨售卖出的大量‘糖果’,男人控制不住地牙关颤抖。

        眼见那抹黑色的人影,真的被土块裹起,阻断了追击。

        男人心中一喜,立刻催动异能想钻进脚下的土壤下,趁机逃跑。

        极度类似于传说故事里的【土遁】招式,才是他真正压箱底的保命手段。

        否则,仅凭借着那点手段,他根本活不到现在,爬到如今这个位置。

        只要躲进地里,就没人可以抓住他!

        等着吧,港·黑重力使,等他找到机会……

        半个身体沉入地底的高层,仇恨地看了眼没动静的巨大土块,眼神阴冷地笑了一声。

        就在他彻底将自己沉入土里时,忽然周遭的空气一动。

        就像沉寂如镜面的湖面,被微风轻轻吹皱。

        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大掌,无声无息地从后方伸来,像是抓篮球一样,五指一张,用力抓住了男人的头颅。

        “!!!”

        与此同时,中原中也的声音响起,传入男人的耳中,如恶魔的颤音。

        “都说了,既然知道我的名字,你是哪来的自信,能战胜重力?”

        “另外,其实我有点赶时间,与其我来动手,你直接老实一点,把知道的都吐干净怎么样?”

        男人的瞳孔直颤,大颗大颗的冷汗凝成水珠,成串地往下掉,砸落在土坑中。

        就在他以为自己就要命绝与此时,突然‘叮’的一声轻响,中原中也的口袋里,传出了一声清脆的信息提示音。

        赭发黑手党眉头一皱,直接提着敌人的首级,用另一只手摁开了手机屏幕。

        在看清了信息内容后,重力使凶狠的神色退去,钴蓝色的瞳眸骤然一亮。

        ——【中原干部,您加急的货物到港了。】

        关于某个神秘的货物,中原中也很早就开始着手寻找了。

        毕竟是珍贵的原始树栖动物,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再加上它们大部分是生活在私人领土上,中原中也已经做好了等待一年半载的准备。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数月之后,port  mafia在美国的分部很快传来了出售方的消息。

        卖家是一个自称d伯爵的青年,在纽约的唐人街经营着一家贩卖‘爱与梦’的宠物店。

        先不提这个宣传语听着有多违和,关于这家宠物店的诡异传言,就多得令人心惊。

        但凡是在那名青年店中购买的宠物,主人都会在一月之类,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暴毙死亡。

        而名单上所售卖的树袋熊,自然也在其中。

        情报显示,这只树袋熊幼崽的前任主人,于半月前深夜横死在家中。

        由于别墅偏远的关系,被发现时,屋主的尸体已经腐烂,肚皮上还有疑似猛兽利爪剖开的痕迹。

        可疑,怎么想都可疑。

        他是想买考拉,但可没打算买一只会袭击人的考拉啊!

        ……虽然那个笨蛋应该能一拳把暴走的树袋熊打死。

        想起某个红发少女,挥舞狼牙棒的赫赫英姿,接听电话的中原中也的眼神忍不住漂移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拒绝了那头的渠道。

        只是没想到,就在港·黑分部谢绝的第二天,那位神秘的d伯爵竟然独身一人,亲自找上了门。

        “日安,诸位mafia。”

        闯入分部的青年一头黑色的长发,面容美得近乎妖异,当那双金紫的异色双瞳望来时,很容易让被注视的人,想到传说中的非人幻想生物。

        黑发青年单手扶在胸口,笑容自若,仿佛周围指着他的枪·口不存在一般,

        “在下d伯爵,一介宠物店店主。”

        “请转告贵组织的中原干部,那位鬼差大人,会满意小小姐的。”

        是什么样的普通宠物店店主,会尊称一只考拉‘小小姐’?

        还有‘鬼差’又是什么东西,疯子吗?

        持枪的黑西装们交换了一个眼神,正准备将这个疯子解决时,后方隶属于中原中也的直属部下,反而抬手制止了他们。

        在思索片刻后,他再一次拨通了上司的电话。

        然后十五分钟后,远在横滨的中原中也,收到了一份要求转交的领养协议。

        一、禁止投喂除了黄泉桉树叶以外的食物,可露丽除外。

        二、要每日一首演奏安抚小小姐入睡,钢琴曲或小提琴最佳。

        三、小小姐可以工作,但是需要一个搭档。

        四、禁止惹哭小小姐。

        若违反以上条款,产生任何后果本店概不负责。

        这宠物店的态度还挺嚣张的?

        中原中也盯着协议上,‘本店概不负责’几个字,微微挑起眉。

        如果说之前还有所怀疑的话,当第一条中的‘黄泉’二字出现后,中原中也就确定了,这怕不是又一只狱卒预备役。

        最终赭发重力使收下了这份协议。

        让众人惊异的是,这边中原中也刚点头,另一边叫做d的青年就在守卫森严的接客室消失了。

        只留下一只四月大的考拉幼崽抱着小提琴,在育幼箱内沉睡。

        时隔半月

        二月十三日,后半夜

        一艘装载着port  mafia武器与中原重力使个人货物的货轮,准时在横滨港靠岸。

        与此同时

        众合地狱,某间私人成衣店中

        “那个……阿香姐,我一定要穿着这个吗?”

        少女略显无奈的声音,在试衣间内响起。

        无精打采的语调,听上去似乎对这场看起来完全没有尽头的换装活动,只剩下浓浓的困倦和疲惫。

        三子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本来以为只是简单的演奏会,没想到阿香姐在听说了演奏者的名字与举办地点后,突然面色一凛,一改往日温柔的风格,显露出难得强势的一面。

        这位绰约多姿的女性鬼狱卒,不仅凭一己之力,驳回了某个老父亲一系列不符合礼仪的携带物。

        更是在深夜下班后,直接把三子从宿舍温暖的被窝里挖了出来,拎进了街道的一家女装店内。

        三子睡意朦胧之中,听到有女子的谈笑声传来。

        明明是悦耳的轻柔慢语,却不知为何,硬生生让三子打了个冷战。

        “就是这孩子啊。”

        “真可爱,妾身一定会好好帮忙的。”

        “啊,好想让她穿上店里的新装,把她从·头·到·脚·都拍下来呢~”

        什么拍照?

        什么从头到脚?!

        第六感发出危险的信号。

        半睡半醒的三子背后一凉,一股即将被扒光的恶寒窜上头顶,彻底从瞌睡中清醒了过来。

        然后睁开眼的红发少女惊恐地发现——

        她好像,真的,要被扒光了。

        “呀,你醒啦,三子酱?”

        美如净植莲花的众合地狱辅佐,对着三子微微一笑。

        背后是一排看不到尾的礼服裙,和一众摩拳擦掌,两眼冒着绿光,早已蠢蠢欲动的店员小姐。

        “阿、阿香姐?发生了什么?!”

        红发少女惊恐的裹紧了身上的考拉睡衣,在长姐的威势下瑟瑟发抖。

        “别怕,三子酱,”

        阿香温柔地伸出手,轻抚红发少女脑袋,

        “只是为你挑一条适合的裙子而已,不会耽误多少时间的。既然是出席正规的慈善演奏会,作为淑女,选择适当的着装,可是基本的礼仪哦。”

        三子:“……”

        真、真的吗?阿香姐?

        可是你背后的那一串长龙似的衣架,好像不是怎么说的啊?

        那些店员小姐的眼神好像也不太对啊!

        她们看我的样子,就像在看大号的芭比换装娃娃啊!

        事实证明,三子的直觉是正确的。

        从凌晨三点到现在,数个小时过去了,她依然没有试到那条‘合适’的裙子。

        反而被迫穿了不少奇怪的衣服。

        不对劲。

        身上披着夸张的和服十二单,头上插着各种珠翠钗环的三子,环视了一圈周围,视线停留在兴奋地围着她,不停按闪光灯的店员小姐,眼神逐渐凝重。

        她怀疑自己被骗了,而且她有证据!

        无论是鬼还是人,女性在逛街试衣服,尤其是给其他人试衣服上,总能爆发出惊人的体力和热情。

        一个尚且如此,更不用说,这里还有一群!

        演奏会开始的时间是十四号晚上七点整,她一点也不想接下来的时间,都在换衣地狱里挣扎!

        鬼差于千万任务里锤炼出来的耐久力,不是用在这里的!

        这一刻,三子决定自救。

        “咳,那个阿香姐。”

        三子咳嗽一声,顶着脑袋上堪比千斤坠的配饰转过头,关切地问道,

        “把宝贵的休息时间用来陪我,真的没有问题吗?熬夜可是美容的大敌哦!”

        所以快回去休息吧!明天众合地狱的亡者和狱卒,都需要你的鞭策阿香姐!

        “啊,这点倒不用担心……”

        阿香在少女殷切的目光中抬手抚着脸,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

        “工作重要的部分已经全都解决了哦,剩下的都是一些小细节,其他姐妹就能完成。”

        “放心吧三子,接下来的时间,我都是你的哦。”

        三子:“……”

        最难消受美人恩,倒也不必如此热情。

        唐瓜要是能听到这句话,估计能原地喷鼻血晕过去吧。

        没办法,看来只能用绝招了!

        三子的眼神逐渐犀利。

        打定了逃跑主意的红发少女,抱着一堆店员小姐热情递来的衣服,迅速钻进试衣间,把门反锁。

        下意识左右看看后,三子暗搓搓地伸手,去摸换下来的衣服口袋,打算掏出通讯器,命令鬼差下属们,立刻、马上向她求助!

        没关系,鬼差执行官大人不挑!

        就算是接引猫灵,她也可、咦,她的通讯器呢?

        手上摸了个空。

        红发少女的脑袋上还来不及冒出一个问号,就听见身后的门板被轻轻敲了一下,传来众合地狱辅佐官,温柔的声音,

        “三子,不可以逃走哦。”

        “……”

        被、被看穿了!

        红发少女一惊,露出了被雷劈到的表情。

        她干巴巴地转头,眼神死地望着面前小山似的裙子,心里慢悠悠地冒出了一个可耻的念头——

        要不……鸽了中原老师吧?

        演奏会什么的,其、其实她也可以摇个花鼓跳个大神助兴哦!

        不需要特地去现世的音乐厅嘛,哈哈,没错,就是这样。

        中原老师一定能理解的吧?

        三子颤抖地掏出手机,对着屏幕陷入沉思。

        就在她脑中放鸽子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时,等在门外的阿香似乎感应到了红发少女的决心,终于可惜地叹了口气,说道,

        “好了,不欺负你了三子。这次只要试最上面的那件就可以了,真的哦。”

        ……原来你真的是在玩奇迹oo吗,阿香姐!

        红发少女欲言又止,满心郁卒,但到底是照顾自己长大的长姐。

        最后,三子还是好脾气地拿起那条指定的裙子,准备往身上套,却在展开衣料时一愣,露出了有点意外的神情。

        这条裙子……

        十五分钟后

        换衣间内过长的沉默,让穿着和服的店员小姐们不放心地看了看彼此。

        在得到另一位客人的示意后,其中一名店员上前小心地敲了敲门,

        “三子大人,您是在里面睡着了吗?还是需要帮忙?”

        谁会在试衣间里睡着啊!

        三子的嘴角一抽,开口说道:“我这就出来。”

        随着‘哗’的一声拉帘滑动的轻响,红发少女小心翼翼地提着裙摆,踩着细高跟,从试衣间内款款走出来。

        “阿香姐,这样可以了吗?”

        听到声音的阿香收起停留在杂志上的视线,抬眼看向三子。

        店内的空气出奇的安静。

        姿容出众的众合地狱辅佐官,长久地注视着眼前盛装的女孩,过了很久,终于从恍惚中回过神。

        她珍惜地看着红发少女,嘴角浮现出一抹再满意不过的笑意,

        “说什么傻话呢三子。”

        “很好看哦,你让我想起了燃烧的白星,用星辰与流水月光织成的梦境。”

        ……哈。

        被如此夸奖的红发少女并不觉得高兴,只想回宿舍补眠。

        三子捂着嘴打了个呵欠,正准备开口说话时,突然耳朵一动,被收走的通讯器传来了尖利地催促铃响。

        红发少女的表情一凛,眼中的困倦退去,迅速进入工作状态。

        阿香:“怎么了?”

        “抱歉阿香姐,我先失陪了!”

        “有个亡者在黄泉入口重创了鬼差,逃回现世了!”

        啊呀,偏偏是这时候。

        众合地狱的辅佐官摇了摇头,突然反应过来,“等等!三子酱!你的裙子——!”

        ……还没换回来。

        可惜,回应阿香的,只有某个鬼差少女‘啪’的,瞬移离开的声音。

        此时,距离约会开始时间,还剩三小时。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05594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