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93章 Episode 93 约会大混乱

第93章 Episode 93 约会大混乱


三子赶到黄泉地狱大门时,  那名偷袭的亡者已经失去了踪影。

        受伤的鬼差头顶大,一副‘x皿x’表情地晕倒在地上,正被鸦天狗警察紧急送往医院。

        幸运的是,  他除了脑袋上的伤口之外,  看起来没其他大事。

        现场,  鸦天狗的指挥官源义经正和接引科的狱卒了解亡者的生平,三子走上前,  正好接手后面的抓捕工作。

        “源义经公,能推测亡者逃窜的路线吗?”

        红发少女没有多加思索,  直接开口问道。

        指挥官之一的源义经,生前幼名牛若丸。

        虽然外表是个身材娇小的纤细美少年,  但兵法卓越,总能对各种突发事件作出判断,  并且下达合理的指示,是连鬼灯都为之敬佩的人。

        ……嗯,虽然他本人比起这一点,更加希望长出肌肉,  转职力士就是了。

        见到他在,  三子就放下了心,  知道之后现世抓捕的工作,能省去大量搜查的时间。

        听到三子的问话,  正专心思考的源义经没有抬头。

        他伸手接过下属递过来的现世地图,  将横滨港的位置圈了出来,

        “根据汇报,这次的亡者是从小定居美国的霓虹人,  虽然具有异能力,  但生前似乎因为□□争斗的关系,  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精神拷问,初期显得意识昏沉,缉魂的鬼差才会一时大意,被突然偷袭。”

        “三子大人,我建议您着重搜查这几艘停靠在横滨港的货轮,不出意外的话……”

        源义经一边说着,一边抬眼望向三子

        在看清红发少女的打扮时,却猝不及防地一愣,下半句的部署直接卡在了喉咙里。

        耳边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正认真记忆要点的三子奇怪地转过头,疑惑地看了眼少年外形的鸦天狗指挥官,

        “不出意外什么?”

        少女祖母绿的瞳眸望来,其中如猎手般冷冽的眸光,令源义经一惊,瞬间从对方震慑心弦的外貌中回过神。

        鸦天狗指挥官咳嗽一声,转开了视线不敢再细看,

        “……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会藏在那几艘货轮里,出境逃过地狱的追捕。”

        就像是现世有不同的国家之分一样,地狱同样有霓虹、种花和eu三个管辖区。

        虽然是属于这边的亡者,但要是真被对方逃到了eu境内,再想抓回来就麻烦了。

        “出境的运输货轮吗?”

        三子思索了一会儿,下意识想要去掏怀表看一眼时间,伸手才发现,自己还穿着阿香姐挑的裙子,怀表也落在了成衣店里。

        ……算了,应该来得及,花不了太多时间。

        “了解了,交给我吧。”

        红发的鬼差少女活动了下手腕,纤细的手指被礼服的手套包裹着,发出清脆的指节声,“敢打伤地狱公务人员,还妄图逃离黄泉。”

        “呵。”

        三子危险地眯起眼轻笑一声,正准备离开时,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从地狱之门后传来,叫住了她。

        “站住!我也去。”

        啊?谁?

        红发少女循声转过头,看见一个金发竖瞳的青年,从鸦天狗里挤了出来。

        他穿着贴身定制的白色西服,梳着一丝不苟的大背头,鼻梁上戴着一副金丝的单片眼镜,全身上下写满了精英的高贵傲慢。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三子总觉得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好像会喷火了。

        像是注意到了三子打量的目光,青年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下领口的领结,微昂着下巴,矜持地对红发少女点了下头,

        “又见面了,霓虹的鬼差执行官。”

        三子眨巴着眼睛,盯着眼前这位下巴快昂上天的青年看了一会儿,直接转头问一旁的同僚,

        “这家伙是谁?西洋来的马戏团?”

        啪。

        一根硕大的青筋出现在金发青年的额头,相当生动地跳了跳,

        “呵,呵呵,执行官小姐还是这么幽默风趣呢。”

        一旁的源义经小声提醒:“三子大人,你忘记了吗,他就是那个,eu地狱二把手的下属,玛门。你们还一起合作,处理三十五个失踪亡者的案件。”

        “说起来,这回还多亏玛门先生出手,阻止了那名异能力亡者,否则大山鬼差就危险了。”

        源义经的提醒,让恶魔玛门铁青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点。

        他单手握拳在嘴边咳嗽了一声,昂着下巴:“不过是顺手而已,不值一提。”

        eu地狱……三十五个失踪的亡者……

        三子思索地望着金发青年,目光在看到对方身后的小翅膀时,头顶的灯泡忽然‘叮’地亮起。

        红发少女右手成拳在掌心上一敲,恍然大悟:“哦!是你啊,小……”

        “——是恶魔玛门啊!”

        他就知道这个鬼差会提这名字!

        谁是小鸟啊!

        三子的这声‘小鸟’简直是堪比油田里的一点火星,瞬间点燃了恶魔玛门的新仇旧恨。

        之前美国的亡者任务,是他技不如人,不过这一次,他已经不再是过去被耍得团团转的玛门了!

        所谓精英,就要‘以牙还牙,加倍奉还’。

        仔细想想,当时他任务会失败也是因为一时大意,但这次不一样了!

        他可是和别西卜大人一样,是由自尊和荣耀组成,这一次,一定要让这个鬼差执行官好看!

        “来一决胜负吧,鬼差执行官!”

        金发竖瞳的恶魔压下心头的愤怒,手指直直指向少女,大声道,

        “赌上吾恶魔玛门的尊严,和寄给你的六十六封挑战信,这次我绝对不会再输给……嗯?人呢?”

        源义经无语:“三子大人的话,她早在你进行一大段无谓的心理建设时,就赶时间走了。”

        恶魔玛门:“……”

        可恶的鬼差执行官,竟敢忽视他至此!

        “横滨港是吗!我会向别西卜大人证明,eu地狱才是最强的!”

        扔下豪言的金发青年一跺脚,扯过源义经手里的地图,追上了三子离开的方向。

        徒留一众鸦天狗警察站在地狱大门的门口,遥望两人远去的背影。

        一阵风从他们面前刮过,卷起灰尘无数。

        无语的静默之中,一个鸦天狗缓缓开口。

        “那个,源义经大人。”

        “什么?”

        “请问我现在开始追求三子大人的话,成功率有多少?”

        指挥官源义经沉默了一会儿,选择无情地戳破下属的白日梦:“负的百分之百吧。”

        “……”

        提问的鸦天狗默默收拾了下自己碎掉的心脏,蹲到角落去痛哭了。

        “那个,源义经大人,我也有一个问题。”

        “你也想问成功概率?!”

        “哦,那倒不是。”

        另一位鸦天狗说道,“我就想问,刚刚那阵风,是不是鬼灯大人?”

        “我好像看到他跟上去了,手里还牵着一条白狗。”

        虽然那位大人戴了帽子,还刻意加了副墨镜伪装。

        但老实说,不但没用,反而更可疑了。

        鸦天狗指挥官源义经:“……不,你看错了。”

        “回去吧大家,顺便,把刚才看到的全都忘了,知道吗?”

        鬼灯大人日理万机,怎么可能会正事不干,偷偷牵狗跟踪自家女儿现世约会呢?

        没错,不可能。

        绝无可能。

        与此同时,port  mafia  拷问室

        中原中也踩过地上飞溅的血水,将沾染了卧底血沫的手套摘下,随手丢在椅子上,抬眼看向进门的黑西装:“全部处理掉。”

        “是!”来人面色一紧,提声答道。

        很多人都说,在port  mafia拷问的人之中,最可怕的是太宰治,第二位才是负责拷问情报的尾崎干部。

        二者的区别在于,后者最多让你生不如死,而前者,却会让你觉得,连死都是一个奢侈的幻想。

        正如同那位前干部,每日追寻而不得的那样。

        但很少人知道,抛开那两位,如果落到了中原干部手中,下场也不会有多么美妙。

        大部分port  mafia的成员对中原干部的印象,都停留在‘武斗派天花板’、‘不擅长计谋的重力使’之类的形容上,却忘记了,这位进入港·黑的第一个部门,就是尾崎干部手下的拷问处。

        精湛的体术背后,通常意味着对人体结构、肌肉、甚至是神经反应的极致了解。

        再加上出色的敏锐直觉,那绝对是另一种级别的噩梦体验。

        拷问室的黑手党曾亲眼见过,某个倒挂在天花板上的倒霉蛋,在知道了拷问人是中原干部后,态度是怎么从庆幸暗喜,一路飞转直下,变成最后的崩溃。

        每次谎言才刚开头,就被一句冷冰冰的“说谎”截断,随之而来的,就是加诸在身上的痛苦。

        不多也不少,恰好控制在身体与精神可以承受的最大限度范围内。

        “啧啧,所以一开始,就老实把知道的吐出来多好。”

        非要耍小聪明。

        黑西装用匕首利落地解决了几个还在喘气的家伙,将他们从倒吊的天花板上放下来,统一装进黑色的裹尸袋里,等待后勤的同事来领走。

        而在这几具尸体之中,那个被抓回来的美国异能力者,是最早咽气的,也是坑了最多同僚的那一波。

        也不知道是经历了什么,看到中原干部的第一眼,就吓得两眼发白,交代情报的速度简直叹为观止。

        拷问室外

        中原中也刚关上门,正好遇见了迎面走来的尾崎红叶。

        女人步履匆匆,衣袖间还带着浓重的血气,显然是刚从另一个审讯现场赶来的。

        诱饵引出的‘秃鹫’数量出奇得多,牵涉的范围一度让早有所预想的尾崎红叶,都小小惊讶了一下,以至于竟然暂时抽不出手,处理拷问室的这一批。

        而某个赶着时间约、咳,是下班的赭发黑手党,则干脆就自己动手了。

        尾崎红叶扫了眼赭发干部有别于过往的精心装扮,嘴角微微往上翘了翘,在被发现时又迅速拉平,语气如常地说道,

        “辛苦了,中也,结果如何?”

        “和大姐你预测的差不多,都是冲着科西嘉的‘糖果’配方来的,”

        中原中也拿起椅背上的备用手套,重新戴上,

        “另外潜伏在横滨的暗线也问出来了,这群人……啧。”

        话说到这里时,赭发黑手党停顿了一秒,冷冷咂舌,钴蓝色的眸光里淬满了冰雪,

        “他们的原计划似乎是想把配方改良后,混进食品加工厂里,做成真正的糖果在市场上售卖。”

        拷问出这个情报时,中原中也几乎要气笑了。

        在他们的地盘上公开售卖‘糖果’,先不论政府那边的反应,这根本就是在港黑的守则上大鹏展翅,把port  mafia的脸面扔到地上,踩着疯狂跳踢踏舞。

        “二月的蚂蚱而已,跳不了多久了。”

        尾崎红叶轻轻笑了一下,用一句反常识的玩笑,略过了话中每个字里的血腥。

        她打量了一眼中原中也,突然话锋一转,促狭地说道,

        “好了中也,后面的收网就是我的任务了,快走吧,难得的邀约,可不能让女孩子等你。”

        被点出了心思的赭发黑手党没有否认,直接冲尾崎红叶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大姐。”

        “哦呀哦呀,真是着急啊。”

        尾崎红叶感慨地望着中原中也朝着光,大步离开的背影。

        有那么很短的一瞬间,她仿佛看见了自己,在过去同样奔赴的身影。

        不过很快,她清醒了过来。

        中也和她注定枯萎的恋情不一样,他走向的另一头,可是组织也无可奈何的黄泉啊。

        甚至以尾崎红叶对某个黑发屑首领的了解,他搞不好才是恨不得这两个年轻人,前半夜本垒,后半夜就去区役所领证的那个。

        这一点,瞧一眼论坛上的赌局就知道了。

        不过鸥外大人啊,有的时候,太过自信,可是会把好不容易充盈的小金库,再赔进去哟。

        某个女性黑手党拿出手机,微笑地在‘否’那栏投下了预见未来的一注。

        中原中也从公寓出门时,身上的衣物已经焕然一新。

        沾染了血腥气的衣服已经换下。

        贴合身材的定制西装,外轮廓直挺挺的一落而下,以锋芒收束,完美勾勒出少年劲瘦的腰身和绝佳的身材比例,行动间内敛而不失有力的肌肉线条感一览无余。

        稍长的赭色发尾还泛着一点刚沐浴后的湿气,被他用同色的发带扎在颈侧。衬衫的第一个扣子没有扣紧,解开着,露出修长脖颈下的一截锁骨。

        这一次,中原中也难得没有戴往常的颈饰,反而系着波洛领带。

        红发少女送的愿望宝石被固定在领带绳结的中央,安静地扣在赭发少年的领口下方。

        祖母绿的宝石,光莹流转,莫名透着一股占有所属的气息。

        中原中也抬起手腕,视线落在表盘上。

        17:15  pm

        距离他和三子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小时,时间很充裕。

        就在赭发黑手党思索要不要顺手买束花时,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铃——’的一声,催命似地响起。

        中原中也的眉头一跳,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果然,在接通按键刚刚按下的瞬间,听筒那头,就传来了下属求救似的慌张汇报——

        “不好啦中原干部!您买的那只考拉叼着小提琴,从育幼箱里逃走啦!”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

        同一时间,横滨未来港演奏厅

        距离钢琴独奏开始还有两小时,所有工作人员已经就位,正在进行最后的道具调整工作。

        由专机航班空运来的施坦威钢琴,已经准备就绪。

        它安静地卧在舞台的一侧,黑白的琴键在穹顶的灯光下泛着一层莹白的光晕,只等着演奏者落座,按下琴键,弹奏响彻空间的行云流水之音。

        演奏厅后台

        一名脖子上挂着员工证的助手低头看了眼时间,按照以往的惯例,起身走到休息室门口,曲起指节在门板上有节奏地敲了三下。

        “有马老师,您醒了吗?需要为您倒一杯咖啡吗?”

        有马公生,世界级的天才钢琴手,据说八岁时就以“活着的琴谱”闻名日本古典乐界。

        虽然一度因不知名的原因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但在十四岁时重新复出,以堪称‘五彩斑斓的演奏之音’拿下了每报音乐比赛的冠军。

        之后就前往海外发展,成为了享誉世界的钢琴演奏家,被业内称为‘二十世纪最惊人的钢琴天才’。

        然而,天才也有老去的一天。

        虽然大家都没有明说,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今天将会是有马公生隐退前的最后一场演出。

        从这个国家开始,从这个国家结束。

        事实上,一开始助手并不同意有马公生举办这一次演奏会。

        他的身体太虚弱了,这个年纪,本该是在有鲜花和阳光的花园里散步,吹吹风,偶尔读一读曲谱。

        而不是坐在钢琴椅上,进行长达九十分钟的演奏。

        “可是小林君,我有一个朋友曾经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也不能停下弹奏,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是真正的活着’。”

        年迈的演奏者坐在钢琴椅上,即使头发已经花白,面容已经老去,但他弹奏琴键的双手依旧沉稳。

        他坐在洒满阳光的窗下,说起友人时的眼神温柔,宛如在谈论四月独一无二的春·色,

        “她说的没有错,我们是为了舞台而生的,为了让那些倾听者铭记我们,永远留在他们的心间,我该全力以赴才行。”

        “干燥的冷气,尘埃的味道……”

        “小林君,我是在这其中踏上旅程的,也请让我在其中,走向完结吧。”

        助手小林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妥协了。

        既然演奏者本人都这样说了,那么作为助手的他,更没有拒绝的余地。

        所谓的助手,就该协助着,做好一切准备才行。

        为了有马老师能顺利完成今天的演奏会,小林特意额外雇佣了一支医疗团队,随时待命。

        现在,差不多是有马公生测量心率和血压的时间。

        休息室没有回应,小林不安地皱起眉,提高了声线:“有马老师,您醒了吗?”

        门里面依旧毫无声响。

        ……糟了!难道说有马老师他——!

        小林助手想到演奏家曾经晕倒的情况,脸色骤变地拧开门把手,然后愣在了原地。

        没有上锁的休息室门扉,倏然打开。

        里头,却空无一人。

        距离演奏会开始仅剩不到两小时,演奏者本人,不见了。了一段时间,但在十四岁时重新复出,以堪称‘五彩斑斓的演奏之音’拿下了每报音乐比赛的冠军。

        之后就前往海外发展,成为了享誉世界的钢琴演奏家,被业内称为‘二十世纪最惊人的钢琴天才’。

        然而,天才也有老去的一天。

        虽然大家都没有明说,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今天将会是有马公生隐退前的最后一场演出。

        从这个国家开始,从这个国家结束。

        事实上,一开始助手并不同意有马公生举办这一次演奏会。

        他的身体太虚弱了,这个年纪,本该是在有鲜花和阳光的花园里散步,吹吹风,偶尔读一读曲谱。

        而不是坐在钢琴椅上,进行长达九十分钟的演奏。

        “可是小林君,我有一个朋友曾经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也不能停下弹奏,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是真正的活着’。”

        年迈的演奏者坐在钢琴椅上,即使头发已经花白,面容已经老去,但他弹奏琴键的双手依旧沉稳。

        他坐在洒满阳光的窗下,说起友人时的眼神温柔,宛如在谈论四月独一无二的春·色,

        “她说的没有错,我们是为了舞台而生的,为了让那些倾听者铭记我们,永远留在他们的心间,我该全力以赴才行。”

        “干燥的冷气,尘埃的味道……”

        “小林君,我是在这其中踏上旅程的,也请让我在其中,走向完结吧。”

        助手小林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妥协了。

        既然演奏者本人都这样说了,那么作为助手的他,更没有拒绝的余地。

        所谓的助手,就该协助着,做好一切准备才行。

        为了有马老师能顺利完成今天的演奏会,小林特意额外雇佣了一支医疗团队,随时待命。

        现在,差不多是有马公生测量心率和血压的时间。

        休息室没有回应,小林不安地皱起眉,提高了声线:“有马老师,您醒了吗?”

        门里面依旧毫无声响。

        ……糟了!难道说有马老师他——!

        小林助手想到演奏家曾经晕倒的情况,脸色骤变地拧开门把手,然后愣在了原地。

        没有上锁的休息室门扉,倏然打开。

        里头,却空无一人。

        距离演奏会开始仅剩不到两小时,演奏者本人,不见了。了一段时间,但在十四岁时重新复出,以堪称‘五彩斑斓的演奏之音’拿下了每报音乐比赛的冠军。

        之后就前往海外发展,成为了享誉世界的钢琴演奏家,被业内称为‘二十世纪最惊人的钢琴天才’。

        然而,天才也有老去的一天。

        虽然大家都没有明说,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今天将会是有马公生隐退前的最后一场演出。

        从这个国家开始,从这个国家结束。

        事实上,一开始助手并不同意有马公生举办这一次演奏会。

        他的身体太虚弱了,这个年纪,本该是在有鲜花和阳光的花园里散步,吹吹风,偶尔读一读曲谱。

        而不是坐在钢琴椅上,进行长达九十分钟的演奏。

        “可是小林君,我有一个朋友曾经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也不能停下弹奏,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是真正的活着’。”

        年迈的演奏者坐在钢琴椅上,即使头发已经花白,面容已经老去,但他弹奏琴键的双手依旧沉稳。

        他坐在洒满阳光的窗下,说起友人时的眼神温柔,宛如在谈论四月独一无二的春·色,

        “她说的没有错,我们是为了舞台而生的,为了让那些倾听者铭记我们,永远留在他们的心间,我该全力以赴才行。”

        “干燥的冷气,尘埃的味道……”

        “小林君,我是在这其中踏上旅程的,也请让我在其中,走向完结吧。”

        助手小林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妥协了。

        既然演奏者本人都这样说了,那么作为助手的他,更没有拒绝的余地。

        所谓的助手,就该协助着,做好一切准备才行。

        为了有马老师能顺利完成今天的演奏会,小林特意额外雇佣了一支医疗团队,随时待命。

        现在,差不多是有马公生测量心率和血压的时间。

        休息室没有回应,小林不安地皱起眉,提高了声线:“有马老师,您醒了吗?”

        门里面依旧毫无声响。

        ……糟了!难道说有马老师他——!

        小林助手想到演奏家曾经晕倒的情况,脸色骤变地拧开门把手,然后愣在了原地。

        没有上锁的休息室门扉,倏然打开。

        里头,却空无一人。

        距离演奏会开始仅剩不到两小时,演奏者本人,不见了。了一段时间,但在十四岁时重新复出,以堪称‘五彩斑斓的演奏之音’拿下了每报音乐比赛的冠军。

        之后就前往海外发展,成为了享誉世界的钢琴演奏家,被业内称为‘二十世纪最惊人的钢琴天才’。

        然而,天才也有老去的一天。

        虽然大家都没有明说,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今天将会是有马公生隐退前的最后一场演出。

        从这个国家开始,从这个国家结束。

        事实上,一开始助手并不同意有马公生举办这一次演奏会。

        他的身体太虚弱了,这个年纪,本该是在有鲜花和阳光的花园里散步,吹吹风,偶尔读一读曲谱。

        而不是坐在钢琴椅上,进行长达九十分钟的演奏。

        “可是小林君,我有一个朋友曾经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也不能停下弹奏,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是真正的活着’。”

        年迈的演奏者坐在钢琴椅上,即使头发已经花白,面容已经老去,但他弹奏琴键的双手依旧沉稳。

        他坐在洒满阳光的窗下,说起友人时的眼神温柔,宛如在谈论四月独一无二的春·色,

        “她说的没有错,我们是为了舞台而生的,为了让那些倾听者铭记我们,永远留在他们的心间,我该全力以赴才行。”

        “干燥的冷气,尘埃的味道……”

        “小林君,我是在这其中踏上旅程的,也请让我在其中,走向完结吧。”

        助手小林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妥协了。

        既然演奏者本人都这样说了,那么作为助手的他,更没有拒绝的余地。

        所谓的助手,就该协助着,做好一切准备才行。

        为了有马老师能顺利完成今天的演奏会,小林特意额外雇佣了一支医疗团队,随时待命。

        现在,差不多是有马公生测量心率和血压的时间。

        休息室没有回应,小林不安地皱起眉,提高了声线:“有马老师,您醒了吗?”

        门里面依旧毫无声响。

        ……糟了!难道说有马老师他——!

        小林助手想到演奏家曾经晕倒的情况,脸色骤变地拧开门把手,然后愣在了原地。

        没有上锁的休息室门扉,倏然打开。

        里头,却空无一人。

        距离演奏会开始仅剩不到两小时,演奏者本人,不见了。了一段时间,但在十四岁时重新复出,以堪称‘五彩斑斓的演奏之音’拿下了每报音乐比赛的冠军。

        之后就前往海外发展,成为了享誉世界的钢琴演奏家,被业内称为‘二十世纪最惊人的钢琴天才’。

        然而,天才也有老去的一天。

        虽然大家都没有明说,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今天将会是有马公生隐退前的最后一场演出。

        从这个国家开始,从这个国家结束。

        事实上,一开始助手并不同意有马公生举办这一次演奏会。

        他的身体太虚弱了,这个年纪,本该是在有鲜花和阳光的花园里散步,吹吹风,偶尔读一读曲谱。

        而不是坐在钢琴椅上,进行长达九十分钟的演奏。

        “可是小林君,我有一个朋友曾经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也不能停下弹奏,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是真正的活着’。”

        年迈的演奏者坐在钢琴椅上,即使头发已经花白,面容已经老去,但他弹奏琴键的双手依旧沉稳。

        他坐在洒满阳光的窗下,说起友人时的眼神温柔,宛如在谈论四月独一无二的春·色,

        “她说的没有错,我们是为了舞台而生的,为了让那些倾听者铭记我们,永远留在他们的心间,我该全力以赴才行。”

        “干燥的冷气,尘埃的味道……”

        “小林君,我是在这其中踏上旅程的,也请让我在其中,走向完结吧。”

        助手小林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妥协了。

        既然演奏者本人都这样说了,那么作为助手的他,更没有拒绝的余地。

        所谓的助手,就该协助着,做好一切准备才行。

        为了有马老师能顺利完成今天的演奏会,小林特意额外雇佣了一支医疗团队,随时待命。

        现在,差不多是有马公生测量心率和血压的时间。

        休息室没有回应,小林不安地皱起眉,提高了声线:“有马老师,您醒了吗?”

        门里面依旧毫无声响。

        ……糟了!难道说有马老师他——!

        小林助手想到演奏家曾经晕倒的情况,脸色骤变地拧开门把手,然后愣在了原地。

        没有上锁的休息室门扉,倏然打开。

        里头,却空无一人。

        距离演奏会开始仅剩不到两小时,演奏者本人,不见了。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05594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