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94章 Episode 94 英雄救美(?)

第94章 Episode 94 英雄救美(?)


中原中也从来没想过,  自己还有追击考拉的一天。

        傍晚,本就是横滨一天之中路上人流最多的时候。川流的车辆与下班放学的行人汇聚分离,吵吵嚷嚷,  组成了这个城市最为喧嚣日常的时刻。

        像是察觉到了身后有人类追捕的气息,背上绑着小提琴的考拉幼崽左右张望了一眼,  借着灵巧的身姿,  尽往密集的人群里钻,在他们的脚下跑窜,引起一片片惊呼。

        “哇!什么东西?”

        “……老鼠?!”

        “好像是背着小提琴的……小猪?”

        不,  虽然从外表来说确实很像棕毛的猪崽,但那确实是不折不扣的幼年树袋熊。

        还是体力和智慧都超出常规意义的树袋熊。

        顾及是送给某个鬼差的礼物,再加上对方又是动物幼崽,中原中也自觉应该很快就能抓住,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  这只动物似乎没那么简单。

        眼看时间越拖越长,  中原中也望着前方上窜下跳的幼崽,  轻声咂舌。

        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别怪我啊,  考拉。

        经过一处喷水池时,  中原中也弯下腰,  手指触及水面轻轻一点。

        下一刻,静止的水流如同有生命般,凝结成透明的水绳,贴附在水泥地面,  朝着考拉幼崽的四肢飞速射去。

        附着在水绳上的重力异能被刻意削减过,  毕竟中原中也的本意也只是让那只考拉幼崽能安分一点。

        然而,  让赭发少年大跌眼镜的一幕,  再一次发生了。

        透明的流水迅借着路面的遮掩朝着考拉幼崽迅速靠近,眼见即将捆住它的后肢时,奋力奔跑的考拉却像是听到了什么动静一样,圆乎乎的耳朵微微一动。

        紧着着,幼崽前肢突然在地面用力一蹬,以人类跳绳的姿势高高跃起,完美躲过了背后的水绳攻击!

        中原中也:“……”

        这考拉是不是太灵活了一点?!

        身手这么矫健,它祖上的基因突变了吗!

        一瞬间,中原中也感觉整个动物世界都有点不真实了。

        真是的,这到底是什么地狱新品种!

        异能力的红光在公路上蔓延,就在赭发少年准备直接动手,粗暴地用重力将动物固定在地面上时,前方狂奔的考拉幼崽突然四肢刹车,紧急停了下来。

        它像是感应到威胁一般,湿润的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忽然脚底打滑地掉头,跑向了中原中也,往赭发黑手党的身后一躲,头埋在爪子里瑟瑟发抖。

        中原中也沉默挑眉,他抬眼扫了眼四下,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被带到了一处偏僻的仓库。

        四周集装箱林立,毫无人烟,横滨海的波浪声不断从远处传来,清晰地足以盖过这里任何不对劲的响声。

        ——倒是个不错的埋伏围剿地点。

        电光火石之间,赭发黑手党很快反应过来,他微微侧头,斜睨了眼身后的罪魁祸首。

        “不错嘛,还给我附赠了这么一个麻烦。”

        头顶落下的冷淡目光让趴在地上的考拉幼崽一僵,心虚地低着头,把脑袋埋进前肢的爪子里装死。

        那老实的样子,简直和不久以前上窜下跳的样子判若两熊。

        由此可见,当初这只考拉的前主人会暴毙家中,根本不是宠物袭击这样简单的小意外。

        只不过,那群动手的人竟然会一路追到横滨,倒是让中原中也有点惊讶。

        难不成这只考拉身上,还藏了其他不得了的东西?

        思索间,杂乱的脚步声在四面八方响起。

        手握武器的追击者从各处走出,他们穿着雇佣兵特有的装扮,黑洞洞的枪口抬起,直指被包围在中央的赭发少年。

        中原中也面色冷淡地望着他们:“你们又是什么人。”

        可惜,这群人似乎并没有解释的意愿。

        为首的雇佣兵直接拉开了保险闸,他的动作仿佛是一道指令,身后随之响起整齐的枪支上膛声。

        “不好意思啊小哥,要怪,就怪你自己运气不好,抢了【组合】要的东西。”

        【组合?】

        中原中也的心念一动,总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不过现在,他可没心情探究这些。

        “真是的,偏偏是这种时候,一个两个的冒出来……”

        赭发黑手党不耐烦地皱眉,在简单地给下属发了个收拾残局的消息后,年轻的重力使抬手压下帽檐,闪烁着厉光的钴蓝色瞳眸,透过帽檐的阴影,刀刃一般直直看向对面,

        “虽然不知道你们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不好意思,我这边可是还有个重要的约会等着我啊,没时间浪费在你们身上。”

        所以,为了彼此着想——

        中原中也伸出手指,朝对面挑衅地勾了勾

        “都别愣着,一起上吧。”

        另一边,现世

        完全不知道身后还拖着两个小尾巴的三子,在‘啪’的一声细响中,在一处港口边的货轮上现身。

        然而少女才刚一出现,就嗅到了空气中漂浮的浓重血腥气。

        红发的鬼差少女当即皱起了眉,预感到了事态似乎超出了鸦天狗警察的预测。

        ——这种程度的血腥味,绝对不是一两个人可以造成的的,排除掉横滨港口的这几艘货轮,正好在举行尸x派对的可能,剩下最坏的结果就是……

        红发少女的视线从甲板上的残肢断臂上扫过,心中隐隐有一个猜测。

        与此同时,一个类似鸟类拍打翅膀的声音响起,一道青年的身影落在了少女身后的船舷上。

        三子没有回头,直接开口问道:“情况怎么样,小鸟。”

        “都说不是小鸟,是恶魔玛门!”

        金发竖瞳的恶魔条件下意识地反驳了一句,而后立即反应过来有点失态,低声咳嗽了一下,重新端起不小心掉落的精英形象。

        “和这里一样,所有船员都被吃掉了,周围有使用【境界】的痕迹,暂时还没有人类发现到不对劲。”

        不过按照这个趋势,等【境界】的痕迹散去,‘异常’被发现也只是早晚的问题。

        “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那个异能力亡者做的,留下的残秽和地狱之门的一模一样。”

        三子观察着甲板上的痕迹,若有所思,

        “不过,总觉得其中有什么隐情,他从普通的亡者进化成恶灵的速度未免太快了一点。”

        “有吗?”

        金发竖瞳过的恶魔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不过又是一宗恶灵吞噬人类获取力量的事件而已,常有的事,比起这个,还是赶紧把亡者抓起来才是重点。”

        “确实。”红发少女赞成地点了下头。

        一道金色的涟漪在空中荡开,三子伸手,从中抽出黑色的狼牙棒,往肩上轻轻一靠,正式进入了鬼差执行官的工作状态,

        “反正把人抓到后,剩下的交给拷问就可以了。”

        三子的话让玛门一愣,像是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坦率地接受了自己的建议。

        金发恶魔微微睁大了眼睛,露出了有点惊讶的表情,

        “你,意外的还不错嘛。”

        正在搜寻残秽痕迹的三子听闻,感到有点莫名其妙:“啊?什么意思?”

        “不,我一直以为你是那种讲究程序正义的死板鬼差,没想到,你还有点值得欣赏的地方嘛。”

        金发恶魔赞许地看了眼三子。

        结果就是这番注目,让他头一次真正看清了红发少女的样貌。

        与他一直以来丑化的假想敌形象不同。

        鬼差酒红的长发侧边扎起,以缎带缚住,暴露出少女纤细的脖颈。几乎露肩的纯白礼服设计,优雅地展露出她的肩背与锁骨,让这一侧美丽的风光一览无余。

        五官昳丽的少女蹙眉站在茜色的云幕之下,洁白的肌肤在夕阳下泛着珍珠般的光晕。

        望来的祖母绿瞳眸,如森林深处的苍翠之石,带着无法拒绝的生机与活力。

        时间好像突然慢了下来,嘈杂的海浪与海风声在耳边褪去,空气安静得不可思议。

        金发竖瞳的恶魔怔愣地盯着三子,等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的右手掩饰般放在心脏的位置,感觉有点喘不过气。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三子侧耳听了一会儿,突然问道。

        恶魔玛门一惊,蹭蹭蹭地往后退了两步,结结巴巴地开口拔高了嗓门,企图用嗓音盖过耳边如鼓的心跳,

        “什、什么声音,哈哈哈哈哈,才才不是我的缘故,那是――”

        “嘘!安静!”

        被吵得有点分神的红发少女转过头,竖起食指,对恶魔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原以为这个全身写满高傲的恶魔会一蹦三尺高,更加大声控诉,没想到金发竖瞳的青年竟然真的安静了下来,就是姿势有点奇怪——

        两手心脏病突发似的紧紧按着胸口,睁大了眼睛,如临大敌的瞪着少女。

        三子瞥了眼玛门,没有将恶魔反常的表现放在心上。

        毕竟在红发少女的印象里,这个eu地域的小鸟一直都是奇奇怪怪的,让人无法理解。

        红发少女微微侧着头,风把遥远的所见所闻送入她的耳中。

        海浪、公园、口风琴,还有……

        “好像是枪·声。”三子若有所思地说道。

        “啊?!哦……哦!原来说的是枪啊……”

        全程恨不得屏住呼吸,让心脏停止的恶魔玛门愣了一下,顿时夸张地松了口气。

        吓死他了,以为这么快就被发现。

        ……不对!什么‘这么快就被发现’!

        他在想些什么?!

        他可是恶魔玛门,由自尊和荣耀的超精英,怎么可能会对这种粗鲁,抖s男爵的女儿动、动、动……

        金发青年崩溃似地疯狂抓头发,拼命按压自己心间的小树苗,但双眼却不受自己控制的移向少女的方向,在发现三子根本没有在注意自己时,庆幸之余,又冒出了一点不甘的酸气。

        “喂,鬼差,你在想什么?”

        玛门大声地开口,似乎想用这样的方式,牵引少女的视线,

        “啊,我知道了,你是找不到那个恶灵的踪迹了是吗?哼哼哼,真是没办法呢,就由我……”

        金发恶魔聒噪的声音在耳边回想,叽叽喳喳地让人恼火,但是此刻,红发少女更加在意的,是心中涌起的这股突如其来涌现出某种的灵感。

        直觉告诉她,恶灵留下的痕迹只是陷阱,应该有更加简单的答案。

        【枪,美国的异能力者,怨灵,仇恨……】

        她忽略了哪一块。

        三子皱紧眉,与此同时,鸦天狗指挥官,源义经的话忽然在她脑中响起——

        【“这个亡者是常年定居在美国的霓虹人,虽然具有异能力,但生前似乎因为□□争斗的关系,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精神拷问……”】

        【“注意横滨港口的货轮,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会藏在那几艘货轮里,出境逃过地狱的追捕。”】横滨港,黑手党,拷问。

        说起来,横滨的黑手党,好像是中原老师工作的地方?

        再加上怨灵通常在得到力量后,都会选择直接复仇……那么这个生前的仇人……

        一个答案如闪电般,在三子的脑海划过,让少女猛地睁大了眼睛。

        糟了!中原老师!

        ……三子?

        正踩着雇佣兵脑袋的中原中也像是感应到什么,下意识转头,朝着远方港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但很快脚下败者的呻·吟,重新扯回了赭发黑手党的注意力。

        这群家伙不堪一击,但奇怪的是,即使他们死狗一样趴在地上,依然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中原中也脚下的这个尤甚。

        “呵呵呵,你会后悔今天的所为的,没人能逃过去。”

        满脸是血的雇佣兵首领,笑着咧开嘴角,露出嘴巴内一排崩裂的门牙,念咒语似地含糊混乱地说道,

        “别以为这样就能,万事大吉,【组合】不会翻过你们,那个大人也不会放过你们……”

        “能实现愿望的【】【】……嘻嘻嘻,终归为我们所有……!!!”

        ……实现愿望?

        男人话中的某个字眼,让中原中也的神情一顿,猛地蹲·下身,单手抓起对方的头颅,厉声问道,

        “喂!说清楚!什么‘实现愿望’!!”

        雇佣兵首领不说话,只是嗤嗤地笑。

        他兴奋地睁大了眼眶,看上去似乎还想表达什么,下一秒,却突然脸色一变,狠辣地牙关一合,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藏匿的毒丸碎裂,暗色的黑血从他的口中淌出,很快没了气息。

        中原中也:“……嘁,在服毒之外,竟然直接咬断舌根。”

        咬舌自尽。

        虽然有不少影视文学会将它写成某些犯人,逃避审讯拷问的手段,但实际上,这个方法成功的概率非常小。

        人的舌体上分布了相当丰富的感觉神经,所感应到的疼痛是其他器官的数百倍。

        一般来说,没有人会蠢得去选择这个一个办法。

        因为人对断舌的恐惧,是刻进了骨子里的,再怎么训练,总会有所迟疑,这是求生的本能。

        退一万步说,就算成功了,也能通过某些急救的手段,被审讯人控制住。

        ……当然,如果是在舌根·里·□□,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中原中也站起身,丢开了手里的尸体。

        不需要额外查看了,为首的首领这样行事,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没有活口剩下。

        会用这种阴毒的手段控制成员……是那个【组合】的手笔?

        中原中也直觉哪里不对,但好在并非毫无线索……

        赭发少年转过头,看向了身后考拉幼崽。

        大概还被眼前的一幕吓到的关系,小考拉连逃跑都忘记了。

        它眼神发直地傻愣在原地,用身体护着小提琴,整个躯体球似的缩成一团,不住地发抖。

        这种像极了人类的表现,让中原中也肯定了心中的猜想。

        赭发黑手党伸手,把考拉幼崽拎起来粗暴地晃了晃,

        “喂,到底怎么回事。别装傻,你这家伙,其实根本不是动物,听得懂我的话吧。”

        被质问的考拉幼崽肉眼可见地一僵,停住了张牙舞爪的挣扎动作。

        它戒备地盯着赭发少年,刚想学着动物的模样龇咧开嘴,用尖利的牙齿威胁。

        然而下一刻,考拉幼崽的眼神一滞。

        像是看到了极度恐怖的东西一样,它惊惧地望着中原中也的背后,不住慌乱地比划手脚。中原中也不明所以:“啊?你想表达什么?”

        后面……你后面啊啊啊啊!!!

        能看见的考拉幼崽吓得几乎快比划断手了,但这个可怕的黑手党还是一副疑惑的表情。

        在它的视线中,棕毛的幼崽能清晰地看见,一团粘稠的黑雾突然出现在中原中也的身后。

        那东西漂浮在半空中,像极了一个巨大的跳动的肉瘤。

        【“该死的……重力使……中原中也……”】

        布满了尸斑的手臂从肉瘤的两侧伸出,一只眼球在它身上裂开,漆黑的瞳孔,周遭布满了血淋淋的血丝。

        它像是寻找猎物般,眼球左右转动了一下。

        忽然眼珠一定,锁定了拎着考拉幼崽,似乎毫无所觉的中原中也。

        【“嘿……”】

        似乎是自诩无法被【看见】的优势,肉瘤‘嘿’地一声,得意地咧开嘴,恶臭的气息从口中涌出,露出了满口沾着船员血肉的利齿。

        考拉幼崽两眼喷泪,当场吓出了鼠叫:“吱吱吱吱吱吱——!!!”

        你看看背后啊!黑手党!!背后啊啊啊啊!!!

        【“吃掉……吃掉——!!!”】

        然而中原中也依旧没有动作。

        身后的肉瘤嚎叫着,猛地张开了滴着涎水的血盆大口,对准了赭发黑手党的头颅直直咬下!

        就在它即将把少年的脑袋当场嚼成碎片时——

        中原中也钴蓝色的双瞳眯起,异能力的红光在他拳头上浮现。

        但他依旧没有动手。

        因为在这以前,有一个声音先一步,传入了赭发少年的耳中——

        “低头——中原老师——!”

        少女清冽的喊声响起的一刹,中原中也默契地按着帽檐,骤然垂下头。

        下一刻,一个裹挟着凛冽刀风的黑色狼牙棒,旋转着从少年的脑袋上呼啸而过。

        劲风吹起少年耳边的几缕发丝,‘当’的一声巨响,砸入肉瘤的口中,将它如青蛙般,死死钉在了地上。

        “打伤鬼差,吞噬现世无辜居民——”

        中原中也抬起头,笑意在他的目光中浮现。

        在他的注视下,穿着一袭纯白礼服的红发少女踏着凌空,自高处一步步走下。

        层叠精致的裙裾在她的脚边绽开,如飞舞的蝶翅,纷飞的落英散入空中。

        三子酒红色的发尾被微风扬起,染上落日的光辉,望来的祖母绿瞳眸淬满了锐利,与出口的话语,一同在茜色的夕阳中冷冽如刀,

        “——还妄图对我重要的人出手。”

        “喂,怪物,做好烟消云散的准备了吗?”中原中也不明所以:“啊?你想表达什么?”

        后面……你后面啊啊啊啊!!!

        能看见的考拉幼崽吓得几乎快比划断手了,但这个可怕的黑手党还是一副疑惑的表情。

        在它的视线中,棕毛的幼崽能清晰地看见,一团粘稠的黑雾突然出现在中原中也的身后。

        那东西漂浮在半空中,像极了一个巨大的跳动的肉瘤。

        【“该死的……重力使……中原中也……”】

        布满了尸斑的手臂从肉瘤的两侧伸出,一只眼球在它身上裂开,漆黑的瞳孔,周遭布满了血淋淋的血丝。

        它像是寻找猎物般,眼球左右转动了一下。

        忽然眼珠一定,锁定了拎着考拉幼崽,似乎毫无所觉的中原中也。

        【“嘿……”】

        似乎是自诩无法被【看见】的优势,肉瘤‘嘿’地一声,得意地咧开嘴,恶臭的气息从口中涌出,露出了满口沾着船员血肉的利齿。

        考拉幼崽两眼喷泪,当场吓出了鼠叫:“吱吱吱吱吱吱——!!!”

        你看看背后啊!黑手党!!背后啊啊啊啊!!!

        【“吃掉……吃掉——!!!”】

        然而中原中也依旧没有动作。

        身后的肉瘤嚎叫着,猛地张开了滴着涎水的血盆大口,对准了赭发黑手党的头颅直直咬下!

        就在它即将把少年的脑袋当场嚼成碎片时——

        中原中也钴蓝色的双瞳眯起,异能力的红光在他拳头上浮现。

        但他依旧没有动手。

        因为在这以前,有一个声音先一步,传入了赭发少年的耳中——

        “低头——中原老师——!”

        少女清冽的喊声响起的一刹,中原中也默契地按着帽檐,骤然垂下头。

        下一刻,一个裹挟着凛冽刀风的黑色狼牙棒,旋转着从少年的脑袋上呼啸而过。

        劲风吹起少年耳边的几缕发丝,‘当’的一声巨响,砸入肉瘤的口中,将它如青蛙般,死死钉在了地上。

        “打伤鬼差,吞噬现世无辜居民——”

        中原中也抬起头,笑意在他的目光中浮现。

        在他的注视下,穿着一袭纯白礼服的红发少女踏着凌空,自高处一步步走下。

        层叠精致的裙裾在她的脚边绽开,如飞舞的蝶翅,纷飞的落英散入空中。

        三子酒红色的发尾被微风扬起,染上落日的光辉,望来的祖母绿瞳眸淬满了锐利,与出口的话语,一同在茜色的夕阳中冷冽如刀,

        “——还妄图对我重要的人出手。”

        “喂,怪物,做好烟消云散的准备了吗?”中原中也不明所以:“啊?你想表达什么?”

        后面……你后面啊啊啊啊!!!

        能看见的考拉幼崽吓得几乎快比划断手了,但这个可怕的黑手党还是一副疑惑的表情。

        在它的视线中,棕毛的幼崽能清晰地看见,一团粘稠的黑雾突然出现在中原中也的身后。

        那东西漂浮在半空中,像极了一个巨大的跳动的肉瘤。

        【“该死的……重力使……中原中也……”】

        布满了尸斑的手臂从肉瘤的两侧伸出,一只眼球在它身上裂开,漆黑的瞳孔,周遭布满了血淋淋的血丝。

        它像是寻找猎物般,眼球左右转动了一下。

        忽然眼珠一定,锁定了拎着考拉幼崽,似乎毫无所觉的中原中也。

        【“嘿……”】

        似乎是自诩无法被【看见】的优势,肉瘤‘嘿’地一声,得意地咧开嘴,恶臭的气息从口中涌出,露出了满口沾着船员血肉的利齿。

        考拉幼崽两眼喷泪,当场吓出了鼠叫:“吱吱吱吱吱吱——!!!”

        你看看背后啊!黑手党!!背后啊啊啊啊!!!

        【“吃掉……吃掉——!!!”】

        然而中原中也依旧没有动作。

        身后的肉瘤嚎叫着,猛地张开了滴着涎水的血盆大口,对准了赭发黑手党的头颅直直咬下!

        就在它即将把少年的脑袋当场嚼成碎片时——

        中原中也钴蓝色的双瞳眯起,异能力的红光在他拳头上浮现。

        但他依旧没有动手。

        因为在这以前,有一个声音先一步,传入了赭发少年的耳中——

        “低头——中原老师——!”

        少女清冽的喊声响起的一刹,中原中也默契地按着帽檐,骤然垂下头。

        下一刻,一个裹挟着凛冽刀风的黑色狼牙棒,旋转着从少年的脑袋上呼啸而过。

        劲风吹起少年耳边的几缕发丝,‘当’的一声巨响,砸入肉瘤的口中,将它如青蛙般,死死钉在了地上。

        “打伤鬼差,吞噬现世无辜居民——”

        中原中也抬起头,笑意在他的目光中浮现。

        在他的注视下,穿着一袭纯白礼服的红发少女踏着凌空,自高处一步步走下。

        层叠精致的裙裾在她的脚边绽开,如飞舞的蝶翅,纷飞的落英散入空中。

        三子酒红色的发尾被微风扬起,染上落日的光辉,望来的祖母绿瞳眸淬满了锐利,与出口的话语,一同在茜色的夕阳中冷冽如刀,

        “——还妄图对我重要的人出手。”

        “喂,怪物,做好烟消云散的准备了吗?”中原中也不明所以:“啊?你想表达什么?”

        后面……你后面啊啊啊啊!!!

        能看见的考拉幼崽吓得几乎快比划断手了,但这个可怕的黑手党还是一副疑惑的表情。

        在它的视线中,棕毛的幼崽能清晰地看见,一团粘稠的黑雾突然出现在中原中也的身后。

        那东西漂浮在半空中,像极了一个巨大的跳动的肉瘤。

        【“该死的……重力使……中原中也……”】

        布满了尸斑的手臂从肉瘤的两侧伸出,一只眼球在它身上裂开,漆黑的瞳孔,周遭布满了血淋淋的血丝。

        它像是寻找猎物般,眼球左右转动了一下。

        忽然眼珠一定,锁定了拎着考拉幼崽,似乎毫无所觉的中原中也。

        【“嘿……”】

        似乎是自诩无法被【看见】的优势,肉瘤‘嘿’地一声,得意地咧开嘴,恶臭的气息从口中涌出,露出了满口沾着船员血肉的利齿。

        考拉幼崽两眼喷泪,当场吓出了鼠叫:“吱吱吱吱吱吱——!!!”

        你看看背后啊!黑手党!!背后啊啊啊啊!!!

        【“吃掉……吃掉——!!!”】

        然而中原中也依旧没有动作。

        身后的肉瘤嚎叫着,猛地张开了滴着涎水的血盆大口,对准了赭发黑手党的头颅直直咬下!

        就在它即将把少年的脑袋当场嚼成碎片时——

        中原中也钴蓝色的双瞳眯起,异能力的红光在他拳头上浮现。

        但他依旧没有动手。

        因为在这以前,有一个声音先一步,传入了赭发少年的耳中——

        “低头——中原老师——!”

        少女清冽的喊声响起的一刹,中原中也默契地按着帽檐,骤然垂下头。

        下一刻,一个裹挟着凛冽刀风的黑色狼牙棒,旋转着从少年的脑袋上呼啸而过。

        劲风吹起少年耳边的几缕发丝,‘当’的一声巨响,砸入肉瘤的口中,将它如青蛙般,死死钉在了地上。

        “打伤鬼差,吞噬现世无辜居民——”

        中原中也抬起头,笑意在他的目光中浮现。

        在他的注视下,穿着一袭纯白礼服的红发少女踏着凌空,自高处一步步走下。

        层叠精致的裙裾在她的脚边绽开,如飞舞的蝶翅,纷飞的落英散入空中。

        三子酒红色的发尾被微风扬起,染上落日的光辉,望来的祖母绿瞳眸淬满了锐利,与出口的话语,一同在茜色的夕阳中冷冽如刀,

        “——还妄图对我重要的人出手。”

        “喂,怪物,做好烟消云散的准备了吗?”中原中也不明所以:“啊?你想表达什么?”

        后面……你后面啊啊啊啊!!!

        能看见的考拉幼崽吓得几乎快比划断手了,但这个可怕的黑手党还是一副疑惑的表情。

        在它的视线中,棕毛的幼崽能清晰地看见,一团粘稠的黑雾突然出现在中原中也的身后。

        那东西漂浮在半空中,像极了一个巨大的跳动的肉瘤。

        【“该死的……重力使……中原中也……”】

        布满了尸斑的手臂从肉瘤的两侧伸出,一只眼球在它身上裂开,漆黑的瞳孔,周遭布满了血淋淋的血丝。

        它像是寻找猎物般,眼球左右转动了一下。

        忽然眼珠一定,锁定了拎着考拉幼崽,似乎毫无所觉的中原中也。

        【“嘿……”】

        似乎是自诩无法被【看见】的优势,肉瘤‘嘿’地一声,得意地咧开嘴,恶臭的气息从口中涌出,露出了满口沾着船员血肉的利齿。

        考拉幼崽两眼喷泪,当场吓出了鼠叫:“吱吱吱吱吱吱——!!!”

        你看看背后啊!黑手党!!背后啊啊啊啊!!!

        【“吃掉……吃掉——!!!”】

        然而中原中也依旧没有动作。

        身后的肉瘤嚎叫着,猛地张开了滴着涎水的血盆大口,对准了赭发黑手党的头颅直直咬下!

        就在它即将把少年的脑袋当场嚼成碎片时——

        中原中也钴蓝色的双瞳眯起,异能力的红光在他拳头上浮现。

        但他依旧没有动手。

        因为在这以前,有一个声音先一步,传入了赭发少年的耳中——

        “低头——中原老师——!”

        少女清冽的喊声响起的一刹,中原中也默契地按着帽檐,骤然垂下头。

        下一刻,一个裹挟着凛冽刀风的黑色狼牙棒,旋转着从少年的脑袋上呼啸而过。

        劲风吹起少年耳边的几缕发丝,‘当’的一声巨响,砸入肉瘤的口中,将它如青蛙般,死死钉在了地上。

        “打伤鬼差,吞噬现世无辜居民——”

        中原中也抬起头,笑意在他的目光中浮现。

        在他的注视下,穿着一袭纯白礼服的红发少女踏着凌空,自高处一步步走下。

        层叠精致的裙裾在她的脚边绽开,如飞舞的蝶翅,纷飞的落英散入空中。

        三子酒红色的发尾被微风扬起,染上落日的光辉,望来的祖母绿瞳眸淬满了锐利,与出口的话语,一同在茜色的夕阳中冷冽如刀,

        “——还妄图对我重要的人出手。”

        “喂,怪物,做好烟消云散的准备了吗?”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200446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