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95章 Episode 95 开窍

第95章 Episode 95 开窍


在常人眼中,  吞噬了数十人的可怕恶灵,对阎魔座下的第一鬼差执行官来说,甚至连敌手都称不上。

        是再普通不过的、稻草人一样,随手就能斩断的东西。

        或许是连恶灵本尊也很清楚这一点。

        在发现三子出现的刹那,  嚣张的肉瘤剧烈一抖,  满是恶意的眼珠里流露出了如同遭遇天敌般的灭顶恐惧。

        它挥动着布满尸斑的手臂,  想要逃开,  身体却被喉咙里的狼牙棒钉在原地,  只能僵在原地,  眼睁睁地看着红发鬼差一步步朝自己走来。

        精致的鞋跟缎带缠绕在少女纤细的脚踝上,  在水泥地面上踏出清脆动听的足音。

        明明是名画一样的美景,  但落在恶灵眼中,却是不亚于是催命的黄泉地狱。

        虽然从另一个程度上来说,某个红发少女代表的,确实是地狱。

        恶灵哀求地望着三子,  它像是想到什么,  眼球一动,  手臂拼命拍着地面,  想去扯钉住它的狼牙棒,却在碰触的瞬间,被惩戒般,  融化了掌心。

        于是别无选择之下,  只能从喉咙了发出‘啊啊’的嘶哑吼声,吸引鬼差的注意。

        三子了然:“是有东西想招供了?”

        肉瘤恶灵用力挪动着躯体,做点头状。

        红发少女见此,  有点意外地挑起眉,

        “倒是省了拷问的功夫,  不过话先说在前头,地狱可不讲究从轻发落。”

        这句话说出口,三子本以为会听到讨价还价的嚎叫。

        没想到恶灵却像是听到了好消息似的,爬满血丝的眼球,突然迸发出了强烈的喜悦和难懂的疯狂窃喜。

        怎么好像更高兴了?

        三子有点懵。

        红发鬼差或许不懂,但是本就每日与这类人打交道的赭发黑手党,一眼就看出了恶灵眼中的算盘。

        它的心理简单来说,就是‘不甘心,死了也要拉上躲在幕后的人垫背’。

        事实上,中原中也有不少疑惑。

        不过短短数小时,他解决掉的美国异能力者,从一个普通的亡者变成眼前这副形态。

        再加上不久之前,同样来自美国的雇佣兵,自裁前的宣言。

        整件事都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中原中也倒想听一听,这里头的联系。

        赭发少年拎着考拉幼崽走到三子身边:“正好,三子,我也有一点事想问这东西。”

        “唔,既然中原老师你这么说了。”

        红发少女闻言,转头看向中原中也。

        她刚想同意,视线却在对上对方手里拎着的树袋熊时,骤然一亮,瞬间忘了地上还有个等着问话的恶灵。

        “中原老师,这是考拉对吗?是四个月零三十天的考拉幼崽对吧!”

        三子激动得眼睛都在发光。

        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

        三子目光火热地盯着在她的阴影下,小可怜似的,一边荷包蛋泪一边颤抖的棕毛幼崽,脑中飞速闪过一连串猜测。

        难道是从金沢动物园里跑出来的?

        不对,她昨天才特意去数过,金沢动物园的考拉总数量没变,也没有出逃的迹象。那几只成年的雌性考拉更没有怀孕,也就是说……

        这是野生的!

        一只!野生的!无主考拉!

        ……不,冷静点,三子。

        红发少女深吸了口气。

        这个时候还是处理正事要紧,考拉的归属一会儿再说。

        三子站在待解决的恶灵面前,居高临下的视线落下,目光平静。

        她伸出手,曲起指节扶在下巴上——这是她平日认真思考的标志:

        “中原老师,拷问这家伙的事情先放到一边,我们来聊聊阿毛——”

        “你是在哪里捡到他的?有目击证人吗?排除横滨市内所有收录了考拉的动物园,阿毛很可能是外来走私的产物。”

        按照道理来说,这时候应该选择报警,交给警察解决,但是……

        三子抬起眼,认真地盯着中原中也的眼睛,说出了不得了的强盗宣言,

        “中原老师,见者有份,我要求分一半阿毛的抚养权!”

        中原中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中原中也:“……阿毛?”

        三子郑重点头:“嗯,这是我刚刚给小考拉取的名字。”

        “取了名字就是家人了!中原老师,我们不可以抛弃家人!”

        终于反应过来的中原中也:“……这都是什么和什么,你是路上捡到硬币的小学生吗!”

        赭发少年忍不住扶额叹了口气。

        他当着三子的面,将树袋熊放到一旁,用重力固定住,然后伸出手,扶住红发少女跟着偏移的脑袋,将她转回被遗忘了许久的恶灵方向。

        “没有分一半,就是送给你的,先干正事,阿毛就在这跑不了。”

        听听这苦口婆心的语气,简直和用游戏机/电视/糖果哄小朋友写作业的老父亲一模一样。

        而此时,某个红发‘小朋友’的眼睛亮得都能当灯泡了。

        “好吧,不可以骗人哦,中原老师。”

        三子留恋地又看了眼被摁在地上的小考拉,而后在中原中也无奈的眼神下转回头,伸手将固定恶灵的狼牙棒拔了起来。

        失去了武器的禁锢后,恶灵豁开的伤口快速肉芽增生,不过数秒,就恢复如初。

        “说吧,别想耍花招。”

        中原中也站在三子的身侧,至始至终没有移开警告的视线。

        然而事实上,根本不需要赭发黑手党的警告。

        即便恢复了行动力,面对鬼差强大的武力压制,恶灵也完全生不起任何反抗想法。

        它憎恶地盯着中原中也的脸,咧开了满是利齿的嘴巴。

        【“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不能只有,我一个人!”】

        【“……把我变成这模样,赋予我能力的人是圣——”】

        ——“哈哈哈哈,都让开!鬼差,不用怕,本大爷来帮你了!”

        就在恶灵即将吐出答案的瞬间,一道高亢的喊声突然从上空响起,完美盖过了恶灵嘶哑的声音。

        伴随着鸟类拍打翅膀的声音,一把黑色的三叉戟,倏然从天而降!

        某个红发少女甚至还来不得及阻止,就听到‘噗嗤’一声,三叉戟直直落下,锋利的尖头刺进肉瘤的顶端,将恶灵从头顶往下,整个扎成了个对穿。

        哔啵,一道裂痕在恶灵的额头剥落。

        它怔愣地维持着不久以前的眼神,忽然神情一变,眼球反常的浮出一层狂热,艰难地对三子做了个口型。

        【“甘……”】

        可惜还没来得及多说一句话,它就在三叉戟的威力下尽数崩裂,化成了黑色细砂。

        风一吹,连痕迹也没留下。

        功亏一篑的三子:“……”

        失去了最后一丝线索的中原中也:“……”

        没有人说话,现场的气氛凝重得几乎能滴出水来。

        目睹了全过程的小考拉,目瞪口呆地看向落地的金发恶魔,黑豆眼露出了同情的光芒。

        然而某个罪魁祸首不仅没读懂空气,反而还牛逼哄哄地抬手,抹了一把油光水滑的大背头。

        他按捺着脸上得意的表情,朝着红发少女骄矜地抬了抬下巴,轻描淡写地说道,

        “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鬼差,只是顺手而已。”

        哦,这还真是好大一个‘顺手’。

        两人齐齐转头,面无表情地盯着某个疑似二五仔的金发恶魔看了一会儿,中原中也率先开口问道,

        “三子,这个翅膀男是谁,你认识他吗?”

        翅、翅膀男?!

        玛门噎住,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太失礼了人类!吾可是eu地狱的二把手辅佐,堂堂恶魔玛门……”

        “……一只成精的西洋小鸟而已。”

        三子冷漠地打断了金发恶魔激愤的发言,

        “中原老师你揍人的时候下手轻一点,打残的话,会引发地狱国际争端的。”

        “什?!”

        玛门看着三子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背刺同伴的叛徒。

        红发少女默默背过身,无视了身后控诉的目光和震天响的痛呼声。

        没关系的小鸟,中原老师揍人不疼。

        三子自动屏蔽了背景的‘配乐’,眼前浮现出恶灵在最后消失前的口型,那是——

        【“甘。”】

        ……为什么一个现代社会的怨灵,会知道她以前的名字?

        巧合吗?

        还是——

        沉思中,三子突然感到自己的脸上一温。

        一只大手从旁边伸来,隔着黑色的手套,帮她抹去了脸上不小心沾染上的恶灵血迹。

        “在想什么?”中原中也问道。

        三子抬头看了眼天色:“在想中原老师,演奏会是几点来着?我们是不是要迟到了?”

        中原中也低头看了眼手表。

        【18:37】

        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在第二秒时默契地一个牵手,一个撤去压制着考拉的重力。

        就在三子准备带着人瞬闪离开时,原本老实的考拉又故技重施。

        只不过,这一次,它没有逃走。

        小考拉在一个滑铲,躲过了中原中也抓的动作,一溜烟窜到三子的脚边。

        它‘啪叽’一下,踩在昏迷的恶魔玛门脸上,神情焦急地伸出爪子,用力拍着少女的裙角,示意她低头,看它背上的小提琴。

        “噜噜!!噜噜噜!!”

        “这把琴……”

        三子蹲下身,仔细打量着乐器的琴身。

        这把小提琴已经很旧了,经年失修,琴身的油漆斑驳,只剩下一层黯淡的光泽。

        唯有面板上的四根琴弦,依然明亮如初,像是正在消耗所剩无几的寿命,等待某一个合奏时刻的来临。

        红发少女将指腹按在琴弦上,停留片刻后,她仰起脸,看向了一旁耐心等待的中原中也,

        “抱歉,中原老师,可以再稍微耽误一点时间吗?”

        中原中也伸出手,指尖轻柔地碰了下三子的脸颊,放缓的声线里隐约透着一股纵容的笑意,

        “我今天的时间都是你的,由你安排。”

        三子微微一愣,随后抓住脸颊边的手指,跟着笑起来,

        “那么,行程变更,让我们先去接另一位演奏会的主角吧。”

        三子在小考拉递来的小提琴上,看到了一段记忆。

        伴随着欢快的口风琴乐曲,是一个名为宫园薰的少女,在最后四月的春色里,一些琐碎而平常的小事。

        从桥上跳进河水时的冰凉、和电车赛跑时认为自己一定可以赢的傻气、没有吃完的卡纳蕾,还有——

        璀璨的星空下,始终不曾褪色的,与黑发的钢琴少年合唱的小星星。

        可以传达到吗?

        如果能够传达到的话——

        【拜托你了鬼差大人,别让他就这样,一个人走掉。】

        世间总有各式各样奇妙的故事。

        有睡梦时,重新见到故去的亲人眷恋笑容。

        也有徘徊于现世的思念,在感应到喜欢之人最后弥留的时间,借着无数的因缘的力量,再次回到老去的少年身边。

        宫园薰与有马公生有一个约定。

        ——绝对不可以忘了她。

        如果记忆清零的话,任性的大小姐,一定会气得化身怨灵,来找他算账吧。

        【但是宫园,我就要忘了你了……你会来找我吗?】

        樱花纷飞的公园内,坐在长椅上的演奏家关上了不断震动嗡鸣的手机,安静地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衰弱来得比想象中更快。

        都说动物能够感知自己的死亡,在这一点上,人类其实也是一样的。

        当这一刻真的来临时,人的听觉会变得出奇的敏锐。

        听到体内的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混着不断变缓的倒计时节拍。

        虽然很对不起小林君,但是,就让他稍稍任性一次吧。

        当所有人都在为演奏会做着调试准备时,有马公生一个人悄悄避过了工作人员,离开了忙碌的后台,打车来到了车站边的公园。

        大大的儿童滑梯,扇动翅膀的白鸽,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

        有马公生将小孩遗落的口风琴捡起,用袖口将吹管擦拭干净。

        他闭上眼,轻轻吸了口气,仰起头奏响了记忆中的乐曲。

        口风琴嘹亮欢乐的旋律在无人的公园内回响,被风远远地送起,传入飞翔的白鸽耳中。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地时,有马公生似乎听到了一声很轻的‘啪’的响声。

        刮来的春风里似乎突然多了一个气息,带着可露丽的甜香,怀念得让人几乎要落下眼泪。

        有马公生按着琴键的手指,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他仿佛害怕惊扰,又像是梦境一般,屏住呼吸,缓缓睁开了双眼。

        一缕金色的发丝落进他的目光。

        “有马公生君。”

        穿着长裙的金发小提琴手正站在他面前,像记忆中那样,活力充沛地叉着腰,低头望着他。

        有马公生怔愣地仰头,呆呆地注视眼前仿若从未老去的少女。

        很久很久之后,他的脸上缓缓浮现出一个笑容。

        演奏家没有说话,只是举起手中的口风琴示意了一下,如同坐在舞台上的钢琴椅上般,向拿着小提琴的金发少女摊开手掌,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金发的小提琴手会意地笑了起来。

        她侧身架起琴身脱漆的乐器,琴弓扬起。

        在静默的一秒后,嘹亮的口风琴与悦耳的提琴音,默契地同时奏响。

        ハトと少年,一如同他们的初次相遇。

        ……

        …………

        公园外的樱花树下,三子与中原中也并排站在一起,静静聆听着远处最后的合奏。

        棕毛的考拉幼崽趴在树干上,不停地用短短的前肢抹着眼泪。

        三子仰起头,粉白的樱花瓣从树上落下,顺着她的目光,缓缓掉在了她的鼻尖上。

        柔柔的,有点痒。

        红发少女抬起手想要拂去,却有一只手先一步伸来,替她捻去了脸上的花瓣。

        三子下意识闭上眼,当那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离开时,红发少女睁开眼睛,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对上一双钴蓝色的瞳眸。

        两人的距离靠得很近,几乎可以听到彼此呼吸的声音。

        四目相对之间,三子像是落进了一片澄澈的蓝色海洋,隐约间,少女似乎又听到了那个细碎的声响。它顺着跳动的心脏往外迸发,在全身的血管里汩汩流淌,慢慢将骨上的皮肤熨烫。

        有那么一瞬间,三子发现整个世界似乎都亮了起来。

        连雪花般四散在风里的樱花花瓣,都染上了明亮的色彩。

        于是不期然间,曾在那部老旧的小提琴里,听到的某个零碎的声音,又毫无预兆地跳了出来。

        它伴随着口风琴与小提琴合奏的恋音,在少女的脑中徐徐响起。

        【——那样的感情,是真的存在的!】

        【“和他相遇的瞬间,感觉整个人生就改变了。”】

        【“所见所闻所感,目之所及,全都开始有了色彩,全世界都开始闪闪发光,这就是喜欢啊。”】

        ……

        ……喜欢?

        合奏的恋音还在耳边回响,就像是一阵不设防的清风,‘呼’的一下,将笼罩在三子眼前的迷雾吹散,露出了背后的真容。

        一树的樱花盛开,如一片一片飘落的白雪,赭发蓝眼的少年在树下,侧头专注地朝自己看来。

        完了——她好像——

        三子看着中原中也,一个念头在三子的脑中浮现,从未像此刻一样,清晰地可怕。

        染成橘色的天空在头顶呼吸,白色的鸽子拍打着翅膀,落在开花的枝头。

        红发的鬼差少女双目一动未动地,注视着中原中也。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一般,她带着明悟的表情,缓缓从梦境里醒了过来。

        是吗?

        原来是这么回事吗?

        三子垂下眼睫,伸手轻轻拽住了赭发黑手党的袖口边缘,

        “中原老师。”

        “什么?”少年温和的声音在树林间响起,落在少女的耳中,比羽毛更加柔软。

        三子张了张口,脸上的神态,像极了站在铺满了鲜花和糖果的陷阱边,小心翼翼伸脚试探的小鹿。

        她望着赭发黑手党,小声询问,

        “中原老师,我可以,喊你‘中也’吗?”

        与此同时,某个隐蔽的角落

        现世遛狗的辅佐官老父亲‘啧’的一声,不小心凹断抓在手里的恶魔角,猛地从草丛里站了起来,拎着狼牙棒就要往树林里冲。

        被身后的小白一把咬住衣服下摆。

        “冷静啊鬼灯大人!!不可以对现世的人出手啊啊啊!!”

        “……喂!eu地狱的辅佐,你别看着,倒是来帮忙啊!”

        小白手忙脚乱地回头帮救援,结果这一声不喊还好,一出口,直接叫醒了正满脸呆滞的金发恶魔。

        玛门沉寂了一秒,突然‘嗷’地惨叫,捂住了断掉的角角,哭得仿佛一个六百多岁的败犬。

        真正的狗狗小白:“……算了,你比较惨。”

        恋情啊,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它顺着跳动的心脏往外迸发,在全身的血管里汩汩流淌,慢慢将骨上的皮肤熨烫。

        有那么一瞬间,三子发现整个世界似乎都亮了起来。

        连雪花般四散在风里的樱花花瓣,都染上了明亮的色彩。

        于是不期然间,曾在那部老旧的小提琴里,听到的某个零碎的声音,又毫无预兆地跳了出来。

        它伴随着口风琴与小提琴合奏的恋音,在少女的脑中徐徐响起。

        【——那样的感情,是真的存在的!】

        【“和他相遇的瞬间,感觉整个人生就改变了。”】

        【“所见所闻所感,目之所及,全都开始有了色彩,全世界都开始闪闪发光,这就是喜欢啊。”】

        ……

        ……喜欢?

        合奏的恋音还在耳边回响,就像是一阵不设防的清风,‘呼’的一下,将笼罩在三子眼前的迷雾吹散,露出了背后的真容。

        一树的樱花盛开,如一片一片飘落的白雪,赭发蓝眼的少年在树下,侧头专注地朝自己看来。

        完了——她好像——

        三子看着中原中也,一个念头在三子的脑中浮现,从未像此刻一样,清晰地可怕。

        染成橘色的天空在头顶呼吸,白色的鸽子拍打着翅膀,落在开花的枝头。

        红发的鬼差少女双目一动未动地,注视着中原中也。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一般,她带着明悟的表情,缓缓从梦境里醒了过来。

        是吗?

        原来是这么回事吗?

        三子垂下眼睫,伸手轻轻拽住了赭发黑手党的袖口边缘,

        “中原老师。”

        “什么?”少年温和的声音在树林间响起,落在少女的耳中,比羽毛更加柔软。

        三子张了张口,脸上的神态,像极了站在铺满了鲜花和糖果的陷阱边,小心翼翼伸脚试探的小鹿。

        她望着赭发黑手党,小声询问,

        “中原老师,我可以,喊你‘中也’吗?”

        与此同时,某个隐蔽的角落

        现世遛狗的辅佐官老父亲‘啧’的一声,不小心凹断抓在手里的恶魔角,猛地从草丛里站了起来,拎着狼牙棒就要往树林里冲。

        被身后的小白一把咬住衣服下摆。

        “冷静啊鬼灯大人!!不可以对现世的人出手啊啊啊!!”

        “……喂!eu地狱的辅佐,你别看着,倒是来帮忙啊!”

        小白手忙脚乱地回头帮救援,结果这一声不喊还好,一出口,直接叫醒了正满脸呆滞的金发恶魔。

        玛门沉寂了一秒,突然‘嗷’地惨叫,捂住了断掉的角角,哭得仿佛一个六百多岁的败犬。

        真正的狗狗小白:“……算了,你比较惨。”

        恋情啊,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它顺着跳动的心脏往外迸发,在全身的血管里汩汩流淌,慢慢将骨上的皮肤熨烫。

        有那么一瞬间,三子发现整个世界似乎都亮了起来。

        连雪花般四散在风里的樱花花瓣,都染上了明亮的色彩。

        于是不期然间,曾在那部老旧的小提琴里,听到的某个零碎的声音,又毫无预兆地跳了出来。

        它伴随着口风琴与小提琴合奏的恋音,在少女的脑中徐徐响起。

        【——那样的感情,是真的存在的!】

        【“和他相遇的瞬间,感觉整个人生就改变了。”】

        【“所见所闻所感,目之所及,全都开始有了色彩,全世界都开始闪闪发光,这就是喜欢啊。”】

        ……

        ……喜欢?

        合奏的恋音还在耳边回响,就像是一阵不设防的清风,‘呼’的一下,将笼罩在三子眼前的迷雾吹散,露出了背后的真容。

        一树的樱花盛开,如一片一片飘落的白雪,赭发蓝眼的少年在树下,侧头专注地朝自己看来。

        完了——她好像——

        三子看着中原中也,一个念头在三子的脑中浮现,从未像此刻一样,清晰地可怕。

        染成橘色的天空在头顶呼吸,白色的鸽子拍打着翅膀,落在开花的枝头。

        红发的鬼差少女双目一动未动地,注视着中原中也。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一般,她带着明悟的表情,缓缓从梦境里醒了过来。

        是吗?

        原来是这么回事吗?

        三子垂下眼睫,伸手轻轻拽住了赭发黑手党的袖口边缘,

        “中原老师。”

        “什么?”少年温和的声音在树林间响起,落在少女的耳中,比羽毛更加柔软。

        三子张了张口,脸上的神态,像极了站在铺满了鲜花和糖果的陷阱边,小心翼翼伸脚试探的小鹿。

        她望着赭发黑手党,小声询问,

        “中原老师,我可以,喊你‘中也’吗?”

        与此同时,某个隐蔽的角落

        现世遛狗的辅佐官老父亲‘啧’的一声,不小心凹断抓在手里的恶魔角,猛地从草丛里站了起来,拎着狼牙棒就要往树林里冲。

        被身后的小白一把咬住衣服下摆。

        “冷静啊鬼灯大人!!不可以对现世的人出手啊啊啊!!”

        “……喂!eu地狱的辅佐,你别看着,倒是来帮忙啊!”

        小白手忙脚乱地回头帮救援,结果这一声不喊还好,一出口,直接叫醒了正满脸呆滞的金发恶魔。

        玛门沉寂了一秒,突然‘嗷’地惨叫,捂住了断掉的角角,哭得仿佛一个六百多岁的败犬。

        真正的狗狗小白:“……算了,你比较惨。”

        恋情啊,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它顺着跳动的心脏往外迸发,在全身的血管里汩汩流淌,慢慢将骨上的皮肤熨烫。

        有那么一瞬间,三子发现整个世界似乎都亮了起来。

        连雪花般四散在风里的樱花花瓣,都染上了明亮的色彩。

        于是不期然间,曾在那部老旧的小提琴里,听到的某个零碎的声音,又毫无预兆地跳了出来。

        它伴随着口风琴与小提琴合奏的恋音,在少女的脑中徐徐响起。

        【——那样的感情,是真的存在的!】

        【“和他相遇的瞬间,感觉整个人生就改变了。”】

        【“所见所闻所感,目之所及,全都开始有了色彩,全世界都开始闪闪发光,这就是喜欢啊。”】

        ……

        ……喜欢?

        合奏的恋音还在耳边回响,就像是一阵不设防的清风,‘呼’的一下,将笼罩在三子眼前的迷雾吹散,露出了背后的真容。

        一树的樱花盛开,如一片一片飘落的白雪,赭发蓝眼的少年在树下,侧头专注地朝自己看来。

        完了——她好像——

        三子看着中原中也,一个念头在三子的脑中浮现,从未像此刻一样,清晰地可怕。

        染成橘色的天空在头顶呼吸,白色的鸽子拍打着翅膀,落在开花的枝头。

        红发的鬼差少女双目一动未动地,注视着中原中也。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一般,她带着明悟的表情,缓缓从梦境里醒了过来。

        是吗?

        原来是这么回事吗?

        三子垂下眼睫,伸手轻轻拽住了赭发黑手党的袖口边缘,

        “中原老师。”

        “什么?”少年温和的声音在树林间响起,落在少女的耳中,比羽毛更加柔软。

        三子张了张口,脸上的神态,像极了站在铺满了鲜花和糖果的陷阱边,小心翼翼伸脚试探的小鹿。

        她望着赭发黑手党,小声询问,

        “中原老师,我可以,喊你‘中也’吗?”

        与此同时,某个隐蔽的角落

        现世遛狗的辅佐官老父亲‘啧’的一声,不小心凹断抓在手里的恶魔角,猛地从草丛里站了起来,拎着狼牙棒就要往树林里冲。

        被身后的小白一把咬住衣服下摆。

        “冷静啊鬼灯大人!!不可以对现世的人出手啊啊啊!!”

        “……喂!eu地狱的辅佐,你别看着,倒是来帮忙啊!”

        小白手忙脚乱地回头帮救援,结果这一声不喊还好,一出口,直接叫醒了正满脸呆滞的金发恶魔。

        玛门沉寂了一秒,突然‘嗷’地惨叫,捂住了断掉的角角,哭得仿佛一个六百多岁的败犬。

        真正的狗狗小白:“……算了,你比较惨。”

        恋情啊,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它顺着跳动的心脏往外迸发,在全身的血管里汩汩流淌,慢慢将骨上的皮肤熨烫。

        有那么一瞬间,三子发现整个世界似乎都亮了起来。

        连雪花般四散在风里的樱花花瓣,都染上了明亮的色彩。

        于是不期然间,曾在那部老旧的小提琴里,听到的某个零碎的声音,又毫无预兆地跳了出来。

        它伴随着口风琴与小提琴合奏的恋音,在少女的脑中徐徐响起。

        【——那样的感情,是真的存在的!】

        【“和他相遇的瞬间,感觉整个人生就改变了。”】

        【“所见所闻所感,目之所及,全都开始有了色彩,全世界都开始闪闪发光,这就是喜欢啊。”】

        ……

        ……喜欢?

        合奏的恋音还在耳边回响,就像是一阵不设防的清风,‘呼’的一下,将笼罩在三子眼前的迷雾吹散,露出了背后的真容。

        一树的樱花盛开,如一片一片飘落的白雪,赭发蓝眼的少年在树下,侧头专注地朝自己看来。

        完了——她好像——

        三子看着中原中也,一个念头在三子的脑中浮现,从未像此刻一样,清晰地可怕。

        染成橘色的天空在头顶呼吸,白色的鸽子拍打着翅膀,落在开花的枝头。

        红发的鬼差少女双目一动未动地,注视着中原中也。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一般,她带着明悟的表情,缓缓从梦境里醒了过来。

        是吗?

        原来是这么回事吗?

        三子垂下眼睫,伸手轻轻拽住了赭发黑手党的袖口边缘,

        “中原老师。”

        “什么?”少年温和的声音在树林间响起,落在少女的耳中,比羽毛更加柔软。

        三子张了张口,脸上的神态,像极了站在铺满了鲜花和糖果的陷阱边,小心翼翼伸脚试探的小鹿。

        她望着赭发黑手党,小声询问,

        “中原老师,我可以,喊你‘中也’吗?”

        与此同时,某个隐蔽的角落

        现世遛狗的辅佐官老父亲‘啧’的一声,不小心凹断抓在手里的恶魔角,猛地从草丛里站了起来,拎着狼牙棒就要往树林里冲。

        被身后的小白一把咬住衣服下摆。

        “冷静啊鬼灯大人!!不可以对现世的人出手啊啊啊!!”

        “……喂!eu地狱的辅佐,你别看着,倒是来帮忙啊!”

        小白手忙脚乱地回头帮救援,结果这一声不喊还好,一出口,直接叫醒了正满脸呆滞的金发恶魔。

        玛门沉寂了一秒,突然‘嗷’地惨叫,捂住了断掉的角角,哭得仿佛一个六百多岁的败犬。

        真正的狗狗小白:“……算了,你比较惨。”

        恋情啊,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198873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