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96章 Episode 96 直球害羞型选手

第96章 Episode 96 直球害羞型选手


正所谓,  书到用时方恨少,这句话放在情窦初开的恋爱白痴身上,也是一样的。

        距离情人节的演奏会,  已经过去了一星期。

        然而即使是现在,  某个红发少女每次一想起当时的画面,就忍不住头顶冒烟地抓头发,  一边抓狂大叫,  一边满脸通红地往桌面撞。

        那眼熟的姿势,  倒是与现世的成年人们,  回忆起过去黑历史时羞愤欲死的表情,  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不过,三子的这个情况,  还要稍微复杂一点。

        “啊啊啊啊啊!!!什么叫做‘我能不能喊你中也’,太羞耻了,太奇怪了!中原老师绝对被吓到了!”

        “谁来,  把时间倒回去啊啊啊!”

        现在冷静地回想起来,  三子觉得当时的自己,  绝对是鬼迷心窍了,才会不过脑地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

        中原老师会觉得唐突吗?

        会不会觉得被冒犯?

        话又说回来,  对重要的友人动心也太过分了!这不就是现世里常说的,兔子吃窝边草吗!

        无数奇怪的担忧和踌躇,如同锅内烧开的沸水泡泡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地咕噜咕噜往外冒。

        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莫名情绪在少女的胸口激荡,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更要强烈。

        想要见他,  又不想要见他。

        既雀跃,  又掺杂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抗拒。

        敏锐的第六感在不断向鬼差少女发出警告的信号,  不可以再去想,  不可以再靠近。

        否则就会像被蜘蛛丝缚住的猎物一样,被恶灵上身的倒霉蛋一样,变得患得患失,变得不像是自己。

        这种钝刀子磨肉似的拉扯,纠结的情绪,成功让三子脑袋宕机,下意识想再次向可靠的父亲求助。

        但是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三子发现自己对着鬼神辅佐官严阵以待的脸时,竟然说不出口。

        明明在不久以前,还可以毫无顾忌的寻求答案,但当谜底真的揭露了之后,红发少女反而不知道,怎么和父亲描述自己乱成麻花的心情。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

        直觉告诉三子,为了中原老师的性命着想,她还是别去找爸爸寻求指导意见比较好。

        顺便一说,关于怀疑自己中邪这点,

        在回到地狱的第二天,某个鬼差少女还真的跑了一趟天国的桃花源,向种花家有名的祥瑞之兽白泽,提出驱邪的要求。

        听到这话的桃太郎,忍不住怀疑人生:“……三子大人,您好像自己就是鬼吧?”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三子:“……啊,还真是。”

        倒是旁边的某个老中医,直接捂着肚子滚到了地上,疯狂拍地,笑得震天响。

        就差没欢乐地,把地面锤烂。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那个抖s女儿控也有今天!”

        “活该!哈哈哈哈!”

        “啊,好想看看那家伙现在的表情,我绝对能就着吃下十碗饭!”

        “白泽大人,你笑得太过分了!三子大人还在这里啊!”

        汉方屋唯一的良心,桃太郎简直要看不下去了。

        这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您一个祥瑞做出来真的没有问题吗!

        最重要的是,直觉告诉桃太郎,再不阻止笨蛋上司的话,绝对会倒大霉的。

        某个鬼差执行官都直勾勾地盯着您看了啊!

        一副认真记录对话,回去就和老父亲商量,怎么让您遭天谴地盯着您看了啊!

        “啊抱歉抱歉,一时没忍住。”

        终于笑够了的白泽扶着药桌,从地上站起来。

        他拍了拍衣服下摆,看向三子,嗓音里还带着没有完全褪去的笑意,

        “三子酱,我可以打包票,你这个症状既不是生病也不是中邪,只是单纯的春心萌动哦,春心萌动。”

        “要解决的话,其实也很简单。”

        白泽拍了拍少女的肩膀,用清爽的表情说出了不得了的话,

        “现在就去现世,把让你产生这感觉的人敲晕,捆在床上【哔——】然后【兹——】再然后【啦——】几次就可以了,保证药到病重。”

        三子面无表情:“白泽叔叔,虽然后面全都消音了,我没听清楚你在说什么。但是直觉告诉我,你在出馊主意,等着看戏而已。”

        被揭穿了小心思的老中医一点也不心虚,反而摇着食指意味深长地说道,

        “嘁嘁嘁,你还是太甜了啊三子酱。”

        “要知道只有男人才最了解男人的,说不定刚才的‘药方’,也是对方超期待的哦!”

        红发少女表示,我信你个鬼。

        “中原老师才不是这种人呢,而且话又说回来……”

        三子越说越小声,到后面直接垮下了肩膀,嘴型都变成了‘m’的形状。

        “按照现世《恋爱宝典》的说法,我现在是‘单相思’。”

        再加上她这几天,从网络上翻到的各种诸如——

        【“我把你当挚友你尽然心怀不轨?!”】

        【“更进一步,连朋友都没得做!”】

        【“谁说男女就没有纯真的羁绊和友情!吃窝边草的滚出”】

        之类的科普知识帖,三子的心情更加灰暗。

        “单相思啊……”

        白泽摸着下巴,注视着兀自苦恼的红发少女,突然对那个叫做‘中原老师’的家伙充满了同情。

        虽然不知道前因后果,但是从三子现在的表现来看,那个‘中原老师’没耗费心思,用尽手段连番引导,他白泽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别看三子酱一副好脾气又好说话的样子,她可是被地狱的狱卒,在暗地里戏称为‘绝对无法被攻略的天上钢板’。

        单论倒在第一轮‘刻板印象’上的,就不知凡几。

        听说不久以前,某个eu地狱的二把手辅佐,就是如丧考妣地一张脸,捧着心碎的少男心(?)风雨飘摇地回了西洋。

        嗯,带着他那第六十七封,没寄出的挑战信。

        能让钢板开花,单就这份毅力和勇气,同为男人的白泽,都忍不住敬佩地竖起大拇指。

        当然,那位少年死后来地狱的场面,一定也会很精彩就是了。

        这边白泽正脑内疯狂风暴,各种吃瓜,另一边三子‘啊’地一声,想起了正事,

        “对了白泽叔叔,之前爸爸下单的药好了吗?”

        “嗨嗨,绝对是如假包换的正品哦!”

        “谢谢。”

        三子小心地接过装着药物的瓶子,想起鬼灯额外的交代又补充了一句,

        “另外,我还需要几颗药用的雪莲。”

        白泽回想了一下雪莲的生长位置,痛快地点头,

        “那个的话就在桃林的另一边,三子酱你等等,我去拔点回来。”

        桃太郎:“啊,杂事的话,就由我来……”

        “没关系,没关系。”

        某位瑞兽笑眯眯地打开门,一蹦一跳地往外走,“今天我心情好,就当是庆祝了~”

        上司都这么说了,作为助手的他当然不会有意见。

        不过……

        桃太郎望着白泽哼着歌走远的背影,突然觉得这副画面怎么好像有点眼熟?

        某个经典的‘瑞兽堕入奈落’的记忆从脑中蹦出。

        桃太郎的嘴角一抽,突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尤其是这种预感,在他转头看到红发少女煞有介事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台相机时,瞬间到达了顶峰。

        桃太郎的眼角抽搐:“那个……三子大人,这个相机是?”

        “啊,这个?”

        三子将相机调好焦距,对准了白泽的背影,啪叽一声按下,

        “爸爸说,这是为了感谢白泽叔叔帮忙炼药,特意和哆来b梦借的超好用道具哦!”

        “说是能从根本上,实现白泽叔叔每日和可爱妹子贴贴的愿望。”

        让白泽大人,每时每刻和可爱妹子贴贴?

        他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桃太郎看一眼相机,又看一眼上司的背影,欲言又止。

        果然,他的预感成真了。

        随着相机快门‘咔擦’一声响起,三子和桃太郎发现,远处包着头巾的黑发青年突然摔了一跤。

        等到他捂着额头爬起来时,身上胸口处的扣子‘噗呲’一声,崩开了。

        用一句话形容他的状态,就是——

        平坦的胸口多了两团东西,腰下的地方少了一点东西。

        白泽(♀):“啊啊啊啊——!”

        三子:“……”

        桃太郎:“……这还真是,从根本上解决了啊。”

        “三子大人。”

        “嗯?”

        “这道具有时间限制吗?”

        “唔。”三子低头翻说明书,

        “书上说,只要坚持对月倒立七七四十九天,就可解。”

        桃太郎:“……”

        不愧是鬼灯大人。

        看起来,白泽叔叔这里,是得不到有用的指导建议了。

        三子惆怅地叹了口气。

        那么问题来了,除了亡者之外,她认识的人里面,还有非单身,能给指导的人选吗?

        最好是女性。

        答案是,还真有。

        ——“所以,这就是你凌晨三点闯入妾身府邸,把我从被窝里拖出来的理由?”

        地狱大烧处宫殿内

        前第一辅佐官伊邪那美尊眯着眼,目光和善地盯着面前抓住脑袋,哈哈傻笑的红发少女。

        “……算了,听起来似乎是件有趣的事,妾身就勉为其难指导你一番好了。”

        某个黄泉女王嘴上不太情愿,实际上行动相当诚实,火速端着茶水、果盘和瓜子,在三子的面前坐了下来。

        没办法,隐退之后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

        难得有个八卦自己捧着瓜,跳进了她的院子,伊邪那美哪有不切的道理。

        “说说看,那个少年是怎么回答的?”

        怎、怎么回答的?

        三子回忆起当时的场面,不知道想到什么,脸颊微微泛红。

        她单手握成拳,在嘴边咳嗽了一声,心跳加速的移开视线。

        然后在伊邪那美愈加期待的目光中,小小声蹦出一句话,

        “中原老师说,可、可以。”

        哦,可以。

        伊邪那美点了点头,摆出了过来人的端庄严谨姿势,准备迎接下文。

        结果十秒钟过去了,对面的红发少女一个多余的字都没再蹦出来。

        反而很自觉地咬着小甜饼,眨巴着眼睛看着她,一副乖巧等指导的样子。

        伊邪那美尊,仿佛听到了瓜没熟,碎掉的声音,

        “……就,没了?就这样?!”

        实际上,当然不止如此。

        只不过介于某个恋爱白痴的视角关系,黄泉女王自然得不到更丰富的答案。

        伊邪那美沉默了片刻,突然拍桌站起身,气势汹汹地拐进房间。

        片刻后,黄泉女王从里屋搬出了一面镜子,‘duang’的一声按在了桌上。

        巨大的力道,让桌上的茶具都跟着往上跳了跳。

        看清眼前的东西后,三子嘴里的小甜饼顿时‘吧唧’一下,掉了下来,

        “……八咫镜?!”

        红发少女知道这面镜子。

        它是与草薙剑、八尺琼勾玉并称为霓虹传说中的三大神器之一。

        据说拥有照见一切世间真实的力量——

        然后就被伊邪那美,用来当录影机使了。

        虽、虽然很震撼,但完全感动不起来怎么回事?

        三子默默咽下嘴里的小饼干:“啊!突、突然想起来房间的被炉没关,伊邪那美尊,恕我失陪……”

        “站住。”

        一只手臂伸来,揪住红发少女的后衣领,“现在是地狱的夏天,哪儿来的被炉?”

        “你!把手放上来!”

        三子,三子不敢动,老实把手搭在了八咫镜上。

        沉睡的八咫镜被唤醒。

        澄澈的镜面荡开一层水光般的波纹,逐渐映出数天以前,三子与中原中也在公园樱花林中的后续。

        “中原老师,我可以,喊你‘中也’吗?”

        镜中的红发少女,话甫一出口,不等对方反应,自己率先露出了惊吓的表情。

        “不!那个……我的意思是,想要和中原老师更亲……不是!总、总之就是……”

        红发少女努力解释。

        但不知为什么,嘴巴就好像不受控制一样,不停地吐露出奇怪的话。

        三子慌乱地摆着手,两眼急得蚊香似的直转圈,已经完全不敢去看中原中也的表情了。

        到最后,她干脆伸手,掩耳盗铃似地捂住嘴巴,转开头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可是感情就像咳嗽,是藏不住的。

        红发的鬼差遮住了嘴巴,心意却祖母绿双瞳里溢了出来,瞳眸似闪动着水光。

        强烈的羞意,让少女一路从脸红到了脖子,连锁骨都泛着一层晶莹的粉色,在露肩礼服的设计下,显得尤为明显。

        樱花林内安静极了。

        远处合奏的琴音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只有风从树梢拂过。

        白鸽拍打着翅膀落在花开的枝头,无意间将一朵摇摇欲坠地粉白色花瓣从枝上撞下,轻飘飘地落在三子染满了红晕的侧颈上,停在锁骨的凹陷处。

        镜子外

        三子‘呜!’的一声,不忍直视般闭上眼睛,额头重重地磕在了桌上。

        一副被‘黑历史’羞耻得不敢多看一眼的表情。

        害羞到要抓狂的鬼差,移开了目光。

        但是同为旁观者的伊邪那美,却透过镜子,清晰地看清了那名赭发黑手党的眼中,一瞬涌出了怎样汹涌激烈的可怕感情。

        像是喜悦的凶兽,终于等到了猎物的靠近。

        想要咬住少女的后脖颈,逼迫她转过脸,不留任何空间和余地,攥着她伶仃的手腕,将她一同扯进花和糖果伪装的陷阱里。

        即使是生涩地哭出来,也必须忍耐着,承受更多。

        这绝对不是什么可以列入甜蜜初恋之类的,酸酸涩涩的粉红情感。

        也绝对不适合,某个刚刚开窍的,恋爱白痴。

        被发现的话,绝对会缩起来,逃走吧。

        很显然,镜中的赭发少年明显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他停住了向三子伸出的手,转而克制地、轻轻地将手掌,放在了红发少女的头顶。

        即使他另一只藏在背后的手已经握紧,手背因为过于用力,而鼓起可怕的青筋,在黑色的手套上印出一条似有似无的褶皱。

        但是中原中也开口时,声音依旧不见破绽,在三子听来比二月的春风更加和煦。

        “三子。”

        “……做什么?”

        捂着嘴的红发少女肩膀微微一动,双目死死盯着地面的花瓣,打死不抬头。

        中原中也没有勉强的意思,反而宽容地轻笑一声:“要喊一声试试吗?”

        “……”

        “…………”

        三子没有说话。

        赭发黑手党依旧耐心地、耐心地忍耐着。

        直到趴在树干上的‘隐身’的小考拉,都恨不得蹦下来,踢一jio红发少女快进时,

        三子终于开口,压低的声音从松开的指缝中漏出,乘着春风飘入中原中也的耳中——

        “……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的笑容一下僵在了嘴角,脸上跟着浮现出复杂的神色。

        “为什么又加了‘老师’?”

        是啊,为什么呢?

        天咫镜外,伊邪那美也跟着疑惑地挑起眉。

        而后她就看到,镜中的红发少女眨了下眼睫,像是本能一样,想也没想地又一次脱口而出,

        “因为,称呼你‘中也’的人有很多,喊你‘中也老师’,只有我一个。”

        “我想成为最特别的。”

        ……

        …………

        八咫镜到这,就结束了回放。

        看完全程的伊邪那美,默默转过了头。

        她盯着趴在桌上,害羞得双耳发红,就差把脸也跟着埋进桌面里的三子。

        沉默了许久之后,黄泉女王平静地拿起盘子里的小甜饼,咬了一口。

        呸,狗粮味的。

        “三子啊……”

        “伊邪那美尊?”

        黄泉女王喝着狗粮味的茶水,冷漠地说道:“本来,妾身是打算把你丢出去的。”

        三子震惊抬头:“为什么啊?!”

        说好的给我过来人的指导呢!

        “不过转念一想,妾身又改变主意了。”

        伊邪那美尊停顿了一会儿,望着三子的目光中充满了意味深长的同情,

        “你根本不需要指导,照着现在内心的直觉去做就好,就是有一点——”

        “趁着现在多看一点书,补充一点必·要·的知识。”

        不然到时候,就真的要哭出来了。

        三子:“?”

        什么书?

        《恋爱宝典之教你拿下他,撩拨心弦版》吗?似有似无的褶皱。

        但是中原中也开口时,声音依旧不见破绽,在三子听来比二月的春风更加和煦。

        “三子。”

        “……做什么?”

        捂着嘴的红发少女肩膀微微一动,双目死死盯着地面的花瓣,打死不抬头。

        中原中也没有勉强的意思,反而宽容地轻笑一声:“要喊一声试试吗?”

        “……”

        “…………”

        三子没有说话。

        赭发黑手党依旧耐心地、耐心地忍耐着。

        直到趴在树干上的‘隐身’的小考拉,都恨不得蹦下来,踢一jio红发少女快进时,

        三子终于开口,压低的声音从松开的指缝中漏出,乘着春风飘入中原中也的耳中——

        “……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的笑容一下僵在了嘴角,脸上跟着浮现出复杂的神色。

        “为什么又加了‘老师’?”

        是啊,为什么呢?

        天咫镜外,伊邪那美也跟着疑惑地挑起眉。

        而后她就看到,镜中的红发少女眨了下眼睫,像是本能一样,想也没想地又一次脱口而出,

        “因为,称呼你‘中也’的人有很多,喊你‘中也老师’,只有我一个。”

        “我想成为最特别的。”

        ……

        …………

        八咫镜到这,就结束了回放。

        看完全程的伊邪那美,默默转过了头。

        她盯着趴在桌上,害羞得双耳发红,就差把脸也跟着埋进桌面里的三子。

        沉默了许久之后,黄泉女王平静地拿起盘子里的小甜饼,咬了一口。

        呸,狗粮味的。

        “三子啊……”

        “伊邪那美尊?”

        黄泉女王喝着狗粮味的茶水,冷漠地说道:“本来,妾身是打算把你丢出去的。”

        三子震惊抬头:“为什么啊?!”

        说好的给我过来人的指导呢!

        “不过转念一想,妾身又改变主意了。”

        伊邪那美尊停顿了一会儿,望着三子的目光中充满了意味深长的同情,

        “你根本不需要指导,照着现在内心的直觉去做就好,就是有一点——”

        “趁着现在多看一点书,补充一点必·要·的知识。”

        不然到时候,就真的要哭出来了。

        三子:“?”

        什么书?

        《恋爱宝典之教你拿下他,撩拨心弦版》吗?似有似无的褶皱。

        但是中原中也开口时,声音依旧不见破绽,在三子听来比二月的春风更加和煦。

        “三子。”

        “……做什么?”

        捂着嘴的红发少女肩膀微微一动,双目死死盯着地面的花瓣,打死不抬头。

        中原中也没有勉强的意思,反而宽容地轻笑一声:“要喊一声试试吗?”

        “……”

        “…………”

        三子没有说话。

        赭发黑手党依旧耐心地、耐心地忍耐着。

        直到趴在树干上的‘隐身’的小考拉,都恨不得蹦下来,踢一jio红发少女快进时,

        三子终于开口,压低的声音从松开的指缝中漏出,乘着春风飘入中原中也的耳中——

        “……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的笑容一下僵在了嘴角,脸上跟着浮现出复杂的神色。

        “为什么又加了‘老师’?”

        是啊,为什么呢?

        天咫镜外,伊邪那美也跟着疑惑地挑起眉。

        而后她就看到,镜中的红发少女眨了下眼睫,像是本能一样,想也没想地又一次脱口而出,

        “因为,称呼你‘中也’的人有很多,喊你‘中也老师’,只有我一个。”

        “我想成为最特别的。”

        ……

        …………

        八咫镜到这,就结束了回放。

        看完全程的伊邪那美,默默转过了头。

        她盯着趴在桌上,害羞得双耳发红,就差把脸也跟着埋进桌面里的三子。

        沉默了许久之后,黄泉女王平静地拿起盘子里的小甜饼,咬了一口。

        呸,狗粮味的。

        “三子啊……”

        “伊邪那美尊?”

        黄泉女王喝着狗粮味的茶水,冷漠地说道:“本来,妾身是打算把你丢出去的。”

        三子震惊抬头:“为什么啊?!”

        说好的给我过来人的指导呢!

        “不过转念一想,妾身又改变主意了。”

        伊邪那美尊停顿了一会儿,望着三子的目光中充满了意味深长的同情,

        “你根本不需要指导,照着现在内心的直觉去做就好,就是有一点——”

        “趁着现在多看一点书,补充一点必·要·的知识。”

        不然到时候,就真的要哭出来了。

        三子:“?”

        什么书?

        《恋爱宝典之教你拿下他,撩拨心弦版》吗?似有似无的褶皱。

        但是中原中也开口时,声音依旧不见破绽,在三子听来比二月的春风更加和煦。

        “三子。”

        “……做什么?”

        捂着嘴的红发少女肩膀微微一动,双目死死盯着地面的花瓣,打死不抬头。

        中原中也没有勉强的意思,反而宽容地轻笑一声:“要喊一声试试吗?”

        “……”

        “…………”

        三子没有说话。

        赭发黑手党依旧耐心地、耐心地忍耐着。

        直到趴在树干上的‘隐身’的小考拉,都恨不得蹦下来,踢一jio红发少女快进时,

        三子终于开口,压低的声音从松开的指缝中漏出,乘着春风飘入中原中也的耳中——

        “……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的笑容一下僵在了嘴角,脸上跟着浮现出复杂的神色。

        “为什么又加了‘老师’?”

        是啊,为什么呢?

        天咫镜外,伊邪那美也跟着疑惑地挑起眉。

        而后她就看到,镜中的红发少女眨了下眼睫,像是本能一样,想也没想地又一次脱口而出,

        “因为,称呼你‘中也’的人有很多,喊你‘中也老师’,只有我一个。”

        “我想成为最特别的。”

        ……

        …………

        八咫镜到这,就结束了回放。

        看完全程的伊邪那美,默默转过了头。

        她盯着趴在桌上,害羞得双耳发红,就差把脸也跟着埋进桌面里的三子。

        沉默了许久之后,黄泉女王平静地拿起盘子里的小甜饼,咬了一口。

        呸,狗粮味的。

        “三子啊……”

        “伊邪那美尊?”

        黄泉女王喝着狗粮味的茶水,冷漠地说道:“本来,妾身是打算把你丢出去的。”

        三子震惊抬头:“为什么啊?!”

        说好的给我过来人的指导呢!

        “不过转念一想,妾身又改变主意了。”

        伊邪那美尊停顿了一会儿,望着三子的目光中充满了意味深长的同情,

        “你根本不需要指导,照着现在内心的直觉去做就好,就是有一点——”

        “趁着现在多看一点书,补充一点必·要·的知识。”

        不然到时候,就真的要哭出来了。

        三子:“?”

        什么书?

        《恋爱宝典之教你拿下他,撩拨心弦版》吗?似有似无的褶皱。

        但是中原中也开口时,声音依旧不见破绽,在三子听来比二月的春风更加和煦。

        “三子。”

        “……做什么?”

        捂着嘴的红发少女肩膀微微一动,双目死死盯着地面的花瓣,打死不抬头。

        中原中也没有勉强的意思,反而宽容地轻笑一声:“要喊一声试试吗?”

        “……”

        “…………”

        三子没有说话。

        赭发黑手党依旧耐心地、耐心地忍耐着。

        直到趴在树干上的‘隐身’的小考拉,都恨不得蹦下来,踢一jio红发少女快进时,

        三子终于开口,压低的声音从松开的指缝中漏出,乘着春风飘入中原中也的耳中——

        “……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的笑容一下僵在了嘴角,脸上跟着浮现出复杂的神色。

        “为什么又加了‘老师’?”

        是啊,为什么呢?

        天咫镜外,伊邪那美也跟着疑惑地挑起眉。

        而后她就看到,镜中的红发少女眨了下眼睫,像是本能一样,想也没想地又一次脱口而出,

        “因为,称呼你‘中也’的人有很多,喊你‘中也老师’,只有我一个。”

        “我想成为最特别的。”

        ……

        …………

        八咫镜到这,就结束了回放。

        看完全程的伊邪那美,默默转过了头。

        她盯着趴在桌上,害羞得双耳发红,就差把脸也跟着埋进桌面里的三子。

        沉默了许久之后,黄泉女王平静地拿起盘子里的小甜饼,咬了一口。

        呸,狗粮味的。

        “三子啊……”

        “伊邪那美尊?”

        黄泉女王喝着狗粮味的茶水,冷漠地说道:“本来,妾身是打算把你丢出去的。”

        三子震惊抬头:“为什么啊?!”

        说好的给我过来人的指导呢!

        “不过转念一想,妾身又改变主意了。”

        伊邪那美尊停顿了一会儿,望着三子的目光中充满了意味深长的同情,

        “你根本不需要指导,照着现在内心的直觉去做就好,就是有一点——”

        “趁着现在多看一点书,补充一点必·要·的知识。”

        不然到时候,就真的要哭出来了。

        三子:“?”

        什么书?

        《恋爱宝典之教你拿下他,撩拨心弦版》吗?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195527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