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97章 Episode 97 下地狱吧,中也老师!

第97章 Episode 97 下地狱吧,中也老师!


地狱,  黄泉

        当三子正恍然大悟地翻开小a倾情提供的《恋爱宝典》,认真研究如何追求好友时,第五阎魔厅后殿内,  同样有两人没有睡。

        d伯爵送来的小考拉,给他们带来了重要的佐证。

        “你说,  有人在寻找能实现任何愿望的宝石?”

        黑发的鬼神辅佐官闻言,看向考拉幼崽。

        殿内装饰的烛火在辅佐官狭长的眼中摇曳,  明明是与往常一般无二的平稳语气,  却让某个棕毛幼崽背后一抖,感到了一股森森的鬼气。

        阎魔大王不得不提醒了一句:“鬼灯君!”

        控制一下气场啊鬼灯君,  这可是你最喜欢的考拉,  温和一点!

        没看到阿毛快要被你吓晕过去了吗!

        “失礼了。”鬼灯收起了周身的压迫感,将早已准备好的可露丽甜点推到考拉幼崽面前,  作为道歉,

        “这份想让对方堕入阿鼻地狱的想法不是针对你,  请不要在意。”

        阿毛:“……”

        谢谢,但它反而更害怕了。

        考拉幼崽抬起短短的前肢,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继续说道,

        “我也不太清楚他们的身份噜噜,不过在逃回伯爵店里时,我听到一个高个子在对电话里的大人物汇报噜噜。”

        “提到什么愿望宝石,为吾主献上,  祈求新生,  之类奇怪的话。”

        老实说,  阿毛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  也是一头雾水。

        本来,  它正舒舒服服地窝在前主人的别墅里,吃着铲屎官供奉的桉树叶,美滋滋地享受乡间的日光浴。

        除了前主人经常对着它的皮毛莫名脸红之外,阿毛对自己的宠物生涯还是很满意的。

        然而这份日常,在一个午后被无情地打破了。

        一群持·枪的雇佣兵突然破开了别墅的大门,报警器尖利的蜂鸣还没响起,就被他们砸成了碎渣。

        他们杀死了惊怒交加的屋主,将现场布置成了野兽袭击的样子。

        另一伙人则提着笼子,无视了屋内的保险柜,目标明确地走向了温室。

        彼时温室内,趴在桉树上打瞌睡的阿毛一个激灵,从梦里醒了过来。

        到吃饭时间了?

        棕毛的考拉幼崽睁开一双黑豆眼,一抬头,就猝不及防地对上了一张放大数倍的刀疤脸,和他手里的铁笼子。

        阿毛:“……”

        好棒,新鲜的下午茶没有了,还要被迫开始‘考拉快跑’的剧情。

        一只四月大的动物幼崽,对上十几个彪形大汉,根本占不到一点优势。

        更何况,对方可不比之后的某个赭发重力使心软,他们似乎只要活捉就可以,并不在乎会不会让幼崽受伤。

        如果不是关键时候,一把脱漆的小提琴突然从墙上砸下来,暴露了拐角处的侵入者,恐怕它那时就已经被一闷棍敲晕,塞进了铁笼里。

        那把小提琴似乎有点不寻常。

        它像是能感应到周遭的动静一样,帮助小考拉躲过了一次又一次地伏击。

        最后,考拉幼崽索性叼起小提琴,一起逃跑。

        那段可疑的对话,就是它藏在巷角的垃圾桶里时,无意中听见的。

        【愿望宝石?吾主?】

        小考拉眨了眨黑豆眼,用爪子轻轻碰了下背上的琴身,

        【喂,小提琴,你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东西?】

        可惜,小提琴不会说话,回答它的只有夜晚冷飕飕的凉风,和遮盖在它身上,臭掉的烂菜叶。

        阿毛觉得,它应该只是倒霉,不幸遇上了一群穷追猛打的偷猎者。

        毕竟它只是普通的考拉,没有阿天的幻术,也不是什么珍贵的奇种异兽,不至于碰上传言里的除妖师。

        直到小考拉拖着受伤的两条前腿,人类似的直着腿,凭借滑稽地站姿,一个滑铲从追捕人的腿间窜过,成功躲回伯爵店里时,

        它才发现,事情似乎没有它想得那么简单。

        这段时间,d伯爵店里售出的宠物,都遭受到了不明势力的围剿捕猎。

        闯空门、入屋行窃、抢匪……

        购买了宠物的屋主,暴毙家中的原因各有不同。

        唯一的共同点是,逃回店里的动物们,都说自己听到了‘实现愿望,吾主’之类的对话。

        这场围剿的背后,是一个有计划的组织。

        但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总不可能是d的宠物店,终于激起了哪个大佬的怒火,决定人工铲除了吧?

        香气缭绕的宠物店内,毛茸茸的幼崽们聚在一起好奇地窃窃私语。

        一只白色的狐狸甩着九尾,优雅地跳上沙发,将头放在了黑发青年的膝盖上。

        “d?”

        低沉音靡的声线从狐狸的喉咙里发出,九尾兽掀起眼皮,一双竖瞳看向青年,如同潋滟的金轮。

        d伯爵回过神,他垂下眼睫,修长的手指在九尾兽的下巴处轻轻挠了挠,妖异的面孔看不出除了平静之外的其他情绪,

        “一群冲着‘愿望’去的蠢货而已,这么多年了,都没能让他们的脑袋清醒一点。”

        愿望宝石?

        他们知道自己觊觎的是黄泉吗?

        不过……正好,这倒是个不错的消息,就当是卖那边地狱一个人情了。

        紫金异瞳的青年看向抱着小提琴的考拉,温柔地笑了起来。

        于是半个月后,某只倒霉的考拉幼崽,站在了霓虹地狱,阎魔大王和他的辅佐官面前。

        ……

        …………

        阎魔大王望着被不喜处主任领走的阿毛。

        直到两只动物狱卒的背影彻底消失之后,他才转头看向了辅佐官。

        一向被称为‘毫无威严’的圣诞老人面容难得绷起,透出少见的威势。

        “你怎么想,鬼灯君?”

        鬼灯没有说话。

        他起身走到档案架前,从里头抽出了三份引魂记录报告,放在了阎魔大王的案上。

        “这是——”

        阎魔大王打开卷宗,一串熟悉的字迹跳入他的眼中。

        是三子的笔触。

        这三份引魂报告,分别对应了红发的鬼差少女,这一年多来三次重大的任务。

        【sf864航班】

        【兵藤和尊,希望之轮】

        以及不久以前,刚刚结束的【纽约科技会展中心航天载具】

        “大王,有件事我从一开始就很在意。”

        案首下方,黑发的鬼神辅佐官站在侧席边上,长身而立,表情冷淡而冷静,乍看之下,似乎与往常的汇报并没有什么差别。

        但与对方共事了数百年的阎魔大王却知道,他的辅佐官正怒火中烧。

        世上真正可怕的,不是惊吓他人的勃然大怒,而是不显山露水的平静之下,连怒意都可以思索的理智冷静。

        有件事情,鬼灯从最开始就察觉到了异常。

        三子并不是以异能力为傲的性格。

        倒不如说,【众生愿】对她而言,完全是一个负担。

        在过去数百年的引魂工作中,红发少女都漂亮地解决了任务,尽管偶尔会有不得不动用异能力的时候,但绝对不会像这一年以来这么频繁。

        心存疑虑的辅佐官面上不显,但私底下开始研究三子的报告记录。

        “虽然我个人不喜欢‘假设’这样含糊不清的用语——”

        “但是大王,这里还请您假设一下,如果在第三个卷宗之中,小a没有觉醒人心,只是作为合格的程序,执行东条凛的命令,会发生什么?”

        会发生什么?

        阎魔大王翻开第三卷报告,扫过字里行间的信息,迅速推导出了另一种可能——

        “三子酱不会在展厅外遇见小a,她会直接进入蓝鲸号寻找三十五个亡者,却被固执的科学家拖住。”

        “人工智能会配合东条凛,点燃展厅内的恐慌,促使游客真正开始屠杀游戏。”

        而到了这时候,就算现场有工藤优作或是重力使在,也是自顾不暇。

        杰出的推理能够找到真相,强大的武力可以压制动乱,但它们都不能控制恐慌猜忌的人心。

        更不用说,那名重力使可不一定会出手阻止。

        阎魔大王的思绪逐渐清晰,语速也越来越快,

        “等到三子酱从蓝鲸号脱身,回到a2展厅时,东条凛已经——”

        “已经引爆了炸·弹。”

        鬼灯冷着脸,接上了阎魔大王的话,

        “到那时候,就没有了一小时的倒计时,爆·炸的余威会波及东条凛体内的黑·索金,直接带来范围更广的恐怖大爆·炸。”

        “半个纽约西岸,和数百万毫无准备的市民,会如同计划的那样,牵连其中。”

        届时,红发的鬼差少女会做什么?

        对三子的性格了如指掌的两人,几乎不需要思考,就能得出一个结论。

        ——她会再一次动用【众生愿】。

        现世无数的文学作品,都曾以人类的‘猜疑’、‘互相残害’作为灵感大书笔墨,从而诞生了无数脍炙人口的经典作品。

        但与此同时,同样有人看到了这背后的另一面——

        【无论历经多少个世纪,人类唯有在面临灭顶的灾难和求生时,会爆发出惊人的一致团结。】

        眼睁睁看着爆·炸降临的人们会想什么?

        将亲人从废墟里拖出来,把他的头放在膝盖上,无助地看着他们死去时,市民会想什么?

        在火场里遍寻不到孩子,只能抱着孩子的衣服痛哭的遗族们会想什么?

        ——为什么是我?

        ——救命?

        ——还是,找到罪魁祸首?

        不,都不是。

        他们只会有一个心愿——

        【让时光倒流,让死者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

        一滴冷汗从阎魔大王的额角滑落,如今,他的脸上已经做不出除了惊骇之外的表情,

        “这种事情——”

        “啊,可以实现的。”

        黑发辅佐官的声音冰冷,吐出的每个字,冷静到了极点,也愤怒到了极点——

        “只要是愿望,就可以实现。”

        即使是‘时光倒流,起死回生’这样完全破坏了现世与黄泉铁律,堪称灾难的愿望,一样可以实现。

        所有人都会受益,但打破规则的代价,都将由一个人承担。

        【异能力众生愿】,就是这种恶心的东西。

        “而最糟糕的是——”

        鬼神辅佐官开口,缓缓道出了最后一句,“鬼差不会死,我们也一定会倾尽全力救她。”

        直到三子的身体复原,足以进行下一次的‘工作’。

        大殿内安静极了,空气几乎凝结成冰。

        阎魔大王怔怔地与鬼灯对视良久,直到头顶的照明灯‘哔啵’地闪了一下,发出电流的细碎声,阎魔大王身体一震,像是被惊醒般,脑中划过一个猜想。

        “这三个引魂任务,是在对三子‘升级’?!”

        从航班幽灵的【境界】,到希望之轮的【时空长廊】,最后到纽约科技展厅的【时间倒流,起死回生】

        这是一步接着一步的‘升级’。

        有人在试探,三子异能力的底线。

        但会是谁?

        红发少女的异能力在地狱不算是秘密,但现世知情的人并不多,每一个都在地狱的监控下。

        如果还有漏网之鱼的话……

        阎魔大王想到了一个人选:“鬼灯君,三子酱生前的养母,明智市供述了吗?”

        “虽然开口了,但很可惜,没有得到太多有价值的信息。”

        鬼灯的话,让阎魔大王有点丧气,但紧接着,他又看见黑发辅佐官像是早有所准备一样,从宽大的袖口里拿出了一份报告,递了过来,

        “不过倒是挖出了不少有趣的东西。”

        “结合她的供述,和净琉璃镜的反映出的影像,明智市是被某个组织,又或者是宗教刻意安排到三子身边的‘教育人’。”

        “我循着当时的几个宗教亡者记录往上查,倒是发现了一个神秘的教会。”

        可惜时隔太久,小a在记录科里翻阅出来的资料中,相关的记载太少。

        那个教会实行了彻底的‘保密主义’,连教会里的人,都不清楚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哪些成员。

        每一次聚集的地点都是流动的,彼此的头上皆套着黑布。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个教会里的高级成员们,都是不折不扣的‘疯子’。

        “虽然那个‘首脑’藏得很深,几乎没有他的资料。”

        “但这也恰恰说明了一个问题。”

        能数百年、数千年的躲过地狱的眼睛,在审判录上毫无记载,只能说明一件事。

        要么,他从来没死过。

        要么,他不在霓虹地狱的管辖范围内。

        种花家拥有生死簿记载,不可能被他浑水摸鱼,那么,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一个人——

        “算算时间,玛门回去了有段日子了,eu地狱那边的回复也该到了。”

        “大王,”鬼神辅佐官抬起眼,对上首的地狱管理者提出了一个建议,

        “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我们可以提前做准备了。”

        “至于时机嘛——”

        鬼灯摸了摸下巴,缓缓说道,“就从马上要来的‘盂兰盆祭’开始吧。”

        盂兰节,一年中黄泉与现世界限最模糊的时候,正好可以把那小子找来,好好谈一谈。

        现世

        时隔数月,中原中也公寓的窗台上,再次冒出了一颗眼熟的红色脑袋。

        自觉通读了《恋爱宝典》,完全掌握了一切技巧的红发少女,自信满满地伸出手,胸有成竹地向赭发黑手党,发出了第一个约会邀请——

        “下地狱吧!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你再说一遍?”?!”

        从航班幽灵的【境界】,到希望之轮的【时空长廊】,最后到纽约科技展厅的【时间倒流,起死回生】

        这是一步接着一步的‘升级’。

        有人在试探,三子异能力的底线。

        但会是谁?

        红发少女的异能力在地狱不算是秘密,但现世知情的人并不多,每一个都在地狱的监控下。

        如果还有漏网之鱼的话……

        阎魔大王想到了一个人选:“鬼灯君,三子酱生前的养母,明智市供述了吗?”

        “虽然开口了,但很可惜,没有得到太多有价值的信息。”

        鬼灯的话,让阎魔大王有点丧气,但紧接着,他又看见黑发辅佐官像是早有所准备一样,从宽大的袖口里拿出了一份报告,递了过来,

        “不过倒是挖出了不少有趣的东西。”

        “结合她的供述,和净琉璃镜的反映出的影像,明智市是被某个组织,又或者是宗教刻意安排到三子身边的‘教育人’。”

        “我循着当时的几个宗教亡者记录往上查,倒是发现了一个神秘的教会。”

        可惜时隔太久,小a在记录科里翻阅出来的资料中,相关的记载太少。

        那个教会实行了彻底的‘保密主义’,连教会里的人,都不清楚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哪些成员。

        每一次聚集的地点都是流动的,彼此的头上皆套着黑布。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个教会里的高级成员们,都是不折不扣的‘疯子’。

        “虽然那个‘首脑’藏得很深,几乎没有他的资料。”

        “但这也恰恰说明了一个问题。”

        能数百年、数千年的躲过地狱的眼睛,在审判录上毫无记载,只能说明一件事。

        要么,他从来没死过。

        要么,他不在霓虹地狱的管辖范围内。

        种花家拥有生死簿记载,不可能被他浑水摸鱼,那么,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一个人——

        “算算时间,玛门回去了有段日子了,eu地狱那边的回复也该到了。”

        “大王,”鬼神辅佐官抬起眼,对上首的地狱管理者提出了一个建议,

        “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我们可以提前做准备了。”

        “至于时机嘛——”

        鬼灯摸了摸下巴,缓缓说道,“就从马上要来的‘盂兰盆祭’开始吧。”

        盂兰节,一年中黄泉与现世界限最模糊的时候,正好可以把那小子找来,好好谈一谈。

        现世

        时隔数月,中原中也公寓的窗台上,再次冒出了一颗眼熟的红色脑袋。

        自觉通读了《恋爱宝典》,完全掌握了一切技巧的红发少女,自信满满地伸出手,胸有成竹地向赭发黑手党,发出了第一个约会邀请——

        “下地狱吧!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你再说一遍?”?!”

        从航班幽灵的【境界】,到希望之轮的【时空长廊】,最后到纽约科技展厅的【时间倒流,起死回生】

        这是一步接着一步的‘升级’。

        有人在试探,三子异能力的底线。

        但会是谁?

        红发少女的异能力在地狱不算是秘密,但现世知情的人并不多,每一个都在地狱的监控下。

        如果还有漏网之鱼的话……

        阎魔大王想到了一个人选:“鬼灯君,三子酱生前的养母,明智市供述了吗?”

        “虽然开口了,但很可惜,没有得到太多有价值的信息。”

        鬼灯的话,让阎魔大王有点丧气,但紧接着,他又看见黑发辅佐官像是早有所准备一样,从宽大的袖口里拿出了一份报告,递了过来,

        “不过倒是挖出了不少有趣的东西。”

        “结合她的供述,和净琉璃镜的反映出的影像,明智市是被某个组织,又或者是宗教刻意安排到三子身边的‘教育人’。”

        “我循着当时的几个宗教亡者记录往上查,倒是发现了一个神秘的教会。”

        可惜时隔太久,小a在记录科里翻阅出来的资料中,相关的记载太少。

        那个教会实行了彻底的‘保密主义’,连教会里的人,都不清楚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哪些成员。

        每一次聚集的地点都是流动的,彼此的头上皆套着黑布。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个教会里的高级成员们,都是不折不扣的‘疯子’。

        “虽然那个‘首脑’藏得很深,几乎没有他的资料。”

        “但这也恰恰说明了一个问题。”

        能数百年、数千年的躲过地狱的眼睛,在审判录上毫无记载,只能说明一件事。

        要么,他从来没死过。

        要么,他不在霓虹地狱的管辖范围内。

        种花家拥有生死簿记载,不可能被他浑水摸鱼,那么,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一个人——

        “算算时间,玛门回去了有段日子了,eu地狱那边的回复也该到了。”

        “大王,”鬼神辅佐官抬起眼,对上首的地狱管理者提出了一个建议,

        “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我们可以提前做准备了。”

        “至于时机嘛——”

        鬼灯摸了摸下巴,缓缓说道,“就从马上要来的‘盂兰盆祭’开始吧。”

        盂兰节,一年中黄泉与现世界限最模糊的时候,正好可以把那小子找来,好好谈一谈。

        现世

        时隔数月,中原中也公寓的窗台上,再次冒出了一颗眼熟的红色脑袋。

        自觉通读了《恋爱宝典》,完全掌握了一切技巧的红发少女,自信满满地伸出手,胸有成竹地向赭发黑手党,发出了第一个约会邀请——

        “下地狱吧!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你再说一遍?”?!”

        从航班幽灵的【境界】,到希望之轮的【时空长廊】,最后到纽约科技展厅的【时间倒流,起死回生】

        这是一步接着一步的‘升级’。

        有人在试探,三子异能力的底线。

        但会是谁?

        红发少女的异能力在地狱不算是秘密,但现世知情的人并不多,每一个都在地狱的监控下。

        如果还有漏网之鱼的话……

        阎魔大王想到了一个人选:“鬼灯君,三子酱生前的养母,明智市供述了吗?”

        “虽然开口了,但很可惜,没有得到太多有价值的信息。”

        鬼灯的话,让阎魔大王有点丧气,但紧接着,他又看见黑发辅佐官像是早有所准备一样,从宽大的袖口里拿出了一份报告,递了过来,

        “不过倒是挖出了不少有趣的东西。”

        “结合她的供述,和净琉璃镜的反映出的影像,明智市是被某个组织,又或者是宗教刻意安排到三子身边的‘教育人’。”

        “我循着当时的几个宗教亡者记录往上查,倒是发现了一个神秘的教会。”

        可惜时隔太久,小a在记录科里翻阅出来的资料中,相关的记载太少。

        那个教会实行了彻底的‘保密主义’,连教会里的人,都不清楚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哪些成员。

        每一次聚集的地点都是流动的,彼此的头上皆套着黑布。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个教会里的高级成员们,都是不折不扣的‘疯子’。

        “虽然那个‘首脑’藏得很深,几乎没有他的资料。”

        “但这也恰恰说明了一个问题。”

        能数百年、数千年的躲过地狱的眼睛,在审判录上毫无记载,只能说明一件事。

        要么,他从来没死过。

        要么,他不在霓虹地狱的管辖范围内。

        种花家拥有生死簿记载,不可能被他浑水摸鱼,那么,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一个人——

        “算算时间,玛门回去了有段日子了,eu地狱那边的回复也该到了。”

        “大王,”鬼神辅佐官抬起眼,对上首的地狱管理者提出了一个建议,

        “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我们可以提前做准备了。”

        “至于时机嘛——”

        鬼灯摸了摸下巴,缓缓说道,“就从马上要来的‘盂兰盆祭’开始吧。”

        盂兰节,一年中黄泉与现世界限最模糊的时候,正好可以把那小子找来,好好谈一谈。

        现世

        时隔数月,中原中也公寓的窗台上,再次冒出了一颗眼熟的红色脑袋。

        自觉通读了《恋爱宝典》,完全掌握了一切技巧的红发少女,自信满满地伸出手,胸有成竹地向赭发黑手党,发出了第一个约会邀请——

        “下地狱吧!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你再说一遍?”?!”

        从航班幽灵的【境界】,到希望之轮的【时空长廊】,最后到纽约科技展厅的【时间倒流,起死回生】

        这是一步接着一步的‘升级’。

        有人在试探,三子异能力的底线。

        但会是谁?

        红发少女的异能力在地狱不算是秘密,但现世知情的人并不多,每一个都在地狱的监控下。

        如果还有漏网之鱼的话……

        阎魔大王想到了一个人选:“鬼灯君,三子酱生前的养母,明智市供述了吗?”

        “虽然开口了,但很可惜,没有得到太多有价值的信息。”

        鬼灯的话,让阎魔大王有点丧气,但紧接着,他又看见黑发辅佐官像是早有所准备一样,从宽大的袖口里拿出了一份报告,递了过来,

        “不过倒是挖出了不少有趣的东西。”

        “结合她的供述,和净琉璃镜的反映出的影像,明智市是被某个组织,又或者是宗教刻意安排到三子身边的‘教育人’。”

        “我循着当时的几个宗教亡者记录往上查,倒是发现了一个神秘的教会。”

        可惜时隔太久,小a在记录科里翻阅出来的资料中,相关的记载太少。

        那个教会实行了彻底的‘保密主义’,连教会里的人,都不清楚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哪些成员。

        每一次聚集的地点都是流动的,彼此的头上皆套着黑布。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个教会里的高级成员们,都是不折不扣的‘疯子’。

        “虽然那个‘首脑’藏得很深,几乎没有他的资料。”

        “但这也恰恰说明了一个问题。”

        能数百年、数千年的躲过地狱的眼睛,在审判录上毫无记载,只能说明一件事。

        要么,他从来没死过。

        要么,他不在霓虹地狱的管辖范围内。

        种花家拥有生死簿记载,不可能被他浑水摸鱼,那么,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一个人——

        “算算时间,玛门回去了有段日子了,eu地狱那边的回复也该到了。”

        “大王,”鬼神辅佐官抬起眼,对上首的地狱管理者提出了一个建议,

        “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我们可以提前做准备了。”

        “至于时机嘛——”

        鬼灯摸了摸下巴,缓缓说道,“就从马上要来的‘盂兰盆祭’开始吧。”

        盂兰节,一年中黄泉与现世界限最模糊的时候,正好可以把那小子找来,好好谈一谈。

        现世

        时隔数月,中原中也公寓的窗台上,再次冒出了一颗眼熟的红色脑袋。

        自觉通读了《恋爱宝典》,完全掌握了一切技巧的红发少女,自信满满地伸出手,胸有成竹地向赭发黑手党,发出了第一个约会邀请——

        “下地狱吧!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你再说一遍?”?!”

        从航班幽灵的【境界】,到希望之轮的【时空长廊】,最后到纽约科技展厅的【时间倒流,起死回生】

        这是一步接着一步的‘升级’。

        有人在试探,三子异能力的底线。

        但会是谁?

        红发少女的异能力在地狱不算是秘密,但现世知情的人并不多,每一个都在地狱的监控下。

        如果还有漏网之鱼的话……

        阎魔大王想到了一个人选:“鬼灯君,三子酱生前的养母,明智市供述了吗?”

        “虽然开口了,但很可惜,没有得到太多有价值的信息。”

        鬼灯的话,让阎魔大王有点丧气,但紧接着,他又看见黑发辅佐官像是早有所准备一样,从宽大的袖口里拿出了一份报告,递了过来,

        “不过倒是挖出了不少有趣的东西。”

        “结合她的供述,和净琉璃镜的反映出的影像,明智市是被某个组织,又或者是宗教刻意安排到三子身边的‘教育人’。”

        “我循着当时的几个宗教亡者记录往上查,倒是发现了一个神秘的教会。”

        可惜时隔太久,小a在记录科里翻阅出来的资料中,相关的记载太少。

        那个教会实行了彻底的‘保密主义’,连教会里的人,都不清楚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哪些成员。

        每一次聚集的地点都是流动的,彼此的头上皆套着黑布。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个教会里的高级成员们,都是不折不扣的‘疯子’。

        “虽然那个‘首脑’藏得很深,几乎没有他的资料。”

        “但这也恰恰说明了一个问题。”

        能数百年、数千年的躲过地狱的眼睛,在审判录上毫无记载,只能说明一件事。

        要么,他从来没死过。

        要么,他不在霓虹地狱的管辖范围内。

        种花家拥有生死簿记载,不可能被他浑水摸鱼,那么,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一个人——

        “算算时间,玛门回去了有段日子了,eu地狱那边的回复也该到了。”

        “大王,”鬼神辅佐官抬起眼,对上首的地狱管理者提出了一个建议,

        “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我们可以提前做准备了。”

        “至于时机嘛——”

        鬼灯摸了摸下巴,缓缓说道,“就从马上要来的‘盂兰盆祭’开始吧。”

        盂兰节,一年中黄泉与现世界限最模糊的时候,正好可以把那小子找来,好好谈一谈。

        现世

        时隔数月,中原中也公寓的窗台上,再次冒出了一颗眼熟的红色脑袋。

        自觉通读了《恋爱宝典》,完全掌握了一切技巧的红发少女,自信满满地伸出手,胸有成竹地向赭发黑手党,发出了第一个约会邀请——

        “下地狱吧!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你再说一遍?”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195527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