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98章 Episode 98 撩拨心弦大师三子

第98章 Episode 98 撩拨心弦大师三子


现世的时间比想象中更不经放。

        自从情人节短暂的空闲之后,  中原中也就肉眼可见地忙碌了起来。

        此前port  mafia在美国的暗线布置全部收网,随着那几个老派的家族,在计谋下成功分崩离析,港·黑与当地新兴组织脆弱的结盟也随之宣告瓦解。

        不想被人摘去胜利的果子,  为他人做嫁衣,  就必须在竞争对手尚未露出獠牙之时,  以更高压的武力震慑,  稳固地位。

        虽说□□也讲究情理与道义,  但这也是对组织内部的成员而言。

        在争夺地盘与势力这方面上,比的依旧是谁的心更狠,拳头更硬。

        理所当然的,  某位实力强悍的重力使就成了最优的选择。

        于是,劳模中原中也,出差天天见。

        而另一边,  随着地狱盂兰盆节的接近,三子也火力全开,每日在现世与黄泉反复横跳。

        像极了在暑假来临以前,  疯狂赶进度的学生,  处理现世‘引魂’的同时,  开始逐渐接手鬼神辅佐官,  超出份额的那部分工作。

        时间就在两个年轻的少年人,  脚不沾地的忙碌下不知不觉划过了数月。

        等回过神来,两人才发现,  他们好像很久没有见面了。

        ……尽管在黄泉与现世的时间流速差上,某个红发的鬼差少女感知会更短一些。

        这种放在其他恋人未满期的普通人身上,  绝对会爆发出问题的大矛盾,  在三子和中原中也身上,  似乎并没有产生相同的效果。

        黑手党并不是懂得忍耐的生物,但以‘捕获’与‘得到手’作为最终目标的赭发少年,总能展现出惊人的耐心。

        当然,这背后,或许还有三子本人的功劳。

        这过去数个月之间,中原中也收到了来自红发少女各式各样追求的小礼物。

        不常见的人面干花,据说很美味的亡者眼球串烧,最诡异的一次,是一幅脸凸出画框的3d肖像画……

        不,这个就——

        收到画的中原中也沉默了许久。

        赭发少年认真地盯着画布上,面目狰狞的赭毛蓝眼的橘猫看了一会儿,最终默默地决定听从三子的建议,把它挂在了自家地下车库的入口。

        ——辟邪。

        效果怎么样不知道,但是那段时间,赭发少年倒是奇异的感受到了,来自森鸥外久违的自我反省眼神,和任务之后,为期三天的休假承诺。

        当然,以上这些,都远不及四月的最后一天,中原中也收到的生日礼物——

        一棵,会唱歌的,金鱼草

        “……”

        等到美国的临时公寓内,生日歌旋律的‘哦嘎’停下后,中原重力使也两眼放空,停止了思考。

        【“嘿嘿,中也老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红发少女清丽的声音从手机的听筒里传出,抛开背后可疑的怨灵鬼吼,依旧是一如既往的生机活力。

        让少年忍不住弯起唇角,想到雨后的森林,自由奔跑的小鹿。

        【“小金(这只金鱼草)为了今天特训了很久哦,啊,爸爸他们也给了很多指导意见……”】

        心上人的声音透过无线电的电波,在寂静的深夜里,在少年的耳畔回响。

        彼时,中原中也才刚刚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敌人从动脉处喷射出的血迹,还残留在衣角。一向注重形象的赭发黑手党没有理会这一点,他摘下了头上的帽子,单手解开颈处的交叉领带,靠着沙发坐下。

        静谧的空气在公寓内流动,少女的气息与嗓音,穿过电波,贴服着微微发热的手机,如在耳际。

        生动得仿佛真的有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中原中也朝后仰头,脑袋枕在沙发的椅背上。

        赭色的刘海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向后散开,露出少年光洁的额头。

        中原中也抬起左臂,挡光似地,将手肘压在闭合的眼皮上。

        皮质的黑色颈环包裹着少年清瘦的喉结,在冷气的刺激下,上下滚了滚。

        ——想要见你。

        “三子。”赭发少年的声音响起,放轻的嗓音带着一丝沙哑。

        【“什么?”】

        ——想要现在就见你。

        “三子。”

        想要现在就拥抱你。

        想要……

        人一旦从高强度的工作中放松下来,那些被刻意压制的思念,就会如同反噬的洪水,决堤而出,淹没理智,侵蚀神经。

        然而中原中也什么也没说,只是略微勾起嘴角,又轻声喊了一次少女的名字。

        “三子。”

        电话那头的声音忽然消失了,只有微微的呼吸声,从听筒内传来。

        很难形容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说是天然的直觉可以,神奇的恋爱第六感也行。

        彼时,正身处某个乐器店中,处理恶灵的鬼差突然心中一动,握紧了耳边的手机。

        “中也老师,你等一下!”

        三子说完不等中原中也反应,像是赶时间一样,挂断了电话。

        随后,红发少女以最快的速度一拳解决了弥留的恶灵亡者,缚魂铃一捆,将它丢给躲在旁边待命的鬼差下属。

        三子低头看了一眼怀表,还有十分钟的空余时间。

        唔,足够了。

        “你,把这东西带回去,我稍后就来。”

        在少女把最后一个亡者揍晕之后,三子随手抓下了墙上的道具,简单留下一句话后,就‘啪’的一声,消失在了乐器店内。

        留下拎着缚魂铃的鬼差下属,满脸疑惑:“……道理都懂,可是三子大人,拿木吉他干什么?”

        是新流行的奏乐驱鬼吗?

        当然不是驱鬼,不如说,三子准备去做一件更重要的事。

        【恋爱宝典守则第二十条,特殊节日时的一首情歌,胜过情话万千。】

        作为地狱有名的‘无法攻略的天上钢板’,三子当然不会情歌这种高端的技能。

        唯一会的两首歌,还是地狱偶像蜜桃真纪的‘太妃糖酱120’和茄子经常挂在嘴边的‘鬼的胖次是好胖次,很强韧哦,很强韧。’

        咳,即使是钢铁直如三子,也知道这两首不适合拿来当情歌。

        不过天无绝鬼之路,感谢离开的eu地狱二把手辅佐,他给三子带来了第三个选择。

        事情就是这么奇妙。

        恶魔玛门在回去eu地狱前,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将一只手套脱下来,扔到三子的面前,提出要堂堂正正的决斗。

        三子拿着手套有点懵,但本着双方地狱友好交流的原则(?),还是按照约定,在夜晚八点时,准时提着狼牙棒,出现在了地狱风景最好的河源桃林。

        结果到了地点后,三子发现,某个早已等候多时的金发恶魔不仅没有动手,反而从背后掏出了一把木吉他,对着她唱了一首西洋歌。

        唱完之后,金发恶魔没有说话,一双金黄的竖瞳,静静地凝视着少女。

        三子也不好意思说话。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很久,眼见天色逐渐转晚,某个红发少女终于忍不住抓了抓脸,提醒道,

        “那个……小鸟,你的战前仪式还要多久?我有点赶时间,晚上有个想看的电视节目。”

        早就听说西洋那边有各种奇怪的风俗,没想到他们连决斗都要先弹唱一曲助威……

        嗯,挺时髦的,就是有点费时间。

        三子自觉她已经相当尊重对方的习俗了,没想到她这话刚说完,对面的金发恶魔就跟被雷劈了一样,捂着脸‘汪’的一声,哭了出来。

        三子一脸懵逼:“……?诶??等等,你怎么哭了??”

        “那、那什么,没嫌弃你唱得不好听,挺不错的,真的。”

        “等打完了,可以把曲谱抄给我吗?我也学一学,正好等之后有机会,唱给中也老师……”

        然后eu地狱的二把手辅佐,哭得更大声了。

        而某个红发的鬼差少女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尴尬地蹲在旁边,捧着脸看着隔壁的地狱同僚,哭得像个六百多岁的狗子。

        然后等他缓过劲时,要了个曲谱。

        玛门:“……”

        躲在小树林里旁观的众狱卒齐刷刷摇头。

        惨啊。

        惨。

        但不管怎么样,感谢恶魔玛门在离开以前的倾情奉献,让三子的曲库中多了一首选择。

        三子很难形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只是当赭发少年仿佛低吟一般,在她耳边,喊出她的名字时,三子听到自己的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跳动。

        一个强烈的、迫切的直觉迫使她行动了起来。

        那首歌就在她的喉咙间,等待着被点燃。

        这是比飞上月球,更加令人激动的事。

        在电话挂断的第三秒,中原中也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破空声,在公寓的楼下响起。

        一串灵动的拨弦乘着夜风,浸染着月色飘入他的耳中。

        中原中也怔愣了一秒,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心跳失去了规律,随着若有若无的旋律起伏,仿佛被拨动的并不是木吉他的琴弦,而是更加、更加——

        赭发黑手党疾步走到阳台边,用力拉开了落地窗。

        浅色的纱帘被灌入的夜风高高吹起,少女的歌声与弹奏的旋律,被一同送入中原中也的耳中。

        中原中也踏出了公寓,走向阳台,耳边的歌词也从模糊,变得明晰。

        “emmène  moi  sur    lu  isse  moi  jouer  daoiles,montre  moi  le  printemps  sur  jupiter  ou  mars。”

        “en  d\'autre  terme,  pr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194369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