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99章 Episode 99 克制一下中也老师

第99章 Episode 99 克制一下中也老师


盂兰盆节,  一年之中黄泉与现世界限最模糊的时候。

        正好处于三天休假的中原中也,恰好在此时,接到了三子的祭典邀请。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  这就是见家长了吧?(不)

        在今天以前,  因为三子的关系,中原中也想象过很多次关于地狱的模样,  比如焦黑的土地,  阴沉的天空,以及随处可见哀嚎的亡者。

        事实上,这也是大部分人对‘地狱’两字的第一印象。

        但等到某位赭发黑手党,  真踏在了通往黄泉的路途时,  他才发现,  自己的想象力还是太匮乏了。

        入目皆是古色古香的建筑与街道,  如果不是偶尔听到从某些奇怪的区域,传来的鞭子声和亡者的嚎叫,  赭发少年几乎以为自己,  是回到了江户时代的霓虹。

        额,还是一个有计程车和地铁的现代化江户时代。

        其他都能理解,  但是——

        “……这是计程车?”

        中原中也看着‘通往地狱一丁目’站牌边的人脸胧车,  发出了来自灵魂的疑问。

        他面前的,  是一辆类似古代贵族出行的马车车厢,  唯一的区别是,  驱动的不是动物,而是长在车厢外部上的一张人脸。

        ……是人脸没错吧?

        中原中也的视线从那对惟妙惟肖的黄色眼睛,  和嘴角边上突出的獠牙处扫过,  不确定地想。

        “哦!而且是我们地狱代步工具里的偶像哦!”

        三子骄傲地点头介绍,

        “说起来,  中也老师运气很好呢,今天值班的是丝瓜先生,他可是胧车里颜值最高的帅哥哦,人气很高的!”

        中原中也:“哈……”

        就算这么说,他也看不出那张脸帅气在哪里。

        可能这就是鬼族独特的审美吧。

        陷入迷思的赭发少年决定保持沉默。

        与此同时,一个不太妙灵感突然在他的脑中一闪而过,不等他细想,那辆停靠在车站的胧车眼球一动,视线循声移了过来。

        像是听到了三子的夸奖,它不好意思地转了转两边的车轮,发出了乐呵呵的笑声,

        “您太客气了三子大人,是刚从现世回来吗?”

        “嗯,正准备去参加祭典,丝瓜先生不去吗?”

        “总要有人值班嘛,而且我对那类热闹的场合,说实话有点苦手……”

        说话了!

        原来这个人脸计程车是活着的吗!

        中原中也看着如工薪族般交谈的两人,表情有点绷不住,脚下跟踩了棉花似的,连什么时候坐进了车厢,飞上天都不知道。

        “不过话说回来,这位小哥看着很面生呢,是新来的狱卒吗?”飞在空中的胧车开口问道。

        被提到的中原中也的神情一顿。

        倒是旁边的红发鬼差少女自然地承认道:“差不多,中也老师是提前来这边见习外国狱卒,顺便感受一下盂兰盆祭。”

        突然就变成外国狱卒的中原中也,默默转头,看了眼三子。

        像是感应到赭发少年无声的目光,三子悄咪咪地凑过去,向中原中也解释,

        “丝瓜先生比较胆小,如果知道中也老师是活人的话,会吓晕过去的。”

        会被活人吓晕过去的地狱鬼……

        行吧。

        中原中也欲言又止,披稳了身上外国狱卒的马甲。

        “哦!那可真是大欢迎!”

        另一边,听到中原中也是外国来的客人,胧车像是现世里每个当地老司机一样,热情地为中原中也科普起霓虹地狱的特产名物。

        中原中也时不时应和两声,进入地狱之后不自觉紧绷拘谨的神经,也在交谈中渐渐放松了下来。

        一旁的红发少女见状,无声地笑了笑。

        只要是人,在初到陌生异地后,都会感到不自在,表现出警惕的心态。

        一个异乡城市如此,更何况是直接跨越了现世和彼岸的边界,以活人的身份,来到充斥了亡者的地狱。

        这是人类根植于基因里的本能,没有办法抵抗的反应。

        区别只在于受到影响的程度深浅而已。

        在这一点上,某位赭发黑手党已经足够出色了。

        当然,如果红发少女多问一句的话,就会发现,重力使少年的紧张感,与其说是初来乍到的不适应,更多的,更像是拜访心上人故乡的忐忑。

        尤其是后头还有个关底boss,鬼神老父亲的前提下。

        简单来说,就是每一位男士在初次家长时,特有的应激反应。

        然而三子不知道,她只以为中原中也只是单纯的不适应,还特意选择了以搭乘胧车的方式去往地狱。

        毕竟,就如同种花家的《旅游守则》所说——

        【如何迅速消除游客在陌生之地的戒备感?扔给他一个热情健谈的司机师傅,一个不行,那就两个。】

        嗯,不愧是种花家流传多年的经验,果然诚不欺我。

        红发少女看着恢复常态的中原中也,在心中为隔壁地狱点了个赞。

        然后一晃神的功夫,三子再回神去听时,发现某位赭发黑手党已经反客为主,快把司机师傅的家底信息都套出来了。

        这还不算完,就差和赭发少年引为知己的胧车,开始兴奋地说起各种地狱大人物秘辛。

        其中包括又不限于:‘某个鸦天狗警察的长官公然看脸选人’、‘阎魔大王因为摸鱼言论,被辅佐官架起来,差点烤成了鱼干’;

        ‘昨天夺衣婆从三途川里捞出了一个鸢眼美少年,见色起意,强行举办婚礼,被赶来的狱卒阻止’、‘不喜处地狱犬喜增三胞胎’……

        一开始,三子还跟着听得津津有味,甚至还从袖子里掏出了一盒糖果,顺手往自己和赭发少年的嘴里各塞了一颗。

        直到上头的胧车司机,嘴里蹦出一句——

        “对了对了!还有个很有意思的!”

        “据说eu地狱的二把手辅佐在离开前,还和我们这里的一位大人,在小树林激情示爱……”

        “咳——!!!”

        某个听八卦的红发少女猛地一咳,被口里的糖果当场呛到,发出了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咳嗽声。

        “那、那个丝瓜先生!这个就不用……”

        三子慌乱地挥着手,想要阻止胧车接下来的精彩故事。

        她心虚十足的表现,让正准备接过糖球的中原中也心中一动,敏锐地眯起了双眸。

        “哦——小树林示爱?”

        中原中也捧场的话语,让车厢外的丝瓜先生分享八卦的热情,再升一个台阶。

        眼见擅长说故事的胧车先生读条完毕,要开始绘声绘色地展开,三子急急开口阻止,

        “等等等!!丝瓜先生,这个别——”

        三子话还没说完,下一秒,她就感觉自己的指腹突然一麻,有温热的濡湿感顺着指尖传来。

        红发少女顿时僵住。

        她绷着脸缓缓转过头,发现自己喂糖果的手指被中原中也咬住,对方的舌尖就抵在她的指腹上。

        像是感应到了三子呆愣的视线,赭发少年掀起眼皮,眼睫抬起,一双钴蓝色的瞳眸直直注视着红发少女。

        而后温热的舌尖一卷,舔走了三子指腹上沾到的糖粉。

        三子:“……”

        “别、别……”

        三子脑内瞬间一空,满脸通红,后半句‘别说’就这么卡在了喉咙里,吐不出来。

        于是,某个阻止失败的当事人和中原中也,就听到了一个‘eu地狱辅佐浪漫示爱,罗密欧与朱丽叶再临,名景小树林见证历史一刻’的精彩故事。

        其用词之煽情,细节之详尽,一度让当事人之一的三子,都开始怀疑胧车嘴里的,才是真相的版本。

        当然,到目前为止,某个红发少女还有自信,不会暴露关键点。

        直到老司机丝瓜先生感慨地在末尾加了一句,

        “呀,不愧是西洋出身的恶魔啊,就是有情调。”

        “据说那位辅佐当时还在月下,用木吉他弹奏了一曲情歌哦,记得旋律好像是……”

        不不不!!这个就不用了!不用了啊啊啊——!

        三子心中疯狂哀嚎,可惜鬼与鬼之间的悲喜并不相通,丝瓜司机先生自顾自地哼唱起了其中一段旋律。

        三子:“……”

        中原中也:“……”

        熟悉的歌词在车厢内回荡,气氛安静得可怕。

        可惜丝瓜师傅毫无所觉,还在外头爽朗地哈哈大笑,在某个即将大祸临头的鬼差少女背上,缓缓放下了最后一根稻草,

        “真是用心了啊,这要是换成是我,肯定要感动得当场以身相许。”

        的确一度被疯狂打动的中原中也:“……”

        红发少女,撇、撇开了头,盯着车厢木板装死。

        脑后心虚的冷汗疯狂往外冒,无比后悔自己带中也老师坐胧车的决定。

        呜,坐什么taxi!坐什么taxi!

        瞬移多好?环保拉风还安全!

        投在脸上的视线逐渐炙热,越来越无法忽视。

        中原中也的声音却平和得仿佛无波澜的海水,幽幽地飘来,凉飕飕的贴了三子一脸。

        “三子。”

        红发少女一个激灵,一滴冷汗从后脑勺上滑下。

        中原中也微笑:“这歌还挺熟悉的是吧?”

        三子:“……”

        “我知道了中也老师,什么也别说了。”

        某个红发少女沉稳地转过脸,深吸了口,从衣袖里掏出了一对毛绒绒的猫耳发箍,往脑袋上一戴。

        而后三子虚握着拳头,弯起手腕,在脸颊边比了个招财猫的可爱手势,学着地狱偶像碧琪的招牌动作,对中原中也可爱地眨了个wink,

        “不要在意小细节啦,喵~”

        ……

        …………

        中原中也:“……”

        最怕空气第二次安静下来。

        一片沉默之中,三子缓缓开口:“那个中也老师,你说句话,不然我会很尴尬的。”

        赭发黑手党面无表情地看了三子一会儿,在足足五秒之后,倏然扶着额头,破功似地笑出了声。

        他又像是轻笑,又像是叹息地抬起手,手肘在三子的脖子上一卡将人带入怀中。

        “中也老师?”

        像是不太明白中原中也的反应,三子有点懵地仰起脸。

        下一刻,少女见到赭发少年目光柔和地低下了头。

        伴随着亲密的气息落下,一个羽毛般的亲吻,在她的眼角轻轻一碰,泛着磁性的嗓音传入她的耳中,

        “下次,就这样敷衍我就可以了。”

        到达祭典会场时,胧车丝瓜先生发现一向冷静可靠的鬼差执行官大人,不舒服似地用手半遮着脸。

        皮肤露出的部分有点微红,耳朵都变成了晶莹的粉色。

        “是身体不舒服吗三子大人?”

        胧车的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随后像是想到了一个可能,脸上一慌,露出了晴天霹雳的表情,

        “诶?!难、难道是我的车技退步了,晕车?!”

        眼看敬业的司机先生即将被打击得褪色,三子连忙放下手,

        “不是不是,我这个只是,单纯的、单纯的……”

        红发少女着急地来回比划,但此时,她脑中尽是片刻以前的亲吻,思绪都快被烫成了米糊,怎么也想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

        “是热的。”旁边的中原中也补充了一句。

        “……对!对!”

        三子头上的智慧灯泡一亮,得救似地抓着后脑勺笑道,

        “这不是夏天到了吗,就好热哈哈哈哈哈。”

        “这样啊,原来如此。”

        胧车恍然大悟,恢复精神,乐呵呵地离开了。

        “呼。”

        三子目送着对方飞远的背影,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然后鼓起脸颊,转过头,对上赭发黑手党带着笑意的双眼。

        “怎么了?还是很热吗?”某个赭发少年坏心眼地明知故问。

        三子不满地望向中原中也,被这么一打岔,倒是忘记了害羞,

        “中也老师,你这是在欺负我吗?”

        中原中也微笑不语,抬手抚摸三子脑袋上的狗耳朵发箍。

        鬼差少女眯起眼,盯着得意的中原中也看了一会儿,突然灵光一冒,闪过一个想法。

        三子清嗓子似地假假咳嗽了一声,端起表情,严肃地说道,

        “中也老师,虽然你是受邀而来的客人,但正所谓入乡随俗,一些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中原中也挑起眉:“所以?”

        “所以——”

        三子跟变魔术似的,‘刷’地从身后掏出了两个鬼角角。

        少女踮起脚尖,飞快摘掉了中原中也头上的帽子,把两个金色的鬼角往他的脑袋上‘啪叽’一按,

        “欢迎来到地狱,鬼族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摸了摸头上突然多出来的两个鬼角,肯定地说道,

        “说什么入乡随俗,三子,你其实只是单纯的在忽悠我吧。”

        被拆穿小心思的三子抬手,将赭发少年的帽子往自己的头上一扣,理直气壮,

        “没错,我就是想看中也老师失去本体,狼狈地顶着鬼角的样子。”

        三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会儿,又正义凛然地补充了一句,

        “这就是欺负。”

        中原中也好笑地看着三子,手指在少女的帽檐上轻轻一弹,

        “好吧,鬼差大人,你欺负到我了。”

        三子:骄傲jpg

        地狱的盂兰盆祭比想象中的更加热闹。

        不同形态的狱卒们聚集在一起,和现世的街边摊贩一样,在两侧经营贩卖不同的食物和骗钱、咳,是欢乐的射击,捞金鱼一类的游戏。

        ——“五官烧啦,眼珠、耳朵、骨头、部位齐全哦。”

        ——“嗨嗨,热乎乎的野干炸人魂哦,很美味哦~”

        摊贩的叫卖,食物的香气混合在空气中。

        传说中的妖怪们和狱卒们混在一起,与三子和中原中也擦肩而过。

        偶尔会投来几个疑惑的眼神,但在看清了赭发少年头顶的鬼角后,很快露出了‘应该是看错’的表情,咧开嘴,朝着中原中也友好地微笑。

        然后一不小心,把剩下的三米长舌头一起凸了出来。

        中原中也镇定地收回视线,转头看向三子,

        “我一个人类混进来没问题吗?不会破坏地狱‘生人勿入’之类的规矩?”

        “嗯?没关系哦。”

        红发少女将一根苹果糖递给中原中也。随后‘嗷呜’一声张开口,尖尖的虎牙咬在自己的那份上,嘴唇贴在苹果糖霜上,染上一层胭脂般的红色,

        “地狱本来就没有‘生人勿入’之类的规定,那都是现世的人们编纂的啦。”

        “不过由于现世和彼岸天然隔绝的关系,很少有人类能穿过界限,误入进来,一些生魂倒是有可能。”

        这也是为什么,数千年以来,现世偶尔会流传出一些关于地狱的画像,审判官肖像之类的资料。

        “中也老师的话,是特例哟。”

        三子吞下口中的苹果继续说道,“因为你是经过爸爸点头批准,邀请来的嘛。”

        中原中也听闻一愣:“鬼灯先生?”

        赭发少年的脑中下意识浮现出鬼神辅佐官,面无表情的脸。

        中原中也自认与那位辅佐官没有多余的交集……额,不过未来估计免不了。

        但特意选在这个时间点,大费周章地邀请他来地狱,他唯一能想到的可能,也就是——

        赭发少年侧过头,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身侧少女的脸上,然后定住不动了。

        祭典暖黄的灯光中,苹果糖殷红的糖霜,在三子的嘴唇上染上一抹艳色。

        咬开的汁水汇聚成露珠,挂在边缘欲坠不坠之际,被少女用舌尖轻轻抿去,在唇上留下水光的色泽。

        恰好注视到这一幕的赭发黑手党眼神微动。

        像是口渴一般,被黑色颈环覆盖的喉结跟着滚动了一下。

        或许是身侧的目光太过明显,三子如有所感地转过头,她看了看中原中也手里没动的苹果糖,又低头瞧了眼自己的。

        唔,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味道应该都是一样的,但中也老师看上去很馋她这份的样子……

        三子眨了眨眼,试探地将手里的那份往少年的方向递了递,舔了下嘴唇问道,

        “你要尝尝我的吗,中也老师?”

        红发少女的声音穿过祭典,被周遭的噪杂隐去了几笔。

        如爱情鸟般,扇动着翅膀,停在中原中也的耳际,提醒似地啄了啄。

        于是再平常不过的问话,落在赭发黑手党的耳中,变成了让人心动的邀请——

        【要尝尝我吗?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的呼吸一滞。

        少年钴蓝色的瞳眸一转不转地注视着三子。

        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掌朝着红发少女的脸颊探去,就在他的指尖即将触碰到少女殷红的唇角时——

        ‘咻——’

        一支锐利的木箭破空而来。

        箭头擦着中原中也的拇指从两人之间闪电般穿过,‘噗嗤’一声,果断命中斜后方药膳摊边,白泽举着的苹果糖上。

        差点被削掉手指的中原中也:“……”

        莫名被牵连的白泽:“……”

        三米开外,站在射箭摊边的鬼灯还维持着拉弓的姿势,盯着几人,掷地有声地吐出一句话,

        “双雕,正中红心。”随后‘嗷呜’一声张开口,尖尖的虎牙咬在自己的那份上,嘴唇贴在苹果糖霜上,染上一层胭脂般的红色,

        “地狱本来就没有‘生人勿入’之类的规定,那都是现世的人们编纂的啦。”

        “不过由于现世和彼岸天然隔绝的关系,很少有人类能穿过界限,误入进来,一些生魂倒是有可能。”

        这也是为什么,数千年以来,现世偶尔会流传出一些关于地狱的画像,审判官肖像之类的资料。

        “中也老师的话,是特例哟。”

        三子吞下口中的苹果继续说道,“因为你是经过爸爸点头批准,邀请来的嘛。”

        中原中也听闻一愣:“鬼灯先生?”

        赭发少年的脑中下意识浮现出鬼神辅佐官,面无表情的脸。

        中原中也自认与那位辅佐官没有多余的交集……额,不过未来估计免不了。

        但特意选在这个时间点,大费周章地邀请他来地狱,他唯一能想到的可能,也就是——

        赭发少年侧过头,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身侧少女的脸上,然后定住不动了。

        祭典暖黄的灯光中,苹果糖殷红的糖霜,在三子的嘴唇上染上一抹艳色。

        咬开的汁水汇聚成露珠,挂在边缘欲坠不坠之际,被少女用舌尖轻轻抿去,在唇上留下水光的色泽。

        恰好注视到这一幕的赭发黑手党眼神微动。

        像是口渴一般,被黑色颈环覆盖的喉结跟着滚动了一下。

        或许是身侧的目光太过明显,三子如有所感地转过头,她看了看中原中也手里没动的苹果糖,又低头瞧了眼自己的。

        唔,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味道应该都是一样的,但中也老师看上去很馋她这份的样子……

        三子眨了眨眼,试探地将手里的那份往少年的方向递了递,舔了下嘴唇问道,

        “你要尝尝我的吗,中也老师?”

        红发少女的声音穿过祭典,被周遭的噪杂隐去了几笔。

        如爱情鸟般,扇动着翅膀,停在中原中也的耳际,提醒似地啄了啄。

        于是再平常不过的问话,落在赭发黑手党的耳中,变成了让人心动的邀请——

        【要尝尝我吗?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的呼吸一滞。

        少年钴蓝色的瞳眸一转不转地注视着三子。

        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掌朝着红发少女的脸颊探去,就在他的指尖即将触碰到少女殷红的唇角时——

        ‘咻——’

        一支锐利的木箭破空而来。

        箭头擦着中原中也的拇指从两人之间闪电般穿过,‘噗嗤’一声,果断命中斜后方药膳摊边,白泽举着的苹果糖上。

        差点被削掉手指的中原中也:“……”

        莫名被牵连的白泽:“……”

        三米开外,站在射箭摊边的鬼灯还维持着拉弓的姿势,盯着几人,掷地有声地吐出一句话,

        “双雕,正中红心。”随后‘嗷呜’一声张开口,尖尖的虎牙咬在自己的那份上,嘴唇贴在苹果糖霜上,染上一层胭脂般的红色,

        “地狱本来就没有‘生人勿入’之类的规定,那都是现世的人们编纂的啦。”

        “不过由于现世和彼岸天然隔绝的关系,很少有人类能穿过界限,误入进来,一些生魂倒是有可能。”

        这也是为什么,数千年以来,现世偶尔会流传出一些关于地狱的画像,审判官肖像之类的资料。

        “中也老师的话,是特例哟。”

        三子吞下口中的苹果继续说道,“因为你是经过爸爸点头批准,邀请来的嘛。”

        中原中也听闻一愣:“鬼灯先生?”

        赭发少年的脑中下意识浮现出鬼神辅佐官,面无表情的脸。

        中原中也自认与那位辅佐官没有多余的交集……额,不过未来估计免不了。

        但特意选在这个时间点,大费周章地邀请他来地狱,他唯一能想到的可能,也就是——

        赭发少年侧过头,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身侧少女的脸上,然后定住不动了。

        祭典暖黄的灯光中,苹果糖殷红的糖霜,在三子的嘴唇上染上一抹艳色。

        咬开的汁水汇聚成露珠,挂在边缘欲坠不坠之际,被少女用舌尖轻轻抿去,在唇上留下水光的色泽。

        恰好注视到这一幕的赭发黑手党眼神微动。

        像是口渴一般,被黑色颈环覆盖的喉结跟着滚动了一下。

        或许是身侧的目光太过明显,三子如有所感地转过头,她看了看中原中也手里没动的苹果糖,又低头瞧了眼自己的。

        唔,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味道应该都是一样的,但中也老师看上去很馋她这份的样子……

        三子眨了眨眼,试探地将手里的那份往少年的方向递了递,舔了下嘴唇问道,

        “你要尝尝我的吗,中也老师?”

        红发少女的声音穿过祭典,被周遭的噪杂隐去了几笔。

        如爱情鸟般,扇动着翅膀,停在中原中也的耳际,提醒似地啄了啄。

        于是再平常不过的问话,落在赭发黑手党的耳中,变成了让人心动的邀请——

        【要尝尝我吗?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的呼吸一滞。

        少年钴蓝色的瞳眸一转不转地注视着三子。

        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掌朝着红发少女的脸颊探去,就在他的指尖即将触碰到少女殷红的唇角时——

        ‘咻——’

        一支锐利的木箭破空而来。

        箭头擦着中原中也的拇指从两人之间闪电般穿过,‘噗嗤’一声,果断命中斜后方药膳摊边,白泽举着的苹果糖上。

        差点被削掉手指的中原中也:“……”

        莫名被牵连的白泽:“……”

        三米开外,站在射箭摊边的鬼灯还维持着拉弓的姿势,盯着几人,掷地有声地吐出一句话,

        “双雕,正中红心。”随后‘嗷呜’一声张开口,尖尖的虎牙咬在自己的那份上,嘴唇贴在苹果糖霜上,染上一层胭脂般的红色,

        “地狱本来就没有‘生人勿入’之类的规定,那都是现世的人们编纂的啦。”

        “不过由于现世和彼岸天然隔绝的关系,很少有人类能穿过界限,误入进来,一些生魂倒是有可能。”

        这也是为什么,数千年以来,现世偶尔会流传出一些关于地狱的画像,审判官肖像之类的资料。

        “中也老师的话,是特例哟。”

        三子吞下口中的苹果继续说道,“因为你是经过爸爸点头批准,邀请来的嘛。”

        中原中也听闻一愣:“鬼灯先生?”

        赭发少年的脑中下意识浮现出鬼神辅佐官,面无表情的脸。

        中原中也自认与那位辅佐官没有多余的交集……额,不过未来估计免不了。

        但特意选在这个时间点,大费周章地邀请他来地狱,他唯一能想到的可能,也就是——

        赭发少年侧过头,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身侧少女的脸上,然后定住不动了。

        祭典暖黄的灯光中,苹果糖殷红的糖霜,在三子的嘴唇上染上一抹艳色。

        咬开的汁水汇聚成露珠,挂在边缘欲坠不坠之际,被少女用舌尖轻轻抿去,在唇上留下水光的色泽。

        恰好注视到这一幕的赭发黑手党眼神微动。

        像是口渴一般,被黑色颈环覆盖的喉结跟着滚动了一下。

        或许是身侧的目光太过明显,三子如有所感地转过头,她看了看中原中也手里没动的苹果糖,又低头瞧了眼自己的。

        唔,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味道应该都是一样的,但中也老师看上去很馋她这份的样子……

        三子眨了眨眼,试探地将手里的那份往少年的方向递了递,舔了下嘴唇问道,

        “你要尝尝我的吗,中也老师?”

        红发少女的声音穿过祭典,被周遭的噪杂隐去了几笔。

        如爱情鸟般,扇动着翅膀,停在中原中也的耳际,提醒似地啄了啄。

        于是再平常不过的问话,落在赭发黑手党的耳中,变成了让人心动的邀请——

        【要尝尝我吗?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的呼吸一滞。

        少年钴蓝色的瞳眸一转不转地注视着三子。

        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掌朝着红发少女的脸颊探去,就在他的指尖即将触碰到少女殷红的唇角时——

        ‘咻——’

        一支锐利的木箭破空而来。

        箭头擦着中原中也的拇指从两人之间闪电般穿过,‘噗嗤’一声,果断命中斜后方药膳摊边,白泽举着的苹果糖上。

        差点被削掉手指的中原中也:“……”

        莫名被牵连的白泽:“……”

        三米开外,站在射箭摊边的鬼灯还维持着拉弓的姿势,盯着几人,掷地有声地吐出一句话,

        “双雕,正中红心。”随后‘嗷呜’一声张开口,尖尖的虎牙咬在自己的那份上,嘴唇贴在苹果糖霜上,染上一层胭脂般的红色,

        “地狱本来就没有‘生人勿入’之类的规定,那都是现世的人们编纂的啦。”

        “不过由于现世和彼岸天然隔绝的关系,很少有人类能穿过界限,误入进来,一些生魂倒是有可能。”

        这也是为什么,数千年以来,现世偶尔会流传出一些关于地狱的画像,审判官肖像之类的资料。

        “中也老师的话,是特例哟。”

        三子吞下口中的苹果继续说道,“因为你是经过爸爸点头批准,邀请来的嘛。”

        中原中也听闻一愣:“鬼灯先生?”

        赭发少年的脑中下意识浮现出鬼神辅佐官,面无表情的脸。

        中原中也自认与那位辅佐官没有多余的交集……额,不过未来估计免不了。

        但特意选在这个时间点,大费周章地邀请他来地狱,他唯一能想到的可能,也就是——

        赭发少年侧过头,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身侧少女的脸上,然后定住不动了。

        祭典暖黄的灯光中,苹果糖殷红的糖霜,在三子的嘴唇上染上一抹艳色。

        咬开的汁水汇聚成露珠,挂在边缘欲坠不坠之际,被少女用舌尖轻轻抿去,在唇上留下水光的色泽。

        恰好注视到这一幕的赭发黑手党眼神微动。

        像是口渴一般,被黑色颈环覆盖的喉结跟着滚动了一下。

        或许是身侧的目光太过明显,三子如有所感地转过头,她看了看中原中也手里没动的苹果糖,又低头瞧了眼自己的。

        唔,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味道应该都是一样的,但中也老师看上去很馋她这份的样子……

        三子眨了眨眼,试探地将手里的那份往少年的方向递了递,舔了下嘴唇问道,

        “你要尝尝我的吗,中也老师?”

        红发少女的声音穿过祭典,被周遭的噪杂隐去了几笔。

        如爱情鸟般,扇动着翅膀,停在中原中也的耳际,提醒似地啄了啄。

        于是再平常不过的问话,落在赭发黑手党的耳中,变成了让人心动的邀请——

        【要尝尝我吗?中也老师?】

        中原中也的呼吸一滞。

        少年钴蓝色的瞳眸一转不转地注视着三子。

        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掌朝着红发少女的脸颊探去,就在他的指尖即将触碰到少女殷红的唇角时——

        ‘咻——’

        一支锐利的木箭破空而来。

        箭头擦着中原中也的拇指从两人之间闪电般穿过,‘噗嗤’一声,果断命中斜后方药膳摊边,白泽举着的苹果糖上。

        差点被削掉手指的中原中也:“……”

        莫名被牵连的白泽:“……”

        三米开外,站在射箭摊边的鬼灯还维持着拉弓的姿势,盯着几人,掷地有声地吐出一句话,

        “双雕,正中红心。”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192612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