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100章 Episode 100 007地狱宰

第100章 Episode 100 007地狱宰


种花家有句话,  叫做岳父与女婿是天生的死敌。

        虽然有点夸张,但此刻,中原中也却发自内心地觉得,  这句话没有错。

        尤其是某个红发的鬼差少女,在见到自家老父亲时,  跟小鸡崽见到鸡妈妈似地两眼一亮,欢天喜地地撒手丢,  头也不回地就往黑发辅佐官的方向窜。

        走了两步才‘啊’了一声,  想起背后还有个被遗忘的,  虎视眈眈的重力使。

        中原中也:“……”

        他是不是该庆幸,  自己至少没有被忘了个彻底?

        赭发少年饱含深意的目光让三子不知为什么,感到有点莫名的心虚。

        于是她思索了片刻,返身牵住中原中也的手,  往鬼灯的身边跑。

        好耶!

        左手中也老师,右手爸爸,  是双倍的快乐!

        站在中原中也与鬼灯中间的三子一脸满足,笑得一双圆溜溜的狗狗眼,  都变成了新月的形状。

        “爸爸,  这是中也老师,  您之前见过的。”

        鬼灯移动目光,  视线在红发少女脑袋上的帽子上停留了片刻后,落在了中原中也头上,  那两个金色的鬼角上。

        第一辅佐官还记得,  那是三子小时候很宝贝的可粘贴式鬼角。

        起因其实也很简单。

        因为是人和鬼火结合的关系,  幼年的三子没少被小学班的其他幼崽,  嘲笑是孤角鬼。

        “略!略!快看,  是没有爸爸妈妈,  也没有角的孤角鬼!”

        流着鼻涕的小胖子指着秋千上的三子大声笑话,完全没看到身后跟班欲言又止的表情。

        老大!这个孤儿独角可不能说啊!

        听说阎魔厅的那位大人也是独角啊!

        可惜孩子王小胖子不听,他只想报仇。

        当时他都看见了,那年蹲在幼儿园门口对着自己指指点点,评价他是除了那什么年、年糕序列之外,什么能力也没有的鬼就是她!

        至于另一个罪魁祸首,小胖子表示太可怕了,记忆自动屏蔽了。

        三子小朋友抬起头,面无表情的小脸上,已经初具某位鬼神辅佐官的气势。

        她睁着祖母绿的瞳眸,直勾勾地盯着小胖子脑袋上的两个金色鬼角,不知在想什么。

        “干、干什么!你想打架吗!”

        小胖子脊骨跟过电似的,呲溜一声,窜上一股寒意。

        年幼的红发女孩松手,放开了抓着的秋千绳,从小板凳上站起来。

        小胖子顿时一凛,如临大敌地往后退了一步。

        谁料,站起身的红发幼女只是抬手撸起自己的刘海,露出额头顶上迷你的鬼角,一本正经地纠正道,

        “不是没有角的孤角鬼,三子有鬼角。”

        小胖子:“……”

        “谁管你啊!我就要说,没有角的孤角鬼!没有角的孤角鬼!”

        “好,三子听到了。”

        红发女孩绷着小脸点了点头,

        “阎魔爷爷说要有礼貌,三子讲完礼貌了,后面就是‘兵’了。”

        “啊?什么‘兵’?你脑子坏掉……等等!这个狼牙棒你是从哪里掏出来的啊!”

        “去、去!不许过来听见没有!我喊老师了……啊啊——!”

        然后当天下午,等到听到动静的老师赶到现场时,只看到了三个瑟瑟发抖,一问三摇头的跟班。

        和躺在地上两眼直冒圈圈的小胖子。

        ——嗯,脑袋上的两个金色鬼角,被凹断的版本。

        虽然幼年鬼的角和换牙一样,还能再长,不过看这样子……霸王小朋友应该要憋屈好几天了。

        都说小孩子是最没分寸,也是最懂得怎么戳人心肺的。

        尽管三子面上没流露出什么,但鬼灯在晚上给睡着的红发女孩盖被子时,还是听到了女孩小小声的梦呓。

        “三子才不是孤儿……三子有角,有爸、爸爸,呼……”

        某个黑发的辅佐官坐在床边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关掉了儿童房的灯。

        他起身,把小孩带回来的‘战利品’拿到了自己的收藏室,然后就这工作灯,面无表情地摁开了小电钻。

        于是第二天,睡醒的小三子在自己的床头柜上,发现了一对由鬼灯爸爸手作改造的可粘贴式金色鬼角。

        那天早上,连隔壁的阎魔大王,都听到了某个小孩的欢呼声。

        “鬼灯君,三子酱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吗?”

        阎魔厅内,阎魔大王好奇地问道。

        侧席上,整理审判文件的鬼灯困倦地打了个呵欠:“谁知道,应该是发现金龟子了吧。”

        阎魔大王:“……”

        是不是真的发现了金龟子另说,至少,从那天以后,红发女孩随身携带的宝物又多了一样。

        她没有戴,只是很宝贝地揣在身上。

        而那句‘没有爸爸妈妈,没有角’的话,也很快被女孩遗忘在了脑后。

        然后现在——

        这对红发少女从小宝贝的金色鬼角,戴在了某个赭发重力使的头上。

        鬼灯盯着金色鬼角看了一会儿,随后目光往下一落,狭长的灰黑双目,平静地对上中原中也的眼睛,

        “你好,中原君。”

        中原中也:“……”

        黑发辅佐官说你好的样子,仿佛在给中也念悼词。

        中原中也扯了扯嘴角,跟着生硬地点头:“……晚上好,鬼灯先生。”

        这两人没什么事,反而不小心误入老父亲与恋人修罗场的小动物们,怕冷似地挤在一起互相取暖。

        猴子柿助:“小、小白,你有没有感觉有点冷啊……”

        跟着鬼灯去过一趟现世的小白,狗爪捂脸:“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诶?琉璃男你怎么冬眠了?!振作一点啊琉璃男,你是雉鸡啊!”

        以中原中也-三子-鬼灯,三人为中心,一股无形的对峙张力在两位男士之间拉扯。

        相接的眼神中似有刀光剑影,唯独站在台风眼中间的红发少女还乐呵呵的,享受双倍的快乐。

        路过的狱卒和妖怪们默默绕开了他们,唯有某个不怕死的老中医,接过了隔壁摊递来的立可拍,对着三人按下了快门。

        刺眼的闪光灯亮起,白泽看着吐出来的照片安静了两秒,突然爆发出震天响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这可真是精彩,值,这次来祭典真是太值了!哈哈哈哈!”

        桃太郎伸头看了一眼相片,脑后落下一滴汗珠。

        呃,这个画面还真是……

        照片上,三子站在中间举着苹果糖,笑得见牙不见眼。

        两侧的赭发少年和辅佐官老父亲表面寒暄,实则眼神你来我往,电闪雷鸣。

        最绝的是,鬼灯右手上还拿着射箭摊的弓,颇有现世的爸爸,举着枪和女儿的男友一起合照的即视感。

        “噗。”

        同样暗搓搓蹲在旁边,伸头看照片的隔壁摊打工仔,捂着嘴巴,发出了高兴的窃笑。

        正在眼神对决,比谁先眨眼的中原中也与鬼灯耳朵同时一动。

        两人手里的‘武器’想也不想地投掷而出,先后完美命中狂笑的老中医和隔壁的打工仔。

        “唔噗——!”

        以脸接长弓的白泽直起被砸弯的腰,左边的鼻孔缓缓滑下一条鼻血。

        “嘁,脑袋里全是肌肉的蛞蝓。”

        隔壁摊的打工仔,拔下摁在鼻子上的苹果糖,右边的鼻孔缓缓滑下另一条鼻血。

        别说,一左一后,还挺对称的。

        白泽:“你这混蛋!要是砸到女孩子怎么办啊!”

        “啊,就是感觉那里有害虫,不自觉就砸过去了。”

        “……太宰?!你怎么会在这……”

        中原中也只是听到了某个熟悉的欠揍声音,下意识把糖丢了出去。

        没想到见鬼的,竟然还真是这条青花鱼?!

        怎么哪儿都有这家伙啊!

        赭发少年惊愕地望向太宰治,下一秒,他像是想到什么,跟过年似地扬起了个喜气的笑脸,

        “我知道了!你这家伙是终于自杀成功下地狱了是吧!哈哈哈哈,活该,等着进阿鼻地狱吧!”

        “嘁嘁嘁。”

        太宰治摇着食指,站起身特意展示似地,拍了拍腰上的厨师围裙,

        “真可惜啊蛞蝓,我现在可是狱卒芥子小姐特聘的厨师长哦,进阿鼻地狱什么的,还是更适合某个黑漆漆的暴力小矮子呢~”

        啊?厨师长?什么东西?

        中原中也顺着太宰治示意的方向看去,还真看到了一个卖辣咖喱的摊位,开在药膳粥的旁边。

        一只兔子正在那里剁红辣椒,丢进烧得红彤彤的咖喱锅内。

        摊位旁边还支着一个布招,上面写着‘辣咖喱挑战擂台,够胆就来试试看!’。

        而所谓的擂主,正穿着驼色的外套,坐在木凳上认认真真地挖咖喱吃。

        中原中也:……这家伙是不是也有点眼熟?

        正疑惑间,咖喱擂主像是感应到了赭发少年的视线,从盘子里抬起头,露出一张带着胡渣的脸。

        他抬起手,熟稔地向中原中也打了招呼,

        “初次见面中原干部,我是太宰的友人织田作之助,要来一盘咖喱吗?”

        织田作之助?

        那个和太宰治叛逃的港·黑底层成员?

        这里都能碰到,什么时候地狱这么小了?

        “诶?织田先生?”

        正低头看照片的三子闻声抬起头,意外地看了眼走到锅前熟练颠勺的太宰治,和戴着擂主帽子的织田作之助,有点没明白状况。

        “织田先生的话还可以理解,为什么太宰少年也会在这?”

        还都是活人的形态?

        “可以理解?”中原中也疑惑地问道。

        “唔,因为织田先生算是死过一次嘛。”

        三子举了个例子,“用种花家那边的说法就是,‘八字比较轻’。”

        “平时还好,盂兰盆节这样鬼门开的日子,很容易撞上一些亡者,偶尔误入地狱也不是没可能。”

        “不过太宰少年,你是怎么下来的?”

        红发少女好奇地看向太宰治。

        ——难道又是利用了地狱的bug?!

        三子的眼神逐渐犀利。

        “啊,这个嘛……”

        太宰治颠勺的动作微不可见地一顿,他勾起嘴角,还没等摆出招牌用的高深表情忽悠人,

        鬼灯的声音就从旁边传来,毫不客气地掀了太宰治的老底。

        “他的话,是顺着三途川飘下来的。这几天本来就是黄泉和现世界限最模糊的时候,他在现世频繁入水,会误入三途川也不稀奇。”

        ……自鲨入水,因为次数过度,一不小心飘到了黄泉。

        真不愧是你,太宰治。

        ……等等,三途川?

        中原中也灵光一动,将这话和不久以前,听到的某个‘地狱趣闻’对上了号。

        “所以……太宰……”中原中也幸灾乐祸地看向太宰治,抖动着双肩,竭力抑制话里的笑意,终于半笑地吐出一句完整的话,

        “原来、噗,你就是那个,被夺衣婆从河水里捞出来,差点被结婚的鸢眼美少年?”

        三子反应过来:“啊,说起来,夺衣婆确实好像最喜欢美少年的衣服……”

        红发少女及时止住了后半段话,好像明白了太宰少年一身地狱服饰的原因。

        中原中也:“噗——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太宰哈哈哈,这不是很好吗!”

        “那不是你在港·黑时心心念念的三途川女神吗?”

        “恭喜你啊太宰,梦想成真。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没有殉情对象了哈哈哈哈哈——!”

        “其实衣服也没有全扒光。”

        一旁吃咖喱的织田作之助努力为好友挽尊,“狱卒赶到时,太宰还剩一条裤子。”

        中原中也,笑得更大声了。

        “……”

        太宰治:“……谢谢你织田作,你安静吃咖喱就好。”

        一旁扯着白泽脸颊的鬼灯,也适时出声,发出了来自地狱的邀请,

        “别难过太宰君,自豪地挺起胸膛来!地狱会记住你的贡献的,欢迎你以后常来。”

        可爱的芥子小姐跟着点头:“没错,太宰君很厉害呢,尝一口辣酱就能提出新的改进方向。”

        “如果他能再早点下地狱就好了。”

        太宰治:“……”

        不,等回了现世,他一定要早睡早起,用心养生,争取活到一百岁。

        就算是偶尔入水,吊颈锻炼,也要选个黄道吉日——

        至少避开盂兰盆节!

        其实严格来说,太宰在地狱还是受到了不少照顾的。

        除了一开始,差点被某个‘三途川女神’扒光衣服,换上礼服强制结婚之外,

        他在被狱卒救下,带回鸦天狗警署后一秒,就碰上了同样误入地狱的织田作之助。

        彼时,太宰治全身湿淋淋,还剩下一条裤子。

        织田作之助坐在小桌子边,端着咖喱饭,暴风吸入。

        两人就这么隔着一扇窗,无言相对。

        沉默,沉默之中,红发青年放下手里的勺子,关切地开口,

        “太宰,你的裤子……”

        某宰治一脸生无可恋,离原地成佛只有那么一点点距离,

        “不,织田作,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问。”

        “……哦。”

        织田作默默拿起勺子,继续恰饭。

        一时间,看候室内只剩下咖喱的香气,和织田作之助安静的咀嚼声。

        本来,对于像这样因为盂兰盆节,而不小心误入地狱的活人,鸦天狗警察一般会选择上报长官,在核实两人身份无误后,就尽快送人离开。

        但架不住某个鸢眼少年打死不走,无助地揪着衣领,哭得梨花带雨,声泪俱下。

        “呜呜呜呜,你们竟然打算就这么无视我受伤的心灵,打发我离开!”

        “呜呜,我的纯洁啊,我的身体啊,以后都嫁、咳,娶不到老婆了西库西库西库~”

        其实夺衣婆的话,应该会很愿意的。

        一旁的鸦天狗警察在心里默默腹诽,但怎么说也是他们理亏。

        最后被哭得头疼的鸦天狗警察,只能抓了抓脑袋,转头向指挥官源义经求助。

        接到下属汇报的源义经,在审视了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的档案两秒后,果断拨通了阎魔厅的电话。

        半小时后,某位黑发辅佐官准时出现在看候室。

        辅佐官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头顶的光线,居高临下地盯着两位男士,露出了与红发少女如出一辙的,杨白劳看长工的眼神。

        太宰治心中一咯噔。

        糟糕,好像要翻车了。

        看候室内,鬼灯瞥了眼太宰治,像是已经心知肚明某个鸢眼青年,死活赖在地狱的原因。

        他也不说,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两份文件,放在太宰治的面前。

        一份,是前往屎泥科,为期一周的地狱级地狱体验。

        一份,是各个科室的义务劳动说明。

        上面详细规定了太宰治查阅亡者典籍资料的时间和范畴,监视官由人工智能小a执行。

        但相对的,太宰治就要付出一点点劳动量。

        哪里,真的只有一点点。

        就是早上七点到十二点,协助鸦天狗警察逮捕闹事的亡者和各种突击事件,给源义经打下手。

        下午十二点到三点,帮助芥子小姐拷问嘴严的亡者,改进辣酱。

        下午三点到晚上六点,前往大焦热地狱待命,有事打下手没事就烧汤。

        晚上六点到十一点……

        日程表林林总总一串条目,某个鸢眼青年拿在手上时,连手指都在抖。

        “辅佐官大人,请问我的睡眠和吃饭时间呢?”

        “哦,关于这个。”

        鬼神辅佐官像是早有准备一般,从衣袖里掏出了三颗豆子,放在了太宰治面前,

        “从七x珠那里改良的魔豆,提神醒脑,饱腹感强,一颗能顶三天。”

        “这里正好九天的量,还有四十八小时剩余,不耽误你回现世后照常工作,不客气。”

        太宰治:“……”

        这一刻,太宰治终于知道了,其实港·黑真的很不错。

        至少他在那还有摸鱼的时间,在这里,他只能嗑魔豆每日007。

        听完鬼灯叙述的‘太宰治七日冒险记’,中原中也已经笑得快要厥过去了。

        倒是三子越听,眼神逐渐犀利。

        她翻看着鬼灯递来的,各科室提交的‘太宰治真好用’的好评手册,看着鸢眼少年的目光越来越亮。

        太宰治知道,那是心动的眼神。

        更准确一点说,是未来的第三代辅佐官,看好用倒霉蛋下属的心动眼神。

        果不其然,三子合上手册后,摸着下巴感慨道,

        “太宰少年,你的潜力巨大啊,愿意现在就归西,与地狱共襄盛举吗?”

        太宰治艰难微笑:“……谢谢,其实活着挺好的。”

        中原中也:“……噗!”

        他听到了什么?!

        那个太宰,那个每日不自鲨不舒服斯基宰竟然说‘活着挺好的’?!

        赭发少年感觉自己脸上的肌肉笑得有点酸。

        这一趟地狱盂兰盆祭,他收获了一箩筐的笑点,每天拿出来回顾,也能笑满五十年的那种。

        眼见现场空气逐渐谐星化,鬼神辅佐官像是想到了什么,从怀里掏出怀表看了眼,对三子说道,

        “三子,我这边还要耽误一点时间,可以麻烦你去和阿香他们喊一声吗?”

        “啊,回来的时候,顺便帮我带一盒众合地狱的霸王章鱼烧。”

        “诶?”

        三子有点意外地抓了抓脸,“可以是可以……”

        爸爸怎么突然喜欢吃章鱼烧了?

        不过到底是最喜欢的爸爸拜托的任务,红发少女没有多想就同意了。

        在离开以前,还带走了一批嘴馋章鱼烧的动物狱卒。

        中原中也静静地看着三子走远的背影,直到彻底看不见了,他才转过头。

        少年收起了脸上放松的笑容,一双锐利的钴蓝色瞳眸直直看向太宰治,

        “喂,太宰,说什么误入地狱,其实你是故意钻盂兰盆节漏洞来的吧。”

        太宰治微笑,没有说话。

        一旁的黑发辅佐官收起怀表,面无表情地开口,

        “关于这一点和接下里的事情,让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详细说说吧。”么误入地狱,其实你是故意钻盂兰盆节漏洞来的吧。”

        太宰治微笑,没有说话。

        一旁的黑发辅佐官收起怀表,面无表情地开口,

        “关于这一点和接下里的事情,让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详细说说吧。”么误入地狱,其实你是故意钻盂兰盆节漏洞来的吧。”

        太宰治微笑,没有说话。

        一旁的黑发辅佐官收起怀表,面无表情地开口,

        “关于这一点和接下里的事情,让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详细说说吧。”么误入地狱,其实你是故意钻盂兰盆节漏洞来的吧。”

        太宰治微笑,没有说话。

        一旁的黑发辅佐官收起怀表,面无表情地开口,

        “关于这一点和接下里的事情,让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详细说说吧。”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191218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