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103章 Episode 103 很快就来见你,甘

第103章 Episode 103 很快就来见你,甘


这可能是三子速度最快的一次。

        重力使动真格的一击,对不擅长近战的地狱少女来说,绝对是灾难级别的棘手。

        刺骨的杀意似怒吼的黑色凶兽,带着一丝令人心惊的神明威压,天罗地网般朝着地狱少女当头罩下。

        瞬息之间,封死了她的逃生退路,根本没有留给冒犯领域之徒,半点躲避的机会。

        周遭的竹林不安似地晃动起来,连最粗壮的老树主干都在微微抖动。

        然而比杀招更快的,是红发少女的救援。

        阎魔爱甚至来不及看清三子的动作,不过眨眼的一毫秒,红发鬼差就出现她的身前,出手稳稳地挡下了赭发黑手党的攻击。

        巨大的威力在两人撞击的位置爆开。

        强烈的冲击风炸开,猛地吹起阎魔爱的黑色长发,在风中猎猎作响。

        借着狂风的遮挡,看准了时机红发少女倏地伸手,抓住阎魔爱,将她用力往高处一抛,挡下了中原中也的第二次攻击。

        与此同时,三个稻草人也趁机变回了人形。

        “感谢您,三子大人。”

        戴着围巾的老伯,在匆忙的道谢声化身轮入道形态,急急冲入空中。

        在一个急拐弯后,正好接住自家小姐,顶着满头的冷汗,头也不敢回地带着大家全速开溜。

        中原中也望着几人逃窜的背影,危险地眯起了双眼。

        代表异能力的红光在他的体表浮现,然而还不等赭发少年动作,少女的声音就从旁响起。

        紧接着一道身影朝着他不由分说地扑来,直接打断了他的注意力。

        “s——top!!!中也老师!那是爱酱,我和你提过的好友啊啊啊!”

        像是害怕中原中也继续穷追猛打,飞身扑来的三子干脆双臂一张,跟抱篮球似的,一把抱住赭发黑手党的脑袋。

        然后想也没想地就往胸口处一按,利用衣物,彻底阻隔了对方的视线。

        “三子?”

        中原中也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感觉眼前一黑。

        下一刻,一个温软的触感猝不及防地扑面而来。

        他的脸就这么在脑后的力道下,整个埋进了红发少女的胸口凹陷处。

        “……!!!”

        幸福来得太突然。

        某个赭发黑手党背脊一僵,跟石化了似地,当场停摆。

        任由三子以柔绞的标准动作控制着他的脑袋,一动也不敢动。

        在地狱,除了武力值排行榜之外,还有一个更加机密的排行榜,只在男狱卒们的心中悄悄地流传。

        排在第一位的,是众合地狱的主任太夫,第二位,是她的辅佐阿香。

        而第三位——

        第三位的尺寸,现在某个portmafia的重力使已经用脸切身感受到了。

        呼——赶上了。

        三子举目望了眼胧车彻底消失的背影,放心地松了口气。

        唔……现在还有一个要哄。

        “中也老师……”

        红发少女开口刚想说话,结果话还没出口,一个炙热的呼吸声从身前传来。

        黑手党呼出的气息喷洒在她的手背上,让三子一咯噔,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劲。

        ……说起来,中也老师是不是太安静了?

        ——当然安静了。

        毕竟某位赭发黑手党此刻,就被她按在胸口,封印住了。

        “……”

        “……”

        三子僵硬着脸,脖子仿佛生锈一般,一寸一寸往下看去。

        在看到那颗熟悉的赭色后脑勺时,少女‘喀拉’一声,整个人立地成佛。

        躯壳石化成了白色的石膏,两眼失去了高光的色彩。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祭典,是月色的竹林。

        有句话叫做,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

        还有一句话叫做,人是有极限的,所以只要不做人,就能轻易突破羞耻的界限!

        这一刻,三子感到自己的精神都得到了升华。

        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的静默之后,红发的鬼差少女缓缓地、缓缓地松开了中原中也的脑袋。

        她在对方的注视下往后退了半步,然后两眼放空地转过了身——

        掏出狼牙棒开始挖土。

        中原中也:“……三子,你在做什么?”

        三子两眼持续放空:“中也老师,天冷了,我在给自己挖坑,准备冬眠。”

        大概是三子的表情过于可怜,某个占尽便宜的重力使的嘴角不受控制地越翘越高。

        就在他忍不住要笑出声时,前面正给自己挖坑的红发少女,耳朵突然灵敏地一动,‘咻’地转过头,无声地盯向中原中也。

        赭发黑手党见状,立刻借着咳嗽的伪装,又艰难地拉平了弯起的唇角,一副无事发生的严肃模样。

        直觉告诉中原中也,如果在这里笑出来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情缘死’。

        三子幽幽开口:“你刚才在笑吗,中也老师。”

        “你听错了。”

        中原中也正色地说道。

        虽然次数不多,但中原中也已经熟练地摸索出一套,专门用于转移三子情绪的办法。

        这种情况下,效果最好的一个那当然是——

        “不去集合吗?鬼灯先生已经先行过去了。”

        “诶……诶?!”

        果然,捕捉到关键词的红发少女迅速被转移了注意,放空的两眼又重新恢复了生活的高光。

        她习惯地将手里的狼牙棒递给中原中也。

        赭发少年默契地接过,看着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古旧的怀表,确认时间。

        一模一样。

        红发少女手中表盘的款式,让中原中也的目光一顿。

        想起了不久之前,黑发辅佐官所说的话,赭发少年的眼底浮现出一抹深思。

        “中原君,三子把心愿宝石送给你了对吧?”

        虽说是疑问句,但辅佐官却是无比笃定的语气。

        “请不用太过紧张,既然这是那孩子自己选择,我个人并没有多加干涉的打算。”

        鬼灯说到这停顿了一下,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补充道,

        “另外,我必须承认,在知道三子选择的是你后,我确实松了口气。”

        这话听上去像是认可,但中原中也却本能地觉得,辅佐官的话中另有一层深意。

        因为是‘他’,所以松了口气?

        中原中也在心中暗自挑眉。

        他还不认为自己有特殊到,能让一介阎魔辅佐官第一次见面,就对自己另眼相待的程度。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身上有什么,与其他人不同的东西,给三子带来了某种影响。

        排除身份、容貌、地位、异能力……

        甚至是中原中也这个名字本身之后,再结合地狱的特性,赭发黑手党想到了一个可能。

        ——【荒霸吐】

        “鬼灯先生,除了那些隐藏的组织之外,三子身上是不是还有其他麻烦?”

        中原中也没有迟疑,直接开口问道。

        像是没想到赭发黑手党比想象中的更敏锐,鬼灯有点意外地看了眼中原中也,

        “关于这一点,你可以自己问三子。由我擅自告诉你的话,那孩子一定会生气的。”

        作为父亲,与其干涉女儿的选择,揭穿她煞费苦心地隐瞒,倒不如暗地里帮某个笨蛋女儿,先一步解决麻烦。

        想到红发少女对自己的愿咒只字不提,嬉皮笑脸的样子。

        黑发辅佐官难得分神了一瞬,而后看向中原中也的眼神里,莫名带上了几分不善的碎碎念。

        “真是的,这小子到底哪里好,要不是……死后绝对要下黑绳地狱……”

        那样子,像极了某些现世电视剧里的倒霉老父亲,为了避免女儿真的走上拿生命,和穷小子恋爱私奔的结局,只能苦哈哈地自备保障手段,给女儿扫清问题阻碍。

        穷小子中原中也:“……”

        虽然有所不满,但最后鬼神老父亲还是好好地给出了建议,

        “中原君,多余的事情不能告诉你,但在之后的时间,记得将那颗愿望宝石随身携带,你会用到它的。”

        鬼灯看向了中原中也,眼神中的挑剔退去,换上了少见的平和与郑重。

        这时候,他不是手握权力的阎魔座下第一辅佐官。

        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担心女儿的父亲而已。

        “三子,就拜托你了,中原君。”

        如果说,在和三子的父亲交谈之后,还有所疑惑的话,那么当中原中也撞上竹林中,抓着三子单方面争吵的阎魔爱时,那些萦绕在他心头的疑问,都隐约有了答案。

        【“……你以为自己在做什么,三子!”】

        【“愿咒反噬……要不是他、荒霸吐,真那么喜欢,现在就让他下黄泉!下地狱……!”】

        地狱少女狠厉的声音,被夜色切成了支零的碎语,由凉风远远地吹入中原中也的耳中。

        【愿咒、荒霸吐、让他现在就下地狱】

        浓重的夜色深处,中原中也像一只捕猎的大型动物般,收敛起周身凌厉的气势,无声无息地走向竹林深处。

        随着他靠近,风中模糊的信息愈加清晰。

        “谁——!”

        最先察觉到中原中也的,是老伯形态的轮入道。

        只可惜他还没来得及预警,连着一目连和骨女,三人就被重力使控制住,连一句示警都来不及说。

        中原中也单手捏着稻草人的脑袋,幽灵一般,信步踏入竹林。

        远远的,两个发色迥异的少女身影,出现在赭发黑手党的视野里。

        阎魔爱对中原中也的杀意,牵扯了红发鬼差的全部心神。

        以至于三子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口中的‘中也老师’就站在这片竹林之中。

        影子被草地上斑驳的树影掩盖,身形隐藏在夜色的阴影中,一双钴蓝色的瞳眸,死死地盯着红发少女腰腹上的不祥荆棘。

        【愿咒、荒霸吐、让他现在就下地狱】

        电光火石之间,中原中也似乎明白了什么。

        漆黑的怒意如海啸般在他的眼底翻腾,就在即将破闸而出时,赭发黑手党猛地用力一闭眼,压下了眼中的情绪。

        再掀开眼皮时,钴蓝色的瞳眸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难怪那位辅佐官会说,让他自己询问三子。

        易地而处,若是换成他作为‘父亲’的角色,恐怕一开始,就会选择暗地里将苗头掐灭,处理掉带来不稳定的罪魁祸首。

        显然,在这一点上,鬼神辅佐官对他的判断没有错。

        就凭这一点,他中原中也死后,也合该下黑绳地狱。

        ——【“既然‘愿咒’不允许,那就在它反噬以前,打破它就好。”】

        ——【“爸爸说过,在地狱,自己保护自己可是铁则!”】

        鬼差少女安抚好友的话飘入中原中也的耳中。

        倒是这个笨蛋的风格。

        中原中也无声地笑了笑,迈出脚步,向两人靠近。

        阎魔爱比三子更早地意识到中原中也的到来。

        当然,她凭借的不是身手、耳目这类的东西,而是轮入道他们。

        作为工作时重要的凭依,她自然可以随时感应到下属们的状态。

        不需要眼神示意,也不需要多余的言语交流。

        在阎魔爱对上中原中也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了,接下来要怎么做。

        【交给我。】

        【这是我和三子两个人之间的事,该由我来解决。】

        赭发黑手党望来的视线里,明晃晃地表达着这样的意思。

        虽然不甘心,但既然这个黑手党会出现在这里,就代表着他得到了第一辅佐官的承认。

        如果是那位大人的话……

        阎魔爱收敛起目光,配合着妒火烧心的黑手党,完成了一出好戏。

        ……虽然她发自内心地怀疑,其实赭发黑手党是认真地想踢碎她的头骨。

        ……

        …………

        “对了!中也老师!”

        三子看了眼表盘上即将走到‘12’的时针,收起怀表兴奋地对中原中也说道,

        “接下来可是地狱祭典的高·潮哦,一起过去吧,这可是参加祭典的狱卒们,最大的乐趣哦!”

        情绪是会感染的。

        像是被三子的灿烂笑意影响,中原中也跟着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哦,那就让我好好见识一下吧。”

        “哼哼,绝对不会让中也老师你失望的!”

        红发少女自信叉腰,兴致高昂地带着中原中也往祭典的广场走去。

        午夜十二点,盂兰盆节的最后一刻。

        无声的钟声在地狱响彻。

        橘色的灯火星星般出现,飞过地狱的上空。

        一开始是稀疏的几盏,随着时针逐渐向十二靠近,慢慢的,灯火越聚越多。

        彷如闪耀的橙色银河,一瞬照亮了夜幕深蓝的底色。

        那是前往现世的亡者们按照约定,骑着提灯的茄子,重新回到了地狱。

        回家时,骑着像马一样飞快的黄瓜,归去时,骑着像牛一样,慢悠悠的紫色茄子。

        这是现世的遗族们,最真实和不舍的希望。

        祭典上的狱卒们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伸了个懒腰,三三两两地谈笑着,踏上了前往广场集合的道路。

        集合的人数越来越多,就像不断流动的小溪,逐渐汇成了一条壮阔的河流。

        头上戴着鬼角装饰的中原中也,被三子带着理直气壮地混入其中。

        一开始,只是简单的并肩而行,但热闹的队伍,拉近了他们彼此的距离。

        三子与中原中也垂落在同一侧的手掌,如同试探般,时不时撞在一起,又擦着指尖而过。

        如此数次后,不知道是谁先主动,在又一次的手指触碰时,右侧戴着黑色手套的五指一张,先一步抓住了探来的温热指尖。

        一根,两根。

        指节,掌心。

        两只一大一小的手掌彼此交缠,直到十指相扣,掌心相抵。

        欢快的太鼓与三味线的合奏从尽头飘来,巨大热闹的篝火照亮了祭典上空。

        这是真正的祭典,百鬼夜行。

        ——【“跟我来吧,今晚从实招来,大家清~醒过来就是地狱啦~晚来罚三杯哦,来请喝……”】

        唱腔应喝着三味线的节奏歌唱,热闹的歌声在上空响彻。

        一片欢笑之中,红发的鬼差少女突然松开了与中原中也交握的手,背着双手上前两步。

        “中原中也。”

        她微笑地转过头,宝石般祖母绿的瞳眸中,倒映着祭典的火光与地狱的星辉。

        少女牵起裙角,如同置身于舞会的淑女般,行了个屈膝礼,向赭发少年发出了邀请,

        “要和鬼差共舞一曲吗?”

        中原中也安静地注视着三子,瞳眸相望,视线交汇之中,赭发的黑手党缓缓微笑起来。

        赭发黑手党的眼眸是清透的钴蓝色,氤氲着笑意,像是盛了一片璀璨的星辰。

        “我很荣幸。”

        ……

        …………

        三子,虽然你这家伙隐瞒了不得了的事。

        但是有句话,你说对了。

        如果不允许,那就在它反噬以前,打破它。

        管他是愿咒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我都会用重力,把他们一一碾碎。

        不过等到那之后,就是我们算总账的时候了。

        同一时间,远离霓虹的西半球

        月光从教堂的彩色玻璃上照入,圆拱的穹顶投下一层洁白的月色辉光,纸片一般轻盈地落在室内的中央,那张庞大而厚重的桌面上。

        桌后的欧式椅中坐着一个人。

        他的身形隐藏在昏暗的光线里,让人看不清长相,只能从阴影映出的高大轮廓中,猜出这应该是个男人。

        “还差一点。”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线在空旷的室内回荡。

        他骨节分明的大掌放置在桌上,手边是一盘散落的棋子。

        被清空的黑白棋盘上,摊放着一层散乱的录像和影片文件资料。

        最上面的那份资料上,印着一张照片。

        照片中的少女酒红色的长发单边扎起,一身洁白的礼服,握着狼牙棒出现的那一刻气势凛凛,宛若不可战胜的天生神明,耀眼如天上辉夜姬。

        “长大了啊,甘。”

        男人像是感叹一般,修长的手指在资料上点了点。

        食指的指腹温和地摩挲着照片中,红发少女的脸颊。

        代表教皇地位的权戒戴在他的手指上,随着男人的动作,在月光中折射着溢彩的光芒。

        这片光芒来自权戒上的绿宝石。

        ——【爱莫拉菲之心】

        以“emerald”祖母绿为名的绿宝石,无愧于其“心脏”的盛誉。

        “就差一点。”

        男人抚摸着红发少女的相片,轻声说道,“别急,我很快就来见你了,甘。”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185937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