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105章 Episode 105 失去联络的鬼差

第105章 Episode 105 失去联络的鬼差


那艘飞艇,  是教皇克莱芒带来的产物。

        ——超出两千万立方英尺的体积,银色与鎏金色的外观。

        当它出现在东京市三万英尺的高空上时,所投落下的阴影,  足以覆盖住一个完整的住宅小区。

        头顶的日光被遮蔽,  恰好站在阴影中的市民如有所感地仰起头。

        恍惚间,  他们仿佛看见了巨鲸的落影,创世纪的诺亚方舟现世。

        它就停泊在众人的头顶,遥遥地投下审判的目光。

        很难想象,那位史上最年轻的教皇,究竟是做了什么,  才能让官方允许这么一个庞然大物,  堂而皇之地出现在霓虹百万人口城市的头上。

        然而很快,人们对空中飞艇的讨论就发生了逆转。

        比起它的潜在威胁,  飞艇上即将到来的‘儿童慈善募捐宴会’更加为人所津津乐道。

        ——【“我们不该放弃任何一个孩子,  ”】

        电视中,  金发碧眼的年轻教皇优雅地坐在长椅内,从容地看向镜头。

        那双碧玺般的瞳眸中闪烁着悲悯与希望,  如神恩般透过屏幕,  直直传达镜头的另一端——

        每栋居民楼、每间公寓、每对失去了孩子的父母眼中。

        【“如果一个人找不到,那就发动一百个人的力量,如果警方找不到,  那就让社会更具影响力的人士介入。你不放弃,  神亦不会放弃,  将天网洒下,触及万里,  找回孩童。”】

        年轻的教皇如是说。

        他温和的声音如神音,  蕴含着令人信服的治愈力量。

        公寓内,  酗酒的父亲停下了倒酒的动作。

        大街上,抱着一叠寻人启事的母亲转过了头,双目赤红地看向橱窗里的电视。

        还有更远的、更加破旧的住宅内,每日推着板车外出寻找孩子的老夫妇,灰暗的眼中又重燃起了新的希望。

        每一年,全国都有将近八万孩童失踪,但找回来的有几个?

        不足百分之五。

        他们早已对警方失去了信心,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们,你的孩子凶多吉少。

        但对于这些父母来说,只要没找到尸首,那就还有希望。

        如果神明可以帮助他们,那么他们信教又何妨?

        只要还有一点机会,总是愿意去试一试的。

        世界最大的飞行船问世,最年轻的教皇许诺奇迹,两相叠加,再也没有比这更劲爆的头条了!

        一时间,全国媒体沸腾。

        所有人都在问,他们该如何拿到飞艇的邀请函,该如何登上那艘天空之船。

        可惜,能获得这项机会的,只有五十人幸运儿。

        “太可疑了!什么‘儿童慈善募捐’?”

        “把受害人的亲属这样大范围的聚集起来,那个教皇绝对在打什么主意!”

        东京警视厅搜查科内

        毛利小五郎将手里的报纸一丢,皱着眉望向身边的上司,

        “目暮警部,我们就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吗?潜入搜查呢?”

        同样有这种想法的目暮十三却只能摇头,

        “很可惜毛利老弟,上面已经打过招呼了,那位克莱芒教皇的所有行动,我们没有权利插手。就算想要潜入,也必须要有邀请函才行。”

        然而他们既不属于失去孩子的父母一类,也不是具备社会影响力的权势富人。

        倒是毛利小五郎的妻子,妃英里的好友,工藤夫妇收到了邀请函。

        但不巧的是,工藤优作正好被最近的一桩儿童走失案绊住了手脚,他的妻子工藤有希子,却对慈善宴会很感兴趣,想要参加。

        但是奇怪的是,在听说了宴会地点是在飞艇上后,那位黑发家的脸上顿时露出了难以言喻的表情,想也不想地拒绝了邀请,口中还莫名嘀咕着一句,

        “远离大型交通工具保平安”之类奇怪的话。

        无独有偶,同样的情况也在其他城市上演。

        按照报纸上公布的线路,飞艇将从东京出发,途径横滨、静冈、滨松、名古屋,最后到达大阪。

        而相比起各地官方警方的束手束脚,某些灰色地带的力量,则显得直白得多。

        port  mafia总部,首领办公室

        “克莱芒教皇?儿童慈善募捐?”

        中原中也疑惑地合上手中的邀请函,将目光投向上首的森鸥外,

        “恕我直言boss,这类纯粹的普通商业活动,有需要我们特别注意的地方吗?”

        “如果它真的只是单纯的商业活动的话。”森鸥外意味深长地说道。

        黑发首领在赭发重力使不解地注视下侧过身,拿起桌上的一份情报资料,递给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接过,在迅速扫过上方的报告后,惊讶地微微睁大了双眼,

        “这是……!”

        “原宗教组织‘圣天锡杖’。”

        森鸥外将手肘支在桌上,十指交叉置于下巴处,缓缓说道,

        “本该在龙头战争中毁灭的组织,现在又重新复活,甚至还光明正大地向我们寄来了邀请函。”

        这种直白得就差在邀请函上写着‘我有陷阱,你们港黑敢来吗?’的行径,自大又荒唐,对这样仿佛是在鼻尖挥舞利刃的挑衅行为,他们当然不可能无视。

        更何况,森鸥外对那艘一夜之间,凭空出现的巨大飞艇可是相当感兴趣。

        明明是以如此不合常理的姿态出现的庞然大物,然而所有媒体与官方机构却仿佛看不见般,自然而然的接受了这一变化。

        而有趣的事还不止这一件。

        森鸥外垂下眼睫,伸手按下了桌上的开关按钮。

        随着机器的一声轻响,首领办公室内,遮蔽外界视线的黑色钢板逐一升起,露出了背后一排通电的落地窗,与蔚蓝的天空。

        白鸽拍打着翅膀在天际飞过,光从几净的玻璃外透进来。

        森鸥外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观察的目光落在赭发重力使的脸上,

        “中也君,你有发现窗外的这片风景,有哪里不一样吗?”

        哪里不一样?

        中原中也一愣,略微上前几步,转头看向了窗外。

        作为横滨的标志建筑,象征首领的port  mafia大楼拥有超出七十层的层数。

        这样的高度,若是在天气晴朗时,站在顶层的办公室里往外俯瞰,足以清晰地将整片天空,连同横滨未来港一同收入眼底。

        就算是更远处一点的东京铁塔也……

        等等,东京铁塔?!

        中原中也猛地睁大了双眼,像是怀疑自己看错了,赭发黑手党用力闭了闭眼睛。

        再睁开时,那座有名的红白色高塔,依然伫立在他的视线内。

        “怎么回事?东京铁塔为什么会在横滨?!”

        极度的惊愕之下,中原中也不禁抬高了音量。

        “很好,看起来中也君你也发现了。”

        ——这就是森鸥外所指的第二件有趣的事。

        伴随着那搜巨型飞艇在东京现身,那座城市的标志物仿佛某种置换的守则一样,几乎是立刻,出现在了横滨

        突兀地就像是有只看不见的手,随意地将重达四千吨的红白之塔,拎玩具一样地抓着塔尖拎起,粗暴地往横滨的土地上一戳,与时钟摩天轮挤挨在一起。

        是耀武扬威?还是警告?

        当日深夜,森鸥外独自一人在窗边站了许久。

        直到天边破晓将至,带着情报而来的尾崎红叶,敲响了首领办公室的大门。

        人类是依赖惯性的生物,大多数时候,越是司空见状的风景,反而越是容易忽略,视而不见。

        如果不是森鸥外昨晚恰巧在头秃加班、咳,是思考组织的未来,心血来潮地起身看个夜景放空,大概也不会幸运地,恰好目睹这一幕发生。

        而更让森鸥外感到意外的是,目前为止,发现这点的人几乎寥寥无几,仅限于极个别异能力者。

        连五大干部之一的尾崎红叶,都没察觉到异常。

        这份足以改变人类既定认知的力量……

        在森鸥外有限的猜测中,只有一个,但结果与否,还有待验证。

        如果猜测准确的话,再借此机会,顺利地绕开异能特务科将它得到手。

        野望在胸膛内跳动,连藏在桌下的双腿因为激动,而控制不住地轻轻抖动。

        黑发首领抬起眼。

        即使心中那份让人战栗的野心都快要从毛孔中溢出,但他望向赭发重力使的目光,依旧温和沉稳,冷静地下达了此次的任务目标。

        “事关横滨,就麻烦中也君跑一趟了。”

        “任务要求很简单,将我们的老朋友请来,让港·黑好好补上一份地主之谊。”

        ……

        …………

        不过天空飞艇啊……

        出发前往东京的路上,中原中也坐在车内的后排,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指,在邀请函上地点的位置随意拂过。

        忽然,他像是想到什么,脸上浮现出一抹奇异的表情。

        按照以往这种牵涉到大型交通工具的情况,难道说又这次会是——

        想到一个可能,赭发黑手党的眼皮猛地一跳。

        保险起见,他拿出了口袋里的手机,拨通了某个红发少女的电话。

        然而奇怪的是,手机铃声在响了两秒后,就被迅速掐掉了。

        再重拨过去时,就只剩下一片忙音。

        “……”

        中原中也担忧地皱起眉。

        红发的鬼差少女不是会把联络电话关机的性格。

        出于‘职业’的需要,一天二十四小时,你甚至可以在最后一秒,拨通鬼差执行官的号码,大声求助。

        虽然这种情况下,喊救命的那位下属,通常会获得睡眠不足的执行官大人,酷似鬼神的爱之凝视,以及在回到地狱后,再喜提一套由三子大人亲手设计的,魔鬼训练计划。

        保证绝对能让训练的鬼差们从此脱胎换骨,独当一面。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在什么情况下,三子的电话会无法接通?

        答案有很多,而最接近的一种就是现在——

        “啪嚓。”

        东京的某处地下室内

        一只长满黑毛的手臂抓起响铃的手机,直接摁断了通话后,将电话丢在地上,用鞋底碾碎。

        与此同时,一个大约七岁外表的幼女正静静地躺在他的脚边。

        女孩的四肢瘦弱,手指白嫩得没有一点茧的痕迹。

        即使是在这昏暗的地下室内,露在袖子外的肌肤都在微弱的光线下白得发光。

        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个备受家人宠爱的大小姐。

        女孩没有动静,酒红色的头发覆住了脸颊。

        只有随着呼吸均匀起伏的胸口,表明了她只是睡着了,没有生命危险。

        踩碎手机的大个子弯下腰,粗鲁地拨开碍事的红发,手指捏住女孩的下巴,抬起她的脑袋,直接就着头顶的灯光,眯着眼仔细查看她的容貌。

        男人的目光冰冷不带一丝情绪,如同解剖的机器般,一寸一寸扫过红发幼女的五官。

        那副模样,仿佛不是在看一个人,只是在检测货物是否有瑕疵。

        区别只在于,这个‘货物’恰好会呼吸。

        倒是同在地下室的另一个小个子男人,顶着一头夸张的爆炸头,全程紧张兮兮地盯着大个子的动作,生怕对方把小孩磕到碰到。

        特别是在对方粗鲁地去抓女孩的下巴时,他甚至心疼似地直跳脚,

        “轻点轻点!这可是鬼、咳,鬼一样宝石级别的品质啊!上等品中的上等品,很稀有珍贵的!”

        鬼一样宝石级别的品质?

        小个子清奇的比喻让大个子的嘴角一抽,却难得没有反驳对方口中‘宝石级别的品质’的形容。

        说实话,男人一开始对于小个子有‘好货’的说法,相当嗤之以鼻。

        要不是正好‘唱诗班’折损了两个,人数不够,为了避免被惩罚,只能从当地紧急补充‘货源’,他也不想理会这个事多的地头蛇。

        本来,男人就是抱着姑且一看的态度来的。

        结果没想到,还真让这乡巴佬捡到宝了。

        不过谨慎起见,男人还是多问了一句:“这样的孩子可不容易骗到手,你从哪里找来的?”

        男人转头看向小个子,他的腔调有点奇怪,带着外国人说日语时特有的口音。

        但即便如此,这也掩盖不住对方阴冷如蛇的眼神,加上腰间状似无意露出的枪·械,其中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果然,原本还嚷嚷着,企图坐地起价的小个子,在看到对方的武器后,脸色一僵,赶紧佝偻着腰搓手赔·笑脸,语气谄媚地说道,

        “……哈哈,这、这不是正好碰到一个离家出走的小鬼了吗?”

        “嗨,富人家的大小姐就是天真,随随便便骗两句,就把自己的手机换出来。还说什么没见过以前的旧版本,觉得稀奇,你看,她自己的还在我这里呢!”

        小个子说着,赶紧从怀里掏出了另一台最新款的手机,递给男人看。

        掏出的瞬间,猛得这一下,差点闪瞎了男人眼睛。

        好家伙,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被眼睛不眨地往手机壳上镶,这种暴发户似的做派,看来是没跑了。

        男人忙不迭地移开眼睛,相信了小个子的说辞。

        “那、那您看这个价钱……”

        见危机解除,小个子赶紧宝贝似地把红宝石手机重新揣回怀里,笑嘻嘻地苍蝇搓手,看着男人。

        那小家子气的模样,看得男人不屑地笑了一声,从身后拎出一个手提箱丢给对方,

        “我想,这些对你来说,应该足够了。”

        小个子打开箱子看了一眼,当即喜笑颜开:“是、是,够了,太够了。”

        男人没有理会对方财迷似地,舔着手指点钞票的行径,小心地将昏迷沉睡的红发女孩打横抱起,走出了地下室。

        然后在离开前,他朝着守在门口的两人使了个眼色,伸出拇指,用力在脖子处一划。

        两人了然地点了点头,按着枪·柄走入地下室。

        很快,门后就传出了消音子·弹的闷响。

        透明的汽油浇在尸体上,其中一人打开打火机,随意地往地上一丢,火苗倏然窜起,如同火蛇般,瞬间在整个室内蔓延开来。

        在确认了没有多余痕迹留下后,两个负责清扫现场的‘清洁工’彼此互相点了点头,从外面锁上了地下室的大门。

        “哼,蠢货。”

        坐在车内的男人冷笑了一声。

        这种富家小孩的行动电话,一般都被监护人安装了类似卫星定位的系统,估计再过久,警察就会找上门了。

        不过这样也好,有那具尸体在,也足够应付这里的蠢货警察了。

        男人侧身将怀里的红发女孩放在座椅上。

        他脱下外套,谨慎地在女孩的脑袋处裹了一圈,生怕行驶过程中,不小心磕到这张宝贵的脸。

        在做完这一切后,他前倾着身体,屈指在座椅背后敲了敲。

        很快,黑色的轿车离开了暗巷。

        驾驶的司机熟练地避开一路上的监控,操纵着轿车,如游鱼般灵活地混入川流的车辆之中,直至彻底失去了踪影。

        与此同时,暗巷地下室内

        “好烫——嘶——烫死了!!!”

        一只手臂突然从积压的杂物中伸出。

        本该中弹死去的小个子突然如诈尸般坐了起来,一边跳大神似地拍打着身上的火苗,一边从柜子里掏出藏好的灭火器,充当临时的消防员。

        行动间,他头上夸张的假发不小心掉下来,露出两个尖尖的鬼角。

        然而灰头土脸的小个子丝毫不在意,反而如同反派般,阴森森地窃窃笑起来,

        “哼,还敢嘲笑我是蠢货,等着被三子大人殴打吧,你们这群蠢货!”

        好耶!潜入空中飞艇计划,大成功!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180757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