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113章 Episode 113 众生祭

第113章 Episode 113 众生祭


这是克莱芒第一次亲眼见到三子使用异能力。

        与那些影像、纸面资料的粗糙描述不同,  无数闪耀的光芒萦绕在红发女孩的身侧,带起的银色异能力如光辉的星河,落进红发鬼差温和的祖母绿瞳眸中。

        宛如真正的天上神子。

        那是足以引动奇迹的异能,  是连时空的铁律,也要退后一射之地的力量。

        众生愿!

        众生愿!

        一瞬间,金发男人甚至忘记了当下躲避的窘境,  注视着三子的眼中,  涌现出毫不掩饰的黑暗贪婪与扭曲爱意。

        “哈,看起来,  你的眼睛也不想要了是吗?”

        重力使冰冷的声音在克莱芒的耳际响起,  刺骨的杀意扑面而来,迫使失神的金发教皇收敛心神。

        然而太迟了。

        感应危机的神经在失控地尖叫,他甚至来不及反应,中原中也那只戴着黑色手套的右手已经穿过了防御,  无声无息地贴在了金发男人的面前。

        黑手党修长的五指一张,狠厉地扣住了克莱芒的脸,  毫不留情地重重朝地面压下!

        轰——!

        克莱芒后脑着地,  脸颊被重力压制着,整个人深深地嵌入了木板之中。

        巨大的力道,甚至在地面撞出可怕的裂痕与一道疑似人形的浅坑。

        剧烈的疼痛从脑后炸开,瞬息蔓延全身。

        克莱芒惨叫一声,鲜红的血液从他豁开的脑门上淌下,  流入男人的瞳孔中,将他的瞳白也染成了的猩红。

        这是足以置之死地的重伤,然而金发男人在却喘着气,  毫不在意地大声笑了起来。

        他的视线越过了赭发重力使,  固执地粘在三子的脸上,  咏叹般大声赞美:  “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你永远都不会让我失望!”

        “甘,我就知道,只有你,才是最棒的那个——!”

        “遗言说完了吗?”

        中原中也俯视着地上的男人,眸光凛冽如淬炼地刀锋,危险的重力异能在他的掌心具现。

        “遗言?”

        被抓着头颅的克莱芒勾起嘴角,反问般尾音上扬。

        他收回落在三子身上的视线,嘲弄地看向中原中也,抬起的眼中充满了肆无忌惮的依仗,

        “要说遗言的,可不是我啊败犬。不想后悔的话,回头看看你的主人如何?”

        克莱芒的话,让赭发重力使的心中一顿,隐隐产生了相当不好的预感。

        还没等中原中也思索其中是否有诈,像是为了印证他的直觉准确一般,一个沉闷的倒地声忽然在他的身后响起。

        滚落的铃声让中原中也心中一紧,猛地变了脸色,再也顾不上克莱芒。

        “……三子?!”

        人群之中,红发女孩双眼紧闭地倒在地上。

        失去力道的缚魂铃跟着从女孩的手中滑落,叮铃一声,摔进地毯中,因为小主人重伤虚弱的关系,终于无法维持力量,跟着消弭在空气中。

        “神子大人,您没事吧?”

        周围的父母们担忧地看了过来,其中一个女人上前想扶起三子,却被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掌拂开。

        “不想死的话,立即离开,别在这里碍事。”

        中原中也蹲下身,动作轻柔地抱起三子,话却是对在场的其余人说的。

        “可是……”

        女人犹豫地还想说什么,却被同行的男人拽住了手臂,轻轻摇了摇头。

        这个少年说得没有错,他们在这里,只会拖神子大人的后腿。

        明眼就能够看出,现在的事态,已经没有他们可以插手的余地了。

        一层的父母们不再说话,他们默契地站起身,迅速离开了飞艇的大厅。

        出乎意料的是,克莱芒似乎没有阻止的意思,甚至动了动手指,主动按下控制按钮,打开了紧闭的门锁。

        男人就这么躺在地上,微笑地目送这群羔羊,平安地离开他的视线。

        顺利的话,他们很快会重新派上用场。

        中原中也没有空暇理会金发男人的算盘,那种货色,他随时可以解决,但是三子——

        起初,中原中也以为是异能力的副作用。

        但当他拂开遮挡在三子脸上的头发之后,很快意识到,情况或许更加糟糕。

        红发女孩双眼紧闭地倒在他的臂弯里,脸色也惨白得可怕。

        中原中也伸手试探三子的额头,却触碰到了一片温热的濡湿。

        刺眼的鲜红从红发女孩的额头淌下,将赭发黑手党的手套染成了更深的颜色。

        ——是血。

        与此同时,像是可怕的连环反应般,三子的额头、脖颈、四肢上迅速显现出大量由重力与击打造成的伤口。

        看着女孩身上手法熟悉的伤势,中原中也的瞳孔一缩,一个猜想在他的脑中浮现。

        赭发黑手党缓缓抬起了头,望向克莱芒的神情冰冷得可怕:“你做了什么。”

        “哎呀呀,这个问题,你不是最清楚吗?”

        本该重伤无法动弹的克莱芒,微笑地从地上坐起。

        他单手扶在肩膀处,将脱臼的关节接上,在灵活地扭动了下脖子后,重新毫发无伤地站了起来。

        “还是说什么,你连自己丰功伟绩都认不出来了?败犬。”

        金发男人笑容满面地看向中原中也,眼中的轻蔑在灯光下一览无余。

        他身上的伤口再一次愈合消失了,而取而代之的是,这一回,它们全都如数出现在了三子的身上。

        不,或许应该是更早。

        赭发黑手党颤抖地将手贴在了三子的腹部,果然,触碰到了明显的拳印凹陷。

        那是不久以前,他加诸在克莱芒胃部上的重拳。

        “怎么了败犬,不继续动手吗?”

        克莱芒笑了起来,状似大方地说道,

        “看在你‘劳苦功高’的份上,真的想要吾这双眼睛,当做见面礼送给你也未尝不可。啊,只不过——”

        金发男人说到这故意停顿了一下,像是故意激怒一样,朝着中原中也咧开嘴,露出森白的牙齿,

        “你做不到,即使我像现在这样站在这里,一动不动,你也做不到。”

        “因为——最后失去双眼的惨状,自然是由我的女儿来背负。”

        “从这一点上来看,你倒是做得不错啊败犬,提前让甘老实下来,倒是省了我不少功夫哈哈哈哈!”

        “怎么样?反噬主人的滋味如何?败犬哈哈哈哈!”

        中原中也没有被激怒,双目冷静地在金发男人的身上扫视,寻找突破口。

        世上不存在毫无漏洞的异能力,一定是他忽略了哪里。

        赭发黑手党的面孔冷硬,仿佛没有一丝动摇。

        但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他抱着三子的手臂被刺痛般发烫。

        重伤的鲜血不断从女孩的浑身各处流出,很快就渗透了身上的衣物,沾满中原中也的掌心。

        中原中也瞳孔微不可见地一动。

        这些都是他造成的……

        就在这时,一只小手轻轻覆在了中原中也的手背上,安抚地拍了拍。

        中原中也低下头,发现昏迷的三子动了动眼球,睁开了眼睛。

        “……别听他胡说,中也老师,只是药水的副作用而已。”

        红发女孩轻轻吸了口气,若无其事般,扶着赭发黑手党的手臂,站了起来。

        “嚯,竟然还能醒过来。”

        金发男人惊讶地看着三子。

        作为挨打的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中原中也的攻击带来的杀伤力。

        这样的伤势和出血量,理应到了濒死边缘才对,没想到竟然还能爬起来。

        克莱芒上下打量着红发鬼差,忽然大笑起来,面容狂热而扭曲,

        “太棒了,甘!真是让人惊喜的肉体强度啊,你果然是最棒的!”

        “啊,可是你却是最恶心的那个啊,可德曼,你身上的血和恨臭得都快溢出来了啊。”

        三子冷淡地说道,故意用话去刺金发男人,

        “不过只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小伎俩,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伤口会转移又怎么样?不要小看鬼差的毅力啊。既然中也老师下不去手,那就由我来。”

        红发女孩右手成爪,金色的涟漪在空中荡开,一根黑色的狼牙棒被三子抓了出来。

        中原中也皱紧了眉,正想说话,却撞上红发鬼差看来的视线。

        【中也老师,仔细看着他。】

        三子不着痕迹地向中原中也使了个眼色。

        下一刻,女孩的身影一闪,鬼魅般出现在克莱芒的眼前,直接握紧了拳头,对准男人的太阳穴,双眼不眨地狠狠锤下!

        “你疯了吗甘——咳!!”

        克莱芒惊愕地睁大了眼,整个人毫无防备地被打飞出去,砸进大厅另一头的墙壁里。

        巨大的震动引得整艘飞艇跟着不稳地晃了晃。

        灯光闪烁之中,大厅天花板上的华丽吊灯应声断裂,‘哗啦’一声呼啸着坠下,尽数砸在了金发男人的身上!

        接连响起的清脆玻璃声中,近百个照明的灯泡噼啪爆裂。

        锋利的玻璃碎渣,如子弹般射入克莱门的身体。

        固定吊灯的金色承重杆‘吱呀’地脱出,笔直落下,在凌厉的破空声中,直直贯穿了金发男人的背脊,从胸前透出,将人如青蛙一样,狠狠钉在了地面上!

        克莱芒惨叫一声,呕出一口鲜血。

        深可见骨的伤势在他的背后绽开,但只停留了一秒,很快就又从男人的身上消失,如数在三子的背后、胸前破开。

        血花喷涌而出,沿着裙摆滴答地落下,在红发女孩的脚边聚成一汪小小的血洼。

        然而三子却像是感受到不到痛一样,只是轻描淡写地甩了甩狼牙棒上沾到的鲜血,踩着幼小的血脚印,一步步走向地上的克莱芒,停在了他的眼前。

        大厅的另一侧,中原中也用力攥紧了拳头。

        怒意在他钴蓝色的双瞳中咆哮,但他必须忍耐着,不去看三子血淋淋的伤口,观察的目光如有实质般,死死地盯在金发男人的身上。

        “有件事你算错了,可德曼。”

        三子提着狼牙棒,走到金发教皇的跟前站定。

        即使遍体的重伤都被转移,绽开的皮肉也都恢复如初,但那些灯泡碎渣,固定吊灯的承重杆,依然扎在克莱芒的身上,甚至由于愈合的关系,反而嵌得更深了。

        被固钉在地上的克莱芒无法动弹,也不敢动弹!

        因为每挣动一分,扎在他背上的承重杆就会加重一分,重新将他愈合的伤口撕裂,在转移到红发鬼差的身上后,又重新绽破,如此往复。

        明明是绝对的优势,却生生让红发鬼差逆转,变成了一场看不到尽头的酷刑。

        窒息般的痛苦,让金发男人眼前止不住的发黑。

        但他依旧咬着牙,不顾伤势地昂起头。

        男人的视线沿着裙摆往上,当他看到三子苍白如纸的面色时,心中突然涌现出无尽的快慰。

        克莱芒故意扯动背上的伤口,满意地看到新的伤势在三子的身上豁开。

        “我算错了什么?”金发教皇冷笑地哼道。

        “我和你之间本质的差别。”

        三子低垂着眼睫,无动于衷的目光落在金发男人的脸上,

        “我能承受的痛楚,远远在你之上,仅此而已。”

        所以,即使伤口会转移又如何?

        重伤带来的疼痛是不会改变的,而同样的,外物对人体造成的阻碍也不会凭空消失。

        证据就是,克莱芒现在还像只即将被解剖的青蛙一样,被吊灯的承重杆牢牢地钉在地上。

        金发男人倏地睁大了双眼。

        他像是又发现了新的秘密一样,看着三子,脸上逐渐浮现出一种异常的,如同野兽般毫无廉耻的恶心笑容,

        “啊,甘,甘啊,你果然是我的女儿。”

        “这种如出一辙的疯狂,就是我等一族血脉的证明啊!要喊一声爸爸来听听吗?甘,我会好好的疼爱你的。”

        三子皱起脸:“我拒绝,我可不记自己有个人渣父亲。”

        “呵呵呵,调皮的孩子,怎么可以喊自己的父亲‘人渣’呢?”

        克莱芒摇了摇头,爱怜地注视着三子,有恃无恐地反问道,

        “可是身为鬼差的你,又能对我做什么呢?难道你还能弑亲吗?”

        “这个答案,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红发鬼差面无表情地举起了手中的狼牙棒。

        钢铁与血的气息将气流搅动,凝结成惊骇的风暴。

        来自黄泉的阴冷与怒嚎在黑色狼牙棒周围具现,就像被推开的地狱之门,镣铐的金属声从黑暗处飘来,端坐于高台的十王,投来了审判的目光——

        这一刻,金发教皇终于变了脸色。

        “住手!甘!!杀了我,你也会——!”

        “谁又知道呢?”

        猎猎作响的暴风之中,三子可爱地弯起眼一笑,而后面容肃起,毫不犹豫的握紧了武器——

        一击,落!

        黑色的狼牙棒裹挟着黄泉之力,朝着克莱芒的门面呼啸而去。

        气流吹开了男人脸颊两边的金发,身下的地面徒然崩裂,连带着地毯与碎裂的吊灯一起被碾成了飞灰。

        真正濒临死亡之间,克莱芒的眼神骤然一厉,终于暴露出了破绽。

        “这可是你自找的,甘!”

        金发男人戴在手指上的权戒倏然一闪。

        镶嵌在上方的祖母绿宝石,仿佛吸满了生命力一般,爆发出令人不安的耀眼光芒。

        残缺的灵魂被粗暴地催动,连带着三子的心脏,像是被人用力攥了一下。

        气血逆流,红发女孩的瞳孔一缩,双目失神地倒了下去。

        ——是那颗宝石!

        与此同时,压抑着等待许久的中原中也终于动了。

        他的身影如离弦的弓箭,顷刻间抵达三子的身边。

        伸手接住红发女孩的同时,骇人的重力异能当头压下,利落地折断了克莱芒的指骨,将他固定在手指上的权戒扯了下来。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被夺走权戒的金发男人,毫不在意地笑了起来。

        一再拖延的时间,终于发挥了作用。

        在他的视线中,他能清楚地看到,缠绕在三子皮肤下的【愿咒】如被唤醒了一般,卷着荆棘飞速向上生长蔓延。

        它们依循着灵魂宝石力量的指引,紧紧攫住了红发女孩的心脏。

        三子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只来得及将旧怀表塞入中原中也的手中。

        “中也老师……”

        红发女孩才张开口,高亢的声音就从旁边传来,盖过了三子的声音——

        “异能力,众生祭。”

        ——“【异能力,众生祭】,就是那个男人的最大依仗。”

        盂兰盆祭前夜,地狱,阎魔厅

        eu地狱的二把手辅佐玛门将手中的资料,递给鬼灯,表情冷凝地说道,“也是这几百年,他逃过死亡追捕的主要方法。”

        【众生祭】,与三子的【众生愿】相反。

        简单来说,就是以某个群体的自愿献祭为代价,以此交换,获得改写的力量。

        自愿献祭的人越多,他得到的力量也越强大。

        但是很可惜,人心本就难以掌握。

        在过去数百年,他也只做到了凭借这份能力,不断在死亡之前,夺舍身边人的身体,以此逃脱死亡的仲裁。

        前几世,夺舍的对象是他教中的信徒。

        之后随着时间流逝,或许是注意到了黄泉改革的动静,没办法再浑水摸鱼,于是克莱芒就想尽办法,往海外发展。

        最近一次的夺舍人选,是一个阿拉伯富商。

        在利用富商的金钱大肆购买收藏宝石之后,男人就迅速自毁销声匿迹,成为了今天的教皇。

        当查到这些时,eu地狱的恶魔脸色相当难看。

        他们自诩高等精英,但没想到,竟然被钻了这么大一个漏洞。

        这段时间,撒旦大人消沉得连gal  game都没兴趣钻研了,疯狂整顿eu地狱的内务。

        ……嘛,虽然从另一个层面来说,也不算坏事。

        “不过为什么是宝石?”

        恶魔玛门不明白。

        从追溯的资料中显示,这数百年以来,克莱芒一直在耗费心力,大批量搜罗珠宝。

        即使是前期的苟命阶段,他也有意识地选择了珠宝商一类的身份。

        “他在找什么?”

        鬼灯没有说话,但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他在找三子的‘灵魂宝石’。

        鬼族的灵魂比人类的更加强韧,他必须找到足够的间隙才能够粉碎。

        所以,愿咒,是削弱的起点。

        灵魂宝石,是锁定的跳板。

        众生祭,则是他最后的手段。

        至始至终,克莱芒的目标就很明确。

        他要改写三子,得到真正的、没有任何限制的【众生愿】。

        这样的人不难对付,但就像碰到不断再生的蟑螂一样恶心。

        如果不从源头找到被他献祭的群体,毁掉他的力量来源,他只会不断卷土再来。

        而他们破局的办法也很简单——

        “如果时机不存在于此刻,那就回到最初,破坏起点。”

        中原君,接下来,三子就拜托你了。

        “这一刻——吾所等待的这一刻,终于来临了!”

        克莱芒如迎接圣光般张开了手臂,异能力的金色光芒环绕着他,将桎梏着他的重力改写粉碎。

        钉在背脊上的承重杆如冰块一样融化开,金发男人于加诸的光芒中站起身,再一次朝着红发女孩伸出了手,

        “——来吧,甘,我的孩子,回到我的身边,化为我的一部分!”

        “让我们改写世间的一切,获得真正的新生永恒,成为实现愿望的神!”

        “中也老师,别……”

        三子伸出手捧住中原中也的脸颊,她双唇翕动,似乎想要说什么。

        然而下一秒,改写的锁链就蔓上了三子的脖颈,有生命般钻入她的心脏。

        然后,只听‘噼波’一声轻响——

        红发女孩的身体里,传出一声小小的碎裂。

        如同花火与幻影般,骤然碎裂,化成逸散的银色光点,消失在了中原中也的面前。

        “啊……这个力量,我所渴求的真正‘众生愿’……哈哈哈哈哈!”

        克莱芒忘我地吸收着被迫萦绕在他身旁的异能力浮光,露出了陶醉的神情。

        大厅中央

        中原中也望着空无一物的怀抱,缓缓抬起了头。

        属于神明的威压无声降下,黑红色的不祥斑纹爬上了他的脖颈。

        就在那双清亮的钴蓝色瞳眸,即将被森冷的白睛吞没时——

        中原中也藏在身上的【愿望宝石】,突然苏醒了般,微微一动。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170029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