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114章 Episode 114 你好,我是甘

第114章 Episode 114 你好,我是甘


「如果时机不存在于此刻,  那就回到最初,破坏起点」

        “嗯?愿望宝石生效的条件吗?”

        彼时,在中原中也无意中提及这一点时,正盘着腿,  坐在地毯上打游戏的红发少女停下动作。

        她握着游戏柄,  仰头看着天花板思索了片刻后,  看向身边的赭发少年,眼神认真地吐出三个字,

        “——不知道!”

        “……咳!”

        中原中也喝水的动作一顿,差点被三子理直气壮的答案呛到,

        “……你想个半天就得出这么个结论吗!明明还是你自己的异能力?”

        “中原老师,  你这是不得了的刻板印象哦!”

        三子的眼神瞬间犀利起来,  竖起食指振振有词地说道,

        “谁说异能力者就要知道异能力结晶的使用方法了?正所谓,‘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脱离了我身体的愿望晶石,  已经是块成熟的晶石了,我相信它一定可以自己摸清发挥价值的方法的!嗯!”

        三子双臂抱胸,肯定地点头。

        “我倒是觉得,能这么自然地说出这番歪理,你才是不得了的那个。”

        赭发少年无语地瞅了一眼三子,正准备去拿另一个游戏手柄时,  突然反应过来地眯起了眼,  看向三子,  “所以照你这么说——”

        “三子,  你送了颗石头给我?”

        “……嗝!”

        红发少女骄傲的小表情一僵,  惊吓似地打了个嗝,  心虚地移开了眼睛,

        “愿、愿望的事怎么能说是石头呢!”

        “中原老师,重要的是心意嘛。你可以把它当做,是我们之间美好的象征什么的,很有纪念意义的!”

        美好的象征。

        也不知道是哪句话触动了少年,赭发黑手党轻笑地一声,接过三子的游戏手柄,算是放过了这个话题。

        【不过触发的条件啊……】

        倒是三子在松了口气后,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红发少女若有所思地撑着下巴,就这么安静地盯着屏幕里的游戏小人看了一会儿,突然转头,对着中原中也的侧脸,毫无预兆地冒出一句,

        “那一定,是在中原老师不惜使用污浊伤害自己,也有想要实现的愿望的时候吧。”

        “啊?”

        中原中也手一抖,屏幕里的游戏小车大失水平地原地翻车,撞到了大树上,车头冒出一阵黑烟。

        屏幕外

        红发少女还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微笑地弯起眼眸,接着补上了一枪,

        “因为,众生愿的主人,就是这么想的哦。”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遇到了这样的危机。

        那在决定消耗生命以前,先对我许愿吧。

        别伤害自己,我一定会听到的。

        ……

        …………

        过往的一幕有生命般,在中原中也的脑海中跳了出来。

        紧贴在心脏胸口的愿望宝石微微震动着,散发出温暖的银色光芒,

        污浊……许愿……

        原来是这样!

        中原中也恍然大悟地睁大了双眼,蠢蠢欲动的不祥黑红斑纹从脸上褪去,清亮的钴蓝色瞳眸重新恢复了清明。

        与此同时,隐藏的愿望宝石回应般,从赭发黑手党的领口飘出。

        喀哒——

        伴随着一声钥匙启动的轻响,沉睡的愿望宝石被唤醒,银色的光芒四散开来,化为无数织网的闪烁光辉。

        “——这是,众生愿?!”

        克莱芒不可置信地大喊出声,脸孔紧跟着浮现出愤怒的扭曲神色,

        “这不可能!甘已经被我改写吸收,为什么异能还……”

        他惊惧地探出手,朝着愿望宝石抓去,然而动作还是慢了一步——

        光辉的织网如天幕般顷刻展开,在中原中也的异能驱动下,凝聚成一个庞大的时针领域。

        【如果真的能听到的话——】

        中原中也抬起了头,钴蓝色的瞳眸直直投向庞大的时针,在心中说出了此刻的愿望。

        【把三子,还给我。】

        喀哒。

        时针旋转着,像是接收到了祈愿一般,忽地涨大了数倍。

        银色与黑红交织着,如同一只庞大的巨兽,张大了嘴,嗷呜一声,对着中原中也当头罩下。

        飞艇上的时间静止了一瞬,

        下一刻,在金发男人不甘地怒吼中疯狂倒流!

        当银色的光芒散去时,中原中也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古旧的日式宅邸庭院内。

        穿着和服的仆人低垂着头捧着衣物,仿佛看不到他一般,从他的身边经过,走向了长长的回廊。

        三子的怀表在他的手中,发出滴答的行走声。

        中原中也若有所感地低下头,摁开了表盖。

        怀表打开的一刹,表面上停滞的指针突然微微一动,走到1的位置。

        与此同时,庭院正对面紧闭的障子门上,应声映出了两个人影。

        如粗制的皮影戏般,一跪一站的立在左右,对话透过障子纸,传入中原中也的耳中。

        “甲叁伍零柒今天怎么样?”

        “小姐她今天……”

        “小姐?”

        站着的那个影子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话一样,尾音微微上扬,回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

        “啊!是、是甲叁伍零柒……”

        跪在地上的男人被这一眼看得一惊,迅速改口汇报道,

        “她今天已经度过了初期的取样阶段,正在进行第二阶段实验。”

        “但‘实现’的副作用超过预计,初步判断,甲叁伍零柒无法承受进一步的‘祈愿’,如果继续强制执行的话,甲叁伍零柒很可能撑不到周岁。”

        祈愿?

        庭院内,中原中也的眼皮一跳,似乎明白了什么。

        像是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他大步朝着障子门走去,企图拉开面前的拉门,但手如虚影一般,直接从门把上穿了过去,抓了个空。

        ……果然,是幻境,重力同样不起作用。

        “你想给我看什么?我该怎么做?”

        回忆起在飞艇上最后见到的时针领域,中原中也指尖在怀表的表盘上扣了扣,开口问道。

        旧怀表没有回答他,依旧自顾自地滴答向前。

        而此时,障子门后又传出了新的对话。

        “是吗?看起来,甲叁伍零柒还是太脆弱了啊……”

        站着的人影手持蝙蝠扇,在掌心上思索地敲了敲,得出了新的结论,

        “不,应该说理应如此。自古以来,强大的能力只有匹敌强悍的躯体,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如果换掉她的人类躯壳的话……”

        人影若有所思,话语温和平静。

        然而其中透露出的疯狂和扭曲,却让跪在地上的人听得脸色一僵,止不住的发抖。

        “家主?”

        “左卫门,听说过一个故事吗?”

        人影将折扇打开,盯着上面的地狱绘景慢慢说道,

        “除了人以外,这世间还存在很多我们无法示见的领域,魑魅魍魉、鬼、妖怪,还有……神明。”

        “无论哪一个,都拥有超越了我等百倍的强大力量。”

        “你说,死去的甲叁伍零柒,会比活着的,承受更多祈愿的上限吗?”

        “家主!”

        跪在地上的人猛地抬起了头,忍不住拔高了音量,话中透着豁出去的决然,

        “甲叁伍零柒是这一批唯一达到初步阈值的样品,如果连她都损坏了话,我们就没有其他的……”

        “那就再去找一些女人来。”

        被称作家主的男人打断了下属的话,

        “不过只是怀孕而已,很简单不是吗?样品要多少有多少,不值得可惜。”

        “左卫门,这都是为了我等更加伟大的未来,你是我最看重的左右手,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

        “明天,就选个村庄丢过去吧,希望那群拜神的村民,能给我们带来点新的惊喜。”

        跪在地上的人影沉默了很久,最终磕下了头,

        “……是。”

        到这里,人影停住了。

        像是没有找到想要的目标一样,旧怀表的时针再次飞速转动起来。

        周围的景象如流水般轮转,偶尔放慢速度时,一些碎言的交谈,也一并传入中原中也的耳中。

        ……

        “听说了吗?那个鬼婆又不知从哪里抱了个小孩回来。”

        “又?!这都死了第几个了?”

        “谁知道,鬼婆养鬼女,不是更好?再说留着也不错,等明年的送七……我们就可以……”

        ……

        “村长,鬼婆病死了,你看那个鬼女要怎么办?要赶出村子吗?”

        “那红发绿眼的样子看一眼就吓人,留着也不知道,会不会惹怒山神,给我们村招来天谴。”

        “留着吧,一人给她一口饭,多个出力气的使唤。”

        “而且,甘,也五岁了吧?再养两年,等到了‘送七’,不也正好?”

        ……

        …………

        送七。

        这已经是中原中也第二次听到这个字眼了。

        虽然不知道其中的意思,但当它被这群村民谈论起来时,中原中也忍不住皱起眉,本能地感到排斥。

        还有‘甘’……

        他记得那个克莱芒就是喊三子这个名字,难道说——

        中原中也知道,自己快要接近核心了。

        事实证明,赭发黑手党的猜测没有错,怀表的指针在转动了数圈后,再一次停了下来。

        周围模糊的景象变得明晰起来,伴随着一声使唤的喊话,一个被白雪覆盖的村落,出现在中原中也面前。

        还不等他仔细观察周围,一个幼小的红发身影从他身边跑过。

        中原中也微愣,倏地用力转过头,在看清了女孩的样貌后,赭发黑手党的瞳孔一缩,眼底浮现出惊怒。

        幻境中,现在的季节是冬天。

        雪花夹着风急促地刮过,从耕田里的村民,恨不得裹上棉被的打扮就可以看出,现在正是最冷的时候。

        然而红发女孩却只穿了一件洗得发白的旧衣。

        她的鼻子和脸都被冻得通红,单薄的肩膀上背着木柴,光着脚踩在地面上。

        酒红色的短发乱糟糟地搭在脖子后,发尾长一茬短一截,狗啃一样。

        她只有五岁,小小的一个,但身高甚至没到中原中也的小腿。

        “幸子阿姨,柴好了,这里。”

        红发女孩蹲下身,将背上比她还高的木柴放下。

        “慢死了,磨磨蹭蹭的,是没吃饱饭吗?”

        粗鲁的嘀咕声中,一个头上绑着头巾的壮硕女人缩着脖子,从屋内走出来。

        她像是不情愿一样,打开屋门,敷衍地清点了下木柴的数量后,就对红发女孩挥了挥手,

        “行了,你走吧,下次快点,这大冬天的,你是想冻死谁。”

        然而红发女孩没有动。

        她仰着头,裸露在外的祖母绿双瞳亮晶晶的,女孩伸出一只冻得发红的小手,期待地看着女人,

        “约定好的,换,米团子。”

        “哈?就这点木柴你还想换大米,没睡醒吧?”

        幸子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毫无欺骗孩子的心虚,

        “甘,你得搞清楚,村里的大家是好心才养着你,不知道感恩就算了,还伸手讨食。怎么,你该不会是看我们家好欺负,故意黏上来……”

        “不是欺负,不是讨食。”

        年幼的女孩摇了摇头,一字一句地认真重复道,“约定好的,一捆木柴,换米团。”

        “你……!”

        幸子烦躁地皱起眉,她半扬起手,看上去似乎是想推搡女孩。

        但转念一想,万一把这个小鬼推伤了,明天就没人给她跑腿……

        “啧。”

        女人不甘心地咂舌,磨蹭了许久,最终还是咒骂地转身回屋,随意从灶台上掰了半个饭团,丢进红发女孩的怀里。

        饭团是前一日的,在这样的天气放上一个晚上,早已经冷硬如冰,绝对不是一个五岁的孩子能咬得动的。

        但是红发女孩并不介意,反而很小心地将半个饭团收好,对女人道谢。

        “快走!快走!”

        然而幸子并不领情,脸色变得更糟糕了。

        她像是生怕被什么脏东西缠上一样,啪地关上了屋门。

        直到红发女孩的身影走远了以后,她才小心地打开一条门缝,透过缝隙盯着女孩的背影,小声地呸了一句,

        “嘁,这样还活着,果然是怪物。”

        ……

        …………

        中原中也捏紧了拳头:“我只能这么看着,是吗?”

        怀表没有回答,一道光线从表盘上浮起,落在红发女孩的身后,像是在提示中原中也跟上。

        至此,中原中也可以确定,这里是三子的记忆幻境,连通着红发鬼差的过去。

        地狱少女阎魔爱曾经说过,三子的愿咒实在她幼年的时候,在村里被人种下的。

        换句话说,只要跟随着怀表的指示,他很大概率可以找到三子【愿咒】的源头,破坏它。

        不,是必须找到。

        这样的机会,不会有第二次了。

        中原中也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心中不断累计的怒火,继续窥伺着三子的过去。

        年幼的女孩并没有回住处,反而独自一人往远处的森林里钻。

        中原中也不安地皱起了眉。

        冬天的森林并不安全,尤其是像这样的古代树林,经常有猛兽袭击村庄的事件发生。

        尽管由于天寒的关系,大部分动物都选择了冬眠,但如果运气不好,遇上觅食的大型动物……

        中原中也走到三子身边,弯身想要将幼小的女孩抱起,然而不出所料,他的手臂穿过了女孩。

        他无法触碰她。

        “三子,不要去那里……”

        甚至连声音也无法传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孩,在过路村民幸灾乐祸的目光里,走向森林。

        事实上,在中途,三子有停下一段时间。

        像是被其他孩子们的玩闹的笑声吸引,红发女孩安静地躲在一旁看了很久。

        中原中也注意到,当其中一个孩子笑闹着被父亲抱起来时,三子的眼中浮现出像是疑惑又像是羡慕的光。

        “……爸爸,是什么?温暖吗?”

        女孩稚嫩的声音夹带着落雪,被风吹进中原中也的耳中。

        一瞬间,赭发少年露出了仿佛被针扎到的表情。

        不疼,但细细麻麻的缠绕在他的心脏上,几乎让他喘不过气。

        “三子……”

        中原中也蹲在女孩的身边,即使知道对方听不到,也仿佛对话一般轻声回答道,

        “你的父亲是很厉害的鬼神辅佐官,他的手很大,也可以像这样把你轻松地抱起来。”

        “不需要羡慕,你以后会成为像他一样厉害的人。”

        中原中也说得很认真,可惜红发女孩听不到。

        她看上去还想多观察一会儿,但不小心被其他孩子发现了踪影。

        “快看!是红鬼!红鬼出现了!”

        “快,拿豆子砸她,哈哈哈哈哈,她好笨啊,竟然还去捡,今天我也要拿到勋章!”

        不是捡,奶奶说过,食物很珍贵,不可以浪费。

        红发女孩开口想要解释,却被一个男孩从身后一推,摔在了地上。

        厚实的积雪抵消了磕碰的力道,但混在雪里的尖锐碎石子,还是不小心划破了女孩的膝盖。

        “呜!”

        三子疼得想赶快爬起来,但几个玩闹的孩子却兴奋得一拥而上。

        他们像是真的打败恶鬼的‘英雄’那样,欢呼着捡起小石子,去隔三子的头发。

        这一刻,中原中也顿时明白了,三子脖子后长一截短一茬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可恶!都滚开!”

        中原中也气急地去抓一个男孩的衣领,但无论多么努力,只能抓了个空。

        在场在村民人也只是乐呵呵地看着,没有人说一句呵斥的话,偶尔还跟着指导两句。

        无力感在中原中也的心头蔓延。

        就算他拥有强大的重力异能,但在这个幻境,他连触碰女孩都做不到!

        “汪!汪汪汪――!!!”

        就在这时,一声愤怒的狗叫从远处传来。

        不过片刻,一条黑色的狼犬就猛地从草丛里钻了出来,扑向村民和小孩。

        它足足半个成年人高,眼神狠厉,凶恶地龇着牙,露出猩红的牙床,涎水从它的嘴里流下,滴落在地上。

        “狼狗!狼狗来吃人啦!快跑!”

        欺负三子的孩童们一哄而散。

        周围的村民惊慌地抱起孩子撒腿就跑,中间还有一个人男人,因为差点被咬到屁股,而跑掉了一只鞋。

        喧闹的空地顿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红发女孩,和呼哧粗气的狼犬。

        高大的狼狗饿了有一段时间了,杂乱的黑色皮毛下,腹部已经凹陷进去,露出一条条嶙峋的肋骨。

        它像是寻找食物般嗅了嗅空气,很快转过头,一双凶恶地狗眼落在了幼小的女孩身上。

        “快跑,三子!”  中原中也惊骇出声

        然而五岁的孩子怎么可能跑得过一头半人高的狼犬。

        三子只来得及弯起手脚,还没站起来,一道黑影袭来,脏兮兮的黑犬扑到了女孩的身上。它倏然张开长满尖牙的利齿,凶狠地俯下头――

        在红发女孩的脸上舔了一口。

        然后又是一口。

        狗脸有多凶,尾巴就摇得有多欢乐。

        “哇,大黑,好痒啊,还好臭!”

        红发女孩不满地去推大狗的脸,然后得到了大狼狗两声不赞同的汪汪,以及更加热情的狗狗洗脸。

        中原中也:“……”

        足足三秒,中原中也才慢慢吐出一口气。

        吓死我了啊,笨蛋。

        赭发黑手党习惯性地伸手想去摸女孩的头,但很快又放了下来,安静地站在三子的身边。

        红发女孩从地上爬起,小狗崽似地甩了甩脑袋上的雪花,从怀里掏出藏好的半个饭团,递给狼犬,

        “对不起啦大黑,只有这个了,下次,我再想办法。”

        黑色狼犬嗅了嗅鼻尖,闻了下女孩手掌上的饭团,人性化地凑过去蹭了蹭三子的脸颊,看上去也不嫌弃。

        红发女孩两眼亮晶晶地扯了下嘴角,努力想做出一个笑的表情,但除了让脸变得更奇怪之外,毫无作用。

        唔。

        三子沮丧地揉了揉脸,小手撑着脸,看着明明是吃肉的狼犬,生无可恋地顶着一张狗脸啃饭团。

        “呐,大黑,你说‘爸爸’是什么呢?甘也有吗?”

        大黑不知道,因为它只是一条狗而已。

        红发女孩撑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突然‘啊’了一声,冻红的小脸上浮现出一个‘想到好主意’的表情。

        中原中也:“三子?”

        大黑:“汪?”

        一人一狗默契地转过头,疑惑地看向三子。

        两张脸摆在一起,莫名地透露出几分相似的喜感。

        ——是长大后的三子看到,会偷偷地画下来,连载成漫画的有趣程度。

        只可惜,红发女孩看不到这一幕。

        红发女孩振奋地转过头,眼中只映出大黑懵然的狗脸,

        “我想到了大黑!没有‘爸爸’的话,甘可以自己堆一个!”

        大黑:“……”

        大黑不理解,但这并不妨碍它睁着一双狗眼,看着这个人类幼崽爬起来,把地上的雪堆在一起,傻乎乎地哈着冻僵的双手,慢慢把雪团成两个上下交叠的圆球。

        “做好啦!”

        红发女孩插着腰自豪地宣布道,但很快,她又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不太对劲。

        她左右看了看空白的雪人脸,呆了一会儿后,很快反应过来,又从旁边捡了两个石子和树枝,插在了雪球上。

        树枝是手,石子是眼睛。

        嗯,这样‘爸爸’就做好啦。

        小小的红发女孩,站在半人高的雪人前安静地看了很久。

        直到趴卧在雪地上的大黑困倦地张大嘴打了个哈欠,中原中也忍不住上前,走到雪人背后,俯身去看三子。

        三子专注地注视着雪人,稚嫩的祖母绿瞳眸里写满了天真。

        她仰着头,那抹中原中也不久前,才见过的神情又一次出现在了眼中。

        像是疑惑,又似乎是羡慕。

        ——爸爸的话,是温暖的吗?

        小小的红发女孩仰着头,抬高的视线恰好落在中原中也所在的位置,像是询问一般,看着赭发少年。

        中原中也抿紧了唇角,声音无法传递到女孩的耳边。

        不过没关系,甘很快就能知道啦。

        年幼的三子微笑般眨了下眼。

        她踮起脚尖,张开瘦弱的双臂,连同站在旁边的赭发少年一起,笨拙地将雪人抱进了怀里。

        “你好,我是甘。”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168535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