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115章 Episode 115 见面

第115章 Episode 115 见面


冬季白天的时长很短,  特别是下雪的时候,稍不留神,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

        “啊,  要赶不上了。”

        红发女孩抬头看了看天边的阴云,  有点不舍地放开了冷冰冰的雪人爸爸,皱着小脸打了个喷嚏。

        她看上去还想往山上跑,  但才走两步,  就被大黑咬住的衣服下摆,  往后拽了拽。

        红发女孩实在太小了,  和半人高的黑色狼犬相比,  力气比猫大不了多少,  冷不丁被这么扯一下,直接不稳地摇晃了两步,  差点没一屁股坐回雪堆里。

        “大黑?”三子疑惑地回头。

        “汪!汪汪!”

        黑色的狼犬对三子叫了两声。

        大狗的尾巴大幅度地摇动着,  一双幽蓝色的瞳仁透着严厉的光,  爪子在与森林相反的方向拍了拍,  示意女孩往那边走。

        三子眨了眨眼,  犹豫地说道:“但是爱酱……”

        “汪!”什么罗里吧嗦的!要天黑了,  幼崽就该老实回家!

        大黑催促了一声,见到红发幼女还站着不动,  不耐烦地甩了甩大脑袋,  呼哧了一声。

        而后直接上前,狗嘴一张咬住三子的后衣领,  跟猫叼幼崽似地,熟练地把小孩叼起来,  往背上一甩,  朝着村子边缘的撒腿就跑。

        中原中也见状,  赶紧跟上。

        大狗的速度很快,中间好几次三子差点被甩下去,最后机灵地抱住狼犬的脖子,才避免了‘坠车’的惨剧。

        像是有意避讳某种不祥一样,三子的家,被安排在村子的最边缘,远离人烟的地方。

        在古代日本,由于交通治安的关系,大部分村民都会选择与邻里保持近一点的距离,这样即使发生了意外,也能彼此抢救照应。

        然而这份心照不宣的规则,显然没有把红发女孩算在内。

        越是偏僻贫穷的村子,越是排斥不同。

        这一点,落在村民身上,更是如此。

        因为罕见的红发绿瞳的关系,三子一直不受到村子的欢迎。

        即使是她的收养人鬼婆去世之后,也没有村民愿意将红发女孩领回家,而是直接默认了,让三子继续住在鬼婆的旧屋子里。

        完全不觉得,让一个五岁的幼女独居,是件多么有悖常理和道德的事情。

        或许在村民们看来,他们没有把三子赶走,愿意轮流给小孩一口饭,对这个不祥的‘鬼女’来说,已经是不得了的恩情了。

        如果不是考虑到两年之后的‘送七’人选,村民们大概更乐意哪一天醒来,听到红发女孩被狼叼走,或是其他的类似消息,然后感慨一番,果然如此之类的话。

        红发女孩乖巧地趴在大狗的背上。

        村子的耕田与炊烟在她的视线余光里不断倒退,直到逐渐看不到了,大黑才稍稍减缓了速度,驮着女孩在一间老旧的茅草屋前停了下来。

        看上去,这里应该就是三子的家了。

        小小的一间草屋,简陋得连门都破了一个洞,被女孩用稻草一点一点堵住,唯一值钱的东西,大概就是门边的一口用来装水的大缸。

        中原中也打量着眼前破旧,但也算像模像样的屋子,略微松了口气。

        ——至少女孩不是睡在灌木丛里,有个屋顶可以遮风挡雨。

        三子从大黑的背上滑下来,往家的方向走了两步后又停住了脚步,回头期待地看向黑色狼犬,

        “大黑,要一起进来吗?”

        “汪!”

        黑色狼犬人性化地摇了摇头,大脑袋在女孩的背上顶了顶,无声地催促她赶紧进屋。

        狗大爷我可是有尊严的流浪狗,拒绝被人类幼崽饲养。

        事实上,在大狗眼里,搞不好三子才是那个需要被喂养的一方。

        “好吧。”

        女孩眼里期待的光又失落地暗了下去,她抬手在狼犬的大脑袋上摸了摸,

        “那明天见,大黑。”

        “汪!”

        黑色狼犬摇了摇尾巴,背脊笔直地蹲坐在地上,如同一个守卫一般,注视着女孩的背影。

        直到那间屋子里亮起了一盏微弱的烛光。

        小小的红发女孩从窗户内探出头,朝它挥了挥手,大黑才站起来,甩着尾巴离开了。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跟着站在窗户边的中原中也,总觉得那条大黑狗在离开前,似乎看了他一眼。

        不过很快,他的注意力又重新落回了三子的身上。

        红发女孩的家里存着一些米,看着大概有半袋的数量,但三子没有动。

        她熟练地将火炉烧热,咕嘟咕嘟地往肚子里灌了一壶热水以后,打了一个小小的饱嗝。

        女孩烤着火,耐心地把手脚搓热后,迅速钻进了小被子里,把自己裹成一个小蚕蛹。

        “唔,热热的,好温暖。”

        被子里的三子满足地眯起眼睛,她侧过身,对着窗户的方向眨了眨眼,轻快地小声说道,

        “晚安,奶奶。”

        “晚安,大黑。”

        小屋内空荡荡的,没有声音回答她,只有柴火在炉子里发出‘哔啵’的响声。

        但红发女孩却不在意,她认真等了一会儿,仿佛听到了回应一般,小小地勾了下唇角,开心地闭上了眼。

        中原中也望着熟睡的女孩,即使知道对方听不见,还是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走到三子的身边坐下。

        戴着黑色手套的大掌放在女孩的脑袋上,隔着空气,虚抚了一下三子的额头。

        赭发黑手党温和的声音,在小屋内静默地回响。

        “晚安,三子。”

        这样平静的日子过了数日,就在中原中也以为,他会一直扮演着旁观者的角色,直到发现三子的【愿咒】来源时,事情很快迎来了转机。

        深夜,闭目养神的中原中也猛地睁开了眼。

        他站起身走到窗边,凌厉的目光穿过黑夜,停在了远处的村落的方向。

        村子那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橘色的火光烧亮了村子的上空。

        远远的,似乎能听见村民的咒骂声,泼水的声音,隐约还有一些孩子的哭声夹在风中传来。

        中原中也微皱起眉,他回头看了眼三子,确认女孩裹着小被子,睡得小脸红扑扑的,没有被吵醒的迹象后,暂时离开茅草屋,前往村庄查看。

        他并不在乎那群村民的死活,只是想探查清楚发生了什么,会不会波及到三子。

        一路上,赭发黑手党的脑中闪过了很多血腥的画面。

        诸如强盗打家劫舍、野兽夜袭吃人,但很快,他发现自己的担忧是多余的。

        村庄内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只是某几家小孩半夜被狗咬了后脚跟。一户人家在追打大狗时,不小心撞翻了油灯,继而引发了火灾。

        巧合的是,倒大霉的那几户人家,正好就是前几天欺负三子的那群人。

        中原中也看着灰头土脸的村民,和嚎啕大哭的几个小孩,脑内忽然闪过很久远以前,红发少女在雨巷里说过的话——

        【“中原老师,听说过犬灵吗?以前常有狗大仙报恩,帮助善良村民发财的故事。”】

        【不过发财是杜撰的,它们其实很记仇的哦,欺负了犬灵,可是一辈子会被咬后脚跟的。”】

        犬灵,咬后脚跟。

        赭发黑手党想到这,眼前倏然闪过某只大狼犬凶恶的狗脸,忍不住笑了一下。

        但笑意还没来得及收回,就在几个村民的咒骂交谈中,僵硬在了嘴角。

        “该死的狗小偷,抓到了吗?”

        “没有,那畜生黑不溜秋的,那么大一只,跑得还贼快!不过没关系……”

        说话的那个村民嘿嘿笑了两声,解气地说道,

        “我趁机给它来了下狠的,挨了一刀,肯定活不过明天!”

        “就算侥幸给那畜生撑过去了,我早在那些窝窝里放了老鼠药,毒也能活活毒死它!呸!”

        “还是你聪明,世道不好啊,粮食收成这样,还得防着狗……诶……”

        后面的对话,中原中也已经没有理会的功夫了。

        在听到老鼠药时,赭发黑手党瞳孔惊惧地一缩,用最快的速度,返回茅草屋。

        ……糟了!三子!

        中原中也赶回屋子时,果然在路上发现了大黑的踪影。

        但是奇怪的是,黑色狼犬没有靠近三子的家,反而像是在等待什么人一样,闭着眼,静静地伏卧在附近的灌木丛里。

        它的腹部到后肢横亘着一个巨大的刀口,仿佛要将它劈成两半般,狰狞地往外翻着皮肉和骨头,正随着呼吸,不断往外涌着鲜血。

        事实上,如果不是这股浓烈的血腥味,焦急的黑手党甚至注意不到它。

        中原中也望着黑犬,心中突然一动,走到了大狗的身边蹲下,

        “你是在等我吗?大黑。”

        像是真的听到了中原中也的声音,濒死的狼犬竖起了耷拉的狗耳。

        它睁开眼睛,幽蓝色的瞳仁里映出中原中也赭发的身影。

        世人常说,黑狗通灵,能看见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在过去几天,大黑发现幼崽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个黑色的人影。

        虽然看不清样貌,但没有恶意,身上还带着幼崽的气息。

        大黑在观察了一阵后,很快就放下了戒备。

        动物是最能感受人心的生物。

        多一个人照顾幼崽也不错,这样,它也能放心。

        那只红毛幼崽蠢死了,别的幼崽都知道裹得暖暖的,就她整天光着脚,到处跑,迟早要吃大苦头。

        黑色的大狼犬呼哧了一声,它没有管正在流血的伤口,微微起身,从肚皮底下扒拉出了一个小小的包裹,推到中原中也的面前。

        赭发黑手党喉咙哽住了,像是生咽了一团干棉花一样,几次张口,才艰难地从干哑的嗓子里挤出一句话,

        “……这个,不能给三子,村民在里面下了毒。”

        “哧——!”

        中原中也以为大狗会失望,没想到,狼犬反而鄙夷地看了眼赭发少年,像是质疑眼前这个人类的智力是不是不太好一样,冷傲地从鼻子里喷出了一口气。

        嗤,不就是老鼠药吗,狗大爷我混了这么多年,能不知道?

        黑犬挑开包裹上的布带,露出里面的东西。

        有毒的窝窝头早就被大黑丢掉了,里面是一件叼来的厚实旧衣服,几只尺寸大小不一的鞋子。

        从样式上看,应该是大狗跑了很多地方,从各户人家里扒拉出来的。

        它不懂人类该穿多大的鞋子,只知道多找一点,总有幼崽能穿上的。

        剩下的,就是几多零零碎碎的小干花,还有几颗造型小巧的石头。

        看上去,大黑应该在私底下收集了很久。

        “呜。”

        大黑用爪子将包裹推到中原中也的手边,湿润的狗鼻子在赭发少年的手背上轻轻蹭了蹭。

        温热的温度和微弱的气息贴来,中原中也不禁一怔,低下头,钴蓝色的瞳眸对上黑犬幽蓝的瞳仁。

        一瞬间,中原中也似乎听到了大黑的声音。

        低沉的,在他的脑中断断续续地响起。

        【……六岁了,礼物。】

        【照顾好,幼崽。】

        【还有,把狗大爷的尸体丢远一点,别被幼崽看到。】

        【傻乎乎的,哭了……怎么哄……】

        大黑的声音越来越轻,它睁着幽蓝的瞳仁死死地盯着中原中也。

        直到看见赭发的人类郑重地点了下头,与它达成了约定后,才放心地慢慢闭上了眼睛。

        恍惚之间,它好像又看到红发女孩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她张开小小的手掌,踮起脚来摸它的头,祖母绿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写满了期待。

        【“大黑,跟我回家好不好,我已经攒了很多很多的米,不会饿到你的!”】

        ……嗤,都说了,狗大爷可是骄傲的流浪犬,才不会被人类幼崽驯服。

        大米,留着自己吃吧……

        要好好长大啊,幼崽。

        寒冬的夜色之中,黑色的大狼犬流着血,就这样于头顶的抚摸中瞌上了眼,停止了呼吸。

        ……

        …………

        夜色重新恢复了平静,中原中也收回了抚摸大狗的手。

        就在他准备起身,将狼犬抱起带远时,一个脚步踩着碎石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

        ——还有那个稚嫩的声音。

        “大黑?”

        中原中也背脊一僵,慢慢地转过头,对上了一双懵懂的翡翠瞳眸。

        三子是在一阵突如其来的寒意中醒来的。

        睁开眼时,屋内的火炉里的柴火已经熄灭了很久,冷风从稻草的缝隙里吹入,在屋内发出细碎的呜咽声。

        红发女孩揉着眼睛从被窝里爬出来,摸出打火石想重新点燃火柴,但不知为什么,心跳一直扑通扑通的不安地跳着,仿佛某种无声的预示一眼,催促着三子快点行动起来。

        【……要好好长大啊,幼崽】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三子的耳边风一样飘过。

        三子怔愣了一秒,突然丢开了手里的打火石,冲出了家门。

        女孩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要做什么。

        但心底有个声音在催促她,快一点,再快一点,慢了,就来不及了——

        三子依循着直觉在深夜里奔跑,冷气随着呼吸,大口大口地灌入她的胃里,扯着嗓子泛着血腥气似的疼。

        中途,由于太过慌乱,她不小心被脚下的石子绊了一跤,摔扑在地上,膝盖上刚刚愈合没多久的伤口重新被划破,渗出了血,钻心的疼。

        但三子没有管它,一骨碌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继续往前跑,直到——

        一个陌生的赭发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穿着和村子里的人都不一样的奇怪黑色衣服,头上戴着一顶像是帽子一样的东西,背对着她蹲在灌木丛旁边。

        一条毛绒的狗尾巴从他的脚边漏出来,是三子熟悉的颜色。

        红发女孩停了下来,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喘着气小心翼翼地问道,

        “……大黑?”

        那个黑色的背影顿时僵住了。

        像是足足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那个赭发的身影站起身,按着帽子回过头。

        皎洁的月光从天上投下,照亮了少年与黑色狼犬如出一辙的钴蓝色瞳眸,与凛然的英俊眉眼。

        他侧身往旁边挪了一步,像是挡住什么,不希望被看到般遮住背后的东西。

        少年绷紧了脸,钴蓝色的双眼紧张地盯着小小的红发女孩,憋了半天,视死如归地从嘴巴里憋出了一句,

        “……没错,是我。”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166983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