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劲 > 第116章 Episode 116 愿咒破

第116章 Episode 116 愿咒破


这绝对不是中原中也设想中的场景。

        事实上,  他原本只是想隐瞒黑色狼犬死去的事实。

        但没想到,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红发女孩撞了个正着。

        中原中也承认,  当他听见三子的那句‘大黑’时,大脑慌乱了一瞬,  以至于等到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说了多么不得了的话。

        但话已经出口,  再收回来也来不及了……大、大黑,就大黑吧。

        某位赭发干部绷紧了脸,  就在他准备强忍着心中的尴尬,  硬着头皮编出一个‘仙犬报恩’的故事,  忽悠小孩时,  却发现对面的三子露出了有点茫然又有点奇怪的表情。

        翻译过来就是——

        这个哥哥好怪哦,  再看一眼。

        中原中也:“……”

        可恶!到底是谁说,  小孩子最好骗的!

        中原中也在红发女孩看怪人的眼神中抽了下嘴角,艰难地打补丁:“咳,我的意思是,  我是大黑的朋友,  受他所托来照顾你一段时间,  我叫……”

        三子盯着黑手党赭色的头发恍然大悟,脆生生开口:“大橘!”

        中原中也:“……”这不是更难听了吗!品种和刚才的大黑有什么区别!

        中原大橘露出了一言难尽地憋闷眼神,  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在他们对话过程中,年幼的红发女孩已经发现了大黑的尸体。

        她低着头蹲在黑色猎犬的旁边沉默了很久,  久到中原中也察觉到不对,  他伸出手,  手指捏住三子的下巴将小孩的脸抬起来——

        夜幕中,  红发女孩咬着牙,忍着眼泪的表情在月光下一览无余。

        三子没有发出一点动静,就像一只被欺负了很久的幼崽,知道自己的哭声不会带来任何好结局,如果不小心惊动了其他人,甚至还会为‘家人’招来更多难听的话。

        诸如,‘活该’‘收养鬼女的下场’‘早该去死了,怎么没带上小杂种走得干净一点’

        小小的红发女孩无法理解‘死’的含义,但是身体里炸开的酸涩,和心脏像是要裂开地撕扯,已经先一步涌出眼眶,替她做出了回答。

        三子不想大黑也被说不好听的话,所以连抽噎也不敢。

        眼泪很小心地往外淌,顺着脸颊流下,打湿了中原中也黑色的手套。

        最后,三子和中原中也一起埋葬了大黑。

        除了最开始的眼泪之外,红发女孩全程表现得很冷静,不如说冷静得过了头。

        中原中也几乎是皱着眉,看完了三子熟练地拖来比她还高的铁锹,一点一点撬开冬天冷硬的土层,将大黑小心地放进坑,埋上了泥土的全过程。

        于是,茅草屋荒芜的后院里,又多了一个小小的土堆。

        “大黑,是死掉了吗?”红发女孩注视着小土堆,突然开口问道。

        中原中也愣了一秒,手掌按在了女孩乱糟糟的头发上,轻轻摸了摸,

        “不是,他只是睡着了,暂时没办法醒过来而已。”

        “……嗯。”三子点了点头,声音听上去似乎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开心了不少。

        中原中也直觉不对,细问之后,得到了三子的回答。

        “那就没关系了。”

        小小的红发女孩仰着头,翡翠色的瞳眸亮晶晶地望着中原中也,稚嫩而天真地说道,

        “幸子阿姨经常说,甘很快就会死了,那时候村子就会下很多的雨,粮食也会变得很多很多。”

        “大黑可以先睡一会软,等到醒过来,就有很多东西吃了。”

        “真好啊。”

        三子捧着脸无比期待地说道,仿佛看见了大黑吃得饱饱的,油光水滑的样子。

        中原中也捏紧了拳头。

        屠村的杀意从未像此刻一样,清晰地从心底翻滚出来,在它演变成更详细地行动计划以前,一只小手轻轻按在了他的帽子上。

        小只的红发女孩努力地踮起脚,艰难地摸了摸蹲在她身边的少年的帽檐,

        “哟西哟西,摸摸头,不要不开心啦,大橘。”

        虽然没有表情,但直觉告诉三子,身旁新的家人好像很难过。

        狗狗难过的时候,只要摸摸头就好!

        一个不行,那就两个,大黑就是这样的!

        经验丰富的狗狗大师,三子自信点头。

        中原中也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抬手将帽子取下,温顺地低下头,将脑袋放到三子可以摸到的高度,而后手臂一伸,顺势将红发女孩抱进了怀里。

        猛地被抱住的三子眨巴了下眼睛,揉了揉眼前的赭发,然后又顺了顺。

        大黑,你的朋友大橘好粘人哦。

        ……不过。

        红发女孩犹豫了片刻,试探地将脸埋进少年的颈窝里,小心地蹭了蹭。

        好温暖。

        无论如何,生活总是要继续的。

        以黑色狼犬的逝去为契机,中原中也发现自己偶尔可以触碰到三子,虽然更多时候,还是幽灵一样灵体的状态,但可以像这样正常的对话,赭发黑手党已经很满足了。

        这意味着,他可以询问到更多关于【愿咒】的线索。

        所以,现在当务之急是——

        入夜时分,简陋的茅草屋内点着蜡烛,一大一小的两人在烛光中相对而坐,神情严肃。

        中原中也伸出食指指向自己,一字一音的认真开口,

        “跟我念,中也。”

        没错,现在当务之急是——必须教会三子念对他的名字!

        中原中也眼神凝重。

        不,他绝对不是对‘大橘’这个称呼有什么意见。

        只是不想未来回顾往昔时,突然从长大后的三子口中,听到‘大橘’两个字,以及更远的某些庄重时刻,披着花嫁的红发少女牵着他的手,欢天喜地的向亲友宣布——

        ‘大家!这是我的丈夫大橘~’

        被噩梦吓醒的中原中也:“……”

        不行!只有这个绝对不行!

        经过了这么多次,中原中也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梦境,或多或少都带着点预知的意味。

        总之不管是真是假,这一刻,port  mafia的重力使拿出了以一敌百的战斗气势,势必要将‘大橘’的萌芽掐死在摇篮里!

        “唔……”

        严谨的教学气氛中,红发女孩紧张地握紧了小拳头,憋红了脸,认真吐出两个字,

        “出、出夜!”

        “……不是出夜,是中、也。”

        赭发少年将脸靠近三子,缓慢地放低了速度,让三子看清自己的口型,

        “chu、u、ya”

        三子强忍着眨眼的冲动,紧紧盯着近在咫尺的口型,一不小心,把眼珠挤成了斗鸡眼,

        “啾、呜、呀!”

        中原中也:“……”

        赭发少年郁卒地捂住了脸,第一次开始反思,自己的名字是不是太难念了。

        要不换成‘中原’?

        中也干部犹豫了一会儿,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

        直觉告诉他,红发女孩百分百会把‘nakahara’念成‘呐嘎哈哈’。

        ……这究竟是什么人间疾苦?

        三子眨巴着眼,望着低着头,背景都在郁闷下雨的中原中也。

        女孩皱起包子脸,抱着手臂用力思索了片刻,突然脑袋上的智慧灯泡一亮,想到了好主意。

        红发女孩瞳眸微亮,口齿清晰地开口:“老师!”

        中原中也一愣,猛地抬起头:“为什么喊这个?”

        三子望着赭发黑手党,祖母绿的瞳眸映出烛火温暖的光泽,

        “因为奶奶说过,教导自己的人,是特别的,要喊‘老师’!”

        中原中也不做声地看着红发女孩。

        有那么一瞬间,他像是看见了长大后的三子,双眼发亮地望着自己,背着手站在樱花树下,喊自己‘中也老师’的画面。

        老师……

        中原中也勾起唇角,露出了一个很轻的微笑:“好吧,那就‘老师’。”

        “好耶!”

        结束了教学折磨的三子举起手欢呼了一声,抱着小被子拍了拍,准备钻进被窝里。

        就在这时,中原中也笑脸一顿,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三、甘,你刚才说的‘奶奶’是?”

        这已经是中原中也,第二次听到女孩提到‘奶奶’了。

        能够被三子挂在嘴边的人很少。

        而不管这间屋子,还是女孩平时表现出的一些习惯,很明显,那位‘奶奶’对三子都存在不小的影响。

        中原中也的问话让三子晶亮的瞳眸微微暗了下来,但还是乖巧地回答道,

        “奶奶,就是奶奶。但是……她也睡着了。”

        ……睡着了。

        中原中也的眼前迅速掠过屋后的另一个小土堆,以及无意间,听到村民提到的‘病死的鬼婆’,包括女孩熟练地挖土动作,也有了解释。

        连收养人的尸体,都是红发女孩自己埋的。

        可是那时候,三子才几岁?

        中原中也的心揪了一下,感觉胃里塞满了冬天的寒气。

        三子没有注意到赭发少年一瞬间不自然的表情,继续抱着小被子小声说道,

        “奶奶睡着以前,好凶,说了很多奇怪的话,要甘发誓……”

        发誓。

        一个灵感在中原中也的脑中闪过,被迅速抓住。

        他停顿了一秒,害怕吓到女孩般放缓了呼吸,徐徐问道:“甘,你还记得,是什么样的誓言吗?”

        “唔……”

        红发女孩回想了片刻,摇了摇头,“不记得了,那天雨下得很大,雷声也……”

        三子说着忽然‘啊’地一声,像是想到什么,双眼跟着亮起来。

        她从被窝里钻出来,哒哒哒地跑到屋内的箱子边,从里面小心地拿出一本有点皱的线圈本,递到中原中也的眼前,

        “不过奶奶每天都有写故事哦,老师要看吗?”

        中原中也看着目露期待的三子,心中了然:“然后念给你听对吗?”

        被揭穿了小心思的红发女孩动了动脚趾,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向赭发黑手党:“可以吗?”

        甘,也可以听睡前故事吗?

        赭发黑手党安静了一秒,又露出了三子不认识的熟悉表情。

        这个表情,红发女孩经常在中原中也的脸上看到。

        有点难懂,但用三子的话来形容,就是有点像大黑饿着肚子冲过来,帮她赶走村民时的表情。

        老师,是生气了吗?

        三子有点不安,就在小孩开始检讨,自己是不是太贪心了的时候,她发现赭发少年收起了脸上的神情,笑着看着她,虚虚地在她的脑袋上拍了拍。

        红发女孩一下睁大了双眼,用最快的速度躺下盖好小被子,一边帮中原中也翻开线圈本,抬眼安静地等待。

        然而中原中也却念不出口。

        因为,纸页上写的,根本就不是故事,而是一本监视日记。

        关于三子,【甲叁伍零柒】的观测记录。

        甲叁伍零柒记录1

        「按照指示接回了甲叁伍零柒」

        「年龄二岁,有轻微发热症状,判断是风寒影响,用了药后,很快入睡了」

        &

        甲叁伍零柒记录2

        「归功于甲叁伍零柒的发色和瞳色,很轻松地就挑起了村民对它的排斥和恐惧」

        「其中一个叫做小爱的孩子,似乎很喜欢它」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迁移到了对面的村落」

        &

        甲叁伍零柒记录3

        「为了方便称呼,暂时给甲叁伍零柒取了名字,甘」

        &

        甲叁伍零柒记录4

        「甘三岁了,还是瘦瘦小小的一只」

        「真的可以养得活吗?」

        「今天听到村子里的人商量,要把甘定为下一次‘送七’的童女人选,把它献给山神」

        「太好了,我的任务终于要完成了……」

        「可是这种心情是怎么回事?任务而已,难道我还能——」(涂掉)

        &

        甲叁伍零柒记录5

        「甘四岁了,终于学会了说话,她喊了‘奶奶’」

        &

        甲叁伍零柒记录6

        「个子好像也长高了一点,现在的衣服已经不合适了,要改大一点」

        「还要裁一点布,缝双软一点的足袋」

        「营养也要跟上,明天去换一点鸡蛋吧」

        ……

        …………

        甲叁伍零柒记录11

        「有人发现了甘的秘密!」

        「那孩子当着几个小鬼的面凭空变出了金子!!要是被其他村民知道了话……」

        「不行,不能放这几个小鬼回去」

        「……必须解决掉他们」

        &

        甲叁伍零柒记录12

        「甘生病了,是上一回‘愿望’的后遗症」

        「这样下去,甘根本活不到明年,得想个办法才行」

        &

        甲叁伍零柒记录13

        「偷偷潜回了大宅,发现了遏制甘的‘愿望’的办法」

        「如果顺利的话,或许可以封印甘的能力」

        &

        甲叁伍零柒记录14

        「失败了」

        「可能是报应,我被封印反噬了」

        「村里还有其他监视的人,这条命怎么样也无所谓,绝对不能让甘落到她的手上」

        「既然是愿望的话,那就让甘来实现我的愿望吧」

        「至少,让这孩子好好活到七岁」

        「我来当她的束缚缰绳」

        「我死后,没有神子,只有众生愿」

        ……

        「对不起,甘,奶奶保护不了你」

        记录到此,便戛然而止。

        屋内安静得可怕,燃烧的烛光被风吹得抖了抖,炉内点燃的柴火“哔啵”一声,发出轻微的炸裂声响。

        “老师?”

        中原中也回过神,垂眸对上红发女孩疑惑的目光。

        “是太难了,老师也不认识奶奶写了什么吗?”

        “……嗯,抱歉。”赭发黑手党弯了弯唇角,想挤出一个笑容。

        然而他却发现,嘴角仿佛被施加了千钧的重力一般,努力了几次,始终无法抬起。

        波涛的愤怒在中原中也的内心凶嚎,他必须用尽所有的力气,才能维持住现在的平静。

        “甘,太晚了,换成摇篮曲可以吗?明天再讲睡前故事。”

        中原中也声音沙哑地说道。

        摇篮曲!

        红发女孩惊喜得睁大双眼,用力点了点头。

        她在中原中也的示意下闭上了眼睛,睫毛不安分地抖动着,显然开心得没剩下多少睡意了。

        但是很快,随着低沉柔和的哼唱在耳边响起,三子的呼吸逐渐平稳了下来,被压下的困倦又重新冒出了头。

        红发女孩蹭了蹭小被子,轻轻打了个呵欠。

        “喀叽喀叽的是什么声音啊?因为这里是喀叽喀叽山哦!狸猫毫不知情地在前面走,兔子在它身后喀叽喀叽……”(1)

        赭发黑手党有一副很出色的嗓音,像是流光的提琴琴弦,只是用琴弓轻轻一滑,就能听见奏起的完美颤音。

        它适合高亢爆发的高声激奏,但若是温柔的低沉下来,就是一曲通向安心梦境的夜曲。

        细思恐极的童谣,被中原中也改成了入眠的柔和哄唱。

        三子的眼睫抖动了一下,很快呼吸变得平缓悠长。

        ……好奇怪的摇篮曲哦。

        兔子小姐……想要见一见,呼。

        红发女孩迷迷糊糊地想着,慢慢地睡着了。

        屋内,歌声停止了。

        中原中也缓缓垂下了眼,钴蓝色的瞳眸闪烁着痛苦的挣扎。

        愿咒,送七……原来是这个意思。

        可恶!这不是毫无选择吗!

        中原中也攥紧了拳头,一拳打在地板上,手指穿过了地面,徒劳地挥了个空。

        不,三子现在才六岁,幻境还有一年的时间,只要在这之前找到办法……

        中原中也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安慰自己还有时间。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在‘送七’真正到来以前,意外先一步发生了。

        第二天一早,三子就从小被子里爬起来,满怀期待地和中原中也宣布,又到了和好友约定见面的时候。

        “爱酱?”

        中原中也眉头一动,想起了那本线装本里提到的‘小爱。’

        “嗯!是甘的好朋友,漂亮温柔的大姐姐!”红发女孩开心地说道。

        她在屋内转了转,将早晨捏好的饭团一个一个装好放进篮子里,做好了出远门的准备。

        小爱是三子意外在山里碰到的一个十岁的女孩。

        当时,红发女孩因为被村民的小孩追着打,慌乱之下,一路躲进了山里,在不小心迷路的时候,一个黑发的女孩听到动静,从一间小小的神龛里出来。

        她把仅剩的食物留给了三子,还指了下山的路。

        中途不放心,小爱干脆拜托另一个叫做仙太郎的男孩,将三子送下山。

        一来二去,三子就和小爱熟悉了起来,两人默契地约定了见面的时间。

        偶尔仙太郎没空,也是由三子带着食物去找小爱。

        在仙太郎看来,三子是最好的人选。

        谁也不会猜到,邻村的女孩,也参与到了欺瞒‘山神’的计划里。

        虽然有点对不起三子,但同样作为未来‘送七’的童女,他相信三子会理解的。

        一路上,红发女孩在和中原中也讲述自己与小爱认识的过程。

        而谁也没发现,就在他们离开后不久,一个头戴布巾的女人出现在了茅草屋外。

        她推开门,在屋子内走了一圈。

        在发现三子储存起来的大米少了一半以后,满意地轻笑了起来,迫不及待地离开了三子的家,回到村里,敲响了村长的屋门。

        “村长,关于甘,有件事必须告诉你,她欺瞒了山神……”

        当三子提着空篮子回到家时,太阳已经落山了。

        四周静悄悄的,连偶尔的虫鸣声都消失了。

        茅草屋内一片漆黑,破了洞的屋门歪斜着,似乎与早上出门时并没有什么不同,然而跟在旁边的中原中也却脸色一变,喊住了准备开门的红发女孩。

        “回来三子!快逃――!”

        “什么?”三子疑惑地转过头。

        与此同时,她身后的屋门自动打开了,一个手持木棍的村民,阴沉着脸,站在了三子的背后。

        红发女孩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身后有奇怪的声音传来,而后脑后一疼,摔在了地上。

        在失去意识之前,女孩只来得及看到中原中也惊怒的表情,和提着火把,围上来的身影。

        三子是被一桶冷水泼醒的。

        她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被绑在村子祭拜山神的神龛前,周围围着一圈手持木棍的村民,一向和蔼的村长爷爷穿着神官的衣服,面无表情地站在她的面前,低头看着她。

        火把的光照在村民们的脸上,隐隐绰绰,像极了狰狞的怪物阴影。

        “老师……”

        红发女孩下意识想和中原中也求救,但像是反应过来一般,又倏然闭上了嘴。

        “我看到了,甘竟然敢破坏山神的祭祀,偷偷给童女送食物!”

        “隔壁村的小爱本来早就该被山神大人接走了,结果活到了现在!是她……这几年村里没下雨,都是因为甘惹怒了山神!”

        叫做幸子的女人指着三子,大声喊道,

        “要是被隔壁村发现了……肯定会把责任推给我们!说不定我们的食物也要被逼得赔给他们!”

        食物,在这个饥荒频发的村落,是比命更宝贵的东西。

        幸子知道,只要把这个捅出来,那么甘今晚将再没有活路可言。

        对不起啦甘,本来还想留你到七岁,但是那位大人等不及了……

        带着头巾的女人站在人群里,缓缓对红发女孩投去了微笑。

        果然,刚才还面带一丝犹豫的村民变了脸色。

        ‘讨伐’的声音从四面响起,如同一块块巨石,砸在了红发女孩小小的身上。

        ——“没错!我也看到了!甘会和一只大黑狗说话,就是她,指使黑狗吃人!”

        ——“我还看到她经常自言自语,隔天村里的屋子就被烧了!”

        ——“鬼!她是鬼!”

        ——“再留着她,迟早会连累我们村子一起倒霉!”

        “惩戒!惩戒!惩戒!”

        不同的声音汇聚在一起。

        抓着木棍的村民们仇恨地瞪着被绑在地上的红发女孩,仿佛那不是一个刚刚年满六岁的幼童,而是择人而噬的鬼女。

        不铲除她,会触怒山神,终年大旱!

        “可恶!为什么偏偏是在这种时候!三子!”

        一声声祈求神明息怒的摇铃声急促地响起,围着三子的包围圈越来越小。

        中原中也一遍一遍的伸手,想要将三子抱起,但不管多少次,手指都徒劳地从红发女孩的身上穿过。

        赭发黑手党怀里停止走动的旧怀表指针微微一动,滴答滴答地大声响鸣,仿佛在预示最后一刻的到来。

        “中也老师……”

        红发女孩望着眼眶发红的中原中也张开了嘴,终于喊对了一次名字。

        “三子——!!”

        “快跑老师,告诉爱酱,快……”

        “动手!!!鬼女念咒语了!快动手——!!!!”

        一个女人嗓音尖利地喊出了声,在她的催促下,不知是谁,先落下了一棍,狠狠敲在了红发女孩的背脊上。

        三子咬紧了牙,闷哼一声,瘫倒在地上。

        当第一棍落下后,后面的一切,仿佛都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

        “山神啊——!!请宽恕——!请息怒——!!”

        村民的祈愿嘶哑地响起。

        第二棍。

        第三棍。

        第四棍。

        ……

        数不清的棍棒穿过了中原中也的身影,重重地锤在三子的身上。

        骨头断裂的清脆接连响起,红发女孩温热的鲜血溅开,映入中原中也震颤的瞳孔中。

        “下雨——!下——雨——吧山神啊!!”

        村长的祈祷声在村庄漆黑的上空响彻,这一刻,一百三十五个村民的愿望,达成了一致。

        如果……下雨就可以救下小爱的话……

        下雨,就不会痛的话……

        在最后一刻,小小的红发女孩扬起了脸,祖母绿的瞳眸中倒映出漆黑夜空,和中原中也目眦欲裂的面孔。

        “别哭,老师,甘不疼的……你看,下雨了……”

        【异能力众生愿】

        轰然的雷鸣在天空炸响,仿佛要撕裂整片夜空般,刺眼的闪电与大雨倾盆而至。

        暴雨,真的来了。

        “哈哈哈哈哈!是雨!是雨!”

        “山神原谅我们了!山神——原谅我们了——!!!”

        村民丢下手中染血的棍棒,欣喜若狂地张开手臂,迎接久违的甘霖。

        在一片欢欣的呼喊之中,年幼的红发女孩缓缓闭上了眼。

        中原中也颤抖地握住了三子的手,将怀表放入女孩的掌中——

        “时间到。”

        “……三子,你该醒过来了。”


  (https://www.biqudu.com/89304_89304772/9165580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