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富从开快餐店开始 > 第21章 第21章

第21章 第21章


这短短的48小时里,  从斗梦平台到微博,关于“盒饭”、“姜氏快餐店”的热度持续攀升,  姜茶茶看着系统后台里蹭蹭蹭涨的人气值,  嘴角都要笑咧开了。

        与此同时是痛并快乐着,每天每顿都有慕名前来打卡的顾客,一天比一天早地卖完盒饭。

        姜茶茶下得了狠心,  有钱不赚非君子,交代合作的两家每天多送点猪肉和鸡肉过来,她自己又一大早去市场里买足量的配菜回来。

        开始准备盒饭的时间提早,  窝在厨房里的时间更长。

        随着盒饭的份量倍增,  厨房里的锅碗也变得不够用了。这段时间每天的营业额暴增,姜茶茶索性请人来厨房把原本的炉灶改成大锅版,搭配上大勺子大锅铲,做起红烧肉猪脚蜜汁鸡腿来更加熟练应手。

        姜氏快餐店的门口,等候的队伍越来越长,从多时段变成全时段,就连隔壁江奶奶也笑着打趣说:“茶茶,得亏我们和你邻居,  要不然要吃上这份盒饭还真挺难的。”

        “江奶奶您说笑了,  我最近在招厨子,等有合适的过来应聘上工,  应该就会好很多了。”姜茶茶笑着回应。

        确实随着每天排队的人变多,早早卖完盒饭,很多老顾客都反应太难了,  他们放学或者下班就往这边冲,  还是抢不到盒饭。

        姜茶茶自己也清楚,  每顿将近两百份盒饭已经是极限了,  再加大售卖量的话只会累垮自己。最简单粗暴的做法就是招工!

        这个想法还是在看到系统面板的员工忠诚度模块,童思妙那一栏的颜色已经从蓝色变成绿色才决定的。

        按照系统的说法来说就是,忠诚度显示为绿色,即为对老板和店铺的忠贞不二,值得信赖。

        像卤水配方需要保密,姜茶茶都是亲自动手,炒配菜还有做红烧肉和蜜汁鸡腿那些,她有时候也会让童思妙帮忙。

        既然有系统的忠诚度测试仪帮忙,姜茶茶就打算再招个厨师,前期先负责一些简单菜品。等到时候忠诚度从蓝色进阶成绿色后,再让对方接触卤水这些。

        和之前一样,写好招聘信息贴到店铺门口和上传到招聘app后,姜茶茶又投入到伟大的炒制盒饭事业中。

        半个月来她也算是攒了一笔钱,除开店铺改造和医院缴纳费用,留下活动资金外,姜茶茶先拿了一万,打算趁着休息的时候上舅妈家一趟。

        外公外婆是住在舅舅江温家的,舅妈肖淑芬人不错也实在。姜茶茶记得以前她对自己和姜丞都挺好的,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都拿来招待他们,表弟表妹有的玩具他们也会有。

        后来妈妈江梅住院后,舅妈肖淑芬也经常过去那边守着陪护,之前不少医药费都是舅舅家垫付的,她也一直没意见。

        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再怎么帮忙也有个限度,上次姜茶茶去借钱时肖淑芬才会说那些话,但她还是给钱了。

        雪中送炭的人本就难得,姜茶茶倒也觉得正常,这份情谊她都记着,当时就想早日赚完钱还舅妈、姨妈还有姥姥姥爷。

        这次先还舅妈钱,也是因为表妹江怡然和表弟江毅然今年初二,经常去上补习班,家里两个孩子都是要用钱的时候,姜茶茶先还了一点钱可以缓解江家的压力。

        一万块,是半个月前借的两万块的一半,和过去舅妈家给江梅垫付的钱可能也只是五分之一。但起码能够透露出一个信号,她有心还钱,也有这个能力,多少能够缓和下舅妈家的压力。

        大姨那边她也打算这么做,外公外婆的话目前用钱少,可以慢慢还,免得两人家担心。

        江家住在城西,姜茶茶下午早早准备好饭菜,交代童思妙看着店铺后就出门了。半小时后她来到小区门口登记后,直接就往舅妈家走。

        她事先没有说过,怕江家人知道了瞎猜测,外公外婆又经常在家的,也不怕跑空。

        按响门铃后,木门很快打开,头发斑白满目慈爱的外婆眼中闪过喜悦:“哎呦是茶茶来了,咋没有提前说呢?快进来快进来。”

        “外婆好,我正好下午没事就想着过来看看你和外公。”姜茶茶笑着说,提着一袋子水果进屋。

        外公长得人高马大,同样老鬓斑白,穿着白色背心也是从沙发上站起来,高兴说:“哎呦我一听你外婆的声音,就知道是茶茶过来了,快坐快坐。”

        外婆看到外孙女还提着一袋水果唠叨说:“茶茶你这么客气干啥呀,上外公外婆家还带水果过来,费这个钱不值当。”她指了指茶几上那盘水果说,“你来得正好,我刚刚削了点梨子,这闷热的天吃着也解渴。”

        “哎好,谢谢外婆。”姜茶茶洗过手后坐下来,外婆已经用牙签叉了一块送到她面前了。

        外公外婆先是高兴问了下外孙女最近的情况,话题不可避免地又绕到还躺在医院里的女儿身上。

        俩老人家惦记得很,经常会打电话给姜茶茶问江梅的情况,哪怕前天刚问过,这会也是忍不住再问。

        “外公外婆你就放心好了,医生说我妈现在情况转好,再过几天就能转到普通病房来了。”姜茶茶笑着说,她耐心把医生说的话大概转述一遍,直把外公外婆听得笑呵呵。

        “小梅情况有好转就好,要不然啊我这心老是提着,吃饭吃不香睡也睡不安稳。”外婆布满老人斑的手拍着心口,笑得鬓间的白发都在乱颤。

        外公也高兴,他想的更加深远,忽然从身后掏出一个厚实的信封来说:“茶茶,这里头是五千块,你先拿着,回头外公再想想办法弄点钱回来。不管怎样,医院里的钱得交够,你也别苦着自己,小丞那孩子还在上学也不能受影响。”

        “钱的事外公外婆会想办法的。”

        实在不行,他再和之前的老同事借点钱。

        姜茶茶才想着刚刚外公起身说要去上厕所,应该就是那会进屋拿的钱。

        这年头线上支付盛行,老人家也很少会备这么多现金。应该是之前外公外婆退休金到了就去取回来装信封里,准备拿给她去医院交钱的。

        她摆手拒绝,把外公送到面前的信封推拒回去,见俩老人家满脸着急和不认同,姜茶茶连忙解释:“外公外婆你们不用担心,医院交钱的事我目前能解决。那边实时抵扣医药费,我随时有钱了都可以过去补缴费用。”

        她接着抛出一个炸弹:“还有就是我这半个月回了东阳街那边,借着小阁楼开了家餐饮店卖盒饭,生意还挺火爆的,也赚了不少钱,可以给我妈交医药费的。现在店里还请了个员工在帮忙呢,您就放心好了。”

        “什么?哎呦我怎么听不懂了呀?”外公外婆对视一眼,惊讶过后又是疑惑心疼。他们看着茶茶这细胳膊细腿的,白得发亮,哪里是能窝在厨房里炒饭的主啊?

        虽然说这孩子小时候就挺爱过家家玩煮饭游戏的。

        “茶茶,你可千万别骗我们!快说说你这铺子是怎么回事?”外公冷静过来又是问。他忍不住伸手捋着颌下那么点白须,看似悠闲其实掩不住焦急。

        “外公外婆我怎么敢骗你们呢?我这次过来也是想来说这件事让你们放心的。”姜茶茶见两老稍微平复情绪这才继续解释,“事情是这样的,我现在学校里就差五月底的毕业照了,干脆就搬到东阳街那边的阁楼去住。”

        “那边阁楼一楼其实也是个小铺面嘛,我想着反正闲着可以试试卖盒饭,就简单把一楼收拾了下,开起了快餐店。谁知道啊这生意还不错,头天……”

        姜茶茶说得仔细,专挑了些轻松搞笑的过程来说,外公外婆也都全程笑着听,时不时担心问一句“然后呢?”说到最后,“外公外婆,现在店里生意很不错,起码我妈的医药费不用担心了,小丞那边也不会太受影响,您就把退休金好好收着吧,不用担心我们。”

        “哎哎好,这样挺好,外公听着放心不少,你也别累着自己。”外公是个直爽的,见茶茶这个精神状态就知道她应该是对生活有规划的,钱的问题解决一切都好。他也没说要接着强硬塞信封。

        反正这钱存在他这,哪个有需要就帮哪个。

        倒是外婆比较心细敏感,她握住外孙女的手说:“哎呦茶茶,可怜的孩子,那以后你的设计师梦可就没着落了。”她叹了口气,“怎么偏偏的就碰上这种事呢?”

        “外婆,设计师曾经是我的梦,但现在我也挺喜欢这样的日子的,能够赚钱养活家里人,做喜欢的菜色,看到顾客喜欢吃咱家店里的菜我也挺高兴的。”姜茶茶回握住老人家老皱的手笑着说。

        “那就好。”

        五点出头,木门响,是肖淑芬回来了。

        姜茶茶站起身打招呼:“舅妈好!”

        表弟表妹都在学校住宿,周末才回来。平时江家外公外婆在家,舅妈肖淑芬就在家附近工作,最早回来,再晚点就是舅舅江温回来。

        肖淑芬看到外甥女也是惊讶,她算是看着茶茶长大的。只是世事无常,这会第一反应是:茶茶上门来,难道是医院那头又没钱了?

        她和江温都发了工资,除开日常开销和留给儿子女儿的补习费也还有点钱,待会算算拿给茶茶先去交钱好了,能帮多少帮多少,再多的也没有了。

        上次再怎么狠心说拒绝,这次还是不忍心。

        肖淑芬在心底叹了口气,笑着打招呼:“茶茶过来了呀,也没有提前说一声,我好去市场再买点菜回来。你今晚在家里吃饭吧,我喊你舅回来时在外面买份红烧肉回来。”

        平时茶茶最爱吃红烧肉了。

        “舅妈不用了,我就过来和外公外婆坐坐聊下天,不用麻烦舅舅。”姜茶茶说。

        外公外婆瞧见媳妇却是忍不住了,最先开口的是外公,他说:“哎呦淑芬你是不知道,茶茶今天给我们带来好消息。她最近回了东阳街小阁楼那边开了家快餐店卖盒饭,生意还挺好的。”

        “自己生活没问题不说,还能负担起小梅的医药费了。”

        外婆在一旁听了直点头,这会补充说:“对啊对啊,小时候茶茶就爱玩过家家煮饭,谁能想到现在还开店炒饭当老板了呢!”

        肖淑芬惊讶:“什么?茶茶开了家快餐店?”她望向茶茶渴望得到明确的答复,不管是点头还是摇头,爸妈总不可能拿这事开玩笑吧?

        肖淑芬只觉得这个世界魔幻了,她倒是知道茶茶小时候挺爱冲进厨房拿锅铲的,咋突然开了店铺还生意火热呢?

        要知道这餐饮铺最看手艺,厨子做的饭菜不好吃,顾客可不买账。

        姜茶茶点头肯定,不等她开口,外婆就拉着儿媳妇坐下来说:“淑芬你先坐下来歇会,听我和你爸和你说。”

        两老人家把刚刚外孙女说的事又说了一遍,绘声绘色,还夸张了几分,一波三折。

        姜茶茶在一旁听着,嘴角忍不住抽搐。如果她不是当事人,差点都快信了外公外婆这些话了,活脱脱是可以上励志人物节目的创业旅途。

        肖淑芬内心大为震撼,理智告诉她应该没有爸妈说的那么艰难曲折,但一个即将毕业的小姑娘出来创业总是不容易的。

        她感叹说:“茶茶这段时间辛苦了,你能够把店开起来也不容易。”

        亲戚再亲也不可能一直帮忙,小姑娘能够立起来,承担起自己的生活费还有小姑的医药费,大家都轻松。

        姜茶茶点头附和,同样从放在一旁的背包里拿出一个厚实的信封递给肖淑芬:“舅妈,这里是一万块,您和舅舅之前帮了我们很多忙,之后的钱我会慢慢还的。这些钱您就先收着,现在怡然她们读书都是用钱的时候。”

        见三人都惊住,她还活跃气氛说,“至于外公外婆的钱,我接下来努力多攒点,争取早日还给你们。”

        老人家能舍得把棺材本都拿出来给女儿治病,就连当月发的退休金都火速从卡里取出来要交给她,姜茶茶只觉得亲近。

        因为穿越带来的隐形时间隔阂似乎在无形中消散,外公外婆舅妈的亲切关爱也变得熟稔起来。

        原本外公外婆想说什么,又觉得难说。他们心疼茶茶太辛苦,想说不着急还钱,又怕媳妇听了有意见。他们一起住的,也知道孙子孙女补习的开销不小。

        听了茶茶这么说,外婆才笑着说道:“哎不急,我们两个的钱慢慢来,现在怡然她们补习确实挺花钱的,淑芬你就先收下好了。”

        肖淑芬见茶茶刚赚钱就来还钱,对她开餐饮铺的事有信了八分,刚还在推拒说先把小姑那边的事弄完再说,还钱不急。

        这会听到爸妈这么说,茶茶又坚持,她也就伸手接过来:“那行我就先收下了,茶茶其他的先不急,等你以后手头宽裕点再说。”

        “嗯好,谢谢舅妈。”姜茶茶见她收下钱也松了口气。

        外公外婆和肖淑芬都热情说要留她吃饭,姜茶茶给拒绝了:“不用了,我待会还要去大姨那边一趟,送完钱就赶紧回铺子那边,这会就一个店员守着。”

        “哎那好,你自己先找点东西垫肚子,回头可别把身体给累坏了。”外公外婆一听这可不得了,也不再劝留下来吃饭,但还是忍不住交代。

        出了江家,姜茶茶又到公交车等车,等坐上车后才拿出手机打给大姨。那边电话一接通就听到爽朗的女声说:“哎茶茶,我刚听你外公外婆说了,现在可以啊开了家快餐店还挺火的。你现在在过来的路上是吧,想吃什么姨妈给你做。”

        “大姨,您不用太麻烦,我过去送完钱就回店里帮忙。”姜茶茶柔声说,她对大姨的态度也不奇怪。

        来外公外婆这没有提前说明来意是因为怕二老拒绝,大姨那边就不存在问题。她等坐上公交车才打电话,也是给外公外婆留足了打电话的时间。这样也免得她和大姨多解释些什么。

        “哎那行,茶茶你路上小心点哈。”手机那头大姨交代。

        到了大姨家,姜茶茶进屋后就直接从背包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江兰:“大姨,这里是五千块,我先还您这些。因为我妈现在还需要交医药费,剩下的钱我会陆续还给您的。”

        江兰不客气地接过信封,笑得爽朗:“哎好茶茶你有这份心就好,大姨也不急的。听说你妈最近情况不错,等探视的时候我过去看看她吧。还有听说你开了快餐店,生意还不错啊,没想到咱家就多了点生意头脑还闯出名堂来了。”

        “这也是好福气,茶茶你就安心好了,苦日子总会过去的。”

        姜茶茶知道这个大姨的性子和说话风格,也没多去在意,只是浅笑着说:“大姨您真好,医院每天下午四点到五点是探视时间,我忙着店里的事没有每天都过去,有您过去看下我妈,她说不定情况也会跟着好转。”

        “哎姐妹间都是应该的。”江兰说起这个也是叹了口气。

        姜茶茶和她简单聊了几句,就借口店里忙碌先回去了。

        这话其实也不假,回到姜氏快餐店这边大概六点半,正是人多的时候,童思妙忙中有条不紊。姜茶茶过去帮忙。

        七点出头盒饭全部卖光,童思妙开始收拾清晰餐具锅碗瓢盆那些。

        姜茶茶感叹说:“思妙你最近也辛苦了,月底给你发奖金。”原本一个月四千二,童思妙做事认真又合她心意,最近生意兴隆她也跟着忙前忙后,发点奖金也可以激励下她。

        童思妙笑着说:“老板娘您客气了,最近忙起来其实也挺好的,像现在提早卖完盒饭收拾完之后我也可以留在店里多看会书。”

        她说的是真心话,找的这份工作空闲时间比较多,方便她看书。老板娘也实在,只要她把份内的活做完了,其余时间可以自由安排。

        平时她的开销也小,出来找份工作本来就是为了解决三餐和不受舅舅念叨,来了饭店这边还包午晚饭,也就是说工资完全可以攒下来,留着以后读书用,这简直再幸福不过了。

        姜茶茶听了后也想起自己这个员工除开干活时都在店里看书,像晚上忙完后宁愿窝在店里看书到将近十点才离开,也不愿提前回家。

        不过这些都是童思妙自己的事,姜茶茶没有多问,只是笑着说:“事情做好了就该有奖励,我还是奖罚分明的。”

        “那就谢谢老板娘了~”童思妙也是个纠结的,有奖金发谁都高兴,当下笑着谢过。

        姜茶茶上楼洗澡,之后忙着记账,再是登陆招聘软件回复面试时间。一楼还亮着微弱的光,是童思妙在看书,待会到点回去她会顺带把门锁上。姜茶茶不担心这些。

        那头江家主卧里,肖淑芬拿着那厚实的信封躺在床上和丈夫说:“哎江温,你说茶茶也是真的有本事。今天我看到她还以为是小姑那边又得交钱了,都想着再凑点钱借她了,谁知道这丫头是来还咱钱的。”

        江温,也就是姜茶茶舅舅,这会穿着睡衣躺在床上,听到妻子的话忍不住翻身面对着她,也是疑惑:“别说你了,我也想不明白。谁能想到茶茶突然就开起了快餐店还赚了点钱,可以负担起小梅的医药费了。”

        他晚上回到家,就听说外甥女过来的事。原本以为是来借钱,江温的想法是能帮就帮,小梅咋说都是他妹妹,就是担心妻子有意见。

        谁知道就听爸妈说茶茶开快餐店赚钱的事,妻子还说茶茶拿了一万块过来还她,江温错愕。

        “这一万块正好给毅然和怡然再报个英语培优班,再给爸妈买点营养品,咱可以稍微轻松下。”肖淑芬直接说着这一万块怎么安排。

        她和江温的工资加起来其实挺高的,起码家里条件不错,但因为小姑的事已经节俭了挺久了。

        姜茶茶来的这一趟不止是还钱,更是让江家的人都松了口气。这意味着他们不用再刻意节俭,生活在变好。茶茶立起来,其实大家都轻松,就是心疼这姑娘。

        江温平躺着,手枕在头后望着天花板的灯,有点刺眼。他闭上眼睛说:“等下周末怡然她们回来,你带她们过去茶茶快餐店那边看看情况。要是真的还不错,咱才算是真的安心。正好俩孩子也惦记着要找茶茶玩。”

        他周末要加班,肖淑芬周末休息。

        肖淑芬把那装着一万块的信封放回抽屉里,点头应道:“我知道了,爸妈也是这个意思,想找机会过去东阳街那边看看情况。那我明天和他们说一下,周末再一起过去。”

        江兰这边也是夫妻夜话,氛围却是完全不同。

        在丈夫何志刚下班回家后,江兰一直没提傍晚外甥女过来还钱的事,吃过饭洗完澡这会躺在床上了,见何志刚还是那副死样子,存了心要找回脸面的。

        儿子小锦出来工作两三年,现在要和女朋友结婚,正是花钱的时候。前前后后她借给小妹治病三四万,何志刚的态度也大不如前。

        他气的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忙,两人的关系在江兰半个月前又借了一万块后降至冰点。

        或者是人后冰点。

        回家后当着儿子小锦的面吃饭时,夫妻俩还是有说有笑的。回到房间里,何志刚就像是失聪一样,半天不吭一声,你主动过去搭话他还装作没听见。

        为此江兰气郁了好久,她这会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抽出半厚实的信封来,一把扔到躺着刷手机的何志刚身上,颇为得意说:“这里是五千块,茶茶下午送过来的,说是过阵子会慢慢把借的钱换回来。”

        这话说出口,只觉得通身舒畅。

        何志成刷段视频的手指顿住,他拿起身上的信封打开一看,还真是一沓钱。手机上还是不断往外冒着声音,这会他也顾不得了,震惊问:“你说这是茶茶还的?她现在还没出来工作,小姨子那边不是一直要交钱吗?”

        这回轮到江兰淡定了,她一边拿着精华液往脸上拍打着,不经意说:“哦茶茶啊,她最近在东阳街的小阁楼那边开了家快餐店卖盒饭,听说生意挺不错的。我就说茶茶这孩子靠谱,赚了钱赶忙就先拿了点来还我们。”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何志刚能屈能伸,虽然有点尴尬,但在老婆面前要啥面子,又忍不住嘀咕,“谁能想到啊?”

        原本看江梅那就是个无底洞,帮一次是帮,帮两次也是帮,那都是人情,帮无数次那可就谁也受不住了。

        赚钱不易,何志刚慢慢也就有了意见。半个月前江兰又背着他借了一万块出去,那笔钱原本是凑来打算给儿子和他女朋友买金子的。他气不过,这段时间才闷着不说话。

        现在嘛,他放下身子凑过去:“老婆,你快说说茶茶的快餐店是怎么回事?没想到她还是块创业的料。”

        江兰横了他一眼,转身正对着他说:“我也不清楚,听我爸妈说是茶茶从小就有做饭的天赋和兴趣,我猜这次是歪打正着发了财运了。这笔钱你攒着,等回头茶茶再还钱过来凑在一起,留给小锦用。”

        她就一个儿子,平时开销不大,小锦结婚又是大事,自然顾着。

        何志刚也是个疼儿子的,点头应道:“我知道,钱先放你那吧,回头茶茶还的钱都攒着。”他说着把信封递回给江兰。

        “哼算你识相!”江兰见他把信封交回来这才满意。自从半个月前她又借了一万给茶茶后,何志刚这不像样也不上交工资了,说是要自己管钱免得她把家里的钱都霍霍光了。

        这会主动把信封交回来更像是释放一个信号,夫妻和解的信号。

        江兰自觉大人有大量,不和何志刚计较。

        周六上午十点半,吴洁家,丈夫王费计难得休息,正陪着儿子乐乐在玩拼图。

        吴洁收拾好家里卫生,见他们父子俩玩得高兴也是笑了,她说:“你们俩继续玩,我去买菜回来做饭。”她先是问儿子,“乐乐,你终于想吃什么菜啊?”

        乐乐听见喊自己抬头,他比之前稍微开朗些,起码学会向爸妈表达自己的想法了。他说:“我想吃鸡腿饭,还要红烧肉。”

        吴洁和王费计对视一眼,皆是无奈。自从上次吃过东阳街那家的红烧肉饭后,乐乐就爱上了,除了吃那个饭,就是酱油泡饭。

        为了让儿子补充够营养,吴洁三天两头的就去姜氏快餐店那边打上一份盒饭回来给乐乐吃。可能是这家的盒饭真的好吃,像她尝试着换着买了蜜汁鸡腿饭,乐乐居然也吃得欢快。

        吴洁和王费计见状也是惊讶,为了儿子这个厌食症,他们不知道多头疼。平时煮什么乐乐都不爱吃,带他出去外面酒店吃饭更是碰都不碰,谁知道姜氏快餐店的饭这么合他胃口。

        现在乐乐吃饭,可以红烧肉饭、猪脚饭、蜜汁鸡腿饭轮着吃,平时就吴洁和儿子在家,她也乐得轻松。

        刚开始王费计知道了还担心天天吃盒饭会不会把乐乐的肚子给吃坏了,毕竟外头的饭菜肯定不比家里干净。

        吴洁倒是不觉得,她天天去那家店里买饭,环境干净不说,打饭的服务员每次都把头发扎起来束进帽子里,手套上手套才来打饭,柜台那都是干干净净不沾酱汁的。

        她把看到的和丈夫一说,王费计才放下心来。

        这么吃了七八天,夫妻俩意外发现瘦弱的儿子上称居然重了两斤!要知道乐乐因为厌食症本就生得比同龄孩子瘦小,从老家带过来他们就一直给儿子补营养,不但没有增重反而还掉秤了。

        现在他爱吃盒饭,还能长点肉,也可以说是很让他们这当爸妈的惊喜了。

        这会吴洁纵着儿子,点头答应:“行,那妈待会给乐乐买回来。”她已经彻底转变了想法,那姜氏快餐店买的盒饭,那肉那菜就和自己做的一样干净卫生还要更好吃,儿子爱吃就好。

        乐乐听到后露出个干净纯粹的笑容,因为坐在沙发上而吊起悬空的小短腿微不可见地晃了晃。

        “小洁,干脆我们一起过去店里吃饭吧。我正好休息,可以陪你们出去走走。”王费计想了想出声道,他平时忙着超市里的事也没空陪孩子。

        乐乐这孩子太过含蓄内敛,或者说是内向,多出去走走也是好的。小洁平时偶尔给他留饭,王费计也是尝过那盒饭的美妙滋味的,怪不得乐乐喜欢。

        他也想去看看吃了这么久的快餐店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王费计问儿子:“乐乐,爸爸妈妈带你去那家快餐店里吃鸡腿饭和红烧肉好不好?在那里想要什么都可以自己要哦?不够了还能再买。”

        吴洁对此没有意见,也是望向乐乐。

        爸妈的眼神都落在自己身上,乐乐不自觉地瑟缩了下小腿,他抿了抿唇,终究还是抵抗不了美食的诱惑点头应下:“好。”

        就这样一家三口简单收拾了下出门,他们走在路上是典型的姿势。乐乐走中间,左右手分别被爸妈牵着,他还有点不适应,没有主动去抓握爸妈的手,但也没抗拒他们手中的热意。

        吴洁和王费计注意到儿子放松期待的表情,也高兴。

        到了店门口,吴洁笑着介绍:“喏乐乐你看,你平时吃的红烧肉猪脚鸡腿都是在这家店买的。”

        乐乐眼睛亮了亮,顺着妈妈手指的方向望过去,下意识想要迈步进去。

        一家子走过去,店门口已经有不少人在排队买饭。吴洁熟门熟路地让王费计先带着乐乐进店里坐,自己去排队。

        等轮到她时看了眼柜台就和服务员说:“你好,要两份红烧肉猪脚双拼饭和一份蜜汁鸡腿饭,汤的话两份鸡汤和一份紫菜汤。我们在这边吃,待会送到靠墙那张桌子就好。”

        她知道这边鸡汤是每天固定有的,其他汤随机,例汤会摆在柜台里,看了就知道当天有什么汤。

        付完钱后吴洁走进店里,明显闻到一股浓郁的卤汁肉香味,又混杂着红烧肉的酱汁味和鸡腿甜甜的蜜汁味。

        坐下来抬头就见乐乐难得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东张西望,显然是心情愉悦的。

        王费计笑着说:“乐乐刚一进来就说饿了,我闻着这香味也有点饿了。”他把儿子刚的反应说出来,坐在他身旁的乐乐居然有点害羞,往他这边靠了靠把小脸藏起来。

        “哎呦乐乐害羞了,快出来妈妈不笑话你的。”吴洁难得瞧见乐乐孩童般的模样,有点稀奇又有点高兴。

        她和王费计说:“你看这店里的空调开着凉爽,桌子椅子也很干净,我这吃着也放心。”

        “确实不错。”王费计更注重引导乐乐聊天和走出家门,他低头哄着,“乐乐你看这边吃饭多舒服,以后让妈妈早上带你去公园玩,玩完后过来这边吃饭好不好?”

        之前吴洁想带乐乐去家附近的公园玩,一个是呼吸下新鲜空气晒晒太阳,另外一个也是想着说公园里小朋友多,能够让乐乐和同龄人玩起来。

        谁知道每回说起这事,这孩子都一声不吭的,要么窝在沙发那看小人书,要么坐地上玩拼图。吴洁也无奈,这事她还和丈夫吐槽过,倒没想到他会在这会提起。

        乐乐吸了吸鼻间的香味,纠结啊纠结,坐在椅子上悬空的小腿蹬啊蹬,就是不吭声。

        恰好这时服务员端着一盘红烧肉猪脚双拼饭和一盘蜜汁鸡腿饭过来,又跑了两回把剩下的饭和汤端过来。满桌子摆满了饭肉菜,色香味俱全勾人得很。

        乐乐再也忍不住,见爸妈一直看着自己,只好点头小声说:“吃,我去。”

        意思是只要带他来这边吃饭,他就愿意去公园玩。

        吴洁和王费计得到想要的回应,顿时笑眯了眼。

        王费计说:“哎行,让妈妈多带乐乐出去外面走走。”

        吴洁则用动作证明一切,率先把那盘蜜汁鸡腿饭给递到乐乐面前,再拿起筷子夹了点红烧肉和猪脚放到儿子那盘饭中,笑着说:“来,今天的青菜是你喜欢的大白菜,闻着就挺香的,乐乐多吃点。”

        这家快餐店最大的魅力就是,儿子不仅喜欢她家的肉,还喜欢她家炒的青菜,也算是荤素搭配营养均衡了。

        乐乐伸出手把盘子拽到离自己更近的地方,应了声“好”就开始吃饭了。他主动端了碗鸡汤放到面前喝。

        王费计年轻时和妻子吃惯了猪脚饭,这会尝起来饭来也是狼吞虎咽,感叹说:“小洁,咱年轻时候要是能吃到这么美味的饭,肯定浑身充满干劲,也不怕累了。”

        “那时候要是能有这饭,估计我俩也舍不得吃。”吴洁笑着说,那会创业两人吃猪脚饭成了最实惠的选择,但也仅限于12块钱一份的猪脚饭,25块钱一份的猪脚饭那是碰都不敢碰的。

        不过也可能是通货膨胀吧,但以姜氏盒饭的美味,放到当年估计也属于价钱比较贵的那一批。

        王费计也想到这一点,相伴走过来这些年的感情让他下意识说了句:“买给你吃还是舍得的。”他随便吃点就好。

        吴洁听了嘴角笑意再也不掩饰,这人真是。

        乐乐吃了块鸡腿饭,又干了块红烧肉,拌了三口饭。他抬头看了眼爸爸,又望了眼妈妈,低头继续干饭。

        真奇怪,聊天能有吃饭香吗?

        吴洁吃着又夹了点红烧肉和猪脚分给儿子,然后招呼着王费计和儿子弄点白米饭。这家店给的米饭向来很多,乐乐胃口小又吃肉多,米饭吃大概半碗的量就够了。这盘子里一份得有将近两碗。

        王费计一个大男人,平时在家都吃两碗饭,今天有特别下饭的红烧肉和猪脚,他得多吃一碗饭才过瘾。

        一家三口吃过饭后心满意足起身准备离开,到门口时吴洁见到那年轻的老板娘,心头一动走过去提议说:“哎老板娘,我能和您提个小建议吗?”

        姜茶茶自然是笑着应道:“这位顾客您好,有什么好建议您尽管说,我会参考的。”

        之前打饭回家母子俩分着吃还不觉得,偶尔乐乐又想吃鸡腿又想吃红烧肉猪脚,吴洁也只好买两个口味的饭混搭着。今天来店里吃饭,多了王费计在,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她说:“老板娘,就是我们平时可能想吃你们店里的几款肉菜,或者说乐乐有时候比较喜欢吃大白菜,但又不需要加米饭。”

        “您看这能不能在买一份盒饭的基础上,可以自选加荤素菜,另外加钱?”子都一声不吭的,要么窝在沙发那看小人书,要么坐地上玩拼图。吴洁也无奈,这事她还和丈夫吐槽过,倒没想到他会在这会提起。

        乐乐吸了吸鼻间的香味,纠结啊纠结,坐在椅子上悬空的小腿蹬啊蹬,就是不吭声。

        恰好这时服务员端着一盘红烧肉猪脚双拼饭和一盘蜜汁鸡腿饭过来,又跑了两回把剩下的饭和汤端过来。满桌子摆满了饭肉菜,色香味俱全勾人得很。

        乐乐再也忍不住,见爸妈一直看着自己,只好点头小声说:“吃,我去。”

        意思是只要带他来这边吃饭,他就愿意去公园玩。

        吴洁和王费计得到想要的回应,顿时笑眯了眼。

        王费计说:“哎行,让妈妈多带乐乐出去外面走走。”

        吴洁则用动作证明一切,率先把那盘蜜汁鸡腿饭给递到乐乐面前,再拿起筷子夹了点红烧肉和猪脚放到儿子那盘饭中,笑着说:“来,今天的青菜是你喜欢的大白菜,闻着就挺香的,乐乐多吃点。”

        这家快餐店最大的魅力就是,儿子不仅喜欢她家的肉,还喜欢她家炒的青菜,也算是荤素搭配营养均衡了。

        乐乐伸出手把盘子拽到离自己更近的地方,应了声“好”就开始吃饭了。他主动端了碗鸡汤放到面前喝。

        王费计年轻时和妻子吃惯了猪脚饭,这会尝起来饭来也是狼吞虎咽,感叹说:“小洁,咱年轻时候要是能吃到这么美味的饭,肯定浑身充满干劲,也不怕累了。”

        “那时候要是能有这饭,估计我俩也舍不得吃。”吴洁笑着说,那会创业两人吃猪脚饭成了最实惠的选择,但也仅限于12块钱一份的猪脚饭,25块钱一份的猪脚饭那是碰都不敢碰的。

        不过也可能是通货膨胀吧,但以姜氏盒饭的美味,放到当年估计也属于价钱比较贵的那一批。

        王费计也想到这一点,相伴走过来这些年的感情让他下意识说了句:“买给你吃还是舍得的。”他随便吃点就好。

        吴洁听了嘴角笑意再也不掩饰,这人真是。

        乐乐吃了块鸡腿饭,又干了块红烧肉,拌了三口饭。他抬头看了眼爸爸,又望了眼妈妈,低头继续干饭。

        真奇怪,聊天能有吃饭香吗?

        吴洁吃着又夹了点红烧肉和猪脚分给儿子,然后招呼着王费计和儿子弄点白米饭。这家店给的米饭向来很多,乐乐胃口小又吃肉多,米饭吃大概半碗的量就够了。这盘子里一份得有将近两碗。

        王费计一个大男人,平时在家都吃两碗饭,今天有特别下饭的红烧肉和猪脚,他得多吃一碗饭才过瘾。

        一家三口吃过饭后心满意足起身准备离开,到门口时吴洁见到那年轻的老板娘,心头一动走过去提议说:“哎老板娘,我能和您提个小建议吗?”

        姜茶茶自然是笑着应道:“这位顾客您好,有什么好建议您尽管说,我会参考的。”

        之前打饭回家母子俩分着吃还不觉得,偶尔乐乐又想吃鸡腿又想吃红烧肉猪脚,吴洁也只好买两个口味的饭混搭着。今天来店里吃饭,多了王费计在,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她说:“老板娘,就是我们平时可能想吃你们店里的几款肉菜,或者说乐乐有时候比较喜欢吃大白菜,但又不需要加米饭。”

        “您看这能不能在买一份盒饭的基础上,可以自选加荤素菜,另外加钱?”


  (https://www.biqudu.com/84921_84921043/9258411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