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松田意外成为真酒之后 > 第1章 01、离家

第1章 01、离家


光线昏暗的房间内,充斥着难闻刺鼻的劣质酒精气息,大约只有十来岁,有着一头黑色卷发,脸上布满着道道伤痕和几个随意贴着的创可贴的男孩,站在被门框半挡住的角落里,目光复杂地盯着那个正在客厅里大口灌酒的高大男人,紧攥着门边的指尖用力到发白。

        ——这个男人叫做松田丈太郎,前职业拳击手,卷发男孩松田阵平的父亲。

        在某次从拳击馆回来的途中,松田丈太郎看见两个男人在打架,因为马上就要比赛的关系,他没有上前阻止,而是选择了直接离开,结果第二天,有人在那里发现了其中一人的尸体,他也因为种种巧合,被负责此案的警察逮捕了,虽然最后真凶被成功抓住,他也洗脱了罪名,却也因此错过了重要的比赛。

        再后来,松田丈太郎放弃了拳击,整日酗酒,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酒鬼,因为没有工作,再加之家里大部分的收入都被用来买酒,松田家的财政状况逐渐入不敷出,而松田丈太郎本人更是因为时常用酒精麻痹自己的关系,性情变得越来越阴郁乖戾,动辄就会对松田母子咆哮打骂,松田阵平的妈妈在一年前选择了和丈夫离婚,而他本人则被法院判给了松田丈太郎。

        离婚后,松田丈太郎糟糕至极的状态其实已经有所好转,但喝酒之后时不时重蹈覆辙的责打依然隔三差五地在松田家已然破败的房屋中上演,年幼的松田阵平只能被迫承受这种来自家庭和最亲近之人的伤害而反抗不能。

        ——他现在真的还太年幼了,念小学的年纪,无论再怎样机敏聪慧,再怎样拼命地去练习拳击,都很难对抗作为曾经的职业拳击手,体格高大结实、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父亲,只能见缝插针地偷溜出门到外面去,哪里都好,只要再次回来的时候,他父亲是趴在桌上、地上、甚至某个堆着乱七八糟酒瓶子的角落里睡着的状态,那他这一天或许就可以免受一顿挨打。

        最开始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松田阵平会在放学后刻意地找各种事情做来拖延回家的时间,包括但不限于在最后一节课迟到或故意扰乱课堂秩序惹老师生气,导致被罚站或留堂训话(因为老师们都知道松田家的情况,所以根本不会让他请家长),和高年级的不良学长打架,并把对方和对方找来的人打成猪头或被对方打成猪头,在特意控制之下让每次考试成绩的波动幅度都很大,事后听老师喋喋不休的夸奖和批评……

        不知是天性使然还是家庭影响,亦或是二者都有的关系,松田阵平从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故意让自己竖起一根根锋利的尖刺,摆出凶神恶煞的模样阻止任何人的靠近,不介意伤害到自己,更无情地隔开了别人。

        改变这一情况的契机,是一个不管怎么看都和他完全不该是一路的人。

        那个人叫萩原研二,是距离松田家不远处一间修车厂家里的孩子,作为松田阵平的同龄人,萩原的脾性却和届时乖张自我的松田堪称是两个极端:温和开朗,敏锐自信,交际能力极强,朋友仿佛遍布天下,是个名副其实的孩子王,还很讨女孩子们喜欢。

        萩原研二是松田阵平隔壁班的孩子,一直对这位恶名远扬到让附近好几所小学的孩子们闻之色变的小校霸很是好奇,再加上他后来偶然发现松田家和他家隔得很近,于是在某次因为值日而稍晚离校,碰巧在回家的路上捡到一只浑身挂彩、狼狈不堪的松田猫猫后,就自然而然地靠着超高的话术和天生自带的亲和力,将这只表情超凶的猫猫拐去了自己家做客。

        在小松田反应过来差点炸毛之际,就和刚刚从屋里探出半截身子喊自家弟弟吃饭的萩原千速对上了视线,长这么大头一次看到这么帅气的女生的松田阵平瞬间呆滞,连炸毛都忘了,最终闷不吭声地在萩原一家其乐融融的氛围里吃完了那顿久违的热饭,临别时才堪堪憋出犹豫许久的一声“谢谢”,结果就被那位他疑似一见钟情的大姐姐毫不客气地揉了揉脑袋,附送“别扭的小鬼,以后常来玩啊”评价一句,于是只得在萩原研二放肆的狂笑声里瞪了他一眼后,悻悻然离去。

        那天之后,松田阵平总是会在各种地方莫名其妙地遇见这位笑眯眯的萩原同学,然后莫名其妙地跟着这人到了他家,莫名其妙地在一起吃饭、写作业、打游戏、练习格斗……甚至于一起偷偷或拆卸或组装他家修车厂里五花八门的汽车零件而极少被发现——松田阵平在这方面的天赋之高,简直让作为他小伙伴的萩原研二叹为观止。

        起初,松田阵平还会对萩原研二擅自闯入他的生活后,所带来的这一系列变化摆出一副或茫然或不爽或恼羞成怒的模样,但时间久了,即使表面依然傲娇不肯承认,但萩原确实成为了他这么多年来第一个,同时也是唯一的朋友。

        可以说,正是对方的存在,才让当时身陷父亲恶意和家庭破碎的泥沼中的松田阵平得到了片刻的喘息,并在以后的几年里一直以一种让松田很舒服的方式,陪伴着他度过了几乎整个小学生涯,将他从即将堕落放弃的边缘硬生生拉了回来。

        之所以说是几乎,是因为松田阵平目前还在上小学六年级,而在又一次目睹父亲因为醉酒而把本就一团糟的家里弄得更加混乱之后,他在灯光昏黄的卧室里沉默了很久,突然抬手抹了一下通红的眼角,起身从与整个家都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整洁书桌里抽出两页纸,握着一根快没墨水了的钢笔快速写了起来。

        ——两封非常简短的信,分别给松田丈太郎和萩原研二,当做是他离家出走前最后的道别。

        等醉得不省人事的父亲发现它们的时候,他应该早就已经走远了,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等萩发现不对忍耐到亲自上门来找他为止,都不会被发现。

        “如果真的是这样,hagi肯定恨死我了,不告而别什么的,啧。”

        男孩有些漫无边际地想。

        松田阵平从小就是一个很特别的孩子,受这些年各种变故的影响,行事更是越发的我行我素、旁若无人起来,事实上他并非是个不负责任的人,相反,他其实对此看的很重,但有些时候,人一旦做出什么决定后,一切就会变得无可挽回,他知道他这一走可能会失去很多,可能会回归最初没遇到萩原研二前的生活、甚至于变成一个相当糟糕的人,但他厌倦了这种整日整日漫无目的的生活,厌倦了这栋每分每秒都充斥着难闻气味的房子,厌倦了拼尽全力将自己的人生搅得乱七八糟,而目的仅仅只是为了逃避酒鬼父亲无休止的毒打的生活。

        他不知道父亲和萩原一家是怎么看待他的,毕竟无论在哪,他似乎总是显得那么多余,闲暇时偶尔也会想起离开之后就再也没回来看过他的母亲,这或许说明他对她而言也是多余的,所以松田无论如何都不会主动去找她。

        在这个自尊心极强的孩子看来,人总是会变的,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对除他以外的其他人来说都不是必要的,他从来不怎么愿意融入这个世界,即便中间突然冒出了萩原研二这么一个例外,他也依旧不愿意。

        松田从桌子和床的隐秘夹角里翻出一小卷纸币,小心翼翼地分几处塞进自己的兜里,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一本还未看完的《机械制造基础》放入一旁的空书包。

        随后,他又从衣柜里扒拉出除校服以外的几件旧衣服,挑了常穿的一两套并收好后,就拎起对离家出走来说显得未免有些草率的书包,悄无声息越过睡得并不安稳的松田丈太郎,在昏暗的夜色中独自离开了这个他生活了十二年之久的家。

        夜色如墨,高挂天边的月亮不知怎么略微有些泛红,耳边时不时地响起几声突兀的犬吠,亦或是乌鸦的哀鸣。

        松田阵平迎着扑面而来的冷风,为这气氛诡异的夜色不爽地皱起了眉。

        “……喵~”

        “狗、乌鸦,现在就连猫也有?都不睡觉的吗?”松田阵平低声吐槽着。

        “喵呜——”

        这次声音比刚刚更近了。

        松田阵平迟疑地停下了脚步。

        前方突然亮起的橘黄色路灯下,一只毛色乌黑、只有四只爪子的下半部分如雪般洁白的小猫蜷缩在冰凉的地面上,绯红的双瞳直勾勾地盯着顿在原地的卷发男孩,修长的尾巴警惕地左右摇晃着。

        松田阵平挑了挑眉,有些意外地想:红眼睛的猫,很少见啊。

        在猫咪不满的注视下,卷发的男孩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到了它跟前,见它似乎没有要起身跑开、也没有突然暴起袭击他一下的意思,干脆在距离黑猫两步远的地方抱着膝盖蹲了下来,歪着脑袋漫不经心地想:为什么我会突然想起当初在路边遇到hagi,结果就这样被他带回他家的事,果然,我的脑子是坏掉了吧。

        啧了一声,松田嫌弃地将这段莫名冒出来的回忆甩出脑海,拒绝承认潜意识里觉得这只可怜兮兮的小猫莫名有点像他的事实。

        总是习惯性摆出恶人脸的小少年酝酿了半晌,努力挤出一丝自以为非常温和亲切的微笑,在黑猫愈发警惕、警惕中疑似夹杂着点儿嫌弃的眼神里伸出了一只手:“看你还挺惨的,要不跟我搭个伙儿,咱哥俩一块儿浪迹天涯?”

        话音刚落,黑猫身子就向后缩了一下,过了片刻,又迟疑着抬眸看向眼眸亮晶晶看着它的卷发少年,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带着点儿上扬意味的“喵~”,仿佛在询问言眼前的男孩“你确定?”似的。

        松田阵平想了想,认真道:“我现在没有照顾好你的能力,所以你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但如果你跟我走了,你就是我松田阵平罩着的猫,以后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缺了你的,要是有猫欺负你,就来找我,我绝对帮你揍回去。”

        黑猫:“……”

        黑猫看着他的表情宛若在看智障。

        松田阵平顿时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喂喂你那是什么眼神,我这人向来说话算话,要不是看在你还算顺眼的份上,怎么可能对你这么好?”

        黑猫偏过头,慢条斯理地舔了舔爪子,只是余光一直放在面前这只气鼓鼓的四脚兽身上,红眸中满含人性化的打量意味。

        等了没一会儿,耐心相当有限的男孩不耐烦地垮了脸:“到底要不要?不要我走了,赶时间呢。”

        黑猫轻蔑地“喵”了一声,掐在松田阵平被它气炸毛之前,轻轻地把毛色雪白的爪子放在了松田小小的手掌上。

        松田阵平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立刻得意地笑了一声,还没来得及为对方的识时务而说什么,就忽听耳畔极近处猛的传来【叮——】的一声响。

        松田小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浑身都抖了一下,下意识转头环顾四周,莫名其妙地嘟囔道:“刚刚那是什么声音啊,总不能是我幻听了吧?”

        话音未落,一阵夹杂着电流“滋滋”音效的电子音突兀地再次在他耳边响起:

        【检测到宿主存在,系统启动中……】

        【系统启动成功!】

        【自动绑定宿主中,请稍后……】

        【绑定成功!欢迎使用“黑色阵营生存系统”,系统4869号竭诚为您服务。】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一脸迷惑:“什么鬼东西?”


  (https://www.biqudu.com/81193_81193424/9301346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