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松田意外成为真酒之后 > 第6章 06、琴酒

第6章 06、琴酒


松田阵平烦躁地挠了挠头发,然后决定先报警,大不了就是离家出走未遂被抓回去教育一顿,比起眼下的情况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和明美一起快速绑好男人的宫野艾莲娜,几乎是立刻就察觉到了他的想法,女人缓缓垂下头,头顶的灯光反射在她透明的镜片上,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下一刻,正准备俯身随便找个手机报警的松田阵平,听见那个被系统列为他任务目标之一的、名为宫野艾莲娜的女人,用一种平静到有些诡异的语气对他说:“不,不能报警,绝对不能。”

        “什么?”

        “不可以……不仅不能报警,快跑,不然的话,就连留在这里的人恐怕都……”

        与她话语同时响起的,是一声轻微的“噗”,和什么东西轰然砸在地上发出的声音。

        松田阵平僵硬回头,就见距离大门最近的店员小姐,此时已经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她的眉心处多了一个巨大的空洞,血液混杂着白花花的脑浆,汩汩从中流出,瞬间将她身下的地面染上了红色。

        “啊——!!!”

        全程目睹了这一幕发生的两夫妻已经崩溃的跌坐在了地上,他们涕泗横流,脸上写满对死亡的恐惧,除了本能地尖叫,竟是连半个字都说不出。

        “砰——”

        枪声再响,护在妻子身前的丈夫瞬间倒地。

        而店内的其他人,也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银色的长发,黑色的风衣,挂着嗜血冷笑的面容异乎寻常的年轻俊秀,但最引入注目的还是他的眼睛。

        那是一双让松田阵平感到毛骨悚然的幽绿色眼瞳,那里面,除却冰冷阴鸷,就只剩下了对生命无尽的残忍与漠视,仿佛倒映着隐藏在其背后的一整座散发着幽冥气息的黑色王国,一旦陷入其中,就再难以挣脱。

        他想:我要进入的就是这样的地方吗?一个仿佛能吞噬活人灵魂的地狱?我哪来那么大胆子,我疯了吧。

        眼睁睁目睹这一切的松田阵平忽然意识到,是他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而现在,他将为他年少轻狂的天真和愚蠢付出代价。

        离家之后,他可能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砰——”

        随着最后一枪的落下,妻子死亡,一尸两命。

        来人放下平举着□□的左手,面朝着剩余几人的方向,缓缓转过身来。

        “你的愚蠢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他刻意压低的嗓音显得有些阴沉,但依然可以分辨出明显的、独属于少年变声期的沙哑质感。

        “……琴酒。”宫野艾莲娜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应该只能够被称为少年的人,双拳紧握,她的唇反复开合,最终只堪称艰涩地吐出了这两个字。

        “怎么,你似乎对我会出现在这里感到很惊讶?”琴酒瞥了她一眼,冷漠道,“还是说,如果我没有及时出现,你还打算好心地放过这几个听到了不该听东西的人?”

        “……不,”宫野艾莲娜闭了闭眼,将手伸进白大褂的口袋摸索片刻,确定里面有自己想找的某个东西。

        她面无表情地垂眸看着手中金属质感的窃听器和跟踪器,随即毫不留情地将之捏碎,再抬头时,她整个人的气质已经恢复了最初进店时候那种近乎冷漠的严肃,“没有的事,你想多了。”

        “哦?”琴酒似是很不屑地笑了一声,然后将手里的木仓递给她,“那就用你的行动向我证明吧,组织的地狱天使小姐?否则,在场的这些人里,除了你,谁都别想活着见到明天早上的日出。”

        宫野艾莲娜紧绷的身体终于还是忍不住颤了颤,她深吸一口气,缓缓伸出手,在靠近那把散发着冰冷色泽的木仓时,蜷起的手掌才艰难的伸展开。

        身着白大褂的女人猛的一把夺过那把木仓,没有回头,朝着记忆中的方向扣动了扳机,随着“砰”的一声响,在她因为后坐力倒退了好几步的同时,被绑在地上的男人也因为额头的致死伤而渐渐停止了呼吸,脸上的表情永远地定格在了惊惧和愤恨。

        “……可以了吧。”宫野艾莲娜精疲力尽地垂下头,哑声道。

        “呵,需要我提醒你,那边还有一只跑掉的小老鼠吗?”琴酒却没打算放过她。

        银发的杀手身手矫捷,转眼就已经来到了小心翼翼往货架后面退去的松田阵平跟前,瞬间出手拧住他的两只胳膊,另一手更是狠狠扼住了对方脆弱的脖颈。

        他凑近松田阵平,幽绿的眼眸在对上男孩墨色的瞳孔,让人窒息的可怖压迫感在瞬间朝着他一个人汹涌而来。

        松田阵平惊骇地瞪大了双眼,□□和精神的双重压力让他感觉自己快不能呼吸了,但性格里的坚韧、叛逆、自我,以及刚才那一瞬间对于眼前之人所作所为的厌恶与愤怒,让他强忍住了人类在面对死亡时对于求生的本能,而是用一种近乎挑衅的眼神与面前之人对视,唇边勾起的笑容看上去恶劣至极:“什么小老鼠,你这家伙……嘴巴真臭啊。”

        “你说什么?”

        琴酒正想用力,直接掰断他的脖子,却见一双属于女人的纤细双手突然握住了他扼住对方要害的那只手,声音里满含愤怒:“琴酒,够了!你不能杀他,这个孩子刚刚救了我,我打算收他做养子。”

        琴酒侧头瞥了她一眼,眼眸里尽是嘲讽,全然没有半点要放手的意思。

        宫野艾莲娜对上他无动于衷的表情,内心一片冰凉。

        就在她以为又有一个人要因自己而死时,面前银发的男人却忽然侧了侧头,半晌主动松开了钳制住松田阵平双手和脖颈的力道,顺势将不知何时已经痛到昏厥的他丢向了宫野艾莲娜,压低声音回了一句:“是,boss。”

        宫野艾莲娜慌忙半蹲下身接住被随意丢过来的、宛如一口破麻袋的男孩,将他放平在地上,做起了急救措施。

        “那位先生让我告诉你,他可以同意放过这个小鬼,也可以同意由你作为监护人,暂时获得领养他的权利,条件是……”琴酒看了眼正忙着检查松田阵平伤势地宫野艾莲娜,又瞥向瑟缩在桌子底下低声呜咽的宫野明美,冷冷道,“加快silverbullet的研究进度,时限半年。半年后,如果你们依旧无法将那个东西成功研制出来,那就带着你们可笑的美梦,和这小鬼一起下地狱去吧。”

        “……”

        宫野艾莲娜忽然觉得浑身冰冷,在这间变得几乎落针可闻的便利店内,她咬牙抬起头,对上银发少年那双如深渊般的绿瞳,颤抖着声音,轻声答道:“我知道了。”


  (https://www.biqudu.com/81193_81193424/9301346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