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松田意外成为真酒之后 > 第9章 09、宫野之名

第9章 09、宫野之名


“好了,碍事的人走了,我们终于可以进行一场让双方都愉快的谈话了。”

        芬兰迪亚仿佛完全没看到松田阵平那防备而嫌弃的眼神,单手拖过一把椅子,让靠背那一面面向对方,他则一步跨坐上去,将下巴和两条手臂放在椅背上,眯着眼睛笑道:“你好冷漠哦,我会伤心的。”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抽了抽嘴角,勉强回应道:“哦。”

        你伤心关我什么事啊?!还有拜托离我远一点,我不想被传染啊!!

        他在内心疯狂咒骂,想要离这被他直接认定为变态的家伙远一点。

        面前的男人看上去三十不到的模样,身高一米八左右,一头对于男性而言过长的黑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眼睛是隐约混了一点紫色的蓝,乍一看静谧又温柔,再加上这人长了一张非常具有欺骗性的脸,是偏向精致的俊朗,他的五官轮廓相比一般亚裔而言要更深邃两分,应该是个混血……

        所以,当长着这样一张脸的帅哥摆出一副或温温柔柔,或可怜兮兮的模样,并弯起他那双仿佛淬着钻石般漂亮的蓝眼睛看向你时,会让人恍惚有一种“这个人很乖”的错觉。

        松田阵平也恍惚了一瞬,但他几乎是立刻就回过了神,并在心里将这人从头到脚骂了个遍。

        他可是上来就被这家伙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扇到差点毁容,然后又眼睁睁看着他疯疯癫癫、三言两语,把那个险些两度弄死他的琴酒直接送走。

        再看看现在,居然开始在他一个被捆得只能动嘴的小孩面前装天真无辜弱小可怜,还反过来理直气壮地抱怨他冷漠?!

        松田阵平无语。

        松田阵平生气。

        松田阵平完全笃定这人就是个喜怒无常的神经病,并决定要是今天能从这儿出去,以后见到他就绕道走。

        “啧,你的反应好无趣啊,跟以前那些被弄进来的蠢货都不太一样。”

        芬兰迪亚见松田阵平死鱼眼盯着他,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终于颇觉无趣地收起了脸上堪称泫然欲泣的表情,重新挂上了非常标准的温柔系美男子式微笑,只是,他那双蓝紫色眼睛里折射出来的光是绝对冰冷寂默的,这使得他整个人的气质显得尤为分裂。

        “虽然我做这个还不算久,但以前那些人到了这时候,一般都会痛哭流涕大声嚷嚷着让我放过他们之类的话,聪明些的则会发着抖试图跟看起来就很好说话的我谈条件什么的,应该还有很少很少的一部分……”

        芬兰迪亚比出四分之一指甲盖的大小,一脸惋惜地道:“要么让我干脆点直接杀了他们,要么故作镇定一言不发,可能还有那么几个敢于用很恐怖的眼神盯着我看,结果被我不小心把眼睛挖了的。嗯,所以我真诚地建议小朋友你管好自己看过来的眼神哦,毕竟挖眼睛什么的一听就蛮痛的……”

        松田阵平:“……”

        芬兰迪亚在对面男生下意识收敛了不少、但仍然很是一言难尽的目光里,笑容满面地歪头感慨道:“所以我才说你很无趣啊,老实说,你这种态度,我还真是头一回见哎。明明刚才面对琴酒时还表现得挺有意思,怎么到了我这儿就变成这种半死不活的样子了,你是在看不起我吗?”

        松田阵平面无表情:“不,没有的事。并且相比起刚才走掉那个,我觉得你这种类型的更难搞。”

        所以说,在某一瞬间觉得你这家伙有那么一点点像hagi的我真是瞎了眼。

        他心想着,试图转移这个危险的话题:“我记得你刚刚让琴酒回避,是有话跟我说?”

        “好像是有那么回事。”芬兰迪亚哦了一声,居然很是从善如流地接下了他抛出的话题,“你等会儿啊。”

        他一手扶着椅背,一手伸向两米外的摆放着的一张桌子,以一种非常别扭的姿势,从桌空里抽出一个羊皮纸质的文件袋。

        “知道这是什么吗?”黑发蓝眸的男人扬了扬手里的文件袋,笑吟吟地问道。

        文件袋正对着松田阵平的这一面,刚好位于正中央的地方,明晃晃写着“宫野阵”几个大字。

        松田阵平看着那几个字,没说话。

        “有什么感想?”芬兰迪亚于是非常主动地问他。

        “这是谁?”松田阵平心底莫名腾升起一种极为不妙的预感。

        果然,几乎就在他话音刚落的下一刻,对面的男人就用一种浮夸到有些做作的咏叹调,满脸惊讶同情地看向他:“你不记得了吗?”

        “……我应该记得什么?”松田阵平被他看到莫名其妙。

        “对,你确实应该记得,毕竟……”本性恶劣的大人状似苦恼地皱起了眉,然后轻飘飘向对面的男孩丢去一个重磅炸弹,“这可是你的名字啊。”

        松田阵平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眼,一脸懵逼:“哈??!”

        “你看起来很震惊嘛,那就让我们从头理起好了。”芬兰迪亚终于收起了他脸上端着的、不怀好意的微笑,站起身,把椅子翻到正确的方向,面朝松田阵平优雅落座,“首先,让我看看啊。”

        他从文件袋里抽出一沓纸,从第一张开始念起:“松田阵平,男,12岁,日本东京人,住址米花町xxx,就读学校帝丹小学,父亲松田丈太郎……”

        松田阵平听着这人用清朗的声音,洋洋洒洒宣读着这份记录着他从出生到现在为止,近12年来经历的资料,里面有些事情他已经不记得了,更有些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顿时只觉得毛骨悚然。

        “……主要的就是这些了,还有一大堆跟你一小孩儿没什么实际关系的东西,咱们暂且搁置不论。反正无论是你,还是别的什么,都只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情罢了。”

        芬兰迪亚念完,抽出被压在最下面的一张拿在手上后,将剩余的全部往旁边桌上随意一丢,回过头笑道:“从今以后,‘松田阵平’这个人就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啦!”

        他将手中还捏着的唯一一张纸展示给男孩看:“存在的,只是被好心的宫野夫妇从福利院领养回来的‘宫野阵’,明白了吗?”

        松田阵平看着面前这张连墨香味还未散干净的纸,眼里渐渐泛起血丝。

        单面打印的雪白色纸张上,除却右上角那张令他分外眼熟的、和他本人简直一模一样大头照外,其余的所有东西,那些他经历过的,所熟悉的,为之欢笑痛苦哭泣过的,属于名为“曾经”的东西,骤然间被这薄薄的一页纸,用全然陌生的文字所覆盖。

        面目全非。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松田阵平再一次清晰而强烈地意识到——他回不去了。

        不仅如此,他即将连自己,都不是了。

        名为“松田阵平”的男孩会就此消失,然后被同化成另一个人,一个和他截然不同的陌生人,除却“巧合般”有着一模一样的两张脸之外,他们二者之间再无任何交集,而就连容貌,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

        他是谁?

        他是松田阵平。

        但从今往后,别人看到他,都只会称呼他为

        ——宫野阵。

        而那个真正应该属于他的名字,将被时光无情地掩埋在名为过去的残骸里,除了他自己、和他曾经认识的那些人以外,再也不会有人知道,曾经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卷头发男孩,他的名字,叫做松田阵平。


  (https://www.biqudu.com/81193_81193424/9301346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