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松田意外成为真酒之后 > 第12章 12、支线任务

第12章 12、支线任务


……贝尔摩德???

        芬兰迪亚和贝尔摩德两人间的暗流涌动,并没能引起本该身处漩涡中心的松田阵平的太多关注,他这时才刚从乍然听到“贝尔摩德”这个几分钟前才看到过、令他无比耳熟的代号的茫然和震惊中缓过神来,有些不可置信地在内心嘀咕道。

        原来莎朗·温亚德不仅仅是这个黑衣组织的成员,而且就是他此次阶段任务的目标之一,更是片刻前刚被他怀疑过身份有问题的那四人中的一个。

        这可不巧了吗?

        松田阵平心中一动,立刻在意识空间中打开了系统背包,将那件开盲盒开出来的一次性酒精检测道具划拉出来。

        【物品:酒精检测仪(一次性道具)

        类别:特殊道具(残次品)

        作用:检测20米范围内是否存在假酒

        详情:这是一个专门用于探测对立阵营(红方)卧底的道具……

        使用次数:1/1】

        ——20米,刚好有两个怀疑目标在道具的有效检测范围内,而另一目标人物琴酒,此时正在五十米开外进行狙击。

        这样就从四选一骤然缩减成二选一了,难度直接砍掉50,完美!

        松田阵平当机立断,飞快点击了[使用]。

        【叮——】

        【道具[酒精检测仪]使用成功,剩余次数0/1。】

        伴随着这一声响起的,还有被芬兰迪亚用一种略带探究的声音,缓缓吐出的一个酒名:“camus(卡慕)。”

        松田阵平:“……”

        糟糕,忘记还有一个人在场了,而且那家伙居然是卡慕??

        这也未免太太太巧了吧……

        松田阵平看着面前已经显示[检测中…]的红色进度条,忍不住用手捂住半张脸,遮住脸上露出的不忍直视的表情。

        但事已至此,也没办法了。

        他半月眼想道。

        也是到了这时候,松田阵平才想起自己应该稍微给刚刚让他免于当众扑街的“恩人”一个眼神。

        顺着这样的想法,他将目光转向芬兰迪亚偏头所看的地方。

        只见男人靠墙站在因墙壁与走廊交接而产生的一个极阴暗的夹缝里,身上穿着一件有着宽大套头兜帽的纯黑色紧身风衣,过于巨大的兜帽将他的大半个脑袋罩住,只露出一道形状优美的下颌线、一双颜色极淡的薄唇,以及几缕顽皮滑出的浅棕色发丝。

        他脚踏泛着些许银色金属光泽的黑色马丁靴,身材颀长,双手环胸,姿态随意而闲散,整个人透着一股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的冷淡气质。

        或许刚好在思索什么事情,也或许单纯只是在发呆,总之这人一点没有被人搭话的自觉,慢了好几拍,才漫不经心地回了对方一个牛头不对马嘴的字:“嗯。”

        芬兰迪亚:“……”

        “噗嗤。”明明被夸却莫名表现得有点不爽的贝尔摩德见此,顿时笑了一声,眉眼间隐约带着的一点儿郁色瞬间褪去,转变为极尽张扬的嘲讽。

        “芬兰迪亚,一位真正温柔的绅士,可不会像你这样在故意说出非常得罪某位女士的话语之后,再做出全然无视对面女士情绪的恶劣行为。”

        ……喂喂,像那种程度的夸奖,居然算是很得罪女人的话吗?

        松田阵平觉得简直难以理解。

        “啊,抱歉抱歉。”芬兰迪亚因为这过于敷衍的一声“嗯”而顿了一下,然后仿佛丝毫没感觉到尴尬地转回头,重新看向贝尔摩德,笑得眉眼弯弯,“不过我记得以前这么称赞你的时候,你似乎还挺高兴的?”

        “……”贝尔摩德眯起眼睛,面无表情地看着芬兰迪亚,半晌语气冷冷地道,“你这家伙,还真是一如既往地让我感觉讨厌。”

        “是吗?那还真是非常荣幸啊。”芬兰迪亚闻言,似乎笑得更加灿烂了几分。

        松田阵平:“……”

        贝尔摩德:“……”

        神经病吧这人?!

        倒是那位从头到尾只说了四个字、代号卡慕的兜帽男人开口了,只是他说出口的话,与另外两人压根没在一个频道上:“结束了。”

        与他话音同时落下的,还有从不远处传来的,一声子弹破空而出的闷响。

        二层“狩猎场”中最后一名“猎物”倒在银发杀手精准的枪法之下。

        琴酒将狙击枪竖起拿在手中,枪口对准地面,然后转过身,幽绿的眼眸里汹涌着未退的杀气,略显嘶哑的嗓音中浸透着浓郁的冷漠和戾气:“吵死了,你们两个。”

        “是啊,打扰别人狩猎是非常恶心的行为。”棕红短发、左眼上纹有一只凤尾蝶图案,看上去比琴酒稍微年长些许的少女,这时也已经站起身,一脸阴沉地斜睨着站在看戏区的几人,“老娘迟早要宰了你们。”

        说完,她将视线定格在那个光存在就显得无比突兀的、目光仿佛虚幻地聚焦在半空中某个点上的卷发男孩身上,带着些许疑惑问道:“这小孩儿谁啊?”

        她想到了什么,突然露出了带着点儿兴奋和癫狂的神情:“难道是意外逃脱追捕的猎物吗?!”

        “基安蒂,冷静点,这小鬼是芬兰迪亚带过来的。”一旁一名二十多岁左右、带着一副圆墨镜和黑色鸭舌帽的男人,一边附身拆卸着手上的枪支,闻言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

        “就他?”基安蒂有些懵的“哈”了一声,上下打量着回神看向她,眼神有些不善的松田阵平,颇为不屑地撇了撇嘴,转而问自己的搭档,“话说科恩你是怎么知道的?”

        “观察周围环境可是一个优秀狙击手的必备素质,基安蒂。”贝尔摩德双手环胸,唇边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就这一点而言,你貌似做的非常糟糕啊。”

        “闭嘴,要你管!”基安蒂自从初见这个长得过于漂亮的女人起,心中就满是不喜,她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叉着腰一脸气愤地踹了旁边的集装箱一脚。

        琴酒则将目光转向除基安蒂和科恩外,在场旁观的另外四人。

        他幽绿的眼睛先是在戴着巨大兜帽的卡慕身上停顿片刻,然后直接无视贝尔摩德,看向了芬兰迪亚和他旁边的松田阵平,问道:

        “芬兰迪亚,你把他带过来做什么?”

        “这不是事情做完,闲着没事突然想看戏,又不能随随便便抛下他,所以就顺便带过来了嘛。”芬兰迪亚满脸无所谓,话语冰冷而直白,“你知道的,这小孩儿性格又独又傲,用这种场面来冲击一下正合适。”

        琴酒看了他一眼,默认了他这种做法,只是看着已经基本恢复了平静的松田阵平,冷笑道:“看起来效果很一般啊。”

        “虽然有些可惜,但这不是很好吗?”芬兰迪亚伸手揉乱了松田阵平微卷的黑发,在他瞬间炸毛的时候,强行摁着他那张看起来略显凄惨的脸,将之转向了琴酒的方向,顺便一脸满意地评价道。

        “说实话,他的心性可是比我想象中要冷血多了,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居然只是小脸变白了点儿,没哭没喊更没吐,还有心思旁观别人说话,真不错啊。可惜他貌似不太喜欢我,刚刚直接就被拒绝掉了呢,不然我绝对可以把他打造成世界上最完美的作品。”他弯着眼睛,公然发出暴言。

        其实只是被突如其来的信息量分散了注意力,然后被正在检测读条中的系统面板挡住大半视线的松田阵平:“……”

        他抽了抽嘴角,强忍住腹中因他的提醒而重新翻滚着席卷而来的恶心感,看着系统界面上显示[检测中]的红色进度条悄然推进到了9999。

        【叮——】

        【检测完毕,请查看结果。】

        【酒精检测结果:您20米范围内的酒精浓度严重低于正常值,存在至少一瓶假酒的可能性为965。】

        松田阵平:“???”

        存在至少一瓶假酒是什么鬼,他20米范围内好像就只有三个人吧?所以真假酒比例至少是2:1,还可能是1:2甚至0:3?!

        该不会连琴酒那家伙也是个红方卧底进组织的假酒吧?

        红方这么厉害的吗?这组织是不是快完了??!

        松田阵平瞳孔地震。

        但这还没完,系统紧接着又发出了一连串提示音。

        【检测到支线任务。】

        【支线任务已发布,请选择是否接受。】

        ————————————

        支线任务:隐匿的假酒

        时限:无时限

        任务详情:你通过残次品[酒精检测仪]得知,面前的三瓶酒中,居然至少有一瓶是红方派来的假货!请努力找出他(她)或他(她)们,然后上报组织。

        任务目标:1芬兰迪亚(finlandia);2贝尔摩德(vermouth);3卡慕(camus)

        补充说明:由于残次品[酒精检测仪]所得信息完整度较低,在此补充一条——这三人中,至少有一瓶真酒和一瓶假酒(另附:琴酒是真酒,请不要怀疑他的纯度,他已经够惨了=v=)

        任务奖励:积分x1500,随机技能卡x1,来自真酒的信任

        失败惩罚:酒厂的怀疑/报复

        ————————————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奋力挣脱身后这个有可能是瓶假酒的家伙的手,借着整理头发的动作遮掩住自己的表情。

        这个任务没有时限,虽然难度和危险性都很高,但正是他现在准备去做的,问题是如果那瓶假酒最后被他找出来了,难道他真的要上报组织吗?

        虽然他被迫站在了黑方这边,但心底对所谓的红黑阵营立场抱有的,其实是一种全然无所谓的态度。

        但老实说,他并没有做好杀人的准备,哪怕是让别人因自己而死,也实在太过超出他其实远比很多人都高出一大截的道德底线了。

        亲手抹杀掉一个人的生命,和一次又一次眼睁睁看着一条条人命被残忍剥夺,这两者之间所代表的意义,从根本上就是不一样的。

        诚然,他因为父亲那件事的关系,对红方、尤其是警察,抱有着强烈的不满、偏见,乃至是厌恶,但同样的,对于黑衣组织里这些惯常隐匿于世界的各个角落里,肆意妄为做着一些黑色勾当的家伙,他更是满心压抑着憎恶与排斥。

        他对光明那边的世界还有所期待,他希望有一天,能以更加靠近对方一点的身份去见他唯一的朋友——萩原研二,虽然很隐晦,但这确实是他临别前给对方的承诺。

        松田阵平在内心对自己说:

        虽然你不怎么喜欢这个世界,这个世界貌似也不怎么待见你,但你绝对不可以忘记自己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不可以忘记你那天选择离家出走的初衷是什么,你有千方百计渴望追寻和妄图改变的东西,所以你不能随随便便就自甘堕落,黑色太单调也太压抑,而红色太炽热也太耀眼,它们都不适合你,你只要做最真实的自己就好了,为自己而活着,然后去做内心最想要去做的事情。

        这个世界本就不应该只存在黑与红这两个颜色,不是吗?

        这样想着的卷发少年,在脑海中选择了自己的答案。

        【叮——】

        【支线任务[隐匿的卧底]已接受。】

        接受命运,但不轻易被命运所左右。这个世界,若合我意,一切皆好。可若是不合,倒也无所谓,只要风雨过后,松田阵平依旧还是那个松田阵平,就足够了。

        松田阵平心想。


  (https://www.biqudu.com/81193_81193424/9301345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