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松田意外成为真酒之后 > 第16章 16、九年(一)

第16章 16、九年(一)


白驹过隙,日月如梭,九年的时间匆匆而过。

        在这九年里其实也发生了蛮多的事。

        首先是作为松田阵平新任监护人的贝尔摩德,在征求过松田阵平的个人意愿之后,惯常满世界跑的她就十分心安理得地把人独自扔在了日本。

        更准确地说,是将自己位于杯户町的一栋高级公寓,外加一张会定期汇入一定数额的银行卡,连着松田阵平这个“养子”一起,扔在了日本。

        除了在这期间一段不短的时间里——应该是他上初中三年级左右——贝尔摩德突然跑回了日本,和一个她新认识的前日本著名演员工藤有希子,两人一起,来到一位名为黑羽盗一的世界知名魔术师家中,向他学习请教易容和变声相关的技术。

        得知黑羽盗一家里有一个三四岁大的男孩后,工藤有希子就时不时会把自己差不多大的儿子——工藤新一,一起带去黑羽家做客。

        贝尔摩德见此,便也从善如流地把大了这俩孩子整整一轮的初中生松田阵平一块儿拉去观摩和学习了。

        松田阵平这个人看似性格急躁且自我,其实心很冷静细腻,此外,他还有一个相当突出的天赋——那就是动手能力非常强,尤其是在拆卸东西这方面。

        简称心灵手巧。

        虽然易容和变声跟拆东西完全是两码事,但其对人的心思灵敏度和双手灵活度的要求极高,但这还不够,除此之外,还需要具备很强的思维和观察能力,优秀的声音条件和音域,以及高超的表演模仿的能力。

        因此,没有点天赋是根本学不会它们的,至少以上几种基本素质,缺一不可。

        做到前四点对松田阵平来说很容易,但他作为一个演技被贝尔摩德亲口鉴定为“明明并不是不会演,但自我意识太强,加之性格过于直白散漫,在这方面的表现基本随缘”,这意思和“教不了”也没差了,差不多是彻底盖章了他表演废柴的头衔。

        所以对此项技能,松田阵平表示他实在是稍微有些力不从心。

        幸好表演和声音天赋这两个要求,对学习易容本身并不会产生多大的干扰,顶多是严重影响后期呈现效果而已。

        所以,他起先是跟着那三个人学习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并且成功掌握了易容的。

        但到了变声这一项,松田阵平所展现出来的天赋和表演差不多,非常有限——他的声音辨析度很高,但这并不代表他的音色和音域适合学习变声,尽管他勉强能做到改变自己的声音,但达到三四种音色变化已经是极限,并且这些变声全都无法完全摆脱他本身声音的限制。

        工藤有希子更惨,她直接没能学会变声。

        唯有贝尔摩德,她在易容和变声的学习上简直是天赋卓绝,一学就懂,触类旁通,看的松田阵平和工藤有希子叹为观止。

        不过虽然在易容和变声上天赋有限,但松田阵平在跟黑羽盗一学习的过程中,除了勉勉强强掌握了那两者外,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收获,就是接触到了世界顶尖级的魔术——这是一种对双手、思维和想象力等很多方面要求非常非常高的神奇技能。

        不过让松田阵平感兴趣的其实并不是魔术本身,他本人绝非什么爱炫耀的性格,甚至是相当怕麻烦的,对通过亲手设计出一个个华丽的障眼法来迷惑观众,让他们为此惊讶赞叹丝毫不觉热衷。

        魔术在松田阵平看来很有趣,但这个让他觉得有趣的原因,和其他任何人都不太一样——他认为魔术师为了表演出最完美的魔术,而在手指、眼力、想象力,乃至是那些千奇百怪的道具上所做出的一系列练习和钻研,是非常精彩且实用的。

        换句话说,松田阵平认为练习魔术能很好地起到锻炼自身的作用,进而有助于提高他在各个方面的综合能力,并帮助他进一步发扬自己组装和拆卸东西的爱好。

        因为好奇而提出疑问,进而得到如此一番回答的黑羽盗一在听罢后沉默了很久,然后直接把这个眼神和脑回路貌似都有大问题、且敢于公然无视魔术魅力的倒霉徒弟“逐出”了师门。

        在事后松田阵平再三保证自己绝对没有半点看不起魔术的意思,并表示比起表演魔术,他只是更喜欢像侦探那样,研究达成魔术的手法并将之应用于实际操作之后,这件事才勉强算是作罢。

        除了这个和贝尔摩德有关的插曲之外,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松田阵平是已经做好了自己大概会沦为失学儿童,然后进一步成为社会底层的又一个无业游民的心理准备的。

        但没想到组织对于未成年成员、特别是在教育这方面的投入,居然意外的非常不错,尤其是像他这种小小年纪,就有能力通过组织那堪称变态的“养蛊式”训练的成员,几乎是给予了相当于代号成员的极高自由度,这其中就包括了自由经营自己的身份和事业,当然,必要的监控和定期汇报还是不可或缺的。

        当然,松田阵平有理由相信,能达到他这种程度,其中绝对有贝尔摩德这个不负责任的监护人的作用加成,乃至暗中运作。

        她这个人虽然作风过于神秘莫测了些,但其实还挺护短的。

        不过除了初三那年去拜访黑羽家的那段经历之外,比起贝尔摩德,松田阵平这些年见到另外两个人的频率其实还要更高一些。

        这两人其中一个是琴酒,这家伙在成年后,就被莫名其妙塞了一个小女孩的监护权,从被监护者瞬间转变成了监护者,不过他本人貌似完全没有这种自觉。

        因为最起先的五年里,他其实并不需要负责照顾那个叫宫野志保的孩子,但在这“五年”之期一到后,松田阵平和琴酒从本来只是时不时才会在任务中碰面、合作的淡漠同事关系,直接过度到了互相看不顺眼的恶劣同事关系。

        其间原因,除了最开始松田对于琴酒的糟糕印象外,最主要的导火索,就是他屡次目睹琴酒因无法跟小志保正常交流,而选择通过直接乱飚杀气的方式,来达到让对方乖乖听话这一目的的全过程。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看得差点窒息。

        这种情况发展到后来,已经恶化到了只要看见跟琴酒这个人有关的任何东西,还尚且不太知事,但已经初显自己头脑天赋的宫野志保,就会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严重的时候甚至会恐惧到抽搐,对于和“组织”有关联之人的气息,她甚至已经形成了一种近乎“雷达”检测般的可怕直觉。

        作为一个也就比宫野志保大了十几岁的未成年,松田阵平根本没办法过多干涉他们两人之间,这种不管怎么看都非常畸形的相处方式,只能在每次撞见这种场面后,主动上前制止某银发杀手这令人发指的行径,然后在日常生活里,经常给这位注定整个童年都将被名为“琴酒”的阴影笼罩的、和他有过半年缘分的妹妹尽可能多的照顾。

        所以说,究竟为什么要让琴酒这种人养孩子啊?他从头到脚,到底哪里体现出能够养得好一个孩子的样子了?!

        松田阵平无语凝噎,只觉得既糟心又不忍直视。


  (https://www.biqudu.com/81193_81193424/9300690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