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松田意外成为真酒之后 > 第19章 19、约会

第19章 19、约会


东京,一家高级商城的咖啡店内。

        透过干净明亮的玻璃窗往里看去,一个二十出头的黑长发女性身着浅红色上衣和褐色裙装,打扮得很漂亮。

        她身旁坐着一名十来岁的茶发女孩,发梢微卷,眼睛是很漂亮的冰蓝色,此时正手捧一杯黑咖啡,垂眸注视着隐约倒映在杯中的自己的倒影,仔细去看的话,会发现女孩的嘴角是轻轻上扬着的。

        而在两人对面,坐着一名穿着浅灰色休闲外衣,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漆漆的墨镜,头发卷曲,气质桀骜,长相池面的青年。

        他此时正一手支着下巴,另一手则指尖翻飞,似是无意识般转着一枚浅金色的硬币,那双连墨镜都遮挡不住的颓丧死鱼眼,百无聊赖地顺着微偏过的头看向熙熙攘攘的窗外,半晌,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我说松田哥哥……”宫野明美余光瞥见他这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忍不住露出半月眼,无奈道,“你这是什么表情嘛,还是说,你对陪同两位可爱的女士来逛商场有什么意见吗?”

        “哈?”松田阵平闻言立刻把脑袋转了回来,将飞旋于指尖的硬币夹停在两指之间的同时,直接以这个手势指向地上大包小包的购物袋,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毫不客气地吐槽道,“拜托,在来之前你们可完全没告诉过我——我唯一的作用,居然是被迫沦为您二位的拎包人哎!”

        “可这里面也有你的份不是吗?”宫野志保捧着黑咖啡喝了一口,表情冷淡地回怼道。

        松田阵平翻了个白眼,一脸不屑道:“又不是我想要买。”

        “那也总比天天穿着你那套黑漆漆的过时西装要好。”宫野志保“笃”的一声放下咖啡杯,额角的青筋跳了跳,“我说你啊,身为一个大男人,居然连陪自己的两个妹妹购物的耐心都没有,真是糟糕耶。”

        “……我发现你这小女孩嘴巴真是越来越毒了。”

        松田阵平抽了抽嘴角,收起硬币,看着对面冷淡瞥自己的两双眼睛,啧了一声,露出一副“真是受不了啊”的表情,抱怨道:“别这么看着我啊,每次说是让我陪你俩出来约会,结果你们哪次不是丢下我就开始自顾自乱买东西,你们是开心了没错,但我可一点都没办法感同身受啊,简直累得要死。”

        他顿了顿,在对面两道逐渐变得危险的目光里,不甚在意地嘟囔道:“本来就是,你们女人麻烦死了。”

        “……”

        宫野明美这些年和这位本名松田阵平,后来被迫改成跟他们一个姓的便宜兄长相处多了,所以对他这种随口就能把人气的半死的说话方式,也算是比较习惯了。

        所以她此时只是鼓了鼓腮帮子,轻哼一声,毫不留情地揭穿道:“可你并没有拒绝不是吗?”

        宫野志保闻言,忍不住轻轻笑了一下:“嘴硬心软的笨蛋。”

        “喂喂,过分了吧!这就是你们对待我这个尊敬的兄长大人应有的态度?”松田阵平抬手将墨镜推到脑门上,带起一撮本就乱翘的黑卷发,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敢置信道。

        宫野志保挑了挑眉,微微歪着脑袋故作不解地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宫野明美见状啊了一声,默契地顺着妹妹的目光看向松田阵平,眨了眨眼睛,无辜道:“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被噎了一下,在周围人逐渐汇聚过来的谴责目光里,揉着太阳穴半月眼道:“拜托,饶了我吧,我是真的完全应付不来这种场面。”

        “噗。”对面一大一小两位女生见此,立刻捂住嘴笑出了声。

        “所以说,你到底为什么总是要戴着那副奇奇怪怪的墨镜啊?”宫野志保先止住了扩散到唇边的笑意,主动换了个话题。

        “嗯?你说这个……”松田阵平顺势脱下了松松架在脑门上的墨镜,拿在手里扬了扬,“不知道啊,戴着戴着就习惯了,要是鼻梁上没有点重量、眼前没块东西挡光的话,总感觉不管做什么都很不对劲呢。”

        他说到这里,突然往她们的方向凑近了点,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道:“说起来,这可不是一副普通的墨镜哦,你们要来试试吗?”

        宫野明美:“……?”

        宫野志保:“……”

        宫野志保垂头喝了口咖啡,冷漠道:“听起来很有趣,但恕我拒绝。”

        松田阵平:“喂!”

        宫野明美抿了抿唇,轻轻摇了摇头:“我也不用了,这个款式的眼镜有点老了,总感觉不太适合我。”

        松田阵平:“……什么叫有点老——”

        “姐姐,”宫野志保打断了他未完的话语,转头一本正经地对自家出落得很漂亮的姐姐说道,“以后遇到类似这种不管怎么看都很不靠谱的男人,记得离他远点。”

        “啊,好的。”宫野明美呆了呆,懵懵地点头应承。

        “……”松田阵平死鱼眼,面无表情地重新把据说“款式有点老”的墨镜戴了回去,牢牢遮住他那双弧度微有些上扬的眼睛,说道,“就算你们这么说,我也是绝对不会把它换掉的。”

        “这种事随你啦。”宫野明美无奈地笑道,“不过松田哥,你想好毕业以后要去哪里了吗?总不会……”

        松田阵平将食指竖在唇边,比出一个“嘘”的手势,他弯起嘴角,露出一个带着些许痞气的笑容:“小孩子不可以随便探听大人的事情哦,明美。”

        “……”

        宫野志保看着眼前男人这副漫不经心的态度,一股后知后觉的凉意突然自脊背向上窜起,直达大脑皮层。

        这种感觉……

        刚才那一瞬间,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可怕气息,是跟琴酒非常相似的感觉。

        她差点忘了,这个人,其实是跟琴酒一样的——

        “喂,志保,你没事吧?”松田阵平摸着下巴,想要稍微凑近一点观察茶发女孩的表情,却在她骤然变得僵硬而空白的表情里,瞬间停住了所有动作,然后就像是不感兴趣了似的慢悠悠往后退远了一截,表情淡定,看上去还隐约透着些许摸不着头脑般的迷惑,“是我刚才做了什么,不小心吓到你了吗?如果是的话……”

        他顿了顿,语气下意识变得郑重了不少:“那很抱歉。”

        宫野志保握住咖啡杯的指尖用力到发白,半晌,她才深深吐出一口气,眯起眼睛,轻声开口道:“不,没有的事。”

        “无论有没有,都不重要。”松田阵平笑了一声,杵着下巴,态度状若散漫地道,“你们只要记住一件事——我永远不会做任何有可能伤害到家人的事情,就可以了。”

        “……”宫野志保缓缓抬头,隔着墨镜,对上了对面那人基本无法看清神色的双眼,她小小的身体不住颤了颤,嘴唇微微翕动,出口的声音轻软,但语气中却透着股异样的坚定,“好,我相信你。”

        “这种事哪用得着你说,我好歹也算是你哥。”松田阵平理直气壮地扬了扬下巴,唇边的弧度带着少许少年意气的张扬。

        宫野志保:“……”

        果然,觉得这个人欠揍绝对不是她的问题吧。

        “真好啊,这样子的松田哥。”宫野明美双手捧着脸,静静看着两人互动,笑得眉眼弯弯,“光只是看着,就已经让人觉得有安全感了呢。”

        “姐姐,我跟你说过了吧?别理这种一看就很不靠谱的男人,还有……”

        “还有花言巧语、肆意接近、心怀不轨的男人,对吧?”宫野明美迅速接话,笑眯眯道,“我懂我懂,志保你就放心吧。”

        “我说,你俩当我不存在呢?”松田阵平看得眼皮跳了跳,脸色有些发黑,“还有啊,我想问很久了,我到底哪里让你们感觉很不靠谱了啊?污蔑,这简直就是污蔑!”

        “哼——”宫野志保瞥他一眼,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算了,我跟一个十岁的小丫头计较什么。”松田阵平叹了口气,转眼又恢复成了那副不紧不慢的懒散模样,“说起来,我听那谁说……”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见对面的女孩没有流露出什么过激反应,才继续说道:“额,据说你展现出了研究方面的天赋,所以他们准备把你派到国外去留学?”

        宫野志保僵了一下,在宫野明美骤然变得极为震惊的眼神里,讷讷道:“我不是……”

        “停,别道歉。”松田阵平比了个“stop”的手势,舌尖顶住上牙龈,轻轻啧了一声,“如果今天我没有说出来,你该不会准备一直瞒着你姐姐到最后吧?”

        松田见对面的女孩低垂着眼睫始终一言不发,没忍住,伸出两根修长的指节不紧不慢地敲了敲她面前的桌子,在对方下意识抬头看向他之后,才双手环胸,气定神闲道:“我发现,你在某些方面跟我还挺像的……”

        在宫野志保变得极为不赞同的目光中,某快要22岁的预备役警官先生哈了一声,不满道:“你那是什么表情,不要把嫌弃表现得那么明显好不好!”

        宫野志保于是幽幽移开了视线。

        “冷漠、孤僻、叛逆,还有嘴巴毒……”松田阵平在宫野志保倏地凌厉飞过来的眼刀子中处之泰然,“不过跟我不一样,你确实是个很好的孩子,没有贬低你的意思,我是真心这么觉得的。”

        “但你太早熟也太孤独了,意志不够坚强,内心也远比表面看起来要脆弱的多……”

        “你到底想说什么?”宫野志保皱着眉打断他,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抗拒和防备。

        “……好吧,我承认我貌似是不太会夸人。其实我只是想说——”松田阵平顿了顿,嘴角勾起一抹清浅直白的弧度,配上他脸上那副墨镜,整个人显得又酷又拽,“以后一个人出去外面,要以照顾好自己为先,绝对不要习惯于将心封闭在冷冰冰的盒子里这种事,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可还有真心希望你快乐活着的人存在啊。”

        “……也包括你?”宫野志保低声问。

        “我说你姐姐。”松田阵平打了个哈欠,仿佛什么都没听出来似的,顾左右而言他,“我可没有心,我的心早八百年前就碎成渣子了。”

        “但……”宫野志保眉头蹙起,正想说什么,但刚出口的话头却被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叮铃铃——”

        在场三人同时将视线转向放在桌面上的翻盖手机——是松田阵平的电话在响。

        眨了眨眼,松田阵平拿起手机,指尖利落地滑开手机上厚重的翻盖,纯黑的眼瞳隔着将整个世界都蒙上了一层灰暗色泽的墨镜,看向亮起的手机界面上所显示的来电人信息,紧接着,便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

        将食指竖起放到嘴唇前,示意对面的两姐妹噤声后,他才按下绿色的接听键,将听筒凑到耳边,语气颇为熟稔地开口道:“喂?真让人意外,你怎么会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

        黑卷发的青年微微眯起眼睛,那张足够帅气的池面脸上扬起一个兴味盎然的笑容,磁性的嗓音在舌尖萦绕,旋即缓缓吐出电话另一端之人的名字:“莎朗。”


  (https://www.biqudu.com/81193_81193424/9300689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