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松田意外成为真酒之后 > 第22章 第22章 零

第22章 第22章 零


警校新生开学典礼结束后,  教官们开始召集已经分配完毕班级的学生们到操场集合。

        “集合!三列纵队!”

        “开始点名,报数!”

        鬼塚八藏站在鬼塚班二十多名新生的正前方,高声喊道。

        待报数完毕后,他冲第一列最左边那名高大男生点了点头,  道:“从今天开始,  到往后的6个月里,  你们22个人将和我共同组成警察学校新一届的鬼塚班,  我是你们的教官鬼塚八藏,以后请多多指教!”

        “——请多多指教!!”正值大好年华的警校生们立刻整齐而大声地回应道。

        “很好,以后的各科训练、包括在正式入职之后,  都要时刻保持住这种积极昂扬的状态!”

        鬼塚八藏满意地点了点头,  然后对刚刚那个站在排头的男生道:“伊达,我任命你为鬼塚班的班长,有异议吗?”

        身形高大健硕的男生立刻立正站好,  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报告教官,我没有异议!”

        “很好……”鬼塚八藏将目光扫向其他人,  尤其是某四个或外形显眼表情严肃、或笑得温温柔柔满脸无害、或懒洋洋打哈欠半点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家伙,  不由抽了抽嘴角,  “其他人有异议吗?”

        众人看了看身形明显比他们高出一大截、看起来貌似很有威严感的伊达航,稍微有点争抢心思的少数几个也立马安静了,  班里顿时响起此起彼伏的“没有”声。

        鬼塚八藏正想点头说点什么,  余光里突然瞟见某个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打哈欠,  一分钟之内起码打了能有七八个的某卷发警校生,额角的青筋当即就是狠狠一跳,  被勉强压抑在内心的怒火蹭蹭往上蓄满,  然后直接报表而出,  隐约还发出了“啪”的一声响。

        “宫野!!”他暴躁地吼出了对方的姓。

        “……”无人回应。

        鬼塚八藏:“……”

        鬼塚八藏拳头硬了。

        他踱步到被他叫到名字之后,  不但没有半点反应,还在二十多双眼睛的灼热注视下,公然再度打了个哈欠的卷发青年面前,咬牙切齿的怒吼道:“你在干什么?!”

        松田阵平打到一半的哈欠顿在半空,他莫名其妙地瞥了面前怒火滔天的教官一眼,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一脸无所谓地继续把刚刚没打完的哈欠打完,才嘟囔道:“……打哈欠啊,你看不到吗?”

        “打哈……我能不知道你在打哈欠吗?!”鬼塚八藏被他噎得半死,看他一脸“那你还问什么”的嫌弃表情,伸手一把将他脸上那副吊儿郎当的墨镜抽掉,骂道,“谁允许你上课戴墨镜的?你以为你是从什么□□里跑出来的混混吗!”

        “那我不戴就是了,别动手动脚的。”松田阵平哈了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鬼塚八藏手里顺回了自己的墨镜,接着手腕一转,那副墨镜就凭空消失在了所有人眼前。

        鬼塚八藏:“……?”

        鬼塚八藏指着松田阵平的鼻子,指尖微微颤抖:“你……”

        “报告!”

        鬼塚八藏刚到嘴边的话被这一声气势十足的报告给整个堵了回去,他满脸不爽地转头,见是自己准备任命的鬼塚班班长伊达航,语气稍微缓和了些:“什么事?”

        “其实……”

        伊达航露出了一个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挠头道:“这位同学之所以会频繁打哈欠,应该是因为今天一大早好心帮我搬东西太累,而且还没能睡成午觉,所以才会这样,不能全怪他,还有我的问题!”

        被“太累”、且午觉其实还没怎么睡醒的松田阵平表情迷茫,头上似乎缓缓打出了一个硕大的问号。

        “所以!”那个叫伊达航的男生还在说,“既为了展现我们班级高昂的精神风采,也为了弥补我们刚才不够好的表现……”

        他带头往操场那边跑去,嘴里还高声道:“我们鬼塚班多跑一圈!”

        鬼塚八藏:“……??”

        鬼塚八藏眼睁睁看着一大群人呼啦啦从他眼前跑过,瞬间扬起地上的一层草屑,瞪着眼睛伸手道:“喂,我话还没说完……”

        然而没人来得及理会他说了些什么,他们已经跑到百米开外了。

        金发的学生代表降谷零露出半月眼,满脸不爽地冲跑在他旁边的松田阵平,压低声音挑衅道:“开学第一天就害得全班跟你一起被罚跑,你可真行啊。”

        松田阵平偏过头瞥了降谷零一眼,这次没有墨镜的遮挡,所以他那种隐隐透着股散漫又不屑意味的眼神,非常清晰直白的成功传达给了对方。

        而降谷零也确实收到了。

        金发的警校生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你那是什么表情?”

        松田阵平缓缓收回了目光,没忍住又打了个巨大的哈欠,咕哝着回答道:“没什么。”

        “……你给我等着!”降谷零额角青筋跳了跳。

        松田阵平呵了一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不甘示弱地回怼道:“等着就等着,谁怕谁啊?我早看你那个样子不爽很久了。”

        “那你想怎样?”降谷零压着满肚子火气反问道。

        “今天晚上熄灯后,宿舍楼下……”松田阵平凑近降谷零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音量道,“谁跑谁就是这个……”

        他说着,伸出了一根小拇指,在降谷零眼前慢悠悠晃了晃。

        降谷零:“……”

        降谷零握紧了拳头,紫灰色的眼睛里满是熊熊燃烧的火焰:“这可是你说的——”

        “好啦,你们两个不要吵了!”高大的男人从后方扑过来,一手揽住一人的肩膀,笑嘻嘻道,“就算要吵,也叫上我一起啊!”

        “伊达班长,教官看过来了哦……”诸伏景光在伊达航身后微笑着提醒了一句。

        伊达航立马松手,表情严肃认真地高声喊起了“一二一”的口号。

        降谷零和松田阵平则是暗中恶狠狠地对视了一眼,然后分别以一个白眼回敬对方,各自朝自己那一侧偏开头去。

        诸伏景光好笑地看着前方那两个仿佛天生气场严重不合的人凑一块儿互怼,正想再说几句调侃之类的话,余光却忽然瞥见正跑在他右侧的、今早才新认识的同期萩原研二。

        半长发的下垂眼青年此时看起来异常心不在焉,他的目光乍一看似乎有些涣散,好像单纯只是在放空大脑专注跑步,实际上……

        诸伏景光漂亮的猫眼在对方和对方目光所及的范围里来回打量,最终确定身边人目光的落点应该是前方那位正在和zero吵架的、叫做“宫野阵”的同学。

        ……而且啊,以萩原的洞察力,居然这么长时间都没注意到我的视线,这走神是走的有多严重啊。

        果然,那两个人之间是有什么的吧?

        诸伏景光默默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一脸的若有所思。

        晚,零点三十七分。

        安静的警校宿舍楼外,漫天飘散着樱花花瓣的宽阔场地上,金发黑皮的警校新生代表,和长着一张池面脸的黑卷发青年动作凶狠地扭打在一起。

        “真没想到……”

        金发的青年趔趄着退后了两步,重新摆出标准的格斗姿势,嘴角扬起因为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而显得有些兴奋的笑容:“居然还有人,在吃了我的拳头后,仍然能站直了的……”

        他的鬓边、脸侧、嘴角、拳头、肘部等地方,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不过那位和他对打的卷发青年,看起来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他用舌尖顶了顶某颗在挨了一拳后,已经严重松动的假牙,脸上的表情又凶又张扬:“嘿,这话该由我来说。”

        话音刚落,他舌尖一用力,将那颗将掉未掉的假牙猛的顶出牙龈,微偏过头“呸”一声将其吐在地上后,腿上瞬间发力,重新朝降谷零恶狠狠地扑了过去:“金毛混蛋!!”

        降谷零同样毫不示弱,俩人早就打出了真火气,加之对对方的所作所为是发自内心地感到不爽,于是他提起自己的拳头,不避不闪,迎着对方迎面而来的狠厉一拳,直接选择以伤换伤。

        再度各自后退好几步后,降谷零咬牙道:“虽然不知道你看我哪里不爽,但我一定要成为警察,不许来妨碍我!”

        “对,就是这个!”松田阵平伸出的一根手指差点直接怼到降谷零脸上,他满脸烦躁地咧了咧嘴,道,“你小子这种特喜欢警察的死脑筋,是我最看不爽的啊。”

        降谷零脸上短暂闪过一丝诧异,然后又重新恢复了那副专注盯着对方的模样:“说什么傻话,你不也是为了成为警察,才会选择进入这所学校的吗?!”

        “啊?你在开什么玩笑,谁会仅仅只是为了想要当警察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就真的跑来当警察啊!”松田阵平避开对方的一击之后,重新站好,他哼笑一声,墨色的眼瞳间霎时溢满彻骨的冰冷,“现在看来,不出我所料,日本的警察也不过如此……”

        “你说什么?!”降谷零先是因为松田阵平这番堪称离经叛道的话语而大吃一惊,紧接着又被对方身上忽然暴涨的戾气逼得下意识后退了一小步,然后就在猝不及防间被毫不留情地一拳头打中了腹部,顿时控制不住弯下腰一阵猛咳。

        “我说,警察很讨厌,所以一心想要成为警察的你,让我感到非常不爽啊混蛋!”松田阵平面无表情地收回拳头,抱臂倚在墙上,看着降谷零捂着腹部嘶声缓解疼痛。

        等降谷零感觉稍微好一点,勉强可以直起身体来的时候,就听到倚墙而立的卷发青年似是笑了一声,然后转身向着宿舍的方向走去。

        “喂,你……”

        降谷零正想叫住对方,忽见松田阵平猛的停步,半侧过身体,纯黑色的眼睛里没有半点情绪波动,整个人身上骤然散发出某种强大、但莫名有些违和的气势,一股异常浓重的距离感和割裂感瞬间扑面而来。

        降谷零盯着黑卷发青年的瞳孔骤然紧缩到极致,心底不由自主窜起一股与刚才他俩打架时截然不同的强烈危机感,还没有练成未来那种沉稳镇定、八面玲珑心态的年轻警校生,不由看得怔住,在下意识想要反抗和“这是错觉吧”两种矛盾的心理状态下,一时竟直直僵在了原地。

        松田阵平看他居然在这时候还能发呆,不由轻咂了下舌,缓缓收敛住身上的气场,再次开口的嗓音透着些许低哑的磁性,混合着路边昏黄的灯光和漫天飞舞的樱花,朦朦胧胧地传进不远处的降谷零耳中:

        “所以说,以后记得离我远点啊,金发的混蛋。”


  (https://www.biqudu.com/81193_81193424/9292206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