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松田意外成为真酒之后 > 第28章 第28章 彼此

第28章 第28章 彼此


解决了便利店发生的事件,  与众人一同返回警校的当晚,松田阵平盘膝坐在自己宿舍的地毯上,  手里拿着螺丝刀,神情专注地拆卸着手中一颗纽扣模样的奇怪东西。

        【物品:纽扣炸弹

        类别:特殊道具

        来源:系统商城

        作用:感应爆炸

        详情:极其小巧轻便利于隐藏的纽扣型炸弹,其最大威力足以炸塌一整层楼。爆炸的唯一方式为距离传感,即纽扣炸弹拥有者与该炸弹之间相隔距离超过一百米后,自动感应并引爆。

        使用次数:1/1】

        “夏洛克,在吗?”松田阵平一边把手中的微型炸弹一点点拆开,一边低声唤道。

        【在的,  宿主。】

        本体不知道正在哪儿浪的系统夏洛克应答得飞快。

        “制作出这个炸弹的,  这种外形很奇怪的材料是什么?其他那些组装原理我都差不多搞懂了,不得不说真的非常精妙啊……”松田阵平轻轻点了点被裹挟在正中间的一块银色薄片,若有所思,  “喂,  这东西应该是构成这种炸弹的主要核心吧?”

        【……这是本系统所属位面的一种特殊材料。】系统道。

        “那你们卖吗?多少积分给换?”松田阵平眼睛一亮,  立刻询问道。

        【宿主,  您是不是又想脱离系统商城自己组装道具?!】

        系统无机质的电子音听起来竟然满含着悲愤与忧愁。

        “是又怎么样?”松田阵平理直气壮道,  “我把它拆开,并且成功学会了怎么组装回去,  那它就是我的,  你别想从我这里坑走更多积分,  我还要攒了去救萩那个笨蛋呢!”

        系统无奈道:【可是只要完成警校学业,获得[卧底支线]第一阶段任务奖励的所有积分,  您就可以绰绰有余地成功兑换到所需物品了,根本不需要节省这么微不足道的一点点吧?】

        “所以说,  我自己就可以做出来的东西,  为什么偏偏要花钱买,  你当我傻啊?”松田阵平怼它道,“有本事你就多弄出几个既能引起我兴趣、又让我完全无法拆卸解析的东西,否则一切免谈。”

        系统:……

        系统不想回答,但限于系统机制的限定不得不老老实实地调出松田阵平需要的东西,并对他解说道:【100积分可以等价兑换100g该材料。】

        松田阵平看着眼前面板上的物品信息,双眼顿时一亮,嘴角控制不住地向上勾起:“你们还真是奸诈啊,这么薄薄的一小片东西,最多也只有5g不到吧?这下赚大了,快先给我兑换100g出来试试。”

        系统:……

        赚业绩的渠道-1。

        所以说,遇上这么一个极度热衷于拆卸这个世界上所有能引起他兴趣的东西的宿主,简直就是它作为一只系统的最大不幸!

        松田阵平,你是魔鬼吗?!

        系统眼睁睁看着自家宿主竟然当场就开始尝试着自制【纽扣炸弹】,忍不住在暗地里泪流满面。

        就在这时,他的房门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松田阵平手上的动作一顿,转手就把被拆的只剩下零件的纽扣炸弹,连着新获得的那100g特殊材料扔进了系统背包,然后从手边抽出一本书,翻到他最新看到的那部分并摊开在地毯上,这才起身去开门。

        房门从里面被缓缓打开。

        来人一头半长的黑发,身量高挑,形状无辜的下垂眼中镶嵌着一对深紫色的眼瞳,期间似隐约闪烁着某种格外复杂的异彩。

        ——是萩原研二。

        他终于还是主动打破这些天来,横亘在他俩之间那种诡异而微妙的平衡,愿意来找他把事情说开了。

        下垂眼的青年面色有些犹疑地看了来开门的松田阵平一眼,在对方缓缓侧身让开一道刚好可供一人通过的缝隙的时候,才终于下定决心般地抬脚走了进去。

        “咔。”

        门被重新阖上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萩原研二的身形不自觉地僵了一下,往日里那种在众人间游刃有余自在穿梭的模样,早就不知道被他丢去了哪里。

        他深呼吸一口气又吐出,然后猛的一握拳,挪着不大的步子一寸一寸缓缓转回身,抬起双眼,静静凝视着不远处,那位一手抱臂,另一手半抬起,于修长灵活的指尖间飞速旋转着一枚浅金色硬币,低垂着眸子一言不发看着脚边地面的卷发青年。

        与当年一模一样的纯黑色卷发,差不多已经完全长开了的池面脸,有些陌生但本质似乎又没怎么变的小动作,分明很熟悉又隐隐有哪里不太一样了、但依旧可以说是有些糟糕的性格……

        萩原研二动了动嘴唇,一个全然不合时宜地问题脱口而出:“什么时候学会的?”

        松田阵平愣了愣,指尖流畅转着的那枚硬币同时顿了一下,被他反应极快地“啪”一声反手攥在了掌心里。

        “就是硬币啊。”萩原研二感觉此时房间里的气氛终于没有片刻前那般让他感到窒息了,顿时弯起了眼睛,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平躺在松田阵平掌心里的那枚金色硬币,“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手的?超级厉害!平时怎么没看你玩过?”

        “这个啊,”松田阵平闻言,愣了一下,将手中那枚下意识掏出来分散注意力用的硬币划拉到两指之间,冲萩原研二扬了扬,也跟着笑道,“几年前认识了一位很厉害的魔术师,随便跟他学了几手,对练习手指的灵活度很有帮助。”

        萩原研二听得眼前一亮:“听起来好帅,我也想学!”

        松田阵平哈了一声,猛的将手中的硬币朝着对方的方向狠狠掷去,口中不怀什么恶意地贬低道:“然后用来跟人炫耀吗?”

        “对啊!”萩原研二下意识抬手,一把接住迎面飞过来的硬币,鼓了鼓脸颊反问道,“怎么,不可以吗?”

        下垂眼的青年顿了顿,用一种状似不经意地、却刚好能够让两人听到的音量,呢喃着吐出了那个让他们俩人都觉得既陌生又熟悉的昵称:“……小阵平。”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张了张口,听着这个似乎已经被掩埋在属于过去的、异常厚重的尘埃里很久很久了的称呼,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倏地涌上喉间,竟哽得他一时说不出半句话,只能强忍着这种发自内心、突如其来的酸涩和不适,含含糊糊地哑声应道:“……嗯。”

        “小阵平……”萩原研二听到那声低不可闻的回应,又轻轻唤了一声,还没等松田阵平有所动作,黑长发的青年忽然猛的抬起头,扬起袖子里一直紧紧握着的拳头,在黑卷发青年略显茫然的眼神中,狠狠一拳头砸向了对方那张极为帅气的脸。

        “唔……”松田阵平被他这丝毫没有收敛力道的一拳揍得险些直接跌坐在地上,幸好他背后是还算结实的门,让他在这种情况下,勉勉强强还能找到一个足以支撑住身体大半重量的点。

        在松田阵平那双迷惑未散、隐含震惊的黑眸的注视下,萩原研二低头揉着渐渐开始泛红的手指关节,向来温和友善的面容上,头一次露出一个堪称可怖的阴森笑容:“老实说,我想这么做很久了。”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后知后觉地捂住已经逐渐肿起来的半边脸颊,轻轻“嘶”了一声。

        与疼痛相对的,是那股这些天以来愈发在喉间萦绕淤积的气,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消散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青年微蹙起的眉,和沙哑着嗓音嘀咕而出的、撒娇般的抱怨:“好痛啊,你下手未免也太狠了点吧?萩。”

        “……”萩原研二看他这副半是撒娇半是理直气壮的样子,不由翻了个白眼,“别在那儿装可怜,我告诉你松田阵平,这件事是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揭过去的!”

        向来温和好说话的青年在这一刻咬牙切齿,指着他这位说走就走,直接消失了整整十年的幼驯染,恶狠狠道:“——我!萩原研二发誓,这次绝对要狠狠地报复回来!”

        “……打也打了,你还要怎样嘛。”松田阵平自知理亏,只能带着有些讪讪的表情,兀自嘴硬道,“要不你也离家出走一回,然后换我去找你?”

        萩原研二:“……”

        萩原研二一脑门的火气登时被他这不着调的一句搞得泄了几分,忍不住狐疑地打量起面前的人,半晌无语道:“小阵平,你脑子是被我打坏了吗?”

        “应该……没有?”松田阵平偷瞥着萩原研二的表情,一字一顿地试探着回答道。

        萩原研二抿唇看着他这副难得一见的示弱表现,心中沸腾的那股郁气在不自觉间似乎又减弱了几分,几乎是瞬间就意识到这一点的他僵了一下,然后忽的轻轻叹了口气,扶额无奈道:“算了,真是败给你了。”

        松田阵平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什么?”

        “我——说——”萩原研二突然提高了声音,然后在松田阵平下意识抬起手,想要做出防备动作的时候,猛的往前跨出一步,将身高矮了他不少的松田阵平一把抱住,下巴狠狠抵住他的肩窝,感觉着对方身体由骤然僵硬转为不知所措、随后逐渐放松下来的整个过程,素来开朗好听的声音里,不知不觉染上了忽遇久别重逢多年的故友,从而真情流露而出的那种惊喜和不真实感,隐约还夹杂着一点儿哭腔。

        “小阵平,我们居然真的再见了……”

        他收紧环住自家幼驯染肩膀的力道,仿佛怕他突然又消失了似的:“你没有食言……呜呜呜……真好……”

        “……萩,你哭了吗?”松田阵平早在萩原研二抱住他的那一瞬间,就已经下意识伸手回抱住了对方,此时听着他越来越颤抖含糊的嗓音,忍不住迟疑地问道,“喂喂,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你别露出这种表情啊……”

        “滚,谁要你道歉啦?是谁在一声不吭地任性跑掉之前,留言说他绝对不会道歉的?!”萩原研二难得很孩子气地反呛道。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噎住,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手忙脚乱地试图安抚自家幼驯染的情绪,嘴里乱七八糟的安慰道:“你你你别难过了嘛,只要你不这样,让我做什么都行……”

        “真的?!”

        谁知话语未落,像只八爪鱼似的狠狠缠住他、让他完全动弹不得的某人,就猛然松开了手,满脸洋溢着阴谋得逞的坏笑,仔细看去,别说眼泪,这家伙眼睛里根本连半点水汽都没有,顶多就是眼眶比往常红了那么一点点!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咬牙切齿:“萩原研二,你敢骗我?!”

        “骗你怎么了,反正你已经答应我了,所以绝对不可以反悔哦~”萩原研二伸出一根食指,不紧不慢地晃了晃,朝自家即将炸毛的幼驯染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

        松田阵平闭了闭眼,然后猛的呼出一口气,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他缓缓抬起那双眼角微有些许上挑的眼眸,纯黑色的眸子里带着一种让萩原研二都忍不住有些怔忡的认真和坦诚:“那么,你想让我做什么,或者……你想知道什么?放心,答应过萩你的事,我从来都会毫无保留地去尽力达成。”

        “唔,小阵平你……”在听到松田阵平这番极其郑重的话语后,萩原研二那双深紫色的眼眸里忽然泛起了一种很特别的亮光。

        天生自带无辜感的下垂眼与气势凌冽张扬的黑色眼眸无声对视半晌,忽的,下垂眼的主人轻轻笑了,连带着那双弧度下垂的眼睛也弯成一个好看的形状。

        然后,松田阵平就眼睁睁看着自家幼驯染缓缓勾起嘴角,用一种他印象中格外熟悉的,看似随意散漫、实则满溢着与他同等专注程度的真挚表情,语气温柔地如此说道:

        “我想,我……嗯,总之,我现在大约是突然就不怎么想要去探究小阵平你这些年究竟经历了什么了呢……”

        在松田阵平骤然愣住的眼神里,半长发的下垂眼青年笑得眉眼弯弯,声音里透着纯粹的轻快,以及或许连他自己都未能完全意识到的、浓浓的信任与笃定:

        “小阵平你只要答应我,别再这么轻易地丢下我走掉就好,或者即便将来的某一天,你真的打算要离开了,也请一定要想办法提前告诉我一声——只要这样子就可以啦!”

        “什么都不用说,只要你还是你、只要你一直都有努力平安而认真地生活着,那么即便十年乃至更久更久地见不到面,好像也没那么要紧和让人介意了,因为无所不能的研二酱有自信,无论过去了多长时间,都绝对还是世界上最了解小阵平你的人……嗯,至少是最懂你的人之一!”

        “——所以我知道的,无论你去到哪里,经历了什么,变成了怎样的人,但松田阵平就是松田阵平,你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就像现在这样。”

        “所以,不用想要对我解释那么多,只要我明确地知道,你还是当初那个我认识的小阵平,就够啦~”

        松田阵平听着对方这番完全超出他预料的话语,缓缓垂下眸去,半晌倏地哼笑一声,哑声问道:“那如果……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是你的妄想,如果我其实再也不会回来了呢?”

        “……”萩原研二看着面前表情难辨的幼驯染,顿了顿,也跟着笑了,深紫色的眼眸里顷刻间被浓浓的核善意味所溢满,“那我就接着去找你,反正都找了十年了,都快成习惯了,也就无所谓再·来·一·次啦!”

        松田阵平瞥了笑容中莫名暗藏着些许杀气的萩原研二一眼,扭过头去,翻着白眼嘟嘟囔囔的小声嘀咕道:“果然,萩你这家伙就是个笨蛋嘛。”


  (https://www.biqudu.com/81193_81193424/9280350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