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松田意外成为真酒之后 > 第30章 第30章 小丑

第30章 第30章 小丑


诸伏景光将注意力从伊达航那边收回,  垂眸看了看铺满脚下的樱粉色花毯,又将手中已经被妥善剪去尖刺的红玫瑰收拢到鼻尖嗅了嗅,这才看向期待看着他的黑羽快斗,  认真给出了发自内心的赞扬:“谢谢,一场能让看到它的所有人感到非常惊艳的魔术表演,快斗君,  你真的很厉害。”

        “是、是吗?也还好啦~”到底只是个年仅十岁的小少年,  乍然被才刚刚见面的陌生人这般真诚地夸奖,  顿时就有些绷不住脸上维持着的表情,笑容里逐渐渲染上了他这个年纪应有的活泼。

        “我的名字是诸伏景光,这位是我们的班长伊达航。”诸伏景光想起他们貌似还没自我介绍,  忙开口补救道,  “刚才追着你哥哥跑掉的那个是降谷零,我们都是他在警校里的同班同学。”

        “哎?警校……是我想的那个警校吗?”黑羽快斗闻言,  面上的“扑克脸”终于彻底维持不住了,  表情一瞬间变得非常古怪,隐约还透着股怀疑人生的味道,“不会吧,他居然是个警察?!”

        诸伏景光眨了眨猫眼,歪着头反问道:“啊啦,  宫野不是你哥哥吗,  你难道不知道他报考了警察学校?这么说也对,  你刚刚自我介绍时,有说过你的姓氏是‘黑羽’呢,  反倒是我们有些先入为主了。”

        听到“警察学校”这个更加完整明确的指代,  黑羽快斗终于确定他先前想的没有错,  忍不住露出半月眼吐槽道:“不是啊,  我好像从一开始就没有承认过这种事吧。”

        黑发的少年点了点下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般,缓缓露出了一个像是偷腥猫儿般的笑容:“而且要真论起来,他应该得算是我的小·师·弟吧?”

        诸伏景光:“?”

        伊达航:“什……”

        “砰——”

        一只硕大的拳头猛的从黑羽快斗脑袋上方落下,然后狠狠敲在他的头顶,少年猝不及防之下,痛得眼泪都飚出来了,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嘶声缓解疼痛。

        “一上来就听到你这小鬼在这胡说八道,还小师弟呢,我看你是想造反还差不多。”

        黑卷发的青年双手抱臂站在黑羽快斗身后,黑眸透过墨镜凉凉睨着骤然僵住了身体,回过神后迅速调整出委屈控诉目光偷瞥他的男孩,面无表情道:“说吧,你怎么一个人跑这儿来了?”

        “……我妈不久前出国了,”黑羽快斗撇了撇嘴,“说什么想要环游世界散心,我才不信。”

        “……”松田阵平没料到是这种理由,稍微愣了愣,蹙眉道,“那你……”

        “是啊,我现在一个人住。”小孩一脸委屈地回答道。

        “……那也不是你突然跑到东京来的理由。”松田阵平本来就不是什么擅长安慰人的性格,反倒是异常敏锐地抓住了这小孩话语和演技上的漏洞,索性打击他道,“虽然听上去很可怜,但你眼睛里完全没憋出水汽,有点让人同情不起来啊。”

        “可恶,你好烦啊,说话可不可以不要总是这么直接,会被讨厌的。”黑羽快斗闻言抽了抽嘴角,无语抱怨道,“而且我才不是一个人跑过来的,你不用担心啦。”

        “担心?你在想什么啊。”松田阵平翻了个白眼,似是想吐槽又觉得麻烦,干脆直击重点道,“所以呢,那个大喇喇把你带过来结果没能看住你,还放任你到处乱跑的家伙是谁?”

        “……就是住我们家隔壁、一个姓中森的大叔啦,他今天突然要加班,又不放心他女儿,所以就把我一起带过来了。”黑羽快斗有点心虚地回答。

        “他担心他女儿,和把你带去工作单位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吗?”松田阵平抽了抽嘴角,忍不住吐槽道。

        黑羽快斗挠了挠头,干笑道:“嘛……我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这儿离那位叔叔工作的地方不算远,而且青子说她爸爸加班起来总会没完没了,所以我才想跑到附近随便看看嘛。”

        青子,大概是他口中那个姓中森的邻居家的女儿。

        “原来是这样啊……”松田阵平挑了挑眉,思索片刻,直接摸出上衣兜里的手机,看向一脸幽怨偷瞥着他的黑羽快斗,很是冷漠无情地道,“很好,那么把带你过来那位叔叔的电话告诉我吧,别辩解,我知道你记得。还有小鬼,我今天再教你一件事——在非必要的情况下,让真正关心着你的人为你担心,是非常糟糕的行为。”

        “我知道了,对不起嘛。”黑羽快斗微抿了下唇,蔫巴巴地点了点头,过了片刻,又有点按耐不住心里涌动的好奇心,故作不经意般地提起道,“说起来,你们这是要去哪?”

        “据说是联谊,总之是很麻烦的事。”松田阵平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

        “咳咳……”黑羽快斗蔚蓝的眼眸转了转,随即试探性问道,“那方便带我一起去吗?绝对不会给你添乱的。”

        “快斗小朋友,别怪我没提醒你,居酒屋那种地方是不允许未成年小孩子进入的。”松田阵平迎着他期待的眼神,唇边突然勾起一丝坏笑,半点不觉痛心地给他泼凉水道。

        “……哦,那好吧。”黑羽快斗顿时失望的垂下来眼睫。

        “……”松田阵平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半晌,突然转头冲一旁完全插不上话的两个同期说道,“所以,能拜托你们帮忙说一声吗?我今天突然有事,去不了了之类的。”

        “可以是可以啦……”诸伏景光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但这样真的好吗?”伊达航顺畅接话。

        “而且宫野,zero呢?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诸伏景光最后终于道出被自己憋了半天的疑惑。

        “那个啊……我们半路遇上萩在背老爷爷上楼梯,那家伙就自告奋勇跑去帮忙了,于是我决定回来告诉你们一声。”松田阵平无所谓地回答道。

        “是、是这样吗……”两人豆豆眼。

        “唔,总而言之,就这么决定了,反正我也不怎么想参加那种无聊的人情交往局,能有机会逃掉正好。”松田阵平拎起黑羽快斗的后衣领,不由分说地把依旧有些欲言又止的男孩给拽走了,“而且不管怎么看,在陪心情不太好的小朋友玩和联谊凑数之间,还是前者比较重要吧?”

        黑羽快斗:“……”

        刚刚还试图挣扎的男孩瞬间安静了。

        “这样啊,”诸伏景光闻言眨了眨眼,随即似是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冲一大一小摆手道,“那预祝你们玩的愉快喽~”

        “嗯。”松田阵平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然后回过头,似笑非笑道,“你们也是,要玩得愉快啊。”

        同样是被硬拉去凑数的两人:“……”

        可恶,这人好嚣张好跋扈啊。

        ·

        在联系到中森银三,并配合对方严谨地确认过自己的身份后,松田阵平就将手机递给了郁闷盯着他的黑羽快斗,并饶有兴致地看着对面的警官先生暴躁地将某小孩臭骂一顿,在这期间还十分没有同情心地笑出了声。

        终于等到电话被另一边的大人主动挂断,在暴风骤雨中勉力维持着笑容的黑羽快斗一秒蔫掉,鼓着脸道:“我有留了字条的……好嘛,总之下次不会了。”

        松田阵平满意地收回了似笑非笑的目光,然后才慢悠悠开口问道:“那么,接下来想去哪儿?”

        “哎?你都不骂我的吗?”黑羽快斗显得有些惊讶,“明明之前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

        “不,我并没有不高兴。”松田阵平顺口反驳了一句,想了想,又勉为其难地给他解释道,“而且在我看来,不问缘由就随随便便地责骂小孩子是一件非常白痴且没品的事,鉴于我现在不太想要了解你的原因,也没什么兴趣骂人,更不打算婆婆妈妈地帮你治愈心理问题,所以还是算了吧。”

        黑羽快斗:“……”

        这话听起来多少有点离谱,至少不像是个正经大人能对着孩子说出来的话,但他的心情突然就莫名变得好了不少,就很神奇。

        “所以你之前是怎么看出我心情不好的,我以为我掩饰得还不错?”黑羽快斗便也从善如流揭过这个话题不谈,转而好奇又不甘心地道,“我明明已经很努力地在保持扑克脸了……哎疼疼疼——”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右半边脸颊就被身旁某人不紧不慢但颇为用力地捏住、并一点点往外拉扯。

        黑羽快斗下意识一巴掌拍掉捏在脸上的那只罪恶的手,捂着腮帮子扭过头,控诉般瞪向一脸若无其事的松田阵平,因疼痛而泛起的生理性泪水充斥在那双蓝眸中,让那双本就明亮的眼瞳瞬间变得像是在闪烁碎光的宝石:“你在做什么啊?!真的超痛的!”

        “哦,这不还是会痛也会哭吗?”松田阵平收回被拍开的那只手,打了个哈欠不甚在意地说道,“我倒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就挺不错的。”

        “……可是之前你不是还跟我说‘不要忘记保持扑克脸’吗?大人果然都是虚伪又善变吧。”黑羽快斗愣了愣,随即快速收敛起表情,半月眼吐槽道。

        “我貌似是有这么说过?”松田阵平不确定地唔了一声,然后果断将其抛之脑后,继续刚才未完的话头,“但我当时大概是忘记说了,真正不要忘记的不应该只是所谓的‘扑克脸’,更重要的还有促使你想要努力保持住扑克脸的那颗初心。”

        黑卷发的青年嘴角挂着一抹漫不经心的笑,语调平静的话语在这一刻,却像是化作了一把小锤子般重重敲打在黑羽快斗的心上:

        “会用勉强自己的方式一直保持微笑的只有小丑。让扑克脸属于魔术师,而黑羽快斗属于你自己,这样不好吗?”


  (https://www.biqudu.com/81193_81193424/9274170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