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松田意外成为真酒之后 > 第32章 第32章 策反

第32章 第32章 策反


在某一节摩托车技能训练课之前,  轻易听出摩托车问题所在的松田阵平和成功修好了车的萩原研二,被斜侧里突兀插进来的一道声音打断了交谈。

        来人是一名长相端正的中年男人,身份为警视厅机动队□□处理班的负责人兼总队长,名字叫做斋藤深。

        他此时身上穿着一套黑西装,  脸上架着副墨镜,  看面前两个年轻人的注意力成功被他吸引住,便开口道:“宫野阵和萩原研二,  你们对机动队有没有兴趣?”

        松田阵平眯起眼,  脸色不耐:“啊?”

        斋藤深一看松田阵平这副凶神恶煞的表情,以为他不感兴趣,  便有些尴尬地道:“我是想邀请你们加入机动队的爆炸物处理小组……”

        “机动队?”还没等斋藤深把话说完,  松田阵平就用一种听上去有些微妙的语气,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  表情看上去说不清是好是坏,意味深长中透着股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  让人莫名就有点背后发毛,“还爆炸物处理小组?”

        让他这个黑衣组织的知名爆破手去给警视厅当拆弹专员,这家伙是来搞笑的吗?

        斋藤深:……

        想他堂堂警视厅爆处组负责人,常年在前线面对危机四伏的爆破现场都能保持沉稳镇定,不成想有一天竟然会猝不及防被个初出茅庐的警察学校新生的气势给压住,  该说这小子不愧是能被他一眼看上的人才,  确实很不一样,不过现在看来要想说服他大概得花好一番功夫了……

        然而还不等斋藤深把挖人的具体思路理清楚,被他认定为是难搞人物的松田阵平突然之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黑眸闪了闪,  脸色也紧跟着变得没有之前那么奇怪了。

        不过,  这好像也不是不行?一个既符合他人设定位,  又可以合理摸鱼,还能找到性质特殊且毫无情报搜集渠道等等一大堆理由来合理搪塞黑衣组织诸多搞事任务的工作单位……

        ——这不只是行,简直已经到完美超出预期的程度了啊!他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果然是因为灯下黑吧。

        炸弹玩的好为什么不可以成为拆弹警察,炸弹玩的好就理所应当该成为拆弹警察!

        松田阵平想到这里,带着一种若有所思的表情点了点头,随即抬眸看向尚且一脸懵的男人,很是随意地说道:“我还蛮有兴趣的,请务必麻烦你了。”

        斋藤深:……?

        围观全程的萩原研二眨了眨眼,打量笑得理直气壮的松田阵平半晌,忍不住露出了一点沉思的表情,然而还没等他想出什么结论,就见已经默默调整好了表情的斋藤深越过松田阵平,看向了他,问道:“那你呢?”

        “嗯……”萩原研二轻抚着下巴,半晌答道,“能让我考虑一下吗?”

        恰在这时,松田阵平感觉到自己兜里的手机似乎震了一下,他顿了顿,表情疑惑地掏出手机,然后在看到上面一行显示[匿名]的号码发过来的某串意味不明的信息后,微微眯起了眼睛。

        但在萩原研二和斋藤深注意到他表情有异之前,松田阵平就已经恢复到了先前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他面色不变地将手机重新放回了兜里,然后朝两人道:“反正这种事也不急于一时吧?倒是萩,我们快上课了耶。”

        “啊,对了!”萩原研二闻言,忙抬手看了看表确认时间,然后转头朝斋藤深露出了一个礼貌中带着歉意的微笑,“抱歉,我们快要上课了,就先走啦!我想好的话,会想办法联系您的。”

        于是,斋藤深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个风风火火绝尘而去的蓝色身影,有些无语地道:“喂,也不用这么急吧?至少等我把联系方式留给你啊。”

        等这天中午的课程终于进行完、并和几个同期凑在一起用过午饭后,松田阵平才按照原本的作息,毫无异常地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他轻轻阖上门,然后很谨慎地将房间各个角落里、任何有可能隐藏监听设备的地方搜查了一遍,才不紧不慢地坐到书桌前的椅子上,交叠起双腿,表情冷肃地拨通了被烙印在记忆中的某个号码。

        “嘟嘟——”

        电话只响了两声便被接通。

        “喂。”

        即便已经过去了多年,对面那人的声音依旧还是如当年那般,有着一股如化雪清泉般的淡漠冷冽,透彻好听,但也莫名很提神。

        “找我什么事?”松田阵平直白问道。

        “有一个任务需要你的辅助。”卡慕的说话方式依旧是独属于他的风格,平淡简洁,可却不会让人觉得讨厌或被怠慢。

        松田阵平发现自己每次一遇到这个人,就总是会或多或少地被对方的节奏所影响,比如这种言简意赅的说话方式,他都已经有些习惯了。

        卷发的预备役警官忍不住有些无语地吐出一个字:“说。”

        “樱井南也,男,22岁,樱井财团董事长樱井郁的私生子,性格阴郁善妒,成绩中上……”

        “停,等下!”松田阵平听着对面那人,居然直接开始用一种堪比夏洛克电子无机质音的语调,念起了某个人的户口,虽然觉得有些懵,但他倒还不至于认不出自己警校班里同学的名字。

        他皱眉疑惑道:“樱井南也,你怎么会关注到他?又为什么联系上我……难道说你知道我在做什么?”

        卡慕似有些疑惑地嗯了一声,但显然没有什么询问的想法,反倒是随口解释道:“不知道。还有,容我稍微提醒一句,这个人是你的高中同学,以及我并没有关注他,关注他的是朗姆。”

        “……据我所知,那家伙各方面都挺普通的,基本没什么值得被组织在意的地方。”松田阵平抽了抽嘴角,很是谨慎地避开了某个敏感话题,顺着对方之前的话头说道。

        卡慕似乎对这整件事都不是很在意的样子,声音中多少夹杂了点兴致缺缺的味道:“这个人品行有问题,原则、底线和道德感都很低,再加上前段时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突然报考了日本的警察学校,朗姆想通过拿捏住他的把柄,以此威胁他,让他成为组织安插在日本警方的其中一枚棋子。”

        “……朗姆?”松田阵平挑了挑眉,只觉满心的莫名其妙,忍不住诋毁了某个中年大叔一句,“那个自从暗杀羽田出现失误后,就开始整天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干嘛的家伙?”

        “所以说,既然是他的事,为什么来联系我的会变成你啊?”松田阵平缓了缓,才问出了关键的问题。

        “他先找到了我,但我有别的任务,而且也不方便调查目前似乎身在日本警校的樱井,所以准备把这个任务转交给在明面上更方便接触对方的你。”卡慕道。

        “……我平时很忙的,可以拒绝吗?”松田阵平听的眼皮一跳,面色也跟着黑了黑。

        他现在的处境已经够乱的了,为什么还要负责给组织里这群莫名其妙的神秘主义者打杂啊?组织里是没人了吗,什么乱七八糟的废品都要试着看看能不能往里边捡——对,说的就是朗姆那个疑似有手下收集癖的大叔。

        “可以,但需要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电话另一头的卡慕言辞犀利地打断了他诅咒某朗姆的思路,并且不轻不重地将抛弃无聊任务的主动权重新踢回给了他。

        松田阵平顿时噎住:“……”

        这要他怎么说?我现在正在努力准备潜入日本警视厅当卧底?

        不行,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安全,连真酒中都没几个知道的,更何况对方还是假酒三选一任务中的一份子,而且经过近些年来的观察,他可以基本确认贝尔摩德是瓶地位不低的真酒,所以现在说出去约等于有二分之一的概率将身份直接暴露给红方。

        至于编造其他的理由……任何谎言,哪怕编的再真实,其本质也只能是谎言,更何况对面这人在这方面简直敏锐得可怕,还是免了吧,而且说句实话,这任务不管从哪方面看,确实都挺适合由他来接手的。

        “按照朗姆的性格,他应该很早就盯上樱井了,只是没想到他大学毕业后会选择进入警察学校。”卡慕没理会他的语塞,继续说道,“组织没办法在警察学校安插固定的人手,但好处是从这种绝对正规的渠道进入警方的警察,受信任度普遍非常高,而且任务难度不会很大,你有空的话可以考虑一下。”

        【叮——】

        【检测到支线任务。】

        【支线任务已发布,请选择是否接受。】

        松田阵平:“……?”

        ————————————

        支线任务:策反委托

        时限:警校结业前

        任务详情:来自卡慕(划掉)朗姆酒的临时委托。用“黑樱”或“蒙特内罗”的身份,策反一名警察学校的学生,使对方成为黑衣组织卧底警方的一枚棋子。

        任务目标:樱井南也(可更换)

        任务奖励:积分x800

        失败惩罚:积分-500,无特殊惩罚

        ————————————

        松田阵平黑眸微眯,视线在任务目标后面的“可更换”这三个字上停顿了片刻,忽然对通话另一面的人道:“协助策反对象必须是樱井南也吗?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他莫名有点不爽。”

        卡慕听他这么说,就知道他这是默认答应了,于是淡定地回了一句:“如果你能找到更合适的人选,并且说服朗姆的话。”

        话音刚落,电话里就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松田阵平:“……”

        他后知后觉地拿开已经被果断挂掉的电话,看着上面显示[已挂断]几个大字的手机屏幕,忍不住露出了半月眼。

        “拜托,这是什么态度啊?”

        自然卷发的青年摁掉通话界面,看着回归主界面的时间显示12点13分,想了想,手指飞快地滑开联系人列表,拨通了某个人的电话。

        随着“滴”的一声响,电话被接通。

        “摩西摩西~是小阵吗?”电话那头传来某人超级有活力的声音,“怎么了怎么了,才分开没一会儿,你就已经开始想念亲爱的研二酱了吗?”

        松田阵平:“……滚。”

        “啊,小阵平你好过分哦。”也许是意识到他周围应该同样没什么人,萩原研二立刻把称呼切换回了最顺口的样子,带着暖暖笑意的嗓音在松田耳边响起,“我可是会伤心的哦?”

        “你现在有时间吗?”松田阵平顿了顿,半月眼补充了一句,“没有准备去、或者已经在参加什么乱七八糟的联谊了吧。”

        “啊,是今日份的特殊约会吗?”萩原研二戏谑道,“可以哦,今晚的研二酱将只属于小阵平你一个人~”

        “……萩原,你正常一点。”松田阵平抖了抖,忍不住打断他道,“好奇怪,会被误会是变态的。”

        “呜哇,好过分,我明明超受欢迎的!”萩原研二立刻不满地嚷嚷道,但语气里完全没夹杂什么生气的情绪,反而又添了几分好奇和认真,“所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松田阵平眨了眨眼,疑惑反问:“为什么这么问?”

        电话那头的萩原研二想了想,笑嘻嘻道:“是直觉吧是直觉!——所以我猜对了吗?”

        “差不多吧,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松田阵平咂了咂舌,不怎么愉快的心情有点被他感染到,便也跟着轻笑了一声,“你现在在宿舍,对吧?”

        “不,我其实正一个人待在教学楼那边的休息室啦。”萩原研二先是下意识回答了一句,然后才“啊”了一声,压低声音幽幽抱怨道,“小阵平你好霸道哦,居然背着研二酱有小秘密,还不打算告诉我……不过算啦,这次就大方点原谅你了,反正只要你开心就好~”

        松田阵平掐着对方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落下的空隙,精准地摁下键盘右下角的挂断键。

        看着再次发出一阵忙音的手机,卷发的未来警官先生悄悄用手捂住隐约有些泛红的耳朵,稍微有些牙疼地吐槽道:“真是的,不要老是突然就说出这种话啊,这样子未免也太犯规了吧……?”


  (https://www.biqudu.com/81193_81193424/9268865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