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松田意外成为真酒之后 > 第33章 第33章 疾风迅雷

第33章 第33章 疾风迅雷


教学楼,  休息室。

        松田阵平双手插兜,微倾过身看着懒洋洋仰躺在宽大沙发上的萩原研二,问道“萩,  之前那件事,  你想怎么回答?”

        他稍稍回忆了一下斋藤深当时的表现,  忍不住道“他好像是觉得我们可以直接上阵啊。”

        “那我倒是挺高兴的,能和你分到同一个部门。”萩原研二直直望着天花板,眼神隐约有些涣散,“而且摆弄机械也是我很喜欢的事。”

        松田阵平眯了眯眼“所以你的决定是?”

        “但是在见证过老爸的工厂兴衰,和你那件事之后,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萩原研二依旧维持着那个若有所思的表情,回答道,  “当一切都显得那么顺利的时候,  也许就是在提醒你……”

        半长发的警校生一字一顿,  很认真地说道“前方是悬崖,该踩刹车了。”

        “……萩,既然如此,就算了吧。”松田阵平看着自己重新陷入沉思的幼驯染,  也跟着沉默了一下,  忽然严肃了表情,  正色道,  “你没必要勉强自己和我做出同样的选择,以你的能力,  无论去哪里其实都能有一番作为,  再说了,  进入到那种时刻与危险为伍的地方工作,  其实并不算是什么明智之举。”

        “那你呢?既然觉得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那当时为什么要同意得那么干脆?”萩原研二蹙了蹙眉,眼里划过一抹深思,“我以为你是因为真心喜欢才会答应的。”

        “是因为喜欢啊,但你也不能否认这份工作确实危险又没什么前途吧?”松田阵平说着,无所谓地打了个哈欠,忽然想起来这里的路上,被鬼塚八藏拜托的某件事,便转移话题道“萩,你待会要是没事的话,帮我去给鬼佬修个车呗?”

        萩原研二闻言,稍微有点奇怪地“嗯”了一声,忙甩开一脑子乱七八糟的思绪,坐起身问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你是有什么事要忙吗?”

        “差不多吧,去趟银行。”松田阵平勾起一边嘴角,指尖勾出衣兜里的车钥匙后径直将之丢给了萩原研二,语气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准确地说是借去银行的名义变更定位信息,联系朗姆,他可不想被麻烦的大叔掌握住行踪和把柄。

        “本来不想找你的,但只不过是修个车而已,随便谁上应该都没什么问题吧?”他想了想,还是补充了一句。

        萩原研二准确地伸手接住了钥匙,并向某人投去了明显不敢苟同的微妙目光。

        卷头发的青年被他看的莫名有些迷惑,轻咳了一声,露出半月眼转移话题道“对了,还要记得顺便帮他把车洗了……算了,这个还是等我回来一起好了。真想快点从警校毕业,去爆炸物处理小组啊。”

        萩原研二从仰躺变为靠坐,一手撑在沙发椅背上,偏过头看着一旁自说自话的松田阵平,沉默了一下,片刻前的那种迷茫又严肃的表情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

        “呐,松田。”萩原研二自两人见面以后,第一次叫出了这个应该早已不再属于对方的姓氏,有些迟疑地问道,“进爆炸物处理小组,你就不害怕吗?”

        “……说不害怕你肯定不会相信,”松田阵平将看向萩原研二的视线收回,整个人背对着他,微垂下眸,用一种有些复杂的眼神看向前方,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但我以前就对处理爆炸物有兴趣,而且……”

        说到这里,黑色自然卷发的池面青年又重新掀起眼帘,回头看向与他分别多年的幼驯染先生,纯黑色的眼眸里闪烁着一种只有在“松田阵平”这个人身上才能够看得到的,坚定自我、又理所当然的光芒。

        “——大多数时候,在我的身上,本来就只会有油门。”

        “……”萩原研二闻言顿了顿,终于还是忍不住深深看了他一眼。

        半晌,在空气都仿佛快要凝固住的时候,半长发的青年才重重地“哼”了一声,紧接着,他那一直紧绷着的嘴角似是憋不住般骤然一松,俊朗的脸上突然就露出了一个放松又略带些许落寞的笑容“也是。”

        “果然……能理直气壮说出这种话的,果然也就只有你了吧?”萩原研二看着松田阵平略微有些僵硬的背影和不知所措的表情,叹了口气,继“松田”之后,又第一次呢喃着完整地念出了对方过去的全名——

        “松田阵平。”

        萩原研二眨了眨眼,某种深沉忧郁的情绪悄然从他那双深紫色眼眸中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发自内心的温暖笑意“嗯,这样很好……别的怎么都无所谓啦,只要这样的小阵平一直还在,就很好哦。”

        “……要你管!”松田阵平脸上的表情裂开了些许,他不知道此时的萩原研二究竟是个什么表情,只得不轻不重地大声刺了对方一句,一把拉开门,迈着稍显匆忙的脚步,飞一般地跑了。

        “……”被留在屋里的萩原研二看着被狠狠摔上、发出了一声巨响的休息室大门,忍不住偏过头“噗嗤”地笑出了声,“真可爱啊,闹别扭的阵平酱。”

        隔了半晌,看神情似乎是有些发愣的俊朗青年忽的缓缓垂下了眼帘,眉心因为不自觉蹙起的眉头而叠起三道浅浅的折痕“所以……真的仅仅只是因为喜欢吗?”

        一小时后,教学楼走廊。

        “啊?”降谷零握着手机停在原地,一脸震惊,连声音都没控制住放大了几分,“失控的货车拖着卡住保险杠的车子到处跑?货车司机还昏迷了?!”

        “对,正朝八王子的方向高速行驶!”电话对面的人飞快答道。

        正好修车回来的萩原研二将他的话,连同手机里传来的、属于诸伏景光的焦急声音一并收入了耳中,下垂眼忍不住微微睁大了些许。

        诸伏景光的声音混杂在一堆汽车尾气的轰鸣声、和近在咫尺的响亮喇叭声中,显得有些难以分辨,他不得不努力提高自己的声音,几乎是用吼的方式和降谷零讲电话。

        “我和伊达班长借了面馆的摩托车正在追赶,但也只能用从搞选举演说的人那里借来的扩音器提醒别人闪躲了。”诸伏景光解释说。

        “路上还碰到了宫野,那家伙当时因为扑救一个正好在过马路的女孩,大概率受了伤,不过看样子还能行动……总之你们尽量快点赶过来!”

        诸伏景光想起当时货车径直撞向年幼女孩的一幕,以及千钧一发间,那个他们都很熟悉的卷发青年忽然从视线尽头出现,一把抱住完全愣住的女孩子,几乎是擦着货车头从他们眼前一掠而过的惊险场面,脸上的表情难得收敛得十分肃穆。

        “什么!联络了警察和消防吗?”降谷零倒吸一口凉气,忙大声追问了一句。

        “嗯,联络了。”诸伏景光回答,“但是警校的距离更近!请教官过来吧。”

        降谷零下意识反问了一句“让教官开车去?”

        萩原研二已经从他俩远高于基本值的对喊式对话中搞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听到“开车”这个关键词,忙开口插话道“那辆fd,我正好有钥匙……”

        降谷零闻言惊讶回头,下一秒直接就开始往外跑,一边留下一句“快,我们直接过去!”

        两人一路飞奔到停车场,找到白色马自达,萩原研二二话不说直接占据了驾驶位,稍晚一步的降谷零于是转而去了副驾驶,在马自达飞速冲出警校的同时,降谷零言简意赅地把整件事情解释了一遍。

        在金发青年的精准指路下,两人一路风驰电掣赶到了事发现场,先是接上了正懒洋洋站在一旁看着一名男孩着急安慰着哭泣的女孩子、貌似没什么大事的松田阵平,然后和骑着摩托车努力指挥清理路段车流量的诸伏景光和伊达航二人汇合。

        接着,在五人默契配合之下,直接上演了一出柯学飙车和高难度逼停。

        坐在马自达上的松田阵平和降谷零在高速中拉开侧门,飞身一跃而下,惊险落到那辆被货车卡住保险杠的轿车车顶,之后立刻分头行动。

        松田阵平掏出随身携带的拆卸工具,一边指挥着那辆小轿车里的车主用力踩刹车,一边顶着强大的后坐力上手拆起轿车被卡住的保险杠。

        降谷零则踉踉跄跄地顺着小轿车和货车相连的地方,慢慢爬到了货车上,准备钻进驾驶座代替货车司机控制住已经近乎失控的货车。

        与此同时,伊达航和诸伏景光注意到了前方悬空断开的路面,被几乎可以预料到的某个未来惊得瞳孔地震。

        此时已经成功拆掉了保险杠固定部位的松田阵平艰难撑起上半身,倾身指挥车内的司机,让他用力拉手刹,把保险杠拽下来。

        在小轿车终于脱离货车的拖曳、基本已经安全了之后,萩原研二加速来到已经快要爬到货车驾驶室的降谷零旁边,焦急催促道“降谷,快点,已经没路了!”

        看着降谷零身手敏捷地钻入驾驶室,萩原研二咬牙尽量冷静地思考起这个就算紧急踩刹车,也注定已经来不及了的现状。

        忽然间,松田阵平之前在休息室同他说的某句话,骤然闯入萩原研二的脑海,将其他所有思绪尽数打乱——“大多数时候,在我的身上,本来就只会有油门!”

        “!!”萩原研二霎时一惊,接着一脸恍然地冲货车内的降谷零道,“油门,只有油门了!”

        在降谷零惊讶看来的目光中,萩原研二一脸坚定地喊道

        “踩下去,zero!!”

        下一秒,白色马自达和货车相继冲出那截断掉的路面,在空中划出一道极其惊险的弧度。

        白色马自达刚好越过断面斜停在对面的路上,而降谷零所在的大货车则是在其余人惊恐的视线中,只有头部狠狠撞上了对面断路的断口,然后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整辆货车上下翻转重重砸在了地面上,车窗的前挡风玻璃顷刻间碎了一地。

        萩原研二手忙脚乱地拉开车门,慌忙跑到大货车那边,急切喊道“喂,没事吧?ze……”

        一片狼藉的货车驾驶室内,降谷零护着昏迷的货车司机,带着浑身的擦伤,向匆忙赶来的萩原研二举起一个大拇指,脸上满是赞叹的笑容。

        另一边。

        松田阵平在帮助小轿车脱离货车桎梏并停稳后,直接盘腿坐在人家车顶上,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真是的,这到底是演得哪一出啊,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吧?”松田阵平看着不远处那惊险至极的一幕,对松了口气重新折回来的两个同期吐槽道,“总感觉我是误入了什么奇怪的剧本里。”

        “那这次宫野你应该是剧本里关键时刻从天而降的英雄了……”诸伏景光弯着眼睛,对被同行男孩牵着手跌跌撞撞跑过来的女孩子道,“对吧?”

        “哈?搞错了吧,这个风头不应该是对面那两个人的吗?都直接把车给开飞起来了耶。”松田阵平瞥了眼一边狠狠点头,一边拿一种亮晶晶眼神仰头崇拜看着他的女孩,啧了一声,偏过头一脸无所谓地道,“麻烦死了,别跟我说什么谢谢,我不是为了被你们感谢才那么做的,就只是顺手而已……”

        看着对方顿时有些不知所措的表情,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小孩子的松田阵平颇感头痛地揉了揉额角,无奈改口道“算了,以后走路小心点。”

        “总、总之,就算大哥哥你那么说了,但这次真的非常感谢!”黑长发的女孩红着一张精致的小脸,弯着因为被泪水浸润过、所以显得格外明亮的眼睛,说道,“我的名字叫做毛利兰,他是工藤新一。”

        她顿了顿,一脸认真地道“而且那时候的大哥哥真的很像大英雄呢,对吧新一?”

        她旁边原本一脸别扭的男孩闻言,顿时露出了一个傲娇的表情,眼神在松田阵平和自家青梅间游移片刻,勉强道“嘛,也就还好吧……”

        “说什么英雄,不管怎么说,我看起来都应该更像个反派吧?”松田阵平对“英雄”这个词汇半点不感冒,反而是由此联想起了一直以来被身边几乎所有人用以调侃的所谓“反派气质”,慢吞吞道,“英雄可不是谁都能当的,至少我对此完全没有兴趣。”

        “你这人还真是别扭哎。”名叫工藤新一的男孩闻言露出半月眼,随后又似想到了什么,深吸一口气,对着松田阵平鞠了一个躬,表情很认真地道“反正,谢谢你那时候救了小兰,我们已经通知了父母,不管怎么样,至少让我们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当时真的很危险,万一留下什么隐患就糟糕了。”

        松田阵平这时候才看清眼前男孩的模样,再联想起刚刚女孩对他的介绍……

        ——工藤新一。

        那个和黑羽家的臭屁小鬼像极了双生子的、他师姐工藤有希子的儿子。

        麻烦的代名词。

        松田阵平抽了抽嘴角,拒绝得毫不犹豫“不用了,医院我自己会去,也不必专程来感谢我。”

        “而且啊……”卷发的未来警官先生说到这里,黑眸里不自觉溢出了一点不算明显的厌倦和漠然,“我不太喜欢看到有人在我面前出车祸,所以当时救人完全是出于私心,而不是什么高大上的所谓英雄主义,仅此而已,这一点,希望你们不要误会。”

        说着,他就抻着车顶灵活地跳到了地上,然后扬起还带着明显擦伤痕迹的左手,屈指给了名为工藤新一的男孩一个脑瓜崩,在对方的痛呼声里头也不回地准备溜号“笔录什么的就交给你们啦,我去趟医院。”

        “知道了,去吧去吧。”伊达航和诸伏景光对视一眼,知道他们阻止不了对方行动的两个人,顶着两位小朋友迷茫目光洗礼的巨大压力,无奈妥协,很轻易就把人放跑了。


  (https://www.biqudu.com/81193_81193424/9264479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