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松田意外成为真酒之后 > 第34章 第34章 痕迹

第34章 第34章 痕迹


策反任务……樱井南也……

        在一节法律课上,  松田阵平支着下颚盯着讲台上的授课老师,但大半的注意力却被他放到了教室前排,一名和降谷零坐的比较近的男生身上。

        那男生长相不算差,  但如果不去刻意注意对方的话,是属于丢到人堆里几乎都找不出来的那种类型。

        就像卡慕电话中评价的那般,  这人身上隐约有一种怪异的违和感,不算明显,但只要注意到了,就会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尤其是在这种学员正义感普遍超出平均值许多的警察学校里,  这家伙身上冒出来的、那种和警察这个职业莫名格格不入的阴郁气质,  和时不时展露出的、怎么看都不太正派的鬼祟眼神,让直接就是黑方卧底的松田阵平在注意到他的第一时间,  就直觉般的感觉不喜。

        特别是经过最近几天的观察,松田阵平确定这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对他、萩原研二,  甚至是五人组里另外三人,  都保有某种强烈的敌意、乃至是恨意,  只是这种表现在面对他、萩和降谷零时尤为明显些而已。

        话说对于这一点,  那几个人应该也早就已经察觉到了。

        松田阵平眯起眼,下意识把对这人的防备心从基本无视拉高到了需要注意的程度,毕竟小人难防。

        这节课就在松田阵平的心不在焉中度过了。

        下课铃声刚一响,  萩原研二就压着授课老师离开的脚步,身手利落地几步跨到了松田阵平旁边,大喇喇地一把搂住他的肩膀,  整个人就差直接挂到他身上了。

        半长发青年那双深紫色的眸子仿佛不经意般往正和同学搭话的樱井南也身上瞟了一下,  然后悄然收回,  转而倾身凑到松田阵平耳边问道“你最近好像一直有点在意樱井,  他怎么了吗?”

        松田阵平含糊地唔了一声,也没惊讶萩原研二看出了这点,而是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反问他道“喂,萩,关于那家伙,你知道些什么吗?”

        “唔,让我想想……”萩原研二看着不约而同好奇凑过来的另三人,也不避讳,只是稍微压低了些声音,保证在除了他们几个没人会注意到的程度。

        “他叫樱井南也,我和他不怎么熟啦,因为总感觉对方不怎么喜欢我的样子。”萩原研二顿了顿,补充了一句,“我猜是因为之前那节术科课上,为了救被吊住的鬼冢教官,我从他身上搜出子弹,导致他受到了蛮严重的惩罚的关系。”

        “……原来就是他啊。”降谷零露出了一个恍然的表情,随即皱眉道,“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不过这种人到底是怎么通过警校的严格考核的啊?违反纪律私藏子弹就先不说了,但看到教官陷于危险而他其实能做点什么弥补过错的时候,居然无动于衷地站在原地,甚至事后还对此怀恨在心……”

        正义感素来极强的降谷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并由衷地说道“让这样的人来当警察,日本的未来真的没问题吗?”

        松田阵平依旧维持着那个百无聊赖、手撑下巴的动作,慢悠悠接了一句“啧啧,居然连你也开始这么觉得了吗?zero。”

        “虽然但是,你是我们里面最没有资格说他的人吧?”萩原研二吐槽道,“这位以警校有史以来最低的面试分,奇迹般成功通过警校i类考试的卷毛君?”

        松田阵平“……就你话多。”

        “呐呐,说起来,我好奇想问很久了。”萩原研二轻抚着下巴,看向松田阵平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兴奋而诡异的光,“小阵你当初面试的时候究竟对面试官说了什么,才会得到那种令人发指的分数啊?要不是你笔试分数真的超高,面试分比例又只占总成绩的30,你就真的惨了。”

        “我想想啊……”松田阵平话说了一半,无语瞥双眼放光静静盯他的四人,不紧不慢道,“不太记得了。话说我会说什么话,你们难道想象不到吗?”

        “所以,你真的在面试的时候对面试官说了那种……”诸伏景光一脸诧异,转头看到另几人也是一副写满“大受震撼”的诡异表情,忍不住眨了眨猫眼,重新望向松田阵平的目光仿佛是在看一个已经把龙屠了的勇士。

        “真不愧是你啊,居然真的敢在那么重要的场合上大放厥词。”降谷零露出半月眼吐槽道,“能在这里见到你,不得不说真是一个神迹。”

        松田阵平突然惨遭他们轮番调侃,忍不住怒而拍桌,迎着四人状似无辜的回视,凶巴巴道“干什么干什么,我当时不就随口说了几句实话吗,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还有你啊,”他转而瞪向第一个把话题带偏的萩原研二,脸上的不高兴都快要凝成实质了,“到底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能不能认真一点,不要带头偏题!”

        “呜哇,我错了嘛。”萩原研二将双掌平举在胸前,身体微微后仰,放轻声音安抚道,“所以关于樱井,你是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吗?”

        松田阵平轻哼一声,收回放在桌上的双手,蹙着眉有点不耐烦地答道“只是直觉而已,你们应该也看出来了,平时多提防一点总不会错。”

        “宫野,你这样很奇怪,”降谷零微眯起眼,表情若有所思中透着毫不掩饰的怀疑,“这根本不是平时的你会说出来的话吧。”

        “平时的我?不要一副以为你自己很了解我的样子啊,笨蛋。”松田阵平先是不解地囔囔了一句,随即便相当不爽地回道。

        “小降谷说的没错哦,正常情况下,小阵你的态度都会是‘无所谓,无视就好’这样的吧?”萩原研二突然毫无预兆地开口插话,声援降谷零道,“所以,是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吗?”

        “那么,需要帮忙吗?”诸伏景光也面带关切地问了一句。

        “不,什么都没有。”

        说完这句坚定的拒绝话语后,也不等被他这一刻莫名坚决的态度镇住的另外四人有所反应,松田阵平就顺手抄起课本,冷着张脸兀自走出了教室,一副心情突然就糟糕起来了的样子,虽然之前貌似也没好到哪去。

        “……”

        被无情撇下的四人面面相觑。

        “我怎么感觉,今天宫野那家伙好像不太对劲啊……”降谷零第一个开口打破了沉默,表情凝重而不解。

        “我也有这种感觉。”诸伏景光点头赞同自家幼驯染道。

        “小降谷,或许你可以自信点,把‘好像’去掉。”萩原研二眯着眼睛笃定道。

        “所以是什么呢?”伊达航转过头,一脸沉思地反问了一句。

        “呐,反正单纯讨论也很难得出什么有价值的结论,既然如此……”萩原研二双手合十,一锤定音道,“不如我们就找机会偷偷跟上去看看呗,怎么样?”

        “这不太好吧?宫野一副完全不想我们插手的样子。”诸伏景光闻言有些犹豫,“被发现的话,他绝对会生气的吧?”

        “但总不能就这样放任不管吧……”降谷零斟酌片刻,一锤定音道,“就按萩原说的做,但也不要表现得太明显,总之我们这几天稍微多留意一下那家伙的情况,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警察学校资料室。

        松田阵平见里面空无一人,舒了口气,然后走向一台正对着大门的电脑,根据之前外出时从朗姆那里获得的某些材料,调出跟“樱井南也”这个人有关联的某起事件的资料。

        ——xx大学校园暴力自杀事件

        这是一起发生在三年前、性质非常恶劣的大学生校园暴力事件,因为期间有一名女生因此被逼自杀,所以起初的时候在社会上被传的沸沸扬扬,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关于这件事的舆论和报道忽然之间就销声匿迹了,但这在警方所属的资料室中还是能调查到蛛丝马迹的。

        死者名叫松下月子,女,21岁,当时在念大三,在进入这个生源更多是以有钱的贵族子弟为主的私立大学之后,出身相当普通,甚至因父母早亡只能和比她小一岁的弟弟相依为命,单纯只是因为成绩优异而进入到这里的松下月子,遭到了以他们年级很多人的暗中排斥。

        这种排斥发展到后来,逐渐演变为校园暴力。

        在这之后,大二的一批人不知何故,也跟着掺和进了这起暴力事件当中,因为这些年的经历,性格柔软自卑的松下月子,就这样在绝望之下,在某个周末独自投入了那所学校附近的一条河,选择了以自杀的方式与这个可怕的世界诀别。

        樱井南也当时在读大二,是参与进那起暴力事件中的大二生的领头者之一,然而作为逼死了一位女学生的罪魁祸首,樱井等很多参与者因为家庭出身大多优渥且权势很大,再加上法不责众等一些更复杂的原因,这件事被他们背后的人强行压制了下去,樱井等这一批人的名字更是被尽可能地从这件事中抹消。

        松田阵平将这份叙述客观的资料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发现里面居然真的没有“樱井南也”这个名字,不仅是他,还有一些人的名字也没有出现在这份资料里,如果不是组织为了威胁乃至掌控住一些上流社会的人,而习惯在暗中搜集很多肮脏的资料或者说是罪证,这件事恐怕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被揭过去了。

        而被逼迫到只能用自杀的方式逃离这个世界的松下月子,也将带着满身未能洗脱的冤屈,就这样白白地死去。

        松田阵平指尖微动,直接关闭了这份资料的页面,并顺手将搜索痕迹完全清除。

        “……呵。”半晌,黑卷发的青年倏地面无表情地勾了勾嘴角,黑色的眼眸里仿佛浸着层层寒冰。

        在这起案子上,如果没有那些各界的所谓上流人士内部的暗中勾结和运作,他松田阵平的名字立马倒过来写。

        真是卑劣又肮脏的现实啊,在他们自身的利益和名声面前,其他人的死活向来不值一提。

        他忍不住想。

        闭了闭眼睛,松田阵平深呼一口气,又重新将手放在键盘上,快速查找起某些资料。

        很快,电脑上重新跳出了四个页面,其上的标题分别是

        嫌疑人松田被逮捕

        前职业拳击手松田丈太郎遭遇车祸意外身亡

        白鸠制药厂突发爆炸,原因或为实验事故

        黑羽盗一逃脱魔术失败遇难

        松田阵平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几个粗大加黑的标题,那双格外黑沉的眸子中没有任何光彩,其间翻腾着复杂到让人难以辨别的情绪,没过几息,他原本尚算清明的眼眶中就泛起了猩红的血丝,原本放在鼠标上的那只手更是紧紧握起成拳,其上暴出根根鲜明的青筋。

        这就正是进入警察学校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不太愿意主动踏入这个房间的原因之一。

        在这四份资料上,那些简短而冰冷的文字和图片之间,记录着他生命当中三个非常重要之人在永远离去前,所留下的一丝丝微末而冰冷的痕迹。

        父亲、养母,和老师。


  (https://www.biqudu.com/81193_81193424/9261435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