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松田意外成为真酒之后 > 第35章 第35章 跟踪

第35章 第35章 跟踪


这周周末,  一直暗中注意着樱井南也的松田阵平,在对方准备离开警校的时候,  装作不经意路过的模样和他擦身而过,  并趁此机会非常快速而隐蔽地在对方衣角下摆粘了一个兼备追踪和窃听双重作用的自制发信器。

        随后,松田阵平直接回宿舍重新换了套衣服,找出一件可以双面穿的外套,  然后一手拎起一个黑色的书包,一手抄起墨镜,  随口和迎面撞上的诸伏景光打了声招呼,  就头也不回地兀自离开了。

        诸伏景光眨了眨眼,看着松田阵平那看似和平常没什么不同的背影,  默默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是zero吗……”

        另一边,  已经径直离开警察学校的松田阵平,  转身进入了附近一个人流量比较大的百货中心,  面色平静地走进卫生间最里面的一个隔间,关门,反锁。

        将随身携带的背包悬挂在墙面的挂钩上之后,松田阵平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掏出几瓶易容专用的化妆品和相关工具,  然后直接盘腿坐到马桶盖上,一手握着面小镜子,一手略微有些生疏地对着自己那张俊俏的脸捣鼓起来。

        十多分钟后,  一张颇为平庸、脑门上还长了几个青春痘的年轻大学生脸易容完成,  松田阵平将化妆品们放回书包里,  然后又从里面掏出一沓美瞳,  随便挑了一个深灰色的戴上。

        看着镜子中自己那头依然颇为显眼的黑色自然卷发,  松田阵平想了想,在等会儿购买假发还是帽子之间,果断选择了后者——反正跟踪对象是樱井南也这种连有点实力都算不上的草包人物,当然是挑最省事的买了。

        最后,卷发的青年脱下身上那件浅蓝色的两面穿外套,将内外翻转,把原本是里侧的黑色一面翻到外侧,浅蓝色的一面翻到里侧后,重新穿上。

        变装完毕,松田阵平弯腰收拾了一下自己那一书包稍微有些凌乱的物品,然后推开隔间的门抬步走了出去,其间动作相当熟练地避开周围所有的监控摄像头,并将书包存放到一个自动寄存柜里,顺便从路过的一家店里买了顶黑色的鸭舌帽之后,表情淡定地离开了百货商场。

        松田阵平一路上做了几个反跟踪的动作,确定没有任何人跟着他之后,才不紧不慢地从怀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操作一阵后,将之连上耳机,看着屏幕上面的以他为中心标注出来的简略地图,和不远处一枚显眼的红点——那是代表樱井南也的——脚步一转,朝红点指示的方向移动过去。

        与此同时,随着他的靠近,耳机里原本冗杂的声音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混着滋滋杂音的耳机里,首先传来了属于樱井南也的声音:“滋滋……那个女人,是你的姐姐吧……滋滋……要不是……”

        松田阵平听着断断续续难以分辨的对话声,忍不住皱着眉轻轻啧了一声,这个新改装出来的窃听器还是受距离限制太大了,得找个机会研究一下能不能进一步改善。

        在这样的情况下,松田阵平快步来到了目的地——是一家面馆,好像还是之前被班长他们借走摩托车的那家。

        松田阵平顿了顿,心中直觉般隐约冒出点不太妙的预感。

        刚一进店,在店员“欢迎光临”的甜美声音中,松田阵平稍一抬眼就看到了他此次的目标——樱井南也。

        这家店虽然坐落在人流量不算太大的偏僻市区,但因为附近有警校、商场之类容易汇聚人流的场所,现在又恰逢周末的早晨,所以来吃早餐的人还是很多的。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樱井南也正和一名背对着他的栗色头发男生说着些什么,表情看上去似笑非笑,带着明显的恶意。

        至于那两人究竟在说什么,距离靠近到这个程度,从耳机中传来的声音早已变得清晰可辨。

        不过,让他最在意的完全不是这个,而是……

        松田阵平目前那张普普通通的大众脸上,缓缓露出了一个仿佛即将崩裂开来的表情,只得压低帽檐稍作掩饰。

        ——所以说,为什么那三个家伙会在这里啊?!

        只见在距离樱井南也和那位男生附近、以及背对着的两桌上,分别坐了三个虽然做了不错的伪装,但还是让精通易容的他看出了熟悉感的家伙。

        尤其是你啊降谷零,虽然有记得戴一顶黑色的假发遮住你那头扎眼的金毛这一点勉强还算不错,不过就不能顺便把你那层黑皮涂白一点吗?也太明显了吧!

        还有诸伏景光,虽然戴了副平光镜遮掩住了你那双形状特别的眼睛,但这里可是室内啊,还是雾气腾腾的拉面店,这样真的不会显得更可疑吗?就连他都把墨镜摘了来着。

        以及……

        那位,居然大胆到直接坐到对方邻桌的丸子头青年,虽然穿衣风格和一些动作习惯都有了很大改变,甚至在被隔壁桌两位女孩搭话时,给出的反应都收敛了不少,就连说话声音都变了——那应该是对方前几天闲逛到他宿舍的时候,顺走的那枚项圈变声器在发挥作用。

        但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来,那是你吧,萩原研二?

        至于伊达航……

        那家伙从身高体型,到外貌声音,都不太容易伪装,再加上虽然不知道是用什么方法找到樱井南也的,但从之前他在走廊意外遇到诸伏景光开始算起,这几个人到的居然比他还快,其匆忙程度可想而知,所以难以快速掩盖自身特征的伊达航,就理所当然地被那三个人排除在外了,对方现在应该是在附近什么地方等待另几人的消息吧。

        松田阵平抽了抽嘴角,抬手压低了帽檐,让其更好地挡住自己吐槽欲满满的眼神,然后挑了个远离他们那个风起云涌的角落的位置,径自坐下,跟店员小姐要了一碗招牌拉面。

        在等待拉面的间隙,松田阵平拿出手机调出游戏界面,一边漫不经心地玩着手机自带的俄罗斯方块,一边垂眸专注听着从耳机里传出的对话。

        “你到底想做什么?”樱井南也对面的男生下意识压低了声音,但其中的冰冷和怒气依旧难以掩饰,“我姐姐已经因你们而死掉了,难道这还不够吗?”

        “哈?是她自己跑去跳河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警告你,最好别在那信口开河,不然……”樱井南也的声音在这一刻,变得又低又沉,明显的得意中,又夹杂着浓浓的嘲讽,“别说是你,恐怕连你那位早就变成尸体不知道多久了的姐姐,都未必——”

        “就算是她已经那样了,你们都不愿意稍微放过她吗?”男生因为不得不被迫做出的妥协姿态,而下意识沉下了声音,“我姐姐到底做错了什么?她已经以那种可悲的方式死掉了,而你们不仅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还能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来到这里,甚至还拿她的名誉威胁我……”

        “威胁?只不过是合理地商量而已。”樱井南也嗤笑一声,打断他道,“你不要搞错了,能借此攀附上我,这完全是你的荣幸,懂吗?”

        那男生好半晌没说话,但比之刚才粗重了许多的呼吸声,暴露了他此时内心情绪的极端起伏。

        “……”

        松田阵平快速点击手机按键的手指顿在半空,黑色的方块撞上红线,游戏界面上猛然跳出最终得分和“结束”字样。

        垂眸看了眼手机屏幕,松田阵平舔了舔自己的犬齿,没忍住啧了一声。

        这时他也反应过来了,他们口中那个跳河的女生应该就是指三年前因为校园暴力自杀的松下月子,而正在和樱井南也谈话的这个男生,则大概率是那位和松下月子相依为命长大的弟弟,他们隔壁班的同期松下洛。

        松田阵平用余光瞥了那三个不约而同微微顿住手上动作,脸色逐渐变得糟糕至极的同期一眼,脑海中悄然产生了一个与先前截然不同的想法。

        虽然看不清对方现在究竟是个什么表情,但只要松下洛还算是个有骨气的男人,甚至只要他还对自己姐姐的死心怀怨愤,那么他此时此刻对于樱井南也这个人的杀意,都应该强烈到快要压抑不住了吧?

        ……人类,还真是世界上最无聊且麻烦的物种,每时每刻都在被各种各样的感情和利益所纠缠而挣脱不能,明明活的像个笑话却全不自知,他是这样,其他人更是这样。

        松田阵平勾起了一抹有些散漫而凉薄的笑,带着满心嘲讽可有可无地想。

        这时候,他的拉面被店员小姐端了上来。

        戴着鸭舌帽的青年一边快速解决着面前的拉面,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听着耳机中传来的对话,在搜集线索和证据的同时,估计着他们准备离开的时间。

        终于,在松田阵平掐着点狼吞虎咽地喝完最后一口汤时,被他悄无声息窃听了对话的那两人终于结束了交谈。

        先一步离开的是松下洛,他看似平淡的面色中隐约染上了一种风雨欲来般的死寂和冷漠,宛若一座压抑到顶点即将喷发的火山。

        松田阵平在对方路过他的间隙稍稍抬眼,将这人的样貌特征记在脑海中。

        栗色短发,褐色眼睛,身材对警察这个职业而言显得有些瘦削,长相和他姐姐有六分像,不算多么英俊,但看起来很是清秀。

        这张脸他有点印象,虽然比不得鬼塚班的五个人那么名声响亮,但在实际拥有着上千名学生的警校里,这人算是能排在有潜力那批学生的前列,据说他有一项挺厉害的技能,但具体是什么,他就不太清楚了。

        等松下洛走后三分钟左右,樱井南也才不紧不慢地抽了张纸,一边擦拭着手指上的油渍,一边很警惕地抬眼环顾了一下四周,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后,就准备起身离开。

        松田阵平特意选了想要出门必须会经过的一个座位,就是为了方便自己堵他。

        掐着樱井南也正要目不斜视从他身旁走过的一刹那,松田阵平“啪”一声搁下手里的筷子,像是完全没注意到他似的从座位上站起身,并向后退了一步,同时脚下用力,状似无意般的狠狠碾上了对方刚好踏在地上那只脚的脚背。

        “嘶——”

        樱井南也猝不及防,被疼的倒抽一口凉气,然后下意识伸出手,想要将莫名其妙撞到他身上的这个人推开。

        松田阵平在对方碰到他之前,就已经装作没站稳的样子,踉踉跄跄地倒退了好几步,正好与他抬起的双手完美擦过。

        “啊,抱歉,可能是因为你实在是太渺小了的关系,我刚刚没能注意到你……”松田阵平双手插兜,看着樱井南也那张从懵逼逐渐转化为怒火中烧的脸,改变自己原本的声音,一脸“真诚”地道歉道,“希望你不要怪罪。”

        樱井南也:“……”

        樱井南也即将喷发的火气被他这不轻不重的一句给直直堵在了嗓子眼里,顿时憋的脸色发青,他上上下下打量着面前这个面容陌生的家伙,不知怎么莫名有种让人恨得牙根痒痒的眼熟感。

        半晌,他冷哼一声,拉着张脸整理了半天自己有些乱掉的衣领,完毕后一把推开想要上前打圆场的店员,气冲冲地转身大步离去。

        店内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事件主角之一走了,无数双眼睛于是若有若无地转移到了事件的另一名主角松田阵平身上。

        然而面容十分普通的青年没有对这种情况做出什么反应,他抬手压了压帽檐,随即无视了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的各种眼神,头也不回地转身,兀自拉开门走了。


  (https://www.biqudu.com/81193_81193424/9258704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