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松田意外成为真酒之后 > 第39章 第39章 答案

第39章 第39章 答案


事实上,  在他们五人被安排打扫澡堂的这一周里,还包含了警察学校举办运动会的一段时间,因此基本上每一天,  澡堂都被因为忙于训练的警校生们搞得非常脏污。

        在那天的外守一事件解决之后,猛然想起他们貌似还有个澡堂需要打扫的五人组,  靠抽签推出降谷零去拖住鬼冢八藏的检查步伐,  剩下四人拼命开始进行未完的打扫工作,  最终成功抢在时间结束之前搞定了澡堂的清扫任务,好险免遭被集体开辞退信的悲剧。

        警察学校的运动会开展的时间总共是五天,在这之后不久,  这批在三四月份入学的警校生们,就即将引来毕业,随后正式入职。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件悬在五人组心头的事情未能解决。

        松田阵平站在100米的跑道上,转过头对着旁边阴着一张脸斜睨他的樱井南也咧了咧嘴,露出了一个饱含嫌恶和挑衅的恶劣笑容:“呦,  是你这家伙啊,你觉得就凭你,能赢过我吗?”

        樱井南也:“……”

        樱井南也瞬间暴怒。

        松田阵平不愧是松田阵平,随便一开口就有本事将旁人气的暴跳如雷,更别说现在他还是故意的了,  简直哪里有雷点就疯狂往哪里踩,尤其对象还是樱井南也这么一个本性自私狭隘的人。

        结果毋庸置疑,  松田阵平轻轻松松取得了小组第一、继而是百米前三,  而樱井南也只能抱着给小组第四颁发的“安慰奖”,  在领奖台下恨恨地盯着松田阵平。

        事实上,  松田阵平之所以会这么做,  除了确实看对方不爽外加不太想要掩饰之外,还有那么一点点故意为之的成分在里面,激怒樱井南也,将他针对其他人的注意力和恶意一同吸引到他身上来。

        被组织盯上的家伙,虽然最后未必真的就能成功加入进来,但还是把这人踹开点为好,免得对方想不开招惹上某四个精明过分的家伙,届时平白给他增添多余的事端。

        对于他这番作为,想必那四人也早就注意到了,连平时看向他的眼神都有些微妙了起来,只是不知怎么的一直忍着没有明说。

        不过这样也好,拉仇恨这种事,他松田阵平称第二,估计还没人能跟他抢第一,况且就凭樱井南也那废物点心的三角猫功夫,在引起他的防备、或者说被他给盯上之后,难道还真能拿他怎么样不成。

        不过,他们四个应该不至于单纯到觉得这只不过是他的好意吧……?算了,总归很难发散到阴谋论上去,而且实际说来,他那样最多只能算是再常见不过的挑衅,正常男生相处间稍有摩擦的举动而已,根本连出格都算不上,所以无所谓。

        但这种行为被放在樱井南也那样自负又狭隘的人身上,究竟会衍生出什么样的反应,就不是其他人能轻易控制的了,却也更利于他反向掌控住对方。

        不然怎么会说近墨者黑?和组织那帮人打交道多了,即便是不怎么擅长操纵人心的他,在真正决意算计起旁人时,竟也变得轻车熟路得近乎毫无破绽起来。

        “小阵平,别跑远了,等会儿我们还得打扫卫生哦!”萩原研二见他准备离开,连忙三两步赶上来,一把揽住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小声说,“还有,虽然你大概率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但我还是想说……小心一点。”

        “知道了。”松田阵平睨了他一眼,拍开他的手,迈着懒洋洋的步伐走开了。

        自那天用“黑樱”的身份联系松下洛以后,一直到今天,对方都一直隐忍着没有给他半句回复。

        他知道如果继续这么拖下去的话,最先忍不住掀翻棋局的肯定是松下洛,而在这种时候,先动的人往往会丧失主动权。

        不过……

        那家伙的动作也实在有些慢了,想必很需要什么东西再推一把,松田阵平不太喜欢算计和狩猎,所以他决定还是让事情尽早结束比较好。

        黑卷发的青年巧妙地避开路过所有人的目光,在这片红色的领域里光明正大地编辑起一封源自深渊的邮件。

        【考虑得怎么样了?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黑樱】

        过了许久,松下洛回复了,言语间满是戒备。

        【你很着急?——l】

        【明明是你太慢了啊。松下先生,你要清楚一件事,我们两个所掌握的筹码从一开始就不对等,我能够选择的棋子也从来不止有你这一颗,比如那个被我拿捏住了把柄的樱井南也就很不错,你觉得呢?——黑樱】

        松田阵平模仿着某瓶芬兰伏特加酒的态度和口气,用满含戏谑和恶意的口吻回复道。

        【……你什么意思?——l】

        对方的心理防线出现漏洞了。

        松田阵平顿了顿,继续打字道:【我还没有告诉你一件事吧?你可不是我策反名单上的第一人选,那个叫樱井的才是,但他太蠢了,所以我决定先接触你,但,绝不是非你不可。】

        【你很恨他吧?恨到甚至想要立刻除之而后快的程度,但不要忘了哦,这样的你,可是一名背负着所谓荣誉的未来警察。——黑樱】

        【所以,让我看看吧,你究竟会怎么选择,是无尽的深渊,还是永远的放手?——黑樱】

        松下洛又再度恢复了沉默,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复又发来了一句话:【如果我选择放手,你们难道就真的会放过我吗?】

        松田阵平平静看着对方发过来的这行话语,没什么犹豫,言简意赅地敲下了一个字:【会。】

        【但我不相信。】

        对方的回答间似乎浸满着冰冷和决绝。

        【我选择“深渊”。】

        最终,身负仇恨的人亲手推开了最后一个重返光明的机会,自愿堕入了黑暗。

        是了,并非所有人都是诸伏景光。

        也不是所有人都拥有甘愿舍弃生命也要坚守和追寻的信念,并敢于放下被名为曾经的东西无情烙印下的爱与恨,去为虚无缥缈的正义让步的。

        松田阵平垂下眼眸,仿佛透过这前后短短十个字的回复,看到了属于松下洛那双褐色眼睛里盈满的刻骨仇恨和正在极速降温的热血和青春。

        这是他一手造就的结局,是现实回赠给他的答案。

        但这一切不能简单归咎于他们任何一个人的错。

        尤其是松下洛,他并没有做错,只是输给了仇恨。

        松田阵平轻呼一口气,走进卫生间,推开一间盥洗室的门,靠在墙上,收敛了自己所有的情绪,紧接着缓缓勾起了一抹属于那个黑色世界的、绝对冰冷残酷的笑容。

        【那么,欢迎进入到这个属于纯黑色的领域,在完成最终交易前,你都享有等价反悔的机会。】

        松田阵平敲打键盘地指尖顿了顿,看着对方简讯背后那个简短的“l”,不知想到了什么,倏然笑了一声,慢吞吞删掉发信人后面的“黑樱”二字,学着对方的做法,在这条信息的最末尾,添上了一个简洁利落的字母。

        【……而在那之后,你心中所愿的一切,将会在这片暗鸦飞舞的地狱里,得到最完美的实现。——m】

        *

        为期五天的运动会结束,闭幕式如期到来。

        在鬼冢班身着警察服饰的队列排头,身材高大的伊达航举着一面绣满樱花的旗帜自尽头走来,第一排则紧跟着四个各具风采、且长相都相当帅气的年轻警校生。

        广播里响起主持人清晰悦耳的介绍声、和饱含期许的祝福,高坐看台的一众警校教师和受邀前来观看的领导们,脸上挂着或满意或矜持的微笑,轻轻鼓掌,注视着他们从出现到远去的身影。

        警察学校的运动会除了观赏性、气势等很多方面都要强上不少外,比起一般大学的运动会也没太多区别,尤其是在开、闭幕式这种已经被程序化基本固定了的套路式活动上,就更是如此。

        甚至因为纪律严明的关系,警校直接限制了学生们自由发挥的空间,强制要求他们在这种场合必须穿着统一的警校制服,并展现出未来警察官应有的模样——就跟大学军训后接受检阅的感觉差不多,起初看上去很帅很有气势,但看多了也不免会产生眼晕和乏味感。

        好不容易熬过这一出的鬼冢班五人,站在自己班的场地上,看着下一个班的出场,纷纷叹了口气。

        不得不说,这种仪式化行动进行时的等待是超级无聊的一件事情。

        萩原研二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在其他人——特指鬼冢八藏注意到他之前,就已经恢复了那副完美的笑容,但嘴里还是忍不住小声跟身旁几人嘀咕道:“警校就是在这种事情上最没趣了,除了一面班旗外,居然完全不给我们任何发挥的空间。”

        “比如像以前念书时那种集体cospy大游行吗?”诸伏景光秒懂,眨着猫眼很感兴趣地接话道,“那还真是让人怀念啊。”

        “哎,小诸伏你们以前居然也策划过吗?我们也是哦,超好玩的!”萩原研二弯了弯眼睛,“当时好像是被班上女生们拜托的吧……总之我当时cos的是在那时候很有人气的杀生丸,明明气质完全不像不是吗?”

        “不,还是有相似之处的。”诸伏景光看到萩原研二好奇瞥向他,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笑,“你们都是帅哥嘛,很受欢迎的那种?”

        “噗。”萩原研二忍不住笑出了声,“小诸伏你好会说话哦~”

        “那小阵呢?”半长发的青年微偏过头,看向放空双眼满脸写着不耐烦的松田阵平,眨了眨眼睛,好奇道,“以前有玩过吗?cospy之类的。”


  (https://www.biqudu.com/81193_81193424/9238295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