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狂徒张三:那个敲锤的,你完了林河 > 第300章 踏马的,笋都被你夺完了

第300章 踏马的,笋都被你夺完了


合着我说话不说话,说什么都要挨揍是不。

尼玛,想呼老子巴掌直接说啊,用得着这么多套路吗?

猫哥几人都看傻眼了,心有余悸的捂着自己脸蛋,还好自己刚才怂的快,不然这会巴掌说不定都落在自己身上了。

孙立伟见尹正平挨揍,有些于心不忍的说道:“打人是犯法的,可别忘了你是一个律师。”

孙立伟查过林河的资料,知道他是一名律师,想要劝他做一名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好以此来解救尹正平。

林河笑容灿烂道:“你也知道我是一名律师啊。”

孙立伟下意识的点点头,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河也没客气,直接赏了他一个大逼兜:“咋了,听你这意思,是要举报我啊?”

孙立伟讪笑道:“不敢,不敢,没有的事。”

“不敢你说个几把?”

林河说完,又是一个大逼兜呼上去。

孙立伟捂着脸蛋,心中有些后悔替尹正平分担火力了。

林河指着脚下的地面,冲两人说道:“既然你俩都知道我是律师,现在给我蹲下,让我来跟你们好好普下法!”

尹正平二人对视一眼,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大哥,你是认真地吗?

在这种地方,这种场景,给我俩普法?

林河给猫哥递了个眼神,示意让他去帮忙。

猫哥走上前:“孙少,尹少,你们还是听话蹲下吧,不然的话……”

猫哥的意思很明显,你们最好还是照着做,不然就算是他不收拾你俩,我也会收拾你俩的。

孙立伟恨恨说道:“行啊,老猫,你搁这跟我玩反间计呢,我孙立伟记着你了。”

猫哥白眼一翻,尼玛的,我又没打你,记恨我干啥,有能耐去找林河啊。

在林河冷冽的眼神下,二人乖乖蹲在地上。

林河背负着手,站在二人面前道:“我是一名很专业的律师,今天我就从法律的角度分析一下你们二人的行为。”

“你们花钱雇佣老猫等人,企图对我打击报复。”

“这种有组织,有预谋的行为,很明显就是黑社会犯罪行为。”

"其行为已经构成了寻衅滋事,买凶伤人,数罪并罚,五年没跑。"

“虽然我刚才的确给了你俩几个大逼兜,但这是建立在你们有重大过错的前提下,只要没把你俩打成重伤,从刑法的角度上来讲,我是无罪的。”

“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你们俩现在离开,然后去附近派出所报案,说是我殴打了你们,不过到时候你们买凶犯罪的事实也会摆在法庭上。”

“二呢,就是你们蹲在地上,给我唱征服,我也挺想知道,这歌到底是咋唱的。”

尹正平和孙立伟对视一眼,都是没有说话。

林河道:“不说话是吗,猫哥你去,再给他们两个大逼兜。”

“别打,别打,我们唱,我们唱!”尹正平看着老猫那凶狠的眼神,很快就作出了明智的选择。

二人闭上眼睛,表情跟吃了粑粑一样,开唱道:

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

我的心情是坚固我的决定是糊涂

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

我的剧情已落幕我的爱恨已入土

一曲唱罢,二人恨不得把脑袋埋进土了,今天这事太踏马的丢人了。

刚才,二人兴冲冲的赶来,想要征服林河。

结果呢,转瞬间,就蹲在地上给人家唱起了征服。

这脸,都丢到姥姥家了。

啪啪啪……

林河在旁边鼓掌道:“不错,不错,唱的不错!”

“高音甜,中音稳,低音准,我发现你们俩很有唱歌的天赋啊!”

“有没有兴趣搞个乐队玩玩,我可以免费给你们做法律顾问。”

尹正平:……

孙立伟:……

踏马的,笋都被你夺完了。

“哎呀!”林河一拍脑门:“抱歉啊,刚才忘记录像了,还得麻烦你们两个再来一遍。”

尹正平二人都是极度无语,你踏马能不能别这样,再这样下去,方圆几百里的熊猫都要被你饿死了。

猫哥上前,一脚踹在二人的屁股上:“踏马的,耳朵聋了,到底行不行,吱个声!”

最终,两人无奈的在林河的手机镜头下,再次蹲在地上唱起了征服。

唱完之后,林河满意的看着手机中的录像,这才摆手同意二人离开。

从刚才尹正平那凶狠的眼神里,林河自然是知道这小子是不怎么服气的。

不过,这都没关系。

如果闹得不过火,林河倒是不介意陪他玩玩。

如果闹得太过分了,那么很抱歉,林河会找机会让他下半辈子在监牢中度过的。

猫哥看着吃了哑巴亏,留下一曲征服后恨恨离开的尹正平二人。

心中对林河的崇拜也是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那黄河泛滥……

什么叫做专业?

这才叫专业!

猫哥怎么也想不到,律师碰上这种事情,竟然会是这样的处理方式。

他左右环顾一番,站在林河面前道:“那啥,林律师,你看始作俑者都走了,这件事情……”

他跟尹正平两人不一样,猫哥手下可都是纯纯的街溜子。

如果林河执意要把今晚的事情拿到台面上说,这帮人没钱没势的,很大结果是都要进去蹲个几年。

这也是猫哥决定反水,肯帮林河打电话钓尹正平他们出来的原因。

“行,我知道了。”林河摆摆手:“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

“那感情好,林律师咱们回见。”

猫哥说完,也是带着手下人离去。

等众人都走后,林河摸了摸下巴,心中想着自己也不能白被人记恨是不,总得跟颜曦月邀功一把。

于是,拨通了颜曦月的电话。

“喂,还真被你猜中了,那个尹正平刚刚来找我麻烦来了。”

“啊,那你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啊?”颜曦月的声音显得很是担忧。

林河坐在公园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道:“严重,很严重,对面一下子来了五六个人要揍我,你说严重不?”

“你受伤了?”颜曦月急切道:“你现在在哪里,我这就过去。”

林河轻笑一声道:“如家308,你快点过来,我现在急需你为我运功疗伤。”


  (https://www.biqudu.com/75710_75710601/9777885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