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狂徒张三:那个敲锤的,你完了林河 > 第307章 对面不讲武德,偷家去了

第307章 对面不讲武德,偷家去了


林河一听,第一时间就感觉到这是一个圈套。

如果刘大爷真的收了这份谅解书,本就极富争议的案子到了法庭上,就更难说清楚了。

到时候对方律师会问,你们如果认定为自己是正当防卫,干嘛要人家出具谅解书啊。

到了法庭上,那就是黄泥巴落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这样一来,不但赔偿协议签了,也相当从另一方面坐实了赵雨兰夫妇故意杀人的事实。

对面这个一石二鸟的计谋,玩的好骚啊。

林河冲着电话喊道:“刘大爷,你听我说,无论对面跟你说什么,你一定不能跟他们签任何合同。”

“一切等我去了再说,我现在就朝你们家赶。”

挂断电话后,林河冲张炫迈招呼一句:“穿上衣服赶紧走!”

“咋回事啊?”张炫迈不明所以的问道。

“艹,对面那群老阴比不讲武德,偷家去了!”

……

刘大爷家里,此刻院子里站了一大帮子人。

一名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人站在刘大爷对面,说道:“刘长生,你可要想好了。”

“你儿子不但打伤了我们公司的五个人,而且还把一人打死了。”

“这种行为在法律上,可是叫做故意杀人。”

“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也就是说,对于故意杀人的凶手,法庭优先考虑的就是死刑,更别说你儿子还伤了五个人,这可是加重型犯罪行为。”

“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也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吧。”

“要我说,你还是签了拆迁协议吧,不然到时候你就是多争取到一些拆迁权益,但是儿子没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叫薛瑞才,正是拆迁公司的法律顾问,今天带队来跟刘长生谈判。

昨天,下面的人来报,说有人在打听那天因为拆迁闹出命案的事情。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今天一大早,薛瑞才就带了一大帮子人前来,想要利用自己律师的身份,靠着两张嘴皮子忽悠一番,胁迫刘长生赶紧把补偿协议给签了。

刘长生见薛瑞才说的头头是道,眼中也是露出一丝挣扎之色。

如对方所说,要是儿子真的被判了死刑,就算开发商赔自己十套房子,那这房子自己住的心安吗?

刘长生的媳妇拉了拉他的袖子,小声劝道:“老头子,要不咱们就把协议签了吧。”

“孙子还小,可不能让他没有爸爸啊,要是宝荣没了,咱这个家可真就散了。”

她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一辈子也没见过啥世面,听对面说儿子有很大可能要被判死刑,顿时就没了主心骨。

刘长生回头,迟疑道:“可是林律师说了,对面就是唬人的,他们说什么咱都不要信。”

“就算是要签协议,咱们也不急在这一时。”

“一切等林律师来了再说吧。”

薛瑞才闻言,不屑道:“老刘头,我告诉你,今天谁来都没有用。”

“你儿子那天可是故意杀人,有很多人都看到了。”

“我在律师这行混了二十多年了,还没见过几起故意杀人案件,最后能够脱罪的。”

“你说的那个律师我也听说过,年纪轻轻的,一看就没什么从业经验。”

“俗话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你不会真的以为那个小年轻能帮你们打赢这场官司吧。”

“最后提醒你一下,被告人家属愿意给你们出具谅解书,我们公司可是费了很大的劲儿。”

“你要是再这样婆婆妈妈的,万一到时候被害人家属改变了主意,不再出具谅解书了,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你们儿子。”

“你儿子的生死可是就在你的一念之间,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

……

另外一边,林河开车带着张炫迈正朝刘长生家里赶的,一路火花带闪电的,车速就没有低过40迈,生怕刘长生经不住对方的蛊惑,脑子一抽就把谅解书给签了。

如果这样的话,赵雨兰夫妇这场官司的难度,起码又要再上一个台阶。

好在这会已经过了上班的高峰期,路上的行人车子少了很多。

眼看只要再拐个路口,再开个几百米,就能到刘长生家里了。

哐啷!

车子刚刚拐过弯,一辆摩托车就怼上来了。

林河定睛一看,正是昨天警告过自己的那俩人。

他心中第一个念头就是,玛德,这帮人找茬来了。

“下车,下车!”

领头之人看都没看摩托车一眼,下车之后,走到车前,拍着引擎盖叫嚣道。

就在他叫嚣的同时,从旁边又是围上来五六个精神小伙,站在他的身后。

林河下车之后,阴着脸问道:“几个意思啊,你是故意撞上来的吧。”

昨天这货才警告过自己,今天就跟自己出现交通事故了,其中碰瓷的因素,是再明显不过了。

“放屁!”张亮瞪着眼睛道:“你懂不懂交通规则啊,拐弯让直行的道理你学明白没?”

“你是拐弯,我是直行,就是警察叔叔来了,你也是全责。”

“我跟你说,我这可是进口版的哈雷138,今天没个三五万的,这事儿别想了。”

“拐弯让直行的道理我自然懂!”林河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是,我车子的后轮已经拐过来了,而你撞击的部位,又是车子的右后侧。”

“就是交警来了,也是判定你为全责。”

“我今天有急事,也懒得跟你掰扯,你把车骑走,今天这事儿咱们谁也不追究谁了。”

转弯让直行,交通法中是有这么一句话,但实际情况中,交警往往会根据直行车撞击的部位来划定双方的责任。

例如,直行车撞上拐弯车的正前方,这没的说,肯定是拐弯车的责任。

但如果是撞上拐弯车的中间部位或者是车身的靠后位置,这责任就有待商讨了,一般是各打五十大板,划定双方都负有一半责任。

像现在这种情况,很明显就是摩托车全责,如果再加上昨天他在路边对林河说的那番话,这就涉嫌寻衅滋事了,往大了说,就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

但是林河现在没时间跟他掰扯,时间都过去了这么久,谁知道刘长生那里到底是啥情况呢。

自己必须要尽快赶过去,阻止事态往不好的方向发展。


  (https://www.biqudu.com/75710_75710601/9776546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