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光之月 > 第七十四章 潜伏者

第七十四章 潜伏者

  这是个好理由,而且居然是真的。

  修尔机智的发现,碎石堆周围的地面上,的确有不少有别于碎石造成的痕迹。一些磨损出的凹痕,那是圆形物体长时间堆放遗留下的痕迹,痕迹的边缘还有一些金属的残留,金币如果常年和地面摩擦,倒是真会留下这样的残留物。

  很显然,龙族的特殊爱好并非只是传闻而已,这里原本确实堆放着成堆的金币,这只该死的龙也确实喜欢趴在金币堆上,你们怎么没都被金币硌死呢,可惜这只是个美好的愿望而已,龙族坚硬的鳞片让坚硬的金币对他们来说就像柔软的床铺一样舒适。

  我想看堆成小山一样的金币呀,不对,不是要说这个,是侮辱,这简直是人格上的侮辱,我可是圣洁的圣职者,怎么可能去做偷别人铺床的金币这种事呢。

  “你这是无端的污蔑。”修尔可不管面前的是不是巨龙,现在他代表着暗月教会,代表着整个圣职者群体,当然要坚决抗议,“居然怀疑我的人品,我可从来没做过偷东西这种没品位的事。”

  “对,你都是光明正大的行骗。”修尔一开口,金色的巨龙就下意识的护住了身下的床铺,不过马上想起自己已经很机智的把床铺换成了石头,这才放下心来,吐出一口带着硫磺味的空气,用足以让山洞里出现几重回音的音量说道“蔷薇之都的噬金兽,这个名字已经说明一切了。”

  啧,居然被发现了,修尔嘴角抽了抽,大声反驳道:“奉主之名,我是最虔诚的圣职者,遵循一切圣职者的美德,平生从不说谎,更不会行骗。”

  “嗯,你从不说谎,但别人如果错误的理解了你的话,那就不是你的责任了,对吧。”金色的巨龙发出不屑的嗤笑,“你现在其实就在说谎,你敢说你没做过偷东西的事?”

  “当然没有。”修尔非常肯定的答道,“这是原则问题。”

  “那你过去从周围的农场抱回神殿的东西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那些牲畜自己主动跟你回去,而且主动跳进锅里的?”

  “每次我可都付钱了。”修尔自豪的说道,“我自己都为自己的城市而感动,就算没有任何人看到,我也会把钱给他们留下。”

  “哈?一个铜币也算付钱?你还不如直接偷走呢。”

  “当然算付钱了,最多只是价格没有谈妥而已,和偷东西可是有本质区别的。”修尔用实际行动诠释着无耻的定义,“而且我那是分期付款,又不是真的只给他们一个铜币,到最后肯定会足额支付,这是以神殿的名义做出担保的。”

  “最后是一千年以后还是两千年以后?”

  “赞美主,暗月必将永存夜空,暗月教会也必将永远屹立于大地之上。”修尔手指画圆,用圣职者特有的腔调,深沉的说道,“时间对于吾主,对于教会,都没有任何意义,一千年还是两千年,又有什么区别呢?”

  修尔和莫瑞娅各自都作出过很多种设想,猜测和龙族首领第一次会面时的场景,几乎所有可能性都考虑到了,唯独没有想到,双方的第一次会面,居然是在如此和睦的气氛中,以友好的哲学探讨开场的。

  好吧,或许气氛不是特别和睦,话题也并非哲学探讨,更和友好这个词没有联系,但那只是细节小事,不用在意。

  不过,话说到这时,双方突然都沉默了。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和刚才的争执状态相比,修尔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眯着眼睛轻声说道,“没有必要吧。”

  “不该让你知道吗?”金色的巨龙重新在碎石堆上趴了下来,声音低沉的说道,“只是表现出一点诚意而已。”

  “是诚意还是示威呢?”

  “呵,虽然我们并非同类,但至少有一点是相同的,我也从不说谎,但是不是能正确理解,就是听众自己的问题了。”

  “呵呵呵,那么,是谁在观测蔷薇之都,观测者又是谁呢?”

  两人说的没头没尾,但作为唯一的听众,莫瑞娅居然听懂了,不愧是林精,连理解能力都这么异于常人。

  如果只是知道修尔噬金兽这一真名(??),或许还可以用龙族的消息灵通或者调查准备工作做的好来解释,只能算是意外,还不值得惊讶,但之后的那些话,就已经无法解释了。

  不仅充分了解修尔诚实的(??)本性,了解他和城市周边农场主们之间亲切友善的相处模式,更夸张的是,甚至连他每次支付多少钱都了解的清清楚楚,这就很不合理了,情报收集的再怎么详细,恐怕也不会细致到这种程度,除非是亲眼所见,而且经常亲眼所见。

  因此唯一的解释,就是龙族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修尔,至少是观察文明世界,不是那种简单的从外界观测,而是足够深入,例如派出潜伏人员幻化成人形混在智慧生物之中共同生活,只有这样,才能让情报如此详细。

  因此修尔毫不怀疑,蔷薇之都的外城区一定生活着一只巨龙,自己甚至可能还和他说过话有过接触。

  按常理考虑,这应该属于龙族的机密,虽然谈不上不可告人,但至少不适合让外人知晓,然而金龙居然用玩笑般的方式,把秘密在修尔和莫瑞娅面前揭开,表现出对他充分的了解,如果说这还不算是示威,那就实在不知道示威是什么了。

  可惜,可能性太多了,实在很难判断潜伏者的身份,不过既然已经知道潜伏者的存在,有意观察的情况下,修尔倒是有把握找出对方到底是谁。

  “呵,观察者是谁其实并不重要,知道了又能怎样呢,蔷薇之都的户籍制度并不严格,即便是个普通人类,想要更换身份都是件很简单的事,何况是我们龙族了。”金色的巨龙懒洋洋的眯着眼睛,“至于谁是观察者,呵呵。”

  巨龙的态度很暧昧,然而修尔突然冒出一个难以相信的念头。

  “是你亲自观测的?潜伏在人类国家里和人类一起生活的是你本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