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1章 母女巧遇

第1章 母女巧遇


初夏,南国滨海开放大都市s城。

        富丽堂皇的蓝岛大酒店。

        此刻,时针正指向夜九点半。二十三层的"梦之时”歌舞厅与往日一样,曲儿悠扬,舞儿飘摇,偌大的舞池中,成对成双的人儿在消遣着自己最美妙的时光。

        舞台上,一女郎亭亭玉立,摇扭腰肢唱着歌:

        我想醉

        醉后再沉睡

        这可以减轻伤悲

        想起往事

        泪眼双垂

        一切都因为你心碎

        啊

        喝一杯再喝一杯

        今夜我想喝醉

        不后悔我不后悔

        没什么好回味

        酒后沉睡不用在流泪

        不用再为你心碎一一

        芬芳与一位衣着考究的中年男子在贴面跳舞,她(他)俩紧紧相拥,如醉如痴,跳得十分投入。

        中年男子半眯双眼,沉醉在梦境中,耳畔飘散着芬芳那近乎耳语般的柔柔低吟的歌儿:

        人生路哟有苦又有乐

        就凭你如何去选择

        何必去想那么多哟

        轻轻松松唱首歌

        ……

        他(她)们多像是一对沐浴爱河的小白鹅。

        歌儿停罢,又响起迪斯科曲,舞厅随之摇动起来,成对成双的人儿忘情狂舞着。

        蓦然,芬芳像被什么螫了一下,松开紧拥男子的手。

        “对不起,”芬芳向男子显示歉意的模样,躬了躬腰。旋即穿过舞池向右侧沙发围拢的小桌几走去,那儿有对妙龄男女喝着饮料嬉笑打俏。

        芬芳站定桌几旁,借助闪烁的霓虹灯和桌上半明半暗的烛光,"这不是刚唱歌那姑娘么!"芬芳思忖着直勾勾地望那坐着的女郎。

        那女郎确实青春闪光:约莫十七八岁,椭圆的脸蛋上嵌着明亮的大眼,袒胸露背的新潮装裹着丰满的身材,显得极有曲线,臂膀整个儿裸露出来了。

        女郎白皙臂弯处纹着一朵红梅,尤令芬芳惹眼,这不是自己的杰作吗?芬芳急冲冲走上前去,大胆地呼叫一声:

        "桃子一一!"

        那女郎一怔,露出惊诧,疑虑的目光:“你知道我的名字?"

        "我看看你的手臂。"芬芳又说:“你再看看我的手臂。”芬芳挽起连衣裙袖,露出大臂上那枝纹绣的梅枝,又指着那朵红梅,"这就是在你八岁那年我给你刻上的。"

        八岁,已进入记事的金华童年,桃子已念小学二年级。一天晚上,桃子被妈妈叫到身边:"我给你画朵小花吧。"第二天,芬芳又伸出自己刻着梅枝的手臂,说:"桃子,你那朵小花就是这梅枝长出来的。"

        桃子说:"记得有一天放学回家,爸爸告诉我,妈妈已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我哭喊着要妈妈,很久很久,声音都嘶哑了。“

        桃子猛扑向芬芳,"妈咪,我把您找得好苦哟。"话音未落,眼泪已是止不住了。

        芬芳的心感慨万端。想到这不是喧泻母子离情别绪之处,便赶紧挽住女儿来到舞池旁的休息室里,母女俩方才痛痛快快地抱头哭了一场。

        ……

        在母亲的卧室里,桃子已甜甜地睡了。彻夜的交谈。已使芬芳格外兴奋,时近拂晓,仍无睡意。她寄着睡衣,斜躺在沙发上,燃起一支“万宝路。”

        是啊,十年了,女儿已进入花季年龄,也出落成一个美人儿。想着女儿又重蹈起自己”应召女郎”的覆辙,不免鼻儿酸楚楚的。她掐灭了刚吸半支的香烟,起身走向阳台,凭海临风,让海风拂动自己单薄的睡衣。

        东方露出鱼肚白,s城已苏醒了,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显现出轮廓,街灯还在闪烁,大街上已是车水马龙了,好一座繁华的大都市。

        芬芳的额头紧绷绷的,脑海被女儿那些凄楚的话语塞得满满的:三年前,爹爹就进了精神病院。我初中未念完就失学了,后被歹人骗为人妻,又辗转逃到了s城……

        想起家人的遭遇,芬芳疚愧万分,忍不住潸然泪下。

        这十年,风雨兼程,自己曾浪迹过几个城市,虽然整日浸泡于物流横流,花天酒地,心儿却不是想象的那样快乐。为了迎合需要,自己打扮成招展的花枝。用浓浓的脂粉掩饰着中年那不饶人岁月留下的轨迹,让面容和身段保持住惹人喜欢的魅力。但每每逢迎完毕,孑身独处时,心头空虚极了,是忧伤?是自责?是惆怅?像是倒了五味瓶,总也不是滋味。

        她忧,忧自己下半生的境遇。她自责当初的忍心出走。她有时生出一些可怕的念头,每临深夜,心中时不时罩起一种莫名惆怅之后,她甚至想到如何终结自己的一生。

        “妈咪。”

        女儿在里屋的呼唤声扰乱了她的思绪。

        芬芳赶快拢了拢被夜风吹乱的头发,拂袖抹了抹双眼,转身进屋里来。

        ”桃子,你睡得好香哦。"

        桃子看着母亲红肿的眼圈:“您又哭了,一夜没睡觉吧。”

        ”哼。"芬芳说,“桃子,我想回家乡去一趟,看看你的爹爹。”

        “好吧。”女儿最懂得母亲的心思。

        “我想几天后就启程。”

        ”给爹爹买点最好吃最喜欢吃的东西。

        【作者题外话】:亲爱的文友,读者:

        悲剧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给人们看,领悟世事和人心,并从中获益。

        创作不易,请动动你的金手指点赞、收藏,你的支持是我创作最大的动力。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370444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