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2章 芬芳和鲁大大

第2章 芬芳和鲁大大


离启程登机还有三天。

        芬芳母女俩的日程安排得满满的。他们开开心心游公园,下餐馆,逛超市,采购了她们认为最得意的物品。真的,桃子觉得是平生第一次这样开心,芬芳也觉得这些年来没有从心底煥发过这样的愉悦。

        这几天,桃子总是问这问那,为了不冲淡游兴,芬芳没有正面解答女儿提出的一个个问题,总对女儿说待日后慢慢给她讲述。

        女儿却没有妈咪那样深沉。在返乡的飞机上,仍在一个劲穷追不舍:

        “妈咪,为什么爹爹从不向我讲你们过去的事?”“为什么您出走之后一直就未回过家?……”

        芬芳望着桃子仍带稚气的脸庞,慢慢把目光移向舷窗外。

        飞机正航行在万米高空,机下翻滚着云涛,芬芳的心如云涛般一团一团地,一浪一浪地涌动。

        是的,女儿洁白无瑕的心不应该被云团遮住,也不应该让她有一点儿污秽,她应该成为一个自立自强的人。

        是啊,岁月流逝,自己已年届中年了,但如烟往事印之于脑海却怎么也挥之不去,仍是那样清晰可辨,仿佛一切都才刚发生似的。

        桃子倚在机座叠成的小几上,右手托腮目不转睛地望着妈咪,听妈咪娓娓述说过去的故事。

        ……

        芬芳与桃子爹同在009研究所下属实验工厂的车工工段。

        车工工段是这个实验工厂的骨干工段,几十号车工个个都是行家里手。他们非但技术上翘首值得点赞,且都是可以吃苦并能够吃苦者。

        工人中有句顺口溜:车工紧,钳工松,吊儿郎当学电工。正因为车工的“紧”和“累”,所以干车工必须要具备吃苦耐劳的精神。这一点,车工工段所有同仁全部具备,正因为此,他们年年被评为所里的红旗工段。

        车工工段有八大工人技师,是整个工段的领头羊,桃子爹就是其中之一,因他的祖籍在山东(该省简称“鲁”),其体型又是典型的北方大块头,大伙儿便戏谑称他“鲁大大。”

        芬芳当年知青下乡返城就分配在该所车工工段。那阵子,车工工段新进了一批学工,鲁大大凭着娴熟的技术,接纳了五个徒弟,芬芳便在鲁大大五弟子之中。身为老师傅,鲁大大对学工们十分关心,爱护,总是精心教授技术。

        在教授过程中,鲁大大总是先授之以识图,再讲操作方法,最后自己实作一件样品。之后,就观察学员们学习零件加工。他总是耐心纠正学员们在操作上,姿势上,尺寸把握上的偏差。

        老师的言传身教,身先士卒,学员们进步得很快。

        芬芳是个十分乖巧的人,手眼灵巧,口齿伶俐,加之求艺心切,学得认真,很受鲁大大赏识。凡是技术上的问题,鲁大大总是有问必答,解释得格外的细致。

        其实,鲁大大文化并不高,他的车工精湛技能,是多年的勤学苦练成就的。他学习车工技术的实践,可以用“忘命”二字来形容。有时为了在技能攻关中得到提高,他经常是忘了与妻子半月通信一次的约定,使远在沂蒙山下的憨妻常常抱怨,于是,在下一封家书中又诚恳地欠意一番……

        好了,又该给妻子去信了,鲁大大想到请自己的徒弟芬芳代笔(以前都是段上工友代笔的)。当然,芬芳不会推辞,半月一次的鸿雁传书,芬芳都高兴的次次应允。

        学徒期快两个月了,芬芳的技艺长进飞快,远远超出同届学友,有点鹤立鸡群的样儿。

        同伴每每投去羡慕的目光,芬芳心中也是喜滋滋的,她怎能忘记师傅的教导呢?是的,鲁大大对每个徒弟的指导都是一样的。有一次,芬芳加工车一个零件,鲁大大反复纠正了十多次才加工成功。虽然如是,他也没有对徒弟芬芳发火或怨言,这让芬芳十分感动。

        随着时间的向前推进,学工加工零件的操作由易到难,技术从简到繁,看着徒儿们进步了,师傅也当然高兴。

        一天,芬芳突如其来的问鲁大大:

        “师傅,您觉得我怎么样?”

        “我觉得你技术学得快。”

        “不是这个,”芬芳头一歪,身子扭向一边。“嘿嘿,是那个?”鲁大大憨然一笑,莫名其妙地,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芬芳硬抑着忐忑沸动的心海,话儿又转向一边:”这段时间……师母……没来信吗?”

        “没有。”

        “别忘了,写信叫我代笔哦。”

        看得出,芬芳已经悄悄喜欢上了她这位憨厚的师傅。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370443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