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四章 求爱信

第四章 求爱信


芬芳从师傅宿舍返回家里,已是夜十二点了。她舒舒服服洗了个澡,冲去一天的劳顿。

        芬芳躺在床上,关上床头小几的台灯,闭上双眼。时间一分钟十分钟半小时的过去,她还是没有睡意,到是越发清醒起来。

        于是,她打开了台灯,随手从枕边拿起那本最爱看的言情小说,随意翻动。她听人说,失眠时可借物转移一下情绪,就能睡着了。她想试试看看,借书移情,阅上几页,是否能帮助入睡?

        两章小说阅完,她又关上灯,“明天还要上班呢。”她压抑着自己的心情,什么都不去想……

        不知为何,还是睡不着,一晃就是二十分钟,她仍清醒着呢。

        辗转难寐哟,今晚,她失眠了。

        芬芳索性又打开台灯,翻身坐起,披上衣服,依靠在床头。

        “清醒吧,看你清醒到何时……”她黙念着。

        忽而,一转念,“干脆不睡了”。

        只见她时而睁着大大的眼睛,时而又半咪双眼。

        思绪的野马哟,肆无忌惮地在无际的草原狂奔开来……

        ……

        芬芳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才几个月时,就被父母遗弃。才婴儿的她,被装在破絮铺垫的竹筺中,丢在了马路上。马路一侧是处于两省交界著名的镇子一一白岩镇。此镇天天逢集,商贸兴隆,人声鼎沸,摩肩接踵,是交界处繁华的交易集散地。

        可怜的芬芳哟,小小的她便失去了父母。幸运的是,被遗弃不久便被秦家庄好心的大妈捡抱回家。秦家庄全村姓秦,秦大妈很想有个女儿,于是,芬芳自幼就寄养在善良的秦妈妈家里。

        时光流逝,小芬芳渐渐长大,玩童时代的她,总爱同村上的小伙伴玩耍。当然,也会有不合谐的时候。这时,调皮的小朋友就会奚落她,说她是捡来的,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没有爹妈,是孙猴子的后代,甚至还说些难听的坏话。

        之后,小芬芳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他总有几分质疑。每每遇到此,她也会回击那些说她坏话的小伙伴,“你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才没爹妈呢。”然而,她还是觉得很受委屈,她很伤心,她要回家去问秦妈妈。

        “妈妈,我……是从……哪儿来……的?”小芬芳泣不成声。

        秦妈妈见小芬芳哭得伤心,就说:“芬芳儿,你怎么问起这个问题?”

        “哪些小伙伴说我是捡来的。”

        哦,秦妈妈知道了。她怕芬芳小小的心灵一时承受不了这心灵的伤痛,就说:

        “芬芳儿,别管那些小伙伴,他们是乱说的。这些捣蛋鬼们,是在胡说八道,你不要相信哈。”

        ……

        无情的岁月,多少给芬芳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那么一点点痕迹。

        后来,小芬芳上学了,小学中的她,时不时还能听见些同村小朋友刺耳的语音。她自觉羞于见人,怎么也不上学了,在停学了一期之后,才又转到另外的学校就读了。

        慢慢地,小芬芳开始懂事了。秦妈妈觉得应该把她的身世全部告诉她,这样,可能比永久珍藏更好些。

        秦妈妈告诉小芬芳,世事如烟,没有过不去的坎。抬起头来,做一回人生本来的自己。小芬芳点点头。

        小芬芳从小学又进入到初中学习……

        在稚嫩的心灵中,儿时的记忆总是时隐时现,似乎仍在灸她那颗年幼的心。

        有时,她也会痛苦,觉得自己与其他人有很多的不同,为什么我没有亲爹亲妈?

        当然,这绝不是秦妈妈对自己不好,而是觉得上苍对自己不公,甚至她还想到自己是世上多余的人。

        生活中的她似乎总觉得比别人缺少点什么。

        她有时会想得正气崩溃。于是,有那么一天,她的思想抛锚了。

        她犯了一个错误。

        这是一个不应该发生在这个时代、这个求学期、这个年龄段的错误,绝对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一步错,步步错,一个不能饶恕的错,将她拉进了泥潭。

        小芬芳不能自抜了。

        ……

        芬芳似乎有些胘晕乎乎的,仿佛心口在隐隐作痛。

        她顺手将台灯关闭,继而再扭开,又移了移斜依在床头的身姿。

        台灯旁架立的小像框上,学生时代的她正明眸望着她,牵引她的思绪陷入了难忘的那一幕幕:

        淙淙小河水,萋萋芳草坪,小芬芳与小帅哥窃窃私语。淡淡的月色泻在他俩身上,月白清辉,两少年的心熊熊燃烧。

        他俩的距离越来越近,两颗情窦初开的心激烈碰撞在一起,月光下只剩一个人影,他们双双坠入爱河,偷吃了“禁果”。

        几月后,小芬芳再也不能上学,到一处鲜为人知的僻静医院堕了胎。

        ……

        灯光模糊了,一团一团的火球在晃动。

        芬芳抹掉眼角的泪珠。她割断回忆,索性起床坐在书桌前,提笔给师傅写了一封长长的求爱信。

        信末尾是这样写的:

        师傅,亲爱的,请允许我再一次这样冒昧地称呼你。说来你会笑我的吧,真的,自从跟你学徒的第一天起,我就爱上了你。从年龄上看似不可能,但世界上年龄差大的婚姻不乏其例。爱情并不是年龄差距所能阻隔的。这或许是我的单相思。我猜想着,如果现在你在若干女子中择妻的话,本人肯定会成为首选。谁叫我是你最漂亮最得意的门徒呢。

        允许我吻吻你!

        x月x日

        芬芳搁下笔,长吁了一口气。

        多么合乎逻辑的演绎,多么大胆的想象和推断,好一曲师徒之恋的颂歌哟。她决定在适当的时机,向憨厚的师傅射出这支犀利的“丘比特之箭”。

        东方破晓,芬芳又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作者题外话】:生活,是一本耐人寻味、又受益无穷的书,可以从中收获启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370443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