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六章 谢师宴

第六章 谢师宴


时光荏苒,一晃三个月过去了。车工工段这批徒儿们商议到附近”星际火锅城”举办谢师宴。

        车工工段全体工友参加,三大圆桌围得满满的。

        谢師宴开场致词当然是芶段长,他首先对这批学工三个月的培训情况进行了简单小结,肯定了大家的成绩和进步,同时希望在今后新的班集体中,继续向老同志学习,钻研技术,推进工段的生产、技术工作。

        芶段长简短的讲话搏得了大家热烈的掌声。接着,芶段长端起酒杯来:

        ”我提议,为本工段这批学员胜利出徒,干杯!”

        ”干一一杯一一!”众呼应着,随即是”咣咣”的碰杯声响。

        觥筹交错,渐进高潮。大家互相频繁地敬酒,开心地说笑。

        “芬芳,你代表我们这批学徒,敬领导和师傅一杯酒。”学员席上鲁大大小组的几个学工一起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赞同。

        ……

        鲁大大小组几位同仁的提议,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心中特有底气。

        几个月的学徒期,小组也聚会了几次。每次聚会,芬芳都把同伴打得人仰马翻。

        上月末的聚餐就可佐证。当酒过数巡,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结果谁又提出来打打赌,说什么再来几把猜拳行令,谁输告饶,就当小狗从桌子底下爬过去。谁赢,即战斗到最后,谁就是大哥大姐。

        说战就战。本该散席的聚会,又接着战斗了半小时。结果,只有芬芳战到最后。

        有言在先,那几位同仁先后告饶当了小狗,而芬芳却成了响当当的大姐,那怕年龄比她长两岁的也甘拜下风,心悦诚服。之后的平日里,一碰见就诙谐地“姐二、姐二”叫着。

        哈哈,小组的同伴们也为有这样一位仙袂飘飘的“酒仙女侠”为友而得意着呢。

        ……

        听到同伴们的提议,芬芳果断地立起身来,此时此刻,如此场面,岂能退却。她旋即将空酒杯提起又落在桌上,“来,满上酒。”

        芬芳笑地端起满满的酒杯子,“来来来,好好好,不负重望。”

        她边说边将悬起右手的酒杯向芶段长指去,又指向鲁大大师傅:“感谢三年来段领导和老师傅的指教,关照,我代表全体学员敬领导敬师傅一杯酒,以表谢忱。”

        鲁大大见状,忙说:“呃,芬芳,莫搞错了。”

        芬芳说:“师傅,不得错,我是同时敬的,这杯酒你也得喝噻。”

        “不不不,芬芳,还是先敬段领导才对。”

        “唉,算了,同时敬最好,喝哟,我亲爱的师傅。”

        大伙儿“轰”一下笑起来了。

        芶段长马上插话:“呃呃呃,亲爱的都喊上了,不喝不行啰。大大大……喝哟。”

        “芬芳,你喝醉了哈,开始乱说话了。”

        大伙儿又尖叫起来,“干脆,芬芳说错了也罚一杯。”

        “对对对,群众路线哈,大家说得对,芬芳罚一杯。”芶段长边说边左手拉过鲁大大,再右手拉过芬芳,来亲……爱爱……的,交杯酒,交……杯酒,喝一一”

        “喝一一”大家也呼起来。

        鲁大大不善言词,仰脖一饮而尽。芬芳似乎也无计可施了,照例喝干了这一杯。

        接着,芬芳说:”芶头儿,你看清楚,我喝了哈。下面该你了,该你表演了哈。”

        芶段长海量,爱扯洒经,是个见酒便喉咙发痒的人,在段上有口皆碑,在全研究所也有点酒名气。别说一杯,就是三杯,五杯,他也会让杯底朝天。

        “大家注意哈,眼睛睁大点啰,芶头儿有点耍赖哟。”一高声嚷嚷从那桌边响起。

        ”谁说我……耍赖,我从来都是硬逗硬的喝。不信,你来,哈哈,小……瞧人。”

        的确,芶段长喝酒是海量。但在酒桌上,时不时的耍赖也是必须的,比如悄悄吐酒在毛巾上;比如喝酒后接着喝茶,吐酒进茶里;又比如佯装去厕所,手指挠喉咙呕吐掉……凡此种种,他都干过。难怪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但今天,芶段长是雄起的。一个小小女子,似乎没看在他眼里。看着芬芳敬酒,芶段长便想拿芬芳开刀把她灌醉。他起身嘻嘻笑道:“芬芳和学员们的心意我领了,但必须是三杯。”他想吓退芬芳。

        “芬芳,上!”“不虚他!”众吆喝着。

        都说女人自带半斤酒,芬芳掂着自己的酒量,“好,三杯就三杯。不过是我这三杯之后,还有学徒们各自的三杯。”

        冲劲十足的芶段长哪想退却,多好的机会哟,岂不又是一次炫耀自己酒量的机会。”吱,吱,吱”三下,又是一连串的“吱,吱,吱……”喝完了芬芳的,又接着其他几位学员的酒,干净而利落,中间不留空隙,不吃菜,刷刷刷……几十大杯六十度烈性酒,全都颠了个底朝天了。

        “哈,芶头儿真是这个。”见着大伙儿向他直翘大拇指,芶段长心头漾起一股神气。

        一个接一个的劝酒题目,引发起一轮又一轮的酒精大战……

        两个时辰过去了。

        “怎么样?”鲁大大望着芶头儿关切地问。“什么怎么样,走,跳舞去。”芶段长拉着大大一起向三楼走去。见芶头儿步履踉跄的样儿,鲁大大已明显感觉到:芶头儿已经有些酒超量了。

        三楼0k厅热闹起来了,唱歌的,跳舞的,大家尽情展示着特长。芬芳有些醉意晕眩,只与段长和大大师傅各跳了一曲。

        夜十二点了,多彩的灯光和疯狂的音乐,还在摇曳着“星际火锅城”这个不大的0k厅。

        【作者题外话】:生活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可以从中领悟人生。一一关东一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370443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