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7章 情火熊熊燃

第7章 情火熊熊燃


芬芳与鲁大大的情丝并没有因学工出徒而斩断。相反,时光的流逝使芬芳更觉心急火燎,他们之间的往来也更加频繁了。

        礼拜天到了,芬芳早早就出门去菜市场了,路上正好遇见牌友小帅,芬芳与他打过招呼。她告诉小帅,再转告几位老牌友,早饭后去鲁大大师傅宿舍打牌,也好聚一聚,改善改善伙食。

        一小时许,芬芳采购完毕,来到鲁大大宿舍,说她邀约了好友来此地娱乐,也看看你鲁大师傅的烹调技艺。

        师傅待人热心,见大伙来玩当然高兴,正愁着周末孤独无趣呢。其实,他也是个牌迷,还有一手鲁菜绝招。

        真的,厂里的周末也实在没有什么太多的业余活动,怪枯燥的。自寻乐趣便是打发闲时的最好方式,大家认为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只要时间易过,生活健康,心情舒暢,还可积攒起新的一周的工作能量……便0k了。

        于是,打牌,聚餐,便是他们打发周末的主要活动,因其乐融融而乐此不疲,也成了他们最好的松驰方式之一。

        也可能是受改革前沿的影响吧,他们早就树立起了这个观念:干,就拼命地干;玩,就使劲的玩。

        于是,在此简陋的宿舍,就这小小的方桌,常摆“筑长城”(打麻将)的战场。多者轮流打转,这样大家都有了上场的机会。

        快到饭点了,大家边玩边商量:烹任主力以鲁大大师傅为主,其余每人都得献菜一款,一定是自己最拿手的。

        好了,首先是鲁大师傅开头,他摆开架势,开始烹制几款鲁菜中的经典菜品:有一品豆腐,木樨肉,锅烧鸭,油爆双脆。

        之后,便是大家的各自献艺,每人轮翻上灶制作,有鱼香肉丝,宫爆鸡丁,三鲜,干烧鲤鱼,凉拌三丝等。

        献艺结束,各款菜品闪亮登场摆上了灶台,嗬,九大盘,还算丰盛。

        看来一张小桌摆不下了,于是,又从邻边宿舍借来一张相拼,而成为长方形桌。

        大家七手八脚忙乎一番。成了,九大菜端坐桌中,一个个菜名都响当当的。甭管它是否能达到大厨的标准,但这是自己亲自动手,实操而成,大家认为,这就是我们心中的最高标准。

        你看,小小的桌子摆得满满的,闻香扑鼻,色味俱佳,大家有说有笑,猜拳行令,品尝着各自的佳肴,也别有一番滋味。

        芬芳说:“友友们先吃着,我去烧个汤来。”

        大家说:“算了,就这样可以了。”

        芬芳说:“不,我有个绝技汤菜,先卖个关子,尔后揭迷。”

        看芬芳神密兮兮的样儿,“也罢,我们边吃边等,瞧芬芳再亮出何等`武林绝技’。”大家又猜拳行令开来……

        鲁大大有些微醉晕晕,他说:“大家吃了我的几个不成体的鲁菜,觉得怎么样?”

        “不错不错,好吃好吃。”

        鲁大大接着又给大家扇呼了一阵,他说:

        “鲁菜是中国传统四大菜系(也是八大菜系)之一,是历史最悠久、技法最丰富、最见功力的菜系。它注重精细、中和、健康的审美取向。明清时大量山东厨师和菜品进入宫廷,使之风格特点进一步得到升华。它的口味特点是鲜香脆嫩,突出原味,咸鲜为主……

        小帅说:“吔,看不出鲁大师傅还有这两把刷子,说起鲁菜口若悬河呢。”

        ”真是真是,听起很过稳很专业。”大家一致伸出大拇指来。

        鲁大大说:”过奖过奖,俺也只是道听途说。不过,生在山东,对自己大省的名菜也该知晓一、二,才不愧是个山东人嘛,哈哈哈”

        不一会儿功夫,芬芳端来了一钵热腾腾的汤品。她往桌上一放,得意地自报菜名:“水煮白菜汤。”

        大家一看,嗬荷荷,先吃为妙,纷纷把筷子伸向碗中夹菜。有的拿瓢舀点汤喝一口。

        芬芳说:“各位先品一品,说出感受来。”

        “好吃。”

        “好喝。”

        “真鲜。”

        “太美了。”

        ……

        芬芳说得认真:“本大师烹制的本汤品主要原料是:纯白菜和水;其特点是:无油无盐无调味料。刚才大家品后的感受,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或是讽刺的。”

        “真的真的,是真好吃真好喝。”大家一致这么认为。

        “朋友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芬芳环视了一圈,接着说:“这是因为,在酒足饭饱或酒肉吃得差不多之后,身体感觉器官已处于饱和状态,一旦吃上这种素菜汤,便觉得鲜美之极。”

        嗬嗬,又长见识了。

        芬芳端起一杯酒:“谢谢各位夸奖。也谢谢师傅奉献的鲁菜经典和大家的拿手菜。干杯!”

        “干杯!下周见。”

        ……

        离开大大宿舍,芬芳送別了几位好友,独自在工厂那片緑化地转悠了一阵。她又折返回去,敲开了师傅的房门。

        “师傅,忘记了给你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师傅鲁大大不解地。

        芬芳示意师傅头低一点,给他耳语。大大刚低头,猛地被芬芳双手圈住脖颈往下一拉,毛茸茸的大嘴已被芬芳的樱桃小嘴堵住了。

        鲁大大有些气促,使劲挣开芬芳的手。芬芳突如其来的行动使她惊诧:

        “芬芳,你喝醉了。”

        “师傅大大,我没醉,是我太爱你了。真的,我没喝醉,我真的太爱你了。”

        芬芳箍得很紧,鲁大大怎么也挣不脱。

        不知怎的,芬芳哭起来了。

        鲁大大说“芬芳,你快松手,我好憋气哟。”

        芬芳松开紧扣的手,哭得很伤心,好像有多大的寃屈似的。

        鲁大大莫名其妙,他虽是个粗人,但也有感情细腻的一面。他劝说芬芳赶快回去,但最终还是无能为力。

        堂堂七尺之躯竟被芬芳早已设计好的一个个战术打得粉身碎骨。

        芬芳在鲁大大宿舍过了一夜。

        鲁大大的枕头下,留下了芬芳那封情真意切的“求爱信。”

        【作者题外话】:生活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可以从中收获启迪。一一关东一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370443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