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9章 简朴的婚礼

第9章 简朴的婚礼


芬芳按照自己的意志和设计,实施着精心的安排,浓浓烈烈的“恋情之酒”醉了芬芳自己,也醉了鲁大大。

        为了这“恋情之酒”,芬芳哟,可谓煞费苦心,她活像是一位高级调酒师。她以自己绝佳的高超技艺,翻着花样地,精心调制成色、味、味俱佳的美酒。

        在调制中,芬芳似乎用遍各种基酒,比如杜松子酒,威士忌,白兰地,伏特加,朗姆酒,龙舌兰等。

        芬芳将她调制的这些酒统称“鸡尾情酒。”其特点可是异彩纷呈哟。有的味道浓厚、解渴开胃,有的甜中略带苦涩,有的果香味十足,有的热烈火辣……这些,难怪让人饮后回味无穷……

        芬芳很是得意,面对自己的精彩作品,酒不醉人人自醉啊。其实,她早就深陷于、陶醉在这些情酒之中了。

        而鲁大大呢,当然,也是被这情酒酗醉了的,并且醉翻了的。只不过,鲁大大之沉醉于这“情爱之酒”中,似乎有些被动,他是在芬芳的拖拽下,不自觉地沉醉的,而且是一醉不起,方休也。

        ……

        时间的步伐还是那样不紧不慢。

        日复一日,芬芳自觉腹线越来越曲凸,越来越现形了,该和大大商量商量对策才是。

        芬芳说:“大大,我想请假暂时离开厂子。”

        于是,芬芳去到了她的一个远房婶子家,她想在那儿住上一段时间。她婶子家在远郊,交通还算方便。空气好,蔬菜很新鲜。她婶子家又无多的人。芬芳告诉了婶子来意后,她婶子很欢迎芬芳的到来。

        第二天,鲁大大又专门送了些米,肉,油等主要的食品过来,又另外给了婶子伙食费。婶子推辞再三,她说:“可别见外,几百年前是一家呢。”

        芬芳和鲁大大都说:“不,婶子,一定要收下,反正住下来也是要吃饭的嘛。”

        鲁大大又说:“婶子,就这样,已是很麻烦您老人家的了。”

        “快别这么说,反正家里也没有多的人,我平时也清闲得很。这样,我倒可以天天和芬芳唠唠嗑,多好的事啊。大鲁师傅,好吧好吧,就这样吧,芬芳在我这儿,你尽管放心好了。”

        芬芳住下来了,在婶子家里过得很是舒心,平时,婶子也总是陪着芬芳。当然,她也很关心芬芳的事儿,有时也在为芬芳考虑下一步该如何办。

        芬芳说:“婶子,我想先住上几个月,可能要早点回厂,一定要在临产前举办个婚礼,以显得名正言顺。”

        ”也行,反正工厂上上下下,这么多的人,最后还是要知道的,“蒙”也是暂时的。”

        “是的,我和大大也在考虑返厂举办婚礼的合适时间。”

        ……

        芬芳在婶子家住了接近四个半月的时间。

        鲁大大把芬芳接回了工厂,他们办理了结婚手续,开始着手布置新房和策划婚礼的事。

        婚房还是大大常住的那间单工宿舍,小是小点,没办法,工厂就这条件,员工和家属的住房本身就紧张,也不可能、也不去想能分个更好的、体面的、宽敞的房子。

        芬芳和鲁大大都会安慰,小有小的好处,它会更紧凑,小巧玲珑嘛。只要布置得漂亮,清扫得干净,摆放得整齐,也是很不错的噻。

        至于婚礼,他俩觉得不用太夸张,用不着么三喝六,大办宴席。只是本工段的同仁朋友们来朝贺朝贺就可以了。吃两颗喜糖,抽两支喜烟,热闹热闹便罢。婚礼的时间就选一个礼拜天,不影响工段工作。举办的地点就在车工工段会议室,主持人当仁不让,就是车工工段的最高领导芶段长。

        鲁大大和芬芳婚礼的基调,就这样商定下来,是他俩自作主张的。

        ……

        是的,芬芳和鲁大大浇灌的情爱之花早已艳丽,已经结出了情爱之果,很快的便要瓜熟蒂落。

        就在一个新的小生命即将出现在地球上的时候,他俩正式举行了婚礼。

        婚礼简朴而热烈。

        车工工段会议室洋溢着喜庆气氛:正前方墙上贴着鲜红腊光纸大“囍”字,两旁是婚联。

        上联:同行同志喜绾同心结;下联:新事新风高歌新乐章;

        横批:珠联璧合。

        八支长长的荧光灯管上用彩色绉纹纸装饰,发出七色光彩。前台围成半圆形,树起一支麦克风。台下面用简易桌几围成一个大大的环形,几盆盛开的茶花,翠绿的棕竹点缀其间。桌几上摆放着糖块,香烟,水果,瓜子,花生。

        婚礼按照既定的程序进行着。最后,芶段长抑扬顿挫的结束语,把婚礼推向高潮:

        ”工友同志们,在鲁大大与芬芳的婚礼即将结束之际,我想用两句话结束今天的婚礼,也是再次送给新郎新娘的良好祝愿。第一句话是,白头偕老,同心永结;第二句话是,喜今日心心相印,望来年宝宝逗人。”

        ”哗———”众热烈鼓掌。

        蓦然,芬芳感到肚子痛得厉害,一下斜依在大大身上。

        场上寂然,众目光齐刷刷投向新娘那略施粉黛却骤然转白的脸庞。

        ”快,送医院。”

        ……

        在研究所职工医院妇产科里,医生们各自忙碌着做临产前的准备。

        约小时许,一个没有足月的胖胖的小生命在这里降临人间。

        “哇、哇……”小生命临世的第一声啼哭音乐般撞击着大大和芬芳的心弦。

        大大坐在产床边,握住芬芳的手,紧紧地攥了几下,会心的笑意写满了脸庞。

        【作者题外话】:在塔读文学旗下作品阅读我的正版小说,感谢你的支持。———关东一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370443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