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14章 浪潮涌来

第14章 浪潮涌来


两年后。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着神州大地,最先受地利之便的沿海一带,经济迅猛发展,成了人们翘首的向往之地。

        在这股淘金热潮中,有出卖体力的,有出卖技术的,有出卖智力的,也有出卖肉体的……

        各式各样眼花缭乱的生财之道,诱惑着,吸引着人们向南边涌动。

        芬芳的几位同窗也辞去工作到那边发展去了。有在酒店的,有在舞厅的,有在企业的,也有嫁给了阔老板的……

        这些故友,思想也算是超前。他们把握住了时代的脉搏,紧跟上了变幻的形势,率先的、大胆的,到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带“弄潮”去了。

        在不长的时间里,走出去的哪些人,似乎个个都腰缠万贯了。有的成了阔小姐,有的成了阔太太,有的赚得了第一桶金,有的当起小老扳来,开始了自己的创业……

        “外面的世界真精彩啊。”

        先跨出一步去淘金的同窗们不断捎来信息,这些,在芬芳的心海泛起微澜。挠得她的心儿痒痒的,她多么羨慕那些先走出去的朋友们啰。

        芬芳的心有些不安分起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思想。晚上睡觉也不踏实,只要一闭上眼睛,似乎前沿那方热土地,须臾变成了一座金山。

        金山上,遍地都撒满了钱,满眼的金光闪闪,那一叠一叠的金币、金锭,只要一弯腰便可拾得。

        ……

        芬芳这颗不消停的心,把她的思绪牵拉很远,一幕幕叠映的镜头像过电影一样交织在她的脑际:

        南去的同窗学友们在花天酒地中狂欢。她们穿金戴银,洋气得很,悠闲地进出于豪华商厦,大把大把花钱……

        芶头儿发麻的笑容和死皮赖脸的纠缠……

        同事们背后的谈论,路人悄悄的指指点点,还有一些人的风言风语,风传自己的艳事……

        青春年华的自己,挽着显得有些老太的丈夫散步。

        反正,生活的方方面面,似乎都无不充斥着那一丝丝从背后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声音:

        “鲜花插在牛屎上”……

        听到这话儿,芬芳心里怪不是滋味。

        但有时又反转一想,这有什么,夫君不就年长一点吗,看起面目不就老相一点吗。

        年长,老相,说明成熟,说明已然经受过岁月的洗礼。难道不是吗,老公大大在工厂是响当当的,提得起来的技术骨干,我骄傲还来不及呢。

        芬芳总以这些来安慰自己。

        每每见到背后那些疑似的指指夺夺,说三道四者,她似乎漠然无视,全不在乎,反倒把老公的胳膊挽得更紧,似乎迈的步子也更加铿锵起来。

        ……

        不管怎样,芬芳总要面临着一大篓子信息。

        面对这些迎面而来的种种,就像一阵阵乱风儿一般,将芬芳的思想之树吹得来上一下,下一下,左一下,右一下,前一下,后一下……弄得八方揺摆。

        芬芳该如何选择前行的路呢?

        人生的十字路口就摆在脚下。

        左脚多用点力,迈大步一点,就进了右边道;右脚多用点力,迈大步一点,就进了左边道。

        这种选择是痛苦的。

        这时,风向与风力就成了助推器。

        此时此刻的芬芳,似乎有些焦头烂额。她常常是陷入一阵阵的沉思,她自感到,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脑壳要“炸”了。

        ……

        好花不常开,好酒不常在。

        每次芬芳看着镜中的她那美丽娇好的容颜时,总要发呆似的凝视一阵,显出几分得意。

        而今,还是多好的一朵花;依然,还是多醇的一杯酒哦。

        然而,她又觉春之将至,秋之即临。

        是的,春天到了,秋天还远吗?

        进而又漾起几分酸楚。真的,此时的芬芳陷入了极度矛盾的心态之中。

        凝思之后。

        于是,她想寻机试探丈夫。

        一次散步闲聊,芬芳突然玩笑一句:”老公,我若离开你,不在你身边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大大随意回答一句。

        ”要是永远不在你身边呢?”

        大大望了一眼芬芳,硬气地又回复一句:“活得更好,”随即嘿嘿一笑。

        真是说话无意,听者有心,有心安顿无心人。

        大大此话正中芬芳下怀。

        芬芳似乎很严肃地说:“大大,你认为我是在说玩笑话吗?”

        鲁大大还是很平常的样儿:“我不管你是不是玩笑话,我只知道,我只有两个字,不管。”

        “好嘛,大大师傅,你不管哈。”

        “真的不管。”

        “那我真的要远走了哦。”芬芳挽住大大的胳膊没有松手,她侧过脸去看看大大,似乎没有看出大大的脸庞有什么异样的变化,还是那样的平静。

        芬芳也不知道,大大心中到底在想什么?是真把妻子的话当玩笑而已。或是,他觉没觉得身边的爱妻有什么深藏不露的其他念头?

        果不其然。

        没隔几日,芬芳竟十分正经地向大大提出离婚的事。

        “是真是假?”大大望着芬芳。

        “如果是真的呢?”芬芳观察着大大的面部表情,诡谲里显得有些认真。

        大大的表情从来没有这样难看,“刷”地由红变青,由青变紫,面部所有的神经剧烈地抽搐着。

        他与芬芳那些美好的往事再不是撞击心扉的温柔细浪,而是足以覆舟的怒浪惊涛。

        他想着他俩一路走来的感情如何由淡转浓,又由浓转淡,脑海中塞满了一团乱麻。

        大大旋即举起他那粗壮的胳膊,使劲向芬芳挥去,狠狠地吐出一句:”你滚———”

        芬芳光嫩的脸蛋,被一记重重的耳光,留下深深的指痕。

        她捂着脸庞那痛处,顿觉晕头转向,眼冒金花,泪珠儿止不住扑簌簌地掉落下来。

        这泪,不知是面肌疼痛的,还是心田刺痛的……

        应该是兼而有之的吧。

        【作者题外话】:生活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可以从中收获启迪。一一关东一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363547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