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走向巷道深处的背影 > 第16章 应骋舞小姐

第16章 应骋舞小姐


其实,芬芳并没有走远,她秘密来到毗邻的小城。

        小城不大,全城有宽宽窄窄,长长短短的街道七、八条。除一条横穿过城区,作为车辆通行的柏油马路外,其余街道都是石板路面。

        全城以低矮的古建筑居多,只有汽车行驶的马路街多为新建筑,算是因势而起的一条新街。

        这里民风朴实,美食众多。近些年一阵阵新风吹过来,吹得此小城频添了不少现代元素,小城也开始赶潮了。

        助力小城步向现代的一个重要元素之一,就是舞厅。

        尤其是马路街上的舞厅最多,而人气也是最旺。

        缘于南来北往的车流,带动了人员的流动,也一并带动了小城的旅游、旅馆业。

        几年前,芬芳来过小城,那时的城池还比较老套、守旧,变化也不大。

        这次芬芳先来到此地,意在只停留一下,看看就走。但一见今日的小城,已非昨日,如此这般的新潮了,便想多待上一段时间。

        她想先不走远了,似乎头脑中还有那么一丝儿恋乡情结。她想看看这儿有啥路子,能否找个什么好的差事,暂谋生计。

        是的,芬芳立意在小城试试、闯闯。

        ……

        刚来小城的前几天,芬芳整天无所事事,漫无边际荡悠于大街上,她想对小城进行一次全方位的扫描。

        芬芳就这样成天的走啊走啊。

        小城这些古朴街道的石板,也不知印上了她几万几十万双脚印。

        走啊走,看啊看,从早到晚,白天完了有晚上。

        周而复始,往复循环。

        浏览中,芬芳似乎对夜生活特别留心。她觉得,一地的夜生活,最能体現其繁荣。

        芬芳想从浏览城池变化中,寻出点啥秘密来。

        她期朌着机会的降临。

        ……

        经过了一小段这样的时光,芬芳对小城的轮廓已了然于胸,也初步知悉了小城的日常生活节奏。

        芬芳心中有了谱谱,似乎给自己的定位也渐渐明晣起来。

        凭着直觉,芬芳觉得自己的条件不错,首选的工作应该是酒吧歌舞厅之类。其理由有三:

        一是这儿处于交通要道,人员流动大。流动人口给城池带来了活力,休闲业兴旺,收入高;

        二是小城里休闲娱乐场所多,给自己提供了挑选的余地;

        三是自身条件不错,既身材好又能歌善舞。进入这些行业里,最能施展自己的才华。

        芬芳想,万事具备,唯一的只是此地人地生疏一点,一切一切都得全靠自己。好了,心理准备好了,只欠东风了。

        一周过去了,无着落。她去打听了一些舞厅。

        两周过去了,仍无着落。她走遍了小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休闲场所。

        芬芳的心儿有些空荡荡的。

        然俄,芬芳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性格决定,她是不会为这暂时的怀才不遇神伤的。

        她暗暗鼓励自己,她把自己比做自古以来多磨难的英雄,总有出头的一天。

        终于,那一天出現了。

        她在大街上看到了“银都夜总会招聘舞小姐”的大幅广告。这正是她虔诚祈祷的最理想的机缘。

        她有些激动,决定要去这家小城首屈一指的夜总会应聘一遭。

        她静静地等候着三天以后,应聘时刻的到来。白天,她照例上街漫游,细心领会,感受着这小城已经有些现代了的风采。

        晚上在租借的房子里,试穿着自己那几套得意的时装,自我欣赏着哪套最能展示自己,好在应聘时穿。

        应聘那天,芬芳确实青春可人:着一套乳白色套装,橘红高跟鞋,略显丰满的身段高挑有曲线;大波浪秀发飘逸披肩,略施粉黛的微圆脸蛋上镶嵌着一双明眸,尽显江南女子的秀丽。

        常言说:人是桩桩,全靠衣裳。此话是个常理,但对芬芳儿,却并不准确。因为,对于芬芳儿来讲,她本身这个“桩桩”就是合格的桩。平时不管啥衣裳,那怕就是孬衣裳,只要一上身,也是那么的协调,合体,美丽,反倒把“不好”的服饰衬托“好”了。

        真的,芬芳从小都是很招人喜欢的。她的身段是天生的;她的文艺范,舞蹈才能是幼儿学。她一路走来,印证了她的潜质,她是一个开朗、漂亮的小女孩。

        幼儿园和小学时期都是歌舞队的,初中时是学校模特队的,高中时是学校合唱团的,工厂时是厂宣传队的。芬芳有这方面的特质,也很热心这些业余爱好。

        幼儿园的一次“六、一”节演出,好几位妈妈们给孩子购买的衣服大了一点,那些小朋友穿起舞蹈时很难看,而小芬芳穿上跳起舞来却别有一种风格。

        老师们,家长们都不住地笑,笑中含着对几位穿大衣服的小朋友,两种表演状态的不同观感。

        在工厂宣传队时,每次演出只要有领舞,非芬芳莫属。不管是裙子,工装,时装,或奇装异服,穿上她之身都非常好看,得体,舒服,动人。

        ……

        芬芳端祥着穿衣镜中的她,左右瞧着,摸摸这儿,撫撫那儿,拍拍臂袖,展展胸围……笑了,是那种浅浅的笑。

        芬芳暗暗的得意,用右手掌轻蒙上小嘴,再正前方伸出,做了个飞吻的姿势……

        而今衬上了好衣裳,就只有三个字“不摆了”。

        ……

        芬芳应聘去了。

        当这位略显老道的小姐伫立于银都夜总会老板面前时,立即被老练的目光盯住了———

        人,成熟漂亮。

        芬芳再献上一舞:美轮美奂。

        “好,通过了。”老板喜形于色,他暗想:挖到“宝”了。实在话,小城中还真难觅芬芳这样娇好迷人的小姐呢。

        “好,你明天就可以正式来上班了。”

        老板的语调显得亢奋。

        【作者题外话】:在塔读文学旗下作品阅读我的正版小说,感谢你的支持。一一关东一浪


  (https://www.biqudu.com/65701_65701692/9358352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